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958/



虽然在见蒋委员长之前,安平还是充满了期待的说,毕竟这位先生是二十世纪前半期中国不说是最伟大起码是最重要的人物之一,所以多多少少对于他的王霸之气充满了期待。但是实际上见了面才发现也不过如此。蒋先生大约是国事劳累的缘故,非常的消瘦,但是两只眼睛炯炯有神,举止干练得体。但是安先生出于自身的立场而言,不敢对于这位先生抱有太大的恭敬和崇拜,实际上能让安平先生崇拜的政治人物并不算多,中国这段时间的人物勉强能够上榜的也就一两位,但是这位蒋先生是不在其中的,这个的原因多少可以用成王败寇这个简单的词语来解释。

对于安先生的拜访,委员长先生显得很热情,这不仅仅表现在委员长先生在接见了戴总管之后就马上接见了了安平,还在于蒋委员长在侍卫领安平进了自己的办公室之后马上站起来向安平伸出了手与他握手。蒋委员长原本以为安先生会受宠若惊,但是安先生很有礼貌,很客气地和蒋先生握了手,同时在沙发上面坐了下来。这种荣辱不惊的态度让蒋先生对于他的评价大大的提高了。但是这个样子,站在蒋先生后面的陈布雷就有点尴尬了,蒋先生马上请陈先生坐在了安平先生的身边,方便交流。

“安平先生,”蒋先生用一口浙江乡音说道,“上海的战事还要多多感谢安先生的支持,我知道没有安先生的帮助,第五军和十九路军是打不出来这样子的成绩的,虽然现在休战了,但是以后说不定还有很多借用安先生的地方。”蒋先生一开口就直接开门见山的说道,“哦,还没有请教安先生祖籍是哪里的啊?”

“对于委员长阁下的夸奖,我深感荣幸!”安平略略欠了一下身子,“我祖上是四川人,早年移民欧洲,流落于德国,法国,最后到了瑞典,一年前父母去世,我和几个朋友就回到中国看看,为国家效力是华夏子孙义不容辞的责任。何况我也算是帮助埃里克森先生拓展业务,算是公私两便了。”

“阁下有这等爱国之心,实在是难得难得,”蒋先生微笑着额首说道,“安先生前段时间写的东西本人也有幸拜读过了,果然是老成谋国之言,真是英雄出少年啊。国家正式危急存亡之际,但是军阀们还为保存自己的实力做些蝇营狗苟的事情,导致国事糜烂如此,共党之祸愈演愈烈,中正身在中枢,为了挽救国家危亡,实在是殚精竭虑,但是还是有一批小人,不知道战事的厉害,中日一旦开战,便是亡国灭种之祸,书生意气之言,实在是令人激愤,但是偏偏党国内部,还有不少人不明真相,不懂大局,屡屡破坏政府计划,真是……”委员长正在说着,突然想起安平也是积极帮助上海战事的一员,想起来自己有点激动,害怕面子上不好看,便停了下来,看向了陈布雷。

陈布雷马上体贴地说道,“委员长也是担心国事,现在有不少年轻学生被留言煽动闹事,一门心思的想和日本人打仗,哪里知道政府的苦楚,安先生有这样的眼光,这样的心思,实在是了不起啊!”

“委员长阁下,”安平端起杯子在手上说道,“恕我直言,即使是再不想打仗,也是要做好准备的。以国军目前的实力,和日本人打起来,不说亡国,肯定是要丢掉半壁江山的,这半壁江山和有可能就是华北,华东,华南,华中这些富庶之地,中国失去了这些地方,不知道还有没有信心打败日本人的侵略?”

蒋先生面子上有点挂不住了,安平说的这些地方,最重要的就是他的地盘,江苏和浙江,这也是民国经济最发达的地方,江浙财团是蒋先生统治的重要支柱,代表了大地主,大资产阶级的利益。蒋先生从喉咙里面发出了冷哼,表示了一下他的不满,陈布雷先是呆了一下,料不到安平一开口就是这么严重的话题,于是含含糊糊地插话道,“这个不是马上就要和日本和谈了吗?现在主要是安内,然后再全力攘外。”

“蒋先生,”安平放下杯子,很礼貌地说道,“我因为是在外国长大的,所以说话比较直接,希望您能够原谅我的鲁莽。”

蒋先生点了点头,说道,“年轻人嘛!关心国事也是好的。”大大的展现了一下他偶尔需要展现的胸襟。

“所以,”安平接着说道,“我接下来说的希望您能够更加原谅我,说实话,我也很不希望和日本人打仗,但是现在的情况很复杂也很危险,日本已经占领了东北,而且我们已经和他们在上海打了一仗了,我不知道政府内部有多少强硬的反日分子,但是很明显,民间的反日情绪已经很高涨了,不知道什么时候会沸腾起来。日本一年不到的时间里面,这两个方向上面作战,而且兵力投入数十万。一方面固是因为狼子野心难抑,另一方面也反映出他们受经融危机的影响不轻,急需对外扩张转移视线和赢取利益。目前这个样子还是能够忍的,但是伪满洲国已经建立起来了,日本下一个目标就是热河,占领了热河下一个目标就是华北,到时候委员长就是想忍恐怕也忍不下去了吧,何况华北地势平阔,利于日本机械化部队的行进。古之得天下者必取中原。委员长能够指望张学L拿他的东北军死拼吗?到时候全国民怨沸腾,恐怕党内也不安宁呢!”

陈布雷在旁边听得一身冷汗,蒋先生皱着眉头说道,“你难道也要让我停止内战,一致对外?”

“这不关我的事,”安平摇了摇头说道,“虽然剿共对于练兵一点好处都没有,中共不仅作战方式和日本不同,装备上面也是大大的有差异,即使对中共战绩优秀的国军对上日本人的军队,恐怕也是败多胜少。”

听到安平这个样子说话,蒋先生脸色连续变了几下,最后还是忍住了没有发火,妈的,难道抱怨说自己剿共不利不是因为国军无能而是因为共匪太狡猾,或者说是因为自己派去的军阀都保存实力的缘故吗?蒋先生深信,剿共不利不是自己的错,都是下面的人不为党国效力的缘故,要是军阀都听话的话,十个朱毛也早都被剿干净了。

“我来的意思是希望政府能够加快整军步伐,不管战事如何,起码在三到五年之内,把中央军的战力装备提高到和日军相当的地步。”安平说道,“虽然这个建议也有点私心,但是多多少少还是主要为了政府着想的,毕竟要做好和日本人打仗的准备啊!”

蒋先生的头顶马上亮了起来,“安先生,你是为了埃里克森先生的军火生意来的吗?”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