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共内战起因详细介绍

战争 国共内战

日期 第一阶段:1927年四月-1937年十二月。全面战争状态:1946年六月-1949年十二月

地点 中国

结果 中国共产党胜利,中华人民共和国创建。中国国民党的中华民国政府撤退至台澎金马

作战各方

中国共产党 中国国民党

指挥官

毛泽东 蒋中正

兵力

2,800,000

1948年6月 3,600,000

1948年6月

伤亡

国共内战是中国国民党与中国共产党之间在中国境内爆发的战争。自1927年到1949年间,国、共之间有多次内战,其间由于日本入侵中国,内战暂停,但仍摩擦不断。

国共内战之所以难以避免,有多方面的原因。首先,国、共两党的目标完全不同。中国国民党总理孙中山的三民主义,参仿西方法国大革命以后,关于民主、自由等的思潮和理念,其政治制度理想以美国、英国等为蓝图,孙中山也参仿了马克思主义,而中国共产党以马克思列宁主义为基础思想。孙中山病逝之后,中国国民党由蒋中正接任党主席,因为与共产党的权力争夺及理念不同,决定进行“清党”以及“剿共”。继而产生许多冲突和战事,对日抗战结束后,国共双方因为对沦陷区的“受降”、“接收”问题有相当多的冲突和龃龉。加上双方皆以外国势力为靠山(国民党—美国,共产党—苏联),不断的扩张版图,终至再度发生冲突。就在冲突日益扩大时,美国的马歇尔奉命前来进行调停工作,虽曾达成国共双方共组政府的协议,但在国民党不愿分享权力,共产党不愿放弃武力的情况下,短暂的合作再度破裂,内战再次爆发。1946年6月,共产党

军队易名为“人民解放军”,并以“乡村包围城市”的策略搭配蜂拥而起的学潮,开始进行全面的国共斗争;而国民党方面则由蒋中正带领国民革命军,与共产党展开大规模的内战。在三年半的战役中,历经了辽沈、平津、徐蚌(淮海)三大战役后,国民党军队实力快速缩减,节节败退。到了1949年,蒋中正宣布下野,代总统李宗仁试图求和,但其后遭到蒋中正绝。共产党军队渡过长江后,国民政府经广州、重庆、成都直至迁往台北,情势岌岌可危,但1950年的韩战爆发,美国第七舰队驶入台湾海峡,并积极维持海峡中立化之战略政策,中华民国政府得以稳定维持。从此,两岸分裂的局面就此形成。

目录 [隐藏]

1 内战背景

2 内战根源

3 第一次国共内战

4 第二次国共内战

4.1 起因

4.2 第一阶段(1946年6月—1947年3月)

4.3 第二阶段(1947年3月—1948年9月)

4.4 第三阶段(1948年9月—1949年12月)

4.5 第四阶段(1949年12月—1955年2月)

5 参见


内战背景


1923年1月,中国国民党总理孙中山与苏联政府全权代表越飞在上海会面,正式讨论与中国共产党合作。会面后,两人发表《孙文越飞宣言》。12月29日,孙中山落实接受列宁和共产国际的协助重建大元帅府,共产国际派出鲍罗廷到广州为孙中山顾问,以苏共为模式重组中国国民党。1924年1月在中国国民党第一次全国代表大会上宣布实行“联俄容共”(共产国际)政策。透过苏联的援助,于3月组建黄埔军校,蒋介石担任校长。


孙中山于1925年3月12日病逝之后,1925年7月1日广东国民政府成立,汪精卫以全票被选为国民政府常务委员会主席和军事委员会主席,继续执行孙中山的“联俄容共”政策,鲍罗廷被任为政治顾问,后又任国民党中央执行委员会最高顾问。1925年11月23日国民党右派戴季陶、林森等召开“西山议”,反对汪精卫左倾。1926年3月20日发生中山舰事件。4月1日在国民党第二次全国代表大会上汪重申联俄容共三大政策。


