脊梁 第一季 烽火九州 第一百三十一节 八小时占领新疆!(1)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602/

(昨天太忙了,实在是没有时间,太子向大家道歉了,最近一段时间国家正在对各个大学进行评估,于是太子不得不承担起导师的许多工作,先更新几天,如果过一段时间不能及时更新的话大家不要介意,09年的头两个月肯定是要少的,每周一章吧,忙过了这一段太子一定爆发!)

民国二十九年六月三十一日 新疆省

银装素裹的天山,横贯在富饶美丽的新疆。自古以来,我国各兄弟民族劳动、生活在天山两侧辽阔的土地上,共同创造着光辉灿烂的文明,为伟大祖国的西北边陲,增添了无限的壮美。

然而自从民国二十二年盛世才利用“四一二”政变(不是1927年蒋介石的反革命政变!),趁机夺取新疆军政大权后,美丽的新疆便在这个土皇帝的淫威统治下,日益沦为各民族同胞的地狱。他横征暴敛,疯狂的掠夺公私财物;他阴险残酷,大肆屠戮各族人民;他妄自尊大,公然自称“伟大领袖”,并在一切公众的集会上欣然的接受“万岁”的欢呼;他两面三刀,忽而联共,忽而投蒋,把自己蓄着八字胡的照片与毛主席、蒋介石的照片并列,诡称是“毛主席的伟大战友”和“蒋委员长的亲密战友”,俨然以国共以外的第三位领袖自居,与此同时,则既杀共产党,也杀国民党,而种种反复无常、毒辣阴狠的手段,只为实现一个目标:那就是始终保持他在新疆的绝对控制。

盛世才,字晋庸,辽宁开原人,1895年生。民国四年毕业于上海吴淞中国公学政治经济科,后来又先后在云南、东北两地的讲武堂学习,据说后来又被东北当局保送到日本的陆军大学深造,但是对于这一点笔者一直十分的困惑,一个受过完整的军事教育人为什么回到了后来那样的堕落呢?民国十六年,盛世才毕业回国,供职南京国民政府军事委员会参谋本部。民国十九年去新疆,迭任新疆边防督办公署上校参谋、少将参谋长、中将参谋长兼东路“剿匪”总指挥,廿二年通过兵变上台,以后任新疆边防督办、新疆省政府主席、国民党中央训练团新疆分团团长、中央军校第九分校主任、第八战区副司令长官等职,廿五年加陆军上将衔,是国民党第五届中央监察委员。

迪化市 盛世才官邸

“新疆王”盛世才此刻正在自己官邸的客厅中会见一位十分重要的客人,在宾主尽欢的时候却没有人意识到正是这次谈判将彻底的葬送在场的每一个人的性命。

“晋庸兄,我一直就听说新疆的姑娘漂亮,可是万万没有想到新疆的姑娘会这样的漂亮啊!支那真是人杰地灵啊!”一个四十岁左右的留着卫生胡的男人一边把玩着怀中几乎全裸的两个维吾尔族少女一边说道。

“赤木君,真的没有想到啊,你还是和当年一样的喜欢女人啊!你记不记得我们当年在军校的时候一起偷偷的跑到校长家里的事情?”盛世才看着对面的中年人十分肆虐的玩弄着自己的侍妾心中却有一种莫名的快感,心思不由得飞到了十几年前的日本,当初自己在自己的同学赤木川的引导下结识了自己的校长夫人,由于校长的年纪过大,那个时候大约已经有六十多岁了,而校长的夫人却还没有到四十岁,于是两个年轻力壮的小伙子便理所当然的肩负起替自己的校长爱护夫人的责任,几年下来这个快到四十岁了的老女人居然又给他们的校长又添了个儿子,看着老将军欢喜的样子两个年轻人和那位母亲自然是心知肚明。

“晋庸兄,你还记得那个时候的事情啊,真是没有想到啊,不过有的事情你绝对不会知道的。”撤下旁边少女身上的纱衣,赤木的嘴便开始在少女的身上游走,一边大力的蹂躏着少女一边诡异的说道。

“赤木君,什么事情搞得这样的神秘呢?”看到对面的三人已经赤条条的投入了混战,盛世才的下身也传来一阵阵的燥热,于是盛世才也撤下自己身上的衣服,拉过身旁的一个少女就把少女的头按在了自己的两股之间,少女熟练的舌功很快的让盛世才缓解了激动的情绪。

“晋庸兄,大概你没有见过校长夫人生下的那个男孩吧,那个时候你不就一直和我争论那个孩子像谁吗?啊、花姑娘,夹一下!用力的夹!”

