鹰隼行动 第二章 第二章:第一节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939/


“请告知目标现在的行走方位!”杀手要求道。事情已经暴露就完全没有任何掩盖的必要了。“他现在往那个方向跑!”

“请等一下!”没过几秒就传来了指示:“目标想通过大楼由另一面的街道逃离。”

“现在距我的位置相距多远?”

“两条街区!哦,你可以往41街口穿过去,这是一条直线路线。”

杀手疾步如飞地穿过了街口,并且马上转入了一家商店,从里面贸然地穿了过去。现在他置身在目标所在的街道上了,可是人 多,他一下子找不到目标。

“给我目标位置!”

“在你前方五十米的一群人众之中。”

“指令接收。我明白!”杀手回复道。马上跑向另一条街,准备在那里射杀目标。

只是到了那条街,一时不知如何下手。在该街上有一队人数众多的示威游行之人,许多的警察在维持秩序。目标从大楼里出来就混入人群里。嘈杂的声音影响了听觉,聚集的人群扰乱了跟踪的视线让他溜走了。他不得不再一次地求助于总部,寄希望发来确切的消息。

请求的命令通过通话器发送到一幢年代古老的城堡建筑物里的一间房间中,在这间屋子里,有一个圆形的大桌子,上面置设了几台电脑,每台电脑前坐着操作人员。杀手的话语通过一台小型的扬声器播放出来,这些操作员立即通过联上定位卫星得到的数据进行分析。城市的图像资料处理后输送到屏幕上,随着进一步地放大,城市街道的布局呈现出鸟瞰图案。操作员锁定了一个街区,又是一番搜索,最后找到了目标,确定目标并加以锁定,现在就让仪器自动地跟踪目标,随目标而移动,时不时向杀手报告目标最新所处位置。

“地铁!目标跑向第四号地铁入口,四号地铁入口。”

“明白!”杀手往吩咐的地方跑去。

目标进入地铁站,这为杀手提供准确信息的操作员来说,面临一个技术上的难道题。如果还是依靠高空定位卫星提供的红外探测数据去分析,跟踪不了目标。除非能够进入该卫星的另一个频率,获得中子探测数据,但是那是一个极度机密的频率,能进入红外频率获取数据已经不是简单的事情啦。不过众位操作员能够从其他的方面来补充不足。原因是他们早就裂缝进入了城市交通控制网络,很快将地铁站里摄像机摄取的情况资料调出来。那位名叫艾力克的年轻人,现在登上了地铁列车,该列车往城市的南面使去,二分钟将会停靠七号地铁站,杀手可以及时赶到那里。

只是该人仿佛知道安排似的,有意去打乱部署。列车刚一停,就跳出车厢,并不出站,而是沿着轨道疾跑,当一辆反方向驶来,并不在此站停靠的列车通过的时候,他很冒险地攀住这辆列车最后车厢的保险档,让列车捎带他离开。

“他妈的,真该死!”信息操作员大骂道,对此人如此敏捷的身手无可奈何。“五分钟后他会在第二地铁站下车,将我们的人远远地弃在不可及的地方。”

“只有将另一名杀手调来。”另一个建议道。

“我看只有这个方案可行。”说此话的人显然是一名指挥员。 他来到操作员的后面,盯着屏幕里出现的内容,“估计目标会在那个地铁站出来呢?”

“哈里大桥边的地铁站。”

“那好,马上吩咐更多的杀手前去狙击,将此人一定击毙了事。”

“好的信息长!”