5月11日,中山舰事件之后,由于和蒋介石的政见分歧,汪精卫离开广州前往法国马赛。1926年12月鲍罗廷随国民政府迁往武汉。1927年2月汪精卫自法回国,途经苏联受到斯大林的接见。回国后就任武汉国民政府常务委员会主席,反对蒋的排共建议,坚持容共。4月5日和共产党领袖陈独秀发表《国共两党领袖汪兆铭、陈独秀联合宣言》。4月12日蒋介石在上海发动

“四一二事件”。


5月中,经过李宗仁及朱培德居中斡旋,武汉及南京避免开战,决定暂时分头继续北伐。月底,共产国际决议改变中国共产党方略,准备武装工农成立新军、彻底进行土地改革;但仍然留在国民党内,使国民党及武汉国民政府成为工农革命独裁机构。与此同时,共产党在湖南进行的流血土地改革,斗争地主,使国民党内不少军官不满,终与何键发生冲突;何键、朱培德等亦开始清共,是为“马日事变”。7月13日中共公开发表宣言退出国民党。7月15日,汪精卫召开紧急会议,通过《统一本党政策案》,要求在国民政府和军队中任职的共产党员声明脱离共产党,否则停止职务。


8月1日共产党发动八一南昌起事。朱德、周恩来等指挥的中共部队向驻守南昌的中华民国国民革命军发动进攻。8月4日,中共部队败退,放弃南昌,南下广东。8月8日汪精卫的武汉政府开始大肆逮捕处死共产党人,实行武力分共。8月14日蒋介石下野,宁汉合流。9月,桂系军阀和西山会议派掌握南京政府,汪精卫下野。10月,汪精卫到广东否定南京政府,鲍罗廷经蒙古回苏联。11月,蒋介石回到上海,邀汪精卫北上。12月11日,共产党在叶挺、叶剑英的领导下发动广州起事。12月12日,成立广州苏维埃政府,但随即广东军将领张发奎调各地军队反攻,12月13日,共产党军队被迫撒离广州。12月16日汪精卫辞职赴法国。


自1927年到1937年间中国共产党进行土地改革,斗争地主,并有多次公开对抗中华民国政府的战争。(中华民国政府称为剿匪、中国共产党称之为土地革命、十年内战或第二次国内革命战争。)1936年西安事变和平解决后,蒋介石被迫停止攻击共产党。大规模内战暂告结束。


1937年8月22日至25日 中共中央于陕西洛川冯家村召开政治局扩大会议。洛川会议制定全面抗战路线和红军战略方针。毛

泽东指出:中国抗战存在着两种政策和两个前途,即我们的全面的全民族抗战的政策和国民党单纯政府抗战的政策,坚持抗战到胜利的前途和大分裂、大叛变的前途。我们的任务是动员一切力量争取抗战胜利,最基本的方针是持久战。红军的基本任务是:创建根据地,钳制与消耗敌人,配合友军作战,保存和扩大红军,争取共产党对民族革命战争的领导权。红军的战略方针是:独立自主的山地游击战,包括在有利条件下消灭敌人兵团和在平原发展游击战争,但着重于山地。共产党在统一战线中必须坚持独立自主原则,保持党在政治上、组织上的独立性,对国民党要保持高度的警惕性。


1937年9月,陕北地区的红军(约4万人)改编为国民革命军第八路军(后依抗战序列改称“国民革命军第十八集团军”)东渡黄河,开赴华北前线;与此同时,另有约8,000名在红军主力长征后留在原地坚持游击战争的红色游击队集中组成了国民革命军新编陆军第四军(简称新四军)对日作战。在抗日战争期间,国共双方之间曾经爆发过多次流血冲突,其中影响最大的当属“皖南事变”。


抗日战争期间,八路军将官阵亡1员、新编第四军无将官阵亡,因国民政府歧视,唯一阵亡的将官军衔亦为死后追赠。

抗日战争结束以后,根据苏联方面的资料,苏联于1945年8月对日宣战,出兵东北将缴获日军的武器的小部分提供中共。在九百架飞机、七百辆坦克、三千七百多门各种大炮、将近一万二千挺机关枪、一支颇具规模的松花江小舰队,还有无数步枪、高射机枪、装甲车,中中共只得到少量步枪与机枪,其余全部被苏联运至国内。