“赤木君,这样说来你已经有了答案了?”看到对面的赤木川三人的样子盛世才忍不住地按了按股间少女的头部。

“晋庸兄,告诉您吧,那个孩子已经是几岁了,就我看来是越来越像你了,多亏咱们的校长已经中风了,不然的话我敢打赌他会亲自指挥部队到中国来找你算账的!巴嘎!快一点!快一点!快一点!”赤木对于面前少女熟练的功夫显然十分的享受。

“赤木君,这样说来后来你又去过校长的家里了?怎么样,和师母一起的感觉一定不同于何普通的女孩子吧?我记得当年咱们两个加上师母的大儿子都险些不能满足那只老母狗啊!”盛世才一想起当年三个男人在自己的校长的卧房里一起和校长的夫人淫乱的场景便感到十分的怀念,熟女的感觉是绝对不同的。

“晋庸兄,这次你又错了,你还记得菜菜子吗?就是校长家的小女儿?你的,过来,推我的屁股!快快的!”赤木川想到熟女的诱惑心中的激动自是难以抑制,看到不远处一个打扫卫生的四十岁左右的老女人便将之叫了过来加入了战团。

“赤木君,我怎么不记得,不过当年她太小了印象不是十分的深刻,怎么,赤木君,你不是连一个小姑娘都有兴趣吧?”

“一一埃(日语:不对),晋庸兄,你还是老眼光啊,你不知道吧,如今小姑娘已经出落成大姑娘了啊!”

“这么说来,赤木君的经验一定十分的丰富了?”

“晋庸兄,你是绝对想不到那个小骚提子比她妈妈都要骚,你走后的第二年,刚刚十三岁的就和那只老母狗一起陪我玩了,特别是小姑娘的下边实在是紧啊,绝对的一级棒,但是最奇怪的就是小女孩已经不是处女了,后来我才知道原来在咱们在的时候小姑娘就已经和他哥哥作过了。”

“哈哈哈哈——,赤木君,真是没有想到你也是一个重情重义的人啊!这么多年居然还想着那只老母狗啊!”

“晋庸兄,话不要这么说嘛,不管怎么说人家总算是给你生了一个儿子不是,不要这么绝情嘛!”

“儿子?赤木兄,你可真会开玩笑,那不会是那只老母狗跟自己的儿子生出来的儿子吧?”

“哈哈哈哈——,晋庸兄,你可真是有想象了,不过话说过来如果不是才华横溢的话你也不会这么顺利的坐上一方诸侯的宝座啊!”

“赤木君,我听说你也不错嘛,现在已经是少将了吧?相信你一定会大有前途的!一定会的!”

“晋庸兄,小弟怎么敢和您比呢,手握重兵的封疆大吏,说得不好听一点的话你就是这新疆的‘土皇帝’啊!不过我希望晋庸兄不要忘记一点——你除了是中国的封疆大吏‘土皇帝’之外还是我们大日本帝国黑龙会的成员,现在帝国需要你为帝国效力的时候我希望你不要推辞!”作为一个历史悠久的组织,黑龙会的影响绝对不限于日本本土,在中国、东南亚、南亚、甚至是在中东地区都有他们的影子,当年许多曾在日本“留学”的青年也就在所难免的成为黑龙会拉拢的对象了,盛世才就是那少数经不起诱惑的堕落者之一。

“赤木君,如果是作为朋友来到我这里的话我可以保证你绝对会受到最好的招待,只要是我有的,女人、金钱、权力都可以分享,但是如果说赤木君非要说一些我不知道的事情的话我就只有送客了!”对于自己曾经加入黑龙会的事情盛世才自然是记得,但是在这样的大局势下盛世才是万万不想做叛国贼的。

