渐近自由 回到过去1931 第八十五章 战争的进程和安平的闲事(下)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958/



日本军队和中国军队在闸北,江湾,庙行,吴淞一线来回的拉扯,中国方面虽然占据着优势,但是人员伤亡没有补充,反观日本方面,反而逐渐增兵。一直打到二十号,日本还是没有突破中方的一线阵地,这和历史上大致相同,只是中方的损失小一点,日方的损失大一点,这一点就将近一万人。仗打到这个份上,白痴也看出来了日本没有能力,也没有心情向中国发动全面侵占,不然不会采取逐次增兵的战术。蒋委员长攘外必先安内的想法又冒了出来,电令上官云相停在镇江,戴岳的独立旅停在了杭州,同时共党的军队攻打赣州,牵制了支援上海的国军的调动,蒋委员长以此为借口,大肆抨击共党误国之甚有过于日本,全面停止了调动军队去上海的行动。

日本方面抽调第十一军团(约1.3万人)和第十四军团(约2万人)增援上海,派遣陆军大将白川义则任上海派遣军总司令。这家伙是日军换的第四任指挥官了。白川一到上海就先下命令让土原肥贤二想办法搞到中国军队的驻防图,弄清楚防守在各个方面的都是些什么军队和什么人,虽然日方已经得到了参战的中国军队的番号和配置情况,但是白川很不放心,因为他的士兵在前段时间的巷战里面吃了大亏,被一只手拿斧头,一只手拿盒子炮的斧头帮成员狠狠教训了一顿。庙行大捷虽然干掉了接近八千日本鬼子,其中有一半左右是在肉搏战中干掉的,把日本混成24旅团基本打残,但是十九路军方方面也损失惨重,伤亡也接近五千。随着日本的援兵陆续到达,日本在上海的兵力已经达到七万之众,二十九路军和后来到达的第五军,加上税务总团,兵力还不足五万,加上炮弹消耗过大,前期所拥有的的炮火优势已经渐渐不存在了。虽然如此,白川还是小心翼翼,准备摸清楚情况再动手。

面临这种形式,蒋光鼐,蔡廷锴,张治中都是一筹莫展,蒋委员长本来拟派六个师增援,但是现在六个师要么停在路上,要么被拉到江西剿共。安平安慰他们说,“没关系,仗打到这个份上,日本方面也打不下去了,估计等到东北方面的伪政权一建立,日方就会停战然后接受美英的调停和谈,十九路军和第五军都是党国的精锐,也要想办法留点种子。”

蔡廷锴当即拍了桌子说道,“我们本来打仗就是抱着必死的决心的,现在伤亡虽巨,但是面对日寇,绝对不后退一步,任由日本人占我土地。保存实力的话,还是不要说了。”

张治中和蒋光鼐都点头称是,同时脸上不免都有怒容。

安平暗自感叹了一下,暗道这就是知道了历史之后不爽的地方。便说道,“我没说要保存实力啊!我只是说要防止日本人为了挽回面子,对我们下重手,我们要是打了败仗,谈判桌上就硬不起来了,所以要想办法尽力阻拦日军的前进,我军酌情后退,布置好防线,层层抵御。日方到时候时间一到,迫于英美的压力也不可能再大打出手,而且很有可能恢复成一二八事变之前的状况,所以要好好布置。保存自己,消灭敌人,现在敌人势大,我方还在当前前线上面硬顶的话,很可能损失惨重而且也不能对敌造成伤亡。”

看了看几位都不说话,只是看着自己的大佬,安平又叹了一口气,“我军损失很大,补充了的太多是新兵,战力下降。日方又来了两个满员的精锐师团,所以要想办法拖一下,情报方面龙小姐和王先生已经做好了布置,接下来就没有我什么事了,让龙小姐好好帮帮你们吧。”说完就站了起来向司令部外面走去,让蒋光鼐,蔡廷锴,张治中几个人面面相觑。

这时候旁边的龙月凤暗自骂了一句脏话站出来说道,“不好意思,安平他有其他的事情忙,我最近探听到一个情报,是关于日本间谍的……”

川岛芳子小姐设计的绑架税务总团团长王赓并且抢夺军事地图的计划就完全被龙月凤小姐利用了,王赓先生在去美国领事馆出来之后被日本人团团围住,连人带地图一起被抢走,之后才被美国方面的人干涉从日本人手上放了出来。可惜日本人千辛万苦得到的偏偏是一张假的布防图,日军照着图进攻,结果吃了大亏。双方一直僵持到三月三号,十九路军和第五军(税务总团编入八十七师八十八师序列)鉴于伤亡过大,开始向南翔,嘉定,太仓一线撤退,同时前线部队继续抵抗,掩护主力后撤。当天下午日军占领了真如之后即宣布停火,接受谈判,实际上前线还是零零星星有些交火。但是安平已经不管这些事情了,打仗的事情已经算是完了,接下来的事情就由南京的外交部全权负责,安平要处理的是其他的事情。