1945年8月,蒋中正在日本投降前后三次发电邀请毛泽东到重庆商谈“国际、国内重要问题”。为避免内战再起,国共双方代表曾先后签订了《政府与中共代表会谈纪要》即《双十协定》和《停战协定》。然而,国民政府派出政府军进入东北地区及其他原日军侵占区后,不承认前期已经进入该地的中共军队及其所建立政权的合法性,双方遂发生大规模武装冲突。美国国务卿马歇尔奉命前来进行调停工作,虽曾达成国共双方共组政府的协议,但在中华民国国民政府主张召开非常片面的国民大会,共产党及其他党派坚决反对的情况下,短暂的合作再度破裂。1946年6月,政府军以突然袭击手段,进攻中共在中原地区的一个集结区,全面内战遂告爆发。


1946年年底,中国国民党、中国民主社会党与中国青年党召开制宪国民大会,制定中华民国宪法,并选举中华民国总统,中共及民盟等民主党派的强烈反对和抵制,国共关系全面破裂。1947年7月,中共军队开始战略反攻,将战争引向广大国民党统治区。1947年10月10日,中共中央以“中国人民解放军”名义发表宣言,提出了“打倒蒋介石,解放全中国”的口号。1948年4月30日,中共中央发布纪念“五一”国际劳动节口号,其第五项号召各民主党派、人民团体及社会贤达迅速召开政治协商会议,讨论并实现召集人民代表大会,成立民主联合政府。各民主党派和无党派民主人士表示热烈响应,并逐渐向解放区集中。为从经济上支撑内战,国民政府废止法币,发行“金圆券”,实行空前的通货膨胀,导致经济、金融秩序濒临全面崩溃。“共产党以要求民主为口号 ,搭配蜂拥而起的学潮,以宣传争取民心,实际以间谍(刘斐、郭汝瑰、韩练成、熊向晖、张克侠、何基沣、廖运周等等)夺取军事情报,并以乡村包围城市的策略开始进行全面的战争。”1948年冬,中国人民解放军发动战略决战。历经辽沈战役、平津战役、徐蚌会战等三大战役后,国民党军队实力快速缩减,节节败退。到了1949年元旦,内外交困的蒋中正宣布下野,此后代总统李宗仁试图求和,但遭到蒋介石拒绝。1949年4月,中国人民解放军突破长江防线,向全国进军。南京国民政府对全中国的统治宣告终结。1949年9月,带有制宪性质的由中共和其他民主党派及爱国人士参加的新“政治协商会议”在北平开幕,会议通过带有临时宪法性质的“《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共同纲领》”,并决定改国号为中华人民共和国,定都北京。10月1日,毛泽东在北京宣告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央人民政府成立。10月13日,解放军兵临广州,李宗仁只得飞往重庆。10月24日解放军发动金门战役,渡海登陆部队在三日之内全军覆没。11月16日,李宗仁胃病复发,出现十二指肠出血,遂于11月20日以治病为由转往香港。12月5日,与夫人郭德洁,两名儿子及随从又从香港飞美国纽约就医。国民政府经广州、重庆、成都直至于12月7日迁往台北,情势风雨飘摇,但1950年的朝鲜战争爆发,美国第七舰队驶入台湾海峡,公开干涉中国内战,中华民国政府残余势力得以在台湾稳定维持