当想法决定经操作员的指令发送出去之后,解决所有的一切只是一个时间问题了。但是他们也遇到了一个时间问题,那就是即将向上级汇报如今的进展情况。顿时,内心里七上八下,把握不准会不会怪他办事不得力。在拨通了电话之后,用有一点企盼的口气去汇报内容的时间,竟然得到对方要求推迟的申明。这可是一个意想不到的机会,也许会推迟半小时,有了这点时间,就能够将在逃的艾力克击毙。非常妙,简直妙不可言。

在这幢古堡的另一边,在一块空旷场地的那一边的房间里,那是古堡最内里的部分,可以通往地下室去。差不多己有二百年历史的古堡,地下的部分如同是一个迷宫。那位要求部下推迟汇报的主子,正忙着对付一个人。一个目前有理由去尊敬的人,SSSC公司的创办人兼总裁梅塞姆斯。一个名声显赫,公司更为显赫的拥有者。虽然如今受到了软禁,可是胜利者仍然对他相当崇拜。从模样上去看,这位显赫之人就像卡通画里的慈祥老人。

“喝一点怎么样,阿姆斯!”

这是梅塞姆斯的亲昵称谓,只有为数很少的几人知道这个称谓。缪维切尔往两个杯子中倒着酒,内心祈祷着别去把如今面先的这个,上了一把年纪的老骨头不当一回事。如果不是因为一件至关重要的事情,真不想在此人的面前做出一点有违绅士的行为,因为对方的人格是让人不容置疑的。

“一小杯,缪维切尔,哦,谢谢!”他接过对方递过来的酒。握着杯子轻摇了摇,让酒与空气更充分地结合,真是上好的美酒。 “还是摊牌了吧!说说你想要的东西。”

“首先我想向您提一个问题,它只是一个有关信念的问题。”

“这个主意并不好,因为你知道我不会动摇的。”

“不要那么说的很肯定,先生!”

他举起酒杯示意一下,慢慢递到嘴边去。目光透过杯沿观察对方的神态。回味刚才的回答,从话意里面,存在一个明确的意识,那就是决不妥协。有一股难以克制的怒火在胸中燃烧,经过一番努力地克制之后,仍然不想放弃去说服他的愿望。曾经对方像一个既严厉又慈祥的祖父,诤诤教诲。在他的手下做事,学会了许多的事项,可是观念没有继承下来。有许多的理念在如今的社会中是需要去改变的。想这些干啥,缪维切尔收住走远的思绪,一张本无任何神态变化的脸面上,首次露出不想加以掩盖的威胁。

“你说得没有错,是的,一个信念,它是架构诚信的基石。”梅塞姆斯轻蔑地刷了面前之人一眼,没有惧怕的迹象。一副超脱俗自然得体的悠扬风范。

“可是你的做法,牵连了许多无辜的人士。”

“世上很多方面的事物发展,没理由要让人去注意各个方面。”

“可是各方面的成因,总是以人的行为来决定其内容的进程。”

“我很欣赏后面的那句话。”他尽力绕开令话题走调的思想,“为顾主保密是综合服务公司的宗旨,这一点必须遵守,每一个加入公司的成员曾用性命宣过誓。”

“有一些事物并不值得去坚守,我说梅塞姆斯先生!”他生硬地说。

企望这是一个切入点,用一种更为现实可行的理论来说服对方,也尽管对此不抱任何的希望。但是再一次试一下就像每件完全时所具有特性的程序那样,同样这也是他本人对老人最后残存的尊重底线。一旦底线被突破,同样,一个行事的准则程序即将进行实施。

“我需要您手中为顾主保存的数据,”他接着说,“不提供出来的话,事情是相当明朗的,您现在已经没有选择的余地,我尊敬的梅塞姆斯先生。”

“明朗的事情是我现在处在这里,难道你还不明白一个事实吗?”

“我不能明白。”他佯装不明白,尽量克制地拖延一些时间。目的是让对方动摇保密的信念。生命健康存在的机会足以敌过任何存在人世间的理论观念。

“我现在想喝一点酒。”

“很好,梅塞姆斯先生!”他把还盛有酒的瓶子递过去,一瓶酒他喝了一大半。“喝一点对您很有好处。”

