扫码订阅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犯罪嫌疑人魏春元


一座静悄悄的独门小院,一个阴森森的单身男主人,一个兴冲冲前来做家教的女大学生…


2007年10月下旬以来,运城市盐湖区北相镇西张贺村一个农家院落,连续上演了4起惊险剧:小院主人魏春元,一个目不识丁的单身汉,以为“孩子”请家教为名,先后将4个女大学生骗至家中,然后锁紧大门,操起棍棒,露出了狰狞面目……


面对突如其来的劫难,这些女大学生有的苦苦哀求,有的假意逢迎,有的宁死反抗,有的含泪顺从,最终大多惨遭凌辱。


记者通过采访办案人员及魏春元本人,记录了4个女大学生亲历灾难、幸运逃生的经历,希望能对一些不谙世事的求职者有所提醒。



兴冲冲前来做家教 阴森森独宅遭凌辱


李雨花,运城某高校大四学生,家境贫寒,课余时间做家教补贴家用。


2007年10月28日上午,李雨花在学校接到一个男子的电话,对方一口运城方言,语气显得很急迫,“我要为孩子找一个家教,价钱好商量。”类似的电话,李雨花并不陌生,为了多揽活,她把自己的有关信息登到了当地一家资讯信息报上,隔三差五总能接到家长的咨询电话。


这位“价钱好商量”的家长,就是盐湖区北相镇西张贺村村民魏春元,该村距离运城市区数十里,李雨花感觉路途遥远,刚想拒绝,魏春元马上表示,“我可以加钱,别人一小时15元,我3小时给100元。”话说至此,李雨花欣然答应,双方约定当天中午在公交8路终点站舜帝陵见面。


中午1点,李雨花在舜帝陵见到了前来“接站”的魏春元,两人自我介绍后,有说有笑地并肩而行,半小时后来到魏春元的家,一座有着四间平房的单门独院。


魏家空无一人。李雨花疑惑地询问,“你家的孩子呢?”


“我哪有孩子!”魏春元脸上的微笑瞬间变成了狞笑,“我没有老婆,你今天就得给我当老婆!”


此时,大门已经上锁,四周一片寂静,魏春元扑将上来,李雨花大声哭叫,试图逃跑,却被魏春元拳打脚踢,压倒在地……


看着索索发抖、掩面痛哭的女大学生,魏春元色心再起,准备实施第二次侵害,被逼到墙角的李雨花徒劳地抵挡,绝望地呼救,却丝毫没有奏效。情急之下,她掏出手机,准备报警,却被魏春元一把夺过去。


这是一部诺基亚手机,魏春元攥在手里,左看右看,似乎忘记了李雨花的存在。就在魏春元反复欣赏这部“诺基亚”的时候,李雨花想到了一条自救之路。


“大哥,我知道你不富裕,这些钱你拿去用。”李雨花一边说,一边掏出身上的几张信用卡,卡里,存着几百元生活费。魏春元放下手机,将信用卡抓在了手里。


“手机也送给你,”李雨花又将手机递了过去,“学校要上晚自习,你放我回去吧。”


魏春元左手攥着信用卡,右手抓着手机,迟疑片刻,终于说了一句,“放你一马。”随后又补充,“你要敢报案,就杀了你。”


也许是慑于魏春元的威胁,李雨花脱险后,不声不响地回到了学校,没有对任何人讲起曾经的遭遇。直到半个月后,魏春元落网,盐湖公安分局刑警二中队民警根据李所留信用卡的信息,才找到了她。面对办案民警,李雨花先是矢口否认,经过再三询问,才哭着道出了实情。



寒夜漫漫何处求助 篝火堆堆驱逐惊恐


张香,运城某高校女生。“四个人中,我对她印象最深。”12月8日,记者在盐湖公安分局看守所见到魏春元时,这个身高不足1.5米的小个子男人首先提到了“她”。


魏春元回忆,李雨花回到学校之后,他做贼心虚,不敢回村,生怕公安从天而降。但是,一连几天,风平浪静,他又开始蠢蠢欲动。


同样的方法,同样的地点,张香和魏春元在舜帝陵见了面,他用自行车将她载回了家,不幸的是,天色已晚,罪恶有了温床。“她一进家,就发现不对。”魏春元说,“拔腿就跑,我在后边追,一直追到了村口。”


村民早已各回各家,张香的呼救,无人应答,魏春元将她拖到了庄稼地。从庄稼地出来时,已是深夜十点,“她一直哭,让我放她走,我怕她报案,揪着她不让走。”