内战根源

抗日战争胜利后于重庆,国共两党领袖蒋中正与毛泽东在宴会上举杯致意。

从左往右依次为美国驻华大使赫尔利、蒋经国、蒋中正、王世杰、毛泽东。孙中山等人领导的辛亥革命并不彻底。以袁世凯为首的一大批清朝旧官僚投机革命,建立了北洋军政府。虽然革命党人想通过和平的方式对这个政府进行西方民主化改革的尝试,但是并没有成功。尽管如此孙中山等革命党人依然坚持着他们西方式的民主理想:政府民选,军队国家化。而过于理想的革命党人无法使用选票等和平手段来说服手握兵权的军阀首脑。这一切让革命党人认识到,没有军事力量就不能达到目的。孙中山在广州组建国民政府,创建国民革命军,于1924年发动北伐战争,讨伐北洋军阀政府。与共产党和苏联的合作也是从那个时期开始的。同时孙中山从苏联引进的党掌握军队的模式。这样中国就出现了国民党控制的军队。孙中山对于中国民主进程的本意是,“军政→训政→宪政”,军队国家化。可是孙中山没有想到的是在国民党掌握了军队之后,国民党发生了分裂,国民党和共产党原本牢固的政治同盟发生了互相攻击的情形。

国共的分裂,是革命路线的分裂,而不是对革命的背叛。尽管国共双方都指责对方叛变革命,因为从双方的政治纲领上看,双方的最终目标是存在冲突的。孙中山的中国国民党要在中国建设三民主义,而中国共产党要实现共产主义。双方的分裂是必然的结果。两党之所以能够组成同盟,是因为两者在当时拥有共同的敌人(北洋军阀);另外,国共的合作方式也是双方分裂的原因之一。共产党员以个人身份加入国民党的方式与国民党进行合作。这种方式在各自党内都存在分歧。共产党在加入国民党后迅速发展,引起了国民党右派的不安。1927年马日事变和四·一二事件之后,蒋介石在南京建立了国民政府。大量共产党人被拘捕或屠杀,中国共产党人于1927年召开“八七”会议,为了对抗中华民国政府的镇压发动了南昌起义、秋收起义、广州起义,创建红军,开辟农村根据地,进行土地革命,以农村包围城市来武装夺取政权。并建立了中华苏维埃政权。共产党人在城市的活动也转为地下。

国共内战是国共两党因为政见上的分争,而引发的战争。和以往不同的是:以往军阀的军队是私人性质的军队,而国共双方的军队都是党控制的军队。军队成了党的政治工具,为党的理想互相厮杀。党能够有控制军队的行为或职能,起源就在于苏联的十月革命模式和军政→训政→宪政的引进。如果没有国民党对军队的控制,就不会有国共内战;然而,如果没有国民党对军队的控制,也不太可能会出现北伐的胜利。中国国民党控制的军队后来也成为了中国的国防基础,在此基础上赢得了抗日战争的胜利。



第一次国共内战

1927年至1937年间的第一阶段国共内战,共产党称之为土地革命、十年内战或第二次国内革命战争,而国民党则称之为剿匪。共产党自认为进行革命的目的是通过将没收的地主资产分发给农村的贫雇农,从而改变农村贫富极度悬殊的经济状况而产生的战争。

战争期间,国民革命军先后动用优势兵力对共产党的根据地实行五次“围剿”,前四次遭到失败,但在最后一次“围剿”中步步为营,迫使中央红军进行二万五千里长征(国民党称之为“流窜”),从江西瑞金战略转移至陕西延安,损失惨重。

第二次国共内战

1945年8月至1949年9月的第二次内战,中国共产党称之为解放战争,也称第三次国内革命战争,中国国民党称这段时期为戡乱。战争的结果是中国共产党取得胜利,共产党宣称共计歼灭国民革命军约807万,并于1949年10月1日在北京建立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华民国政府于1949年在中国大陆战败后撤往台湾。



起因

中国共产党方面的观点:

1945年8月日本宣布投降之后,当时的国内形势由解决中日之间的民族矛盾为主转为解决以国共之间的国内矛盾为主。历经战乱尤其是8年抗战的中国军民普遍渴望和平,不希望战争;同时,国际社会也不愿意看到中国再爆发新的内战,因此国内矛盾在一定时期有和平解决的可能。但是,还应看到,中华民国政府当局不愿放弃一党专政的政权,不愿放弃彻底消灭中共的愿望,因此国内矛盾还存在激化进而重新爆发内战的危险。中共对此的战略决策就是争取和平解决国共矛盾,但同时又要做好战争准备。