在对方接过酒瓶的时候,缪维切尔直直地盯着SSSC公司的创始人,及最高执行长官。看着对方伸出微微颤抖的手往杯里倒酒,把酒瓶用一个很优雅的举止放到一边。接过,缓缓地举杯递往嘴边。看到对方的这种举止神态,缪维切尔心中的忧愁得到了极大的缓解。任何一个理智的人,当面临生命选择的时候,无可指责地会选择生命去延续。只有生命的生存形式存在,才能更好地发挥各种理论与观念。

“从内心来说,我并不想与您发生任何的冲突。”他避开老人这时候朝他投射过来的目光,可是现实不容去否认,“将您请到这里来的方式,现在只能归纳到另一种有效直接的做法之中,因为每个人都得设身处地去为本身的利益去着想。”突然,听到酒杯滑落砸在地上破碎的声音,倏然回过头来,看到的情况一时不能理解。

慈祥老人出现的症状表明吞食了巨毒物质,为一种信念而丧身。对此的确感到不可思议,可是当他想到,如果不这样,肉体将要承受巨大的痛苦而被迫说出来,显然目前的这个方法是最妥当的。缪维切尔烦躁,对一时没有想到周全而恼怒,来回地走了几个来回,事到如今这种地步,只好不再保留任何技术上的顾虑啦。他把死去的老人一推,连椅子带人一起摔倒在地上。拿起圆桌上的电话拨动一个号码。

里面很快传来了说话声,只是没等对方把一个词念完,他就急着问。

“现在找到SSSC公司的那个名叫艾力克斯的人了吗?”

“此人一直处在我们的视线里,该人已从地铁站出来,现在正往赫姆大桥上跑去。”

“派出了多少人去追捕?”

“已经派出了四人,由桥的另一头有两人,另两人在后面紧追不放。”

“我希望在该大桥上解决掉此人。”

“我想应该没有问题。”

艾力克斯遏尽全力地往桥的另一头奔跑,多么希望马上跑过大桥,只是快跑到大桥中央部位的时候,由于一时性急没有想到的方面,现在十分清晰地呈现一个答案。这是一个错误的选择,只要桥的另一头派出两名杀手,沿着两边的人行道过来,怎么也躲不过。如果对方的指挥员不想到这一点,绝对是世界上最大的傻瓜。

他停下步不再往前跑,两头顾望,就如同人生在重要时候犯一次错,任何办法都无法弥补。而现在就犯了这样的错误。桥面上行人很少,车辆一辆接一辆来往疾驶过桥。左右顾望,然后快速往下瞧视,有一辆警车往他跑来的方向驶来,正好有一艘游艇即将驶临桥下通过。立即使艾力克联想到不久前从杂志上看到的那篇短篇小说《节日来临》的内容。他跑往大桥的桥栏边,朝下探望,没有书中描绘距水面的高度,但是跳下去同样具备着危险。更可悲的是警车竟在面前人行道旁停下。车内的警察下车来,注视着陌生人,揣测桥栏边之人的意图,果然如预料,此人试图翻越齐肩高的栅栏。快速拨出枪的同时,恶狠狠地发去话语。

“先生!你有一个问题需要回答。”

“我没有任何需要去立即支付的账单。”同时,心中在焦急地念道,快一点。往桥下通过的那艘游艇上有一个游泳池,但愿能够准确地跳到里面去。

“这并不理智,悠作点伙计!请听我说。”警察试图想靠近。

“每一个人都有自己的选择,难道不对吗?虽然其性质是多样性的,但是我认为应当尊重别人的选择,有些事物从表面上来看,也许是大错而特错,然而,有一点我现在免费地告诉你,最终有可能是对的,警察先生!”

“生活是一件极其困难的事情,这我知道,我们每一个人都知道,于是我们每一个人都得去正确地面对它,先生!”

“并且也可以这样说,它同样还是一场游戏,不对吗?警官先生!”

警察立即明白过来,“你没有权力这么做,先生!是的,你没有这份权力,没有任何人给你权力去结束纳税义务,听我说,先生!悠着点,我们谈谈,现在你已经触犯了法律。”

“去你妈的权力教条,再见,警察先生!”艾力克斯纵身往桥下跳去。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