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958/



“委员长阁下,”安平说道,“实际上我是不负责埃里克森先生的生意的,前段时间实在是不得已,并且埃里克森先生马上在南京建立自己的公司代理处,到时候会有人按照政府的要求解除政府,谈关于生意的事情。我个人其实是站在一个华人的身份上提一些可能会对国民政府有利的建议而已。听不听和做不做的权利完全在阁下和国民政府的手上,鄙人是不敢毫无道理的妄言国是的。”

蒋先生看向陈布雷先生的眼光里面充满了迷惑的神情,但是出于礼貌,他还是愿意听听安平先生的建议。

“就上海的战事而言我就已经发现,国军在同等单位的火力上远远逊色于日军,”安平挣扎了一下,还是决定实话实说,“日方的火炮和掷弹筒完全压制了国军的火力发挥,不是自我吹嘘,如果国军没有我们慎昌的炮火支持的话,绝对不可能维持这样子的战果。但是也看到了,即使是实现德械化的样板师八十七,八十八师在火力上面也远远逊色于日军,虽然看起来,双方人数损失上面差的不是太多。但是上海城内地势环境特殊,巷战上面往往取决于勇气,一旦在山野平原的开阔地带打野仗的话,我军三五个军也未必能够挡得住敌方一个师团,所以必须对国军进行整训,加强装备,加强战斗力。”

虽然脸色不好看,但是蒋委员长还是点了点头,说道,“这些我们已经在做了,德国顾问也已经开始整训军队了,准备整编四十八个军,九十六个师,同时全面德械化。”刚刚说完他就知道自己好像把机密说出来了,一脸尴尬。

“这些事我帮不上忙的,”安平摇了摇头,“埃里克森先生帮我找了不少美国军人,但是大多都是一些空军飞行员和武器专家,所以我在意的是,委员长阁下的兵器制造和储备情况怎么样。就目前中国的工业情况来看,满足战斗需要的武器还不能够自给自足,不知道委员长阁下以为,一旦日中两国开战,日方凭借自己的海军优势封锁所有中国对外贸易,到时候外面的武器运不进来,自产的武器不够用,面对这种情况,委员长应该怎么办?毕竟现在连剿共的武器都要外国进口,此次上海战事中央政府补充前前线部队的的枪弹数就达到了两千万发,手榴弹近二十万颗,炮弹近十万发,不知道这样子的战斗,政府的军火库能够支持几次?”

对于安平知道这些数据,蒋委员长一点都不惊讶,毕竟戴总管的报告上面提到过安平曾在十九路军中负责过后勤装备的事情,但是安平所提的事情又确实是一个问题,政府不敢对日开战的原因很大程度上也是因为政府在军火上面准备得不够,全国的几大兵工厂造出来的军火还不够打内战,考虑到和日本开战极有可能出现安平所说的情况,蒋公马上神色严肃的思考起来,但是脸面话还是要说,“这个德国方面已经答应帮组我们建立军工体系了,这个还是要一段时间,所以才要和日本和谈……”

“不知道以中国的工业基础,能够和日本相抗衡要到什么时候?”安平毫不客气的问道,“现在东三省已经是日本的了,东北的煤矿和铁矿也变成日本的了,要凭借中国自身的发展到能够装备全面更新,或者说是买到全面更新的装备,并且以后还能够独立支持作战到不被打垮,不知道要多少年,而且,最重要的是,日本会不会也等到那个时候。”

蒋先生沉默了下来,对于很多年没有听到这么尖刻的话的他来说,这还是有点新鲜的事情,但是安平所说的话有句句在理,尤其是这句,“最怕的就是委员长在江西剿共的时候,日军来进犯,到时候就是两线作战,不知道委员长怎么办?”

一听到这句话,委员长阁下马上站了起来,气呼呼的走到了门口又走了回来,口中叫道,“怎么办,怎么把,你说我怎么办?不安内怎么攘外?”

“但是日本人不会等您安好了内才来打你的。”安平不理会自己身边急得满头大汗的陈布雷先生继续说道,“虽然这样子说有点不太好,但是埃里克森先生还是委托我向委员长阁下表示了一下他的善意,他愿意帮助国民政府建立起若干美式装备的生产线。”

“什么?”蒋先生马上坐了下来,“埃里克森先生有什么要求吗?”张治中的报告上面也提到了慎昌洋行提供的美式装备,并且大大赞扬了一番,虽然国民政府已经倾向于德国的毛瑟步枪,但是美国的大炮他们还是喜欢的,特别是守在吴淞炮台上面的那几门,如果拿来防卫京城,那就再好不过了。

“主要是火炮和炮弹,还有就是机枪和一些其他的装备,”安平心领神会的解释道,“美国现在是大萧条时期,所以埃里克森先生想在远东地区建立起一家兵工厂,同时实验一些新式装备,以便于公司的设计者们积累经验。对于埃里克森先生来说,远东的市场大概就是他所要求的,埃里克森先生愿意在遵守民国的法纪之下和政府合作。”

“是吗?”蒋先生沉吟起来,不知道在想什么。

“委员长先生,”安平整容说道,“我是极愿意为国家出一份力的,现在国家的局面看了就让人心痛,我个人对于国家的财政有点粗浅的看法,希望能够得到委员长阁下的指正。当然说起来还是有私心的,但是政府财政好转,无论是对于军备准备还是对于国家长远的发展,都是好的。”说着从自己怀里面掏出了一份卷起来的报告,封面上写着几个大字《关于特种矿产国家统营的计划和方法》。

蒋先生莫名其妙的接了过来,稍稍看了一下,马上就被报告上面分析的数字吓到了,抬起头来对着陈布雷叫道,“去请子文过来。”

陈布雷站了起来,看了安平一眼,匆匆走了出去。安平走到委员长身边给他解释道,“最重要的矿产是乌砂矿,这个矿产只产于我国,葡萄牙……”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