由于抗战期间日军深入中国腹地,因此处于正面战场上的国民革命军的主力大部分位于中国西南和西北地区,与此相反,处于敌后战场的共产党八路军、新四军等却处于有利的战略位置。为改善不利的战略处境,蒋中正一方面以中国战区统帅的名义命令日军就地集中并固守待降,命令八路军等中共所属武装力量就地待命不得受降,同时命令国民革命军日夜兼程向日军占领区后方进军;另一方面又接连发出电报,邀请毛泽东到重庆谈判。中共中央政治局讨论当前形势后决定,派中共中央主席毛泽东赴重庆谈判,同时不理睬蒋中正的命令,命令所指挥的武装力量积极向日军进攻,收复失地。

在延安八路军总部的命令下,中共所属各武装力量纷纷向附近据守的日军发出最后通牒,令其投降,并对拒不投降者展开攻击。与此同时,中共中央指挥河北、山东所属部队积极向关内进发,配合苏军占领东北地区。

由于中国国民党当局没有谈判诚意,因此对毛泽东赴重庆事未作任何准备,谈判的程序、议案均由中共方面首先提出,才使谈判筹备工作得以基本完成。在重庆期间,毛泽东就和平建国等问题直接同蒋中正进行多次商谈。有关问题的具体谈判主要在中共代表周恩来、王若飞和中国政府代表王世杰、张群、张治中、邵力子之间进行。经过激烈的争论,最终双方于10月10日签署“政府与中共代表会谈纪要”(即“双十协定”),就和平建国的基本方针、政治民主化、国民大会、党派合作、军队国家化、解放区地方政府等12个问题阐明了国共双方的见解。其中有的达成了协议,有的未取得一致意见。中国国民党方面接受了中共提出的和平建国的基本方针,承认要坚决避免内战。

中国国民革命军在蒋中正的部署下,调集兵力沿平绥、同蒲、平汉、津浦等铁路向原日军占领区推进。但是,国民党无视原日军占领区内八路军、新四军及其他中共领导武装力量的存在,无视中共领导下所建立地方政权的存在,因此遭到中共所属武装力量的坚决抵抗。其中规模较大的冲突有“上党战役”等。


中国国民党方面的观点:

1945年,日本1945年8月15日无条件投降前,苏联于8月8日对日宣战,占领了中国东北全境、日本北方四岛和朝鲜半岛北部。中共中央指挥河北、山东所属部队积极向关内进发,倚靠苏联势力抢夺战利品与抢占东北地区地盘。根据苏联方面提供的资料,苏联为中共提供的武器则包括缴获日本七十万关东军的九百架飞机、七百辆坦克、三千七百多门各种大炮、将近一万二千挺机关枪、一支颇具规模的松花江小舰队,还有无数步枪、高射机枪、装甲车。中共俘虏一定数量的日本战俘,包括恶名昭彰的关东军,违反他们回国的意愿,使他们参与中共军队的训练,并提供了许多工程技术方面的服务。他们参与训练了中共的空军,由日本飞行员做教练。

蒋中正一方面以中国战区统帅的名义命令日军就地集中并固守待降,命令八路军等中共所属武装力量就地待命不得受降,同时命令其他国军日夜兼程向日军占领区后方进军;另一方面又接连发出电报,邀请毛泽东到重庆谈判。

虽然中共中央政治局派主席毛泽东赴重庆谈判,首先提出谈判的程序、议案,双方并于10月10日签署“政府与中共代表会谈纪要”(即“双十协定”),就和平建国的基本方针、政治民主化、国民大会、党派合作、军队国家化、解放区地方政府等12个问题阐明了国共双方的见解。其中有的达成了协议,有的未取得一致意见。但中共中央以扩张势力与地盘为首要考量,从未尊守中国战区统帅的命令,反命令所指挥的八路军等中共武装力量积极向日军进攻,抢占地盘。在延安八路军总部的命令下,中共所属各武装力量纷纷向附近据守的日军发出最后通牒,令其投降,并对拒不投降者展开攻击。