深秋时节,寒气逼人,张香的苦苦哀求,令魏春元动了恻隐之心,他将自己的外套脱下来,披到了张香身上。还是冷,魏春元要求女孩跟自己回家,张香告诉他,“除非我死。”“她不怕死,我怕。”魏春元说。趁着夜色,他将张香拖到了舜帝陵,两人靠在石碑上,女孩全身打战,魏春元看她一时间不会脱逃,便在附近捡了些柴火,点起堆堆篝火,两人在火堆旁,进行了一番简单对话。“我对不起你,我是个畜生。”“你把我放了,就等于做了件善事。”“那你把手机留下,天亮后我放你走。”“你是个男人,说话算数。”“她一句一句地激我,我硬着头皮答应了。”魏春元告诉记者。


天刚蒙蒙亮,魏春元果然兑现了承诺,他将张香送到了站牌下,怕张香“反悔”,顺手抢走了她的手机。


不知出于何种心理,当公交车开动时,张香并没有向司乘人员求助报警,魏春元提心吊胆地站在车下,随时准备逃跑,但事实证明,所有担心只是一场虚惊。



棍棒加身宁死不从 救命声声警察降临


“如果受害人都不愿出面指证,犯罪分子就会逍遥法外,更多的人将会深受其害。”运城市公安局盐湖分局刑警二中队办案民警对记者说。


两次犯罪,均“有惊无险”,魏春元的胆量猛增。短暂蛰伏之后,11月6日,他在同样的报纸上,随机选择了一个“看上去顺眼”的号码,骗术与前两次几乎一字不差,接电话的是个女孩,她向魏春元自我介绍,“徐星,大四。”


从舜帝陵站下车,步行到魏春元家,记者经过实地测试,大约需要半小时。11月6日中午,徐星与魏春元在舜帝陵碰面后,边走边聊,在这半小时内,形象猥琐、谈吐粗俗的魏春元,竟然没有引起徐星的任何警觉,连魏春元自己都说,“她们也不想想,我这个样子,怎么可能请得起家教!”


“这些大学生长期封闭在象牙塔里,缺乏必要的社会经验,更缺乏必要的防危意识。”办案民警说,这样的缺憾在徐星身上表现得尤为明显。


就这样,徐星成了魏春元的第三个猎物。


回到学校后,经过激烈的思想斗争,最终,徐星勇敢地选择了报案。


11月8日,案情报到运城市公安局盐湖分局局长李恩生的案头,李恩生迅即批示,一场抓捕随即展开。


魏春元,今年35岁,妻子多年前因车祸身亡,单身至今,平日帮人打小工,一天40元,管饭。“吃了饭就回家,除了看电视,村里也没个娱乐,你说能干啥!”


11月8日,又一名不谙世事的女大学生被魏春元钓到家里。看守所里,魏春元得意地告诉记者,“电话一打一个准,她们根本不存戒心,从来不多问为什么!”


这名叫王华的女生性格刚烈,对于魏春元的无耻要求,宁死不从,魏春元恼羞成怒,操起一根棍子就打,竟然将棍子打成了三截,王华仍然不从,魏春元竟然丧心病狂地举起了菜刀,就在千钧一发之际,院门外响起了急促的敲门声。


“我们赶到魏家,大门紧锁,仔细听,里面好像有动静,”办案民警向记者讲述,“来不及多想,我们开始啪啪敲门。”


随着敲门响,屋里救命声起,办案人员奋力将门撞开,只见王华满脸泪痕蹲在床前,浑身发抖,魏春元早已跳出墙头,不见了踪影。


全城随即开始了紧急搜捕。11月9日晚上,躲藏在运城一家小旅馆的魏春元落网。


12月4日,魏春元因涉嫌强奸、抢劫罪被捕,在逮捕令上签字时,大字不识的魏春元一笔一画地将自己的名字描好,如释重负地问办案人员,“写完了,我能回家了吧?”



家教市场陷阱重重 警醒求职女大学生


一方是盲目求职、缺乏生活经验的女大学生,一方是以家教做诱饵精心设下陷阱的恶魔,两者遭遇,其结局可想而知。运城骗奸女大学生案侦破后,办案民警感触良多——


女大学生身单力雹涉世不深、警惕性不高,很容易成为不法分子“猎缺的目标。


目前,家教市场竞争激烈,找到一份合适的家教实属不易,大学生选择时往往“捡到篮子就是菜”,民警告诫,大学生应通过正规招聘会或中介机构求职,特别是女生,一定要提高自我保护意识,切忌在街头小报散发个人信息。受侵害后,一定要及时报案,以免更多的姐妹再受侵害。


一位从事社会学研究的专家则给出了如下良方——大学生从事家教工作时,要有防范意识,详细了解对方的固定联系方式、家庭成员情况,不去偏僻或离学校较远的地方,不在晚上做家教,尤其是女大学生,外出时最好几个人结伴同行,如果是单独行动,须将雇主的身份证、电话号码等情况告知好友,并将这种情形向雇主讲明,这样会有效地遏止不良雇主的犯罪念头。另外,要有较强的法律意识,主动与用人方签订协议,明确双方的权利、义务,一旦发生纠纷,可以用法律手段保护自己。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