三月一日的时候,就在十九路军准备放弃闸北阵地后撤的时候,安平带了从美国来的慎昌的新工作人员十几个人带着武器,赶到闸北的三乡旅馆,一脚踢开了门就走了进去。本来自从闸北开战之后闸北地区的老百姓就已经逃得差不多了,闸北已经空的不行了,但是此刻这个小旅馆的大堂子里面密密麻麻坐着不少人,起码有二三十个。大概是因为没有得到外面放哨的人的警告的缘故,里面的人显得有些慌乱,其实放哨的人已经被安平直接性打晕过去了。

“各位先生,大家好。”安平等到自己的人占领了房间的四角和楼梯等制高点,架上了捷克轻机枪之后清了清嗓子说道,“很抱歉打扰大家开会谈论怎么武装占领闸北赶跑日本人同时武装保护我们伟大的北方邻居苏维埃共和国,不过我要抱歉的是你们很有可能已经没有这个机会去实现这个梦想了。出于我的可爱的朋友的请求,她不能够允许各位做出侮辱你们所在党的名誉的事情,虽然这件事情最后有人背黑锅,但是毕竟是不光彩的事情对不对。你们应该好好的感谢我的朋友,出于仁慈,我只好准备抓住你们并且把你们交给当局,这样子你们下面的势力就不用担心被损坏。大家准备好为你们的希望而献生好了。”

虽然在机关枪的威胁之下,但是这些年轻的热血青年还是骂了起来,不少人甚至于跃跃欲试冲上来和安平带着的人近身搏斗,但是这样子的骚乱马上就被压制下去了,因为安平先生拿出手枪来连开了三枪,打碎了一个茶壶,打烂了两张桌子。安静之中,一个人站了出来,是安平在船上遇见过的郑光远郑先生。

他满头是汗的站了起来,拿起自己的围巾擦了擦自己的脑门,结结巴巴地说道,“安先生,这是误会,我们只是因为谈生意才聚在一起的,是谈生意。”

“是吗?郑先生?”安平白了他一眼,“我倒是希望你是在谈生意,是谈军火还是谈其他的也好,不过你们未免多于不自量力了,你以为就你那点拿了老套筒和汉阳造的民兵就可以挡住日本人和十九路军吗?对于你来讲我只想说你在政治和军事上面都不合格,连带着您的最高上级也一样,希望王先生和博先生能够好好干,最好是把自己的那点家底早点败光!”

看到对方对自己这方的情报这么了解,郑光远喃喃的什么话也说不出来,下面倒是有不怕死的人大声说道,“十九路军的抗日完全是为了欺骗民众,是骗取‘民族英雄’的荣衔和民众捐款,是反动的和反革命的‘抗日军阀’。要把这些军阀武装变成民众武装,杀掉那些反动长官。武装拥护苏联,反对世界大战……”

安平看了一眼脸色已经发白,转过头去狠狠看着自己手下的郑光远,不禁一笑说道,“郑先生还坚持说你们是在谈生意吗?”

郑光远低下头去,不让安平看到自己眼里的悔恨。

安平又笑着说道,“没关系,如果你说一句那位名字意思为钢铁的先生的一句坏话,比如说说他是一个残忍的独裁者的话,我可以考虑放了你,你也可以马上去通知你的下级取消那个该死的不切合实际的计划,你看怎么样?”

这一番话一说出来,整个房间的二三十号人马上用一种狠毒的眼神看向了安平,那位郑光远先生也是咬牙切齿的看着安平,同时汗不停地往下流。

“开玩笑的,先生们。”安平挥了挥手,毫不在意地说道,“实际上你们的人已经不可能有机会发动这个什么该死的计划了,你们的人我都知道,他们现在都被收了枪调到后勤去煮饭送粮食去了,虽然你们现在不知道,但是你们以后会感谢我的。”

说完安平挥了挥手,他带来的那些人都掏出防毒面具来戴上,同时安平掏出了一个类似于手榴弹的东西丢在了旅馆大厅的中间,那东西呼呼地冒出白烟,郑光远的人虽然害怕着大喊大叫但是还是一个个地倒了下去,等他们醒来的时候,他们已经在法租界的一间废弃的仓库里面了,虽然是仓库,但是所幸并不是党国的牢房,这使那些坚定于革命的理想分子份外的不解。

“为什么要杀他们或者是把他们送给党国杀呢?”安平自言自语道,“这种人还是交给他们党内自己人去解决比较好,我是向来不干涉什么党的内政的。”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

新闻阅读排行

热门图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