护旗杂谈 影海狂评 《兵王》:应当充分发挥下级士官在军队中的能动作用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671/


《兵王》:应当充分发挥下级士官在军队中的能动作用

《兵王》作者: 漠北狼(我是特种兵) 书库阅读连接:http://book.tiexue.net/Book/10125/

现在网上关于台湾、大陆近阶段兵源的质量和素质的报导比较多.大家都觉得现在的兵源质量在下降,对战斗力的能否保持相望持怀疑态度.从《兵王》这本书中其实我们就能看到了很多问题,也看到了很多解决的方式,我觉得我们就不妨从中来汲取和学习某些成功经验,亦或通过对这本书的解读来加强自己对人民军队的信心.现在我们就不妨以新一连一班这个普通的班为标本分析一下.

新一连一班,全班12名新兵,其中鸿飞、司马群英和武登屹是城镇兵,其余都是农村兵.这本来就没什么了不起的,但由于相互之间缺乏沟通,又来自两个完全不同的生活环境,教育程度和思想方面都大抵没有共同的语言.农村的子弟就嫌城市人太懒了,又有点傲傲的—一般从农村来到城市的人开始都会有这种反映.其实这没什么的.主要是你自己的自信问题,如果你能挺起胸脯走路,我想没人会看不起你.城市人又觉得农村来的太土,从神气到处事都过于呆板—其实就是农村的生活相对单调和简单,大家纯朴一点,在处世和做事方面难免有失灵活罢了.这些都是可以改进的.但是这中间就是缺少一条桥梁,这让双方就这样一直僵持着.

你看大学里边来自农村的学生与来自城市的学生之间也没有太大的隔阂.也许是缺少一个中间媒介的促进吧,我觉得这始终是一个大问题.军队应该有自己那种天然的融合能力,就象学校一样,他们可以通过天然的思想途径—书本来沟通.那军队应该以什么来进行沟通呢?他们就应该以自己的特色—纵观我们人民军队的现状,我觉得应该以军事训练为主,以思想教育为辅来解决这个问题.

首先,在训练中可以通过相互交流来增加相互间的了解和熟悉各自的情况,这对士兵们上战场也是用得着的.要不怎么去谈协作啊?其次,应该多加强实兵训练,允许中间的一些相互帮助进行.记得在网上看到一个所谓中国士兵对战美军的一个说话,说的是与美军发生枪战时最好是将人打伤,那就会有多个人来救.然后趁这个机会又可以多打几个.这当中就反映了一个问题,为什么美军要如此去救他们的作者呢?有人说这是因为美国的军队机制所起的作用,死一个士兵的赔偿是高昂的.我不否认这一点,但我觉得不尽然如此.这中间关于团结互助的精髓似乎让某些人给忽略了.纵使一个伤兵再值多少赔偿金,但这在生命面前又值几何呢?为什么还有那么多的同伴宁愿冒着生命危险去抢救伤者呢?这中间的含义不言而寓.看过不少美国影片,特别是关于二战的,发现他们派遣的军队都是经过两年左右训练的军队,这两年时间就是让各级指挥人员以及下面的士兵进行充分相互了解的.其三,实战或者任务.患难见真情,只要让他们在苦难中能相交与共,以后就根本就怕他们会不融合到一起来.

但是,作为这个群体里的最高领袖的班长陈志军,他无疑是最失败的.他来自农村,也许他小时候是受到了那种棍棒底下出孝子的思想的严重影响.他对人民军队中的民主和自由没有正确的把握,他原本出于好心,但急于功利.对士兵们的管理没有达到从群众中来到群众中去.相反,他想乱中取胜,但他应该知道自己的头脑并不灵活.另外就是时代发展到今天,人们的思想已经开始了进一步的解放,这些城镇兵脑子里有的他居然都不曾想过,这说明了他对自己带兵的盲目迷信以往的训练方法,不能与时俱进.最后居然让鸿飞用枪追着四处跑,这样的下场岂不是对这种保守思想最好的讽刺?

在对班级管理上,他纵容鸿飞和司马群英竞争的不断升级,而又没有及时的控制着一个度.对武登屹的行为似乎没有采用人性化,反而视其为班级和集体的累赘,这根本就不是一个为集体战斗力着想的称职领导.陈志军的错误还在于他没有注意促进整个班集体的交流和沟通,一味只求成绩.纵容不正当的竞争,对那种不注意团结的错误性的打小报告没有提出任何异议,反而进行着变相的鼓励.我觉得这些不能不让我们警醒.

不过,故事还是在一步步的发展,看到陈志军思想的一步步转变,我感到非常兴奋,难道这就是改变潜移默化的力量?那我们的人民军队是不是现在已经注意到了这一点,开始重视这里面更多的细节问题,考虑到如何充分发挥下级士官在军队中的能动作用了?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