1947年-1948年,中共先后与苏联签订《哈尔滨协定》《莫斯科协定》,以中国的权益、东北资源,换取苏联在外交和军事上,全面的支持。协议内容包括:承诺苏联对东北铁路、空中交通的特权,并且对苏联提供中华民国政府与美军行动情报,以东北物资棉花、大豆、战略物资提供苏联,换取精良武器,苏联有优先开采中国矿产的权利,有权驻兵在新疆和东北地区,苏联可将远东情报局设于中国,如果欧洲爆发战争,中共应派遣远征军十万,劳工两百万支援苏联。除此之外,中共还承诺将辽宁、安东省的特别行政区在适当时候并入朝鲜。

美国最初对中国内战持秉承中立政策,冻结对内战双方的武器供应直至1948年,其后才对中华民国政府给予军事和财政支持(相当一部分并未到位)。



第一阶段(1946年6月—1947年3月)

1946年6月下旬,国、共两党的军队在中原地区(湖北、河南交界)爆发了大规模的武装冲突,长达三年多的全国内战就此开始。国民党军队仍称国民革命军,共产党的军队则更名为中国人民解放军。 这一时期被共产党称为战略防御时期。期间,国民党依靠优势兵力对共产党统治区域(共产党称为解放区) 展开了全面进攻,但被共产党挫败。

共产党方面并没有摆出主力决战的样子,采用边打边撤的方针将军队转移到山区以保存实力,包括张家口在内的华北重镇最多有105座城市被国民党方面占领。其中国民革命军在刘峙、程潜的统率下,以20万优势兵力攻打共产党中原解放区的核心宣化店,共产党被迫开始全线撤退,将主力调往延安地区。史称“中原突围”。

同时潜入山区的共产党军队再度使用了在土地革命战争中的运动战战略,利用国民革命军分散搜索的契机,集中2-6倍的兵力展开包围进攻。这种方式成为人民解放军的首要作战策略。经过8个月的作战,国民党方面战斗减员约71万人,可用于一线作战的兵力由1946年6月的117个旅,下降至85个旅。



第二阶段(1947年3月—1948年9月)

国民政府的8个月的全面进攻并没有收到预想中的效果,共产党方面主力依然存在。这样国民政府便做出新的战略方案:重点进攻陕北与山东共产党根据地。

面对20余万国民革命军,共产党方面将中共中央主动从延安撤退,胡宗南占入空城,谎报大胜。同时解放军开始在陕北高原进行游击战,运动战,分别取得了在青化砭、羊马河、沙家店等地的胜利,国民党方面经过3个多月的“蘑菇战”,即游动作战,军力、士气下降严重,最终放弃了陕北高原的战斗。

同时,山东的共产党占领区遭到逾60万国民革命军的围攻。由于国民革命军采用了齐头并进的战术,将军队控制在一个范围内,导致解放军的游击战术无法奏效。但粟裕提出以山东解放军主力决战的方式粉碎围攻的方式最终被采用。在孟良崮战役中,号称“王牌部队”的国民革命军整编74师全军覆没,师长张灵甫阵亡,国民革命军全线撤退。由此,人民解放军军力上升至280万人,装备了重炮兵与工兵,基本具备了同国民革命军决战的实力。

另外,由于国民政府集中兵力进攻延安及山东解放区,导致后方兵力空虚,1947年6月,刘伯承、邓小平率领大军强渡黄河,千里挺进大别山,直接威胁国民政府的统治中心南京和武汉;陈毅、粟裕领导下的华东野战军挺进豫皖苏;陈赓、谢富治兵团挺进豫西。三路大军,互相策应,在黄河与长江之间的广大地区形成了一个“品”字形的战略态势,这就牵制了南线国民党军一半以上的兵力,使中原地区由国军进攻共产党统治区的重要后方变成了解放军夺取全国胜利的前进基地。这是一个对战争发展具有重大战略意义的胜利,它带动了中国各个战场的战略进攻,整个战争格局从此发生根本的转变。


第三阶段(1948年9月—1949年12月)

三大战役:辽沈战役(辽西会战)、淮海战役(徐蚌会战)和平津战役(平津会战)国民党方面的作战失败,不但丧失大片控制的土地,国民革命军损失了主力近150万人,更有超过100万的部队与政府官员投降共产党。1948年秋天,国民党在中国东北发动的最后的反击,但是都宣告失败,至9月底,国民政府在东北仅剩锦州、沈阳、长春等几个城市。在共产党解放军优势的武力包围下,10月15日国府锦州失守,19日长春在数个月的包围战后失守,11月3日解放军正式进入沈阳,共产党全面控制中国东北。11月中爆发的徐蚌会战是国共内战中规模最大最惨烈的战役,此战役成为国共最后的总决战,国民党最后败阵,12月15日解放军攻下徐州、1月15日攻下天津、1月19日攻下蚌埠,会战结束。1949年1月21日中华民国总统蒋介石宣布下野,副总统李宗仁代理总统职务,重新开启国共和谈。北平在华北剿匪总司令傅作义决定下,守军放弃抵抗并宣布投共,1月31日解放军和平的进占北平。

1949年4月,国共举行了北平和谈(即所谓“划江而治”),但共产党的要求中国国民党无法接受,谈判宣告破裂。1949年4月21日中国人民解放军大举渡江,中国国民党江阴要塞司令投共,解放军顺利的渡过长江,1949年4月23日解放军攻下中华民国首都南京,国民政府迁往广州。4月24日解放军攻下国民党在华北内陆控制的最后一个城市太原,中国国民党部分守军与政府官员因拒绝降给共产党,于是集体自杀,中国国民党方面称之为“太原五百完人”。5月解放军陆续攻下华中诸多大城市,在10日进占了杭州、15日进占南昌、16日进占武汉、27日进占上海。6月3日美军军事顾问团撤离与国民革命军撤守青岛后,同日解放军进占青岛。8月6日解放军攻陷长沙、17日攻陷福州,解放军战线深入华南地区。10月1日,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央人民政府在北京宣告成立,“两个中国”开始同时存在。10月15日解放军攻陷广州,中华民国政府再迁重庆,17日攻陷厦门,并对厦门外海的金门进行作战,25日金门战役国军大捷,击退进攻的解放军。11月3日,解放军进攻舟山群岛的登步岛,中华民国国军经过三天的战斗击退进攻的解放军,史称登步岛大捷。 11月中共产党攻占重庆,国府三迁成都。同年12月7日国府行政院电令迁守台湾,台北则成为临时首都,12月8日至10日,包括五院院长、各部会首长、中华民国政府公务员及两蒋纷纷离开成都飞抵台北,国府宣告“大陆沦陷”。

至此,中国大陆几乎全部为共产党所控制。中国国民党仅能掌控中国东南沿海岛屿(台湾、金门、马祖、乌丘、东引、海南岛、舟山群岛、一江山岛、大陈岛、万山群岛)及西南(云南、广西、四川)部分山区,国共内战大势底定。


第四阶段(1949年12月—1955年2月)

随着国共内战大势底定,大规模的军事会战已经不可能再出现,战争的规模趋于中小型。

西南地区部分,由于中国国民党在中国大陆西南方残余的军事力量很难再有所为,中国人民解放军自进入成都后,便继续一路追击这些已经无法大规模组织战斗的军队。西南的国民党93师无法跟大规模的中国共产党解放军作战,一路往边界撤退,最后国民党93师退到泰缅边境的三不管地带(泰缅金三角),在当地形成一股特殊的势力。1954年,在缅甸政府去联合国告状的抗议下,国民政府开始逐步将这批国民党93师及眷属迁往台湾安置,而在泰国北部的部队,仍然有相当数量的人不愿离开,表示要从这里打回大陆去,最后因为协助泰国政府平定山区共党叛乱,获得泰国国籍,在泰国得以合法永久居留与生活.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

新闻阅读排行

热门图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