“晋庸兄,你的心情我是十分的理解的,现在贵国的军队从表面看来似乎在各个战场上都占据着主动的地位,甚至在未来的几年内彻底的反击我军也是很有可能的,这样的情况下如果是换作我也是绝对的不会承认和帝国的特务机关有牵连的,但是晋庸兄,难道你就不怕我们把你在日本留学期间加入黑龙会的事情公之于众吗?”赤木川略带威胁的说道。

“哈哈哈哈——,赤木君,你未免太天真了,这里是中国,中国!一个绝对的权力至上的国度,在这片土地上有谁会相信他们征服的高级官员会是敌国的间谍呢?更何况在你们国家留学过的官员这样的多你大可以说他们都参加过你们黑龙会,你以为会有人愿意相信你们吗?”毕竟是经历过大风大浪的人,在威胁面前盛世才依旧十分的从容,甚至不忘在胯下的美女的头上轻轻的弹一下。

“晋庸兄,你未免太小看我们大日本敌国的情报机关了,你以为我们会为了一个没有实际价值的人付出这么多的代价吗?你看看,这里边的是什么?”说罢赤木川将一个牛皮纸袋掷给了对面的盛世才。

盛世才似乎感到了情势不是很对头,连忙撇下胯下的女人,从地上捡起牛皮纸袋看了一看,不看不要紧,这一看盛世才的脸便被吓得煞白,“这个,这个,你们到底想要什么?”原来这个牛皮纸袋的里边装的不是别的,正是当年盛世才参加黑龙会的时候签字画押的效忠书的抄件和大量盛世才在日本生活的照片,这些照片涉及到盛世才在日本生活的方方面面的劣迹,不管是哪一方面的泄漏出去对于盛世才来说都将是一个致命的打击。

“晋庸兄,你这是干什么啊?是不是身体不舒服啊?我这次带来了日本国最新生产的‘海洛因’,你是不是也来一点啊?”看着刚才还趾高气扬老同学一连的委屈赤木川的心中感到了无比的畅快。

“赤木君,不要卖关子,算是你们赢了一局,但是你绝对不要幻想着我会傻到为了区区一张废纸就去做根本不可能的独立梦,你要知道,在现在的结局下,我的处境在你们任何一方的面前都是十分的尴尬的!”盛世才说得可不是假话,盛世才是有野心的人,但是盛世才绝对不是傻子,自己手下的部队维持新疆的局面都有些勉强,这种情况下如果跟着日本人一起玩的话肯定就只有死路一条!

“晋庸兄,你怎么这样说话呢?你是大日本帝国培养出来的高级军事人才,在未来的大东亚共荣圈的建设中势必会有更大的贡献,我们怎么舍得让你损失掉呢?我们只是有一件小事情需要晋庸兄出手相助,不知道晋庸兄是不是愿意帮助我们呢?对了,既然说好了帮忙,帝国和军部就绝对不会让晋庸兄白帮忙的,这是阿部首相让我务必亲手交给你的!”赤木川随手将一张支票递给了盛世才。

盛世才只是略略的扫了一眼手中的支票就不想再离开那支票了,日本普满银行的现金本票,整整两百万日元,要知道在这个时代的新疆,两百万日元绝对够盛世才再拉起三四个师的队伍的,“出木君,有什么话你就直说嘛,咱们之间有什么事情是不可以商量的嘛!”(金钱的力量永远是伟大的,尤其是在今天的高校,虽然太子也是要做老师的人,但是太子还是要说,现在的大学老师——真他妈的什么人都有!)

“晋庸兄,你放心,大日本帝国只是希望你可以在最短的时间之内关闭塔城的军用机场,塔城军用机场的运作对于帝国来说是一个很大的威胁!”双方磨了几十分钟终于切入了正题。

在新疆的地界里如果简简单单的只是关闭一座机场的话盛世才一定会毫不犹豫地答应赤木川的,可是这次却不同,“塔城机场”是什么地方?天啊!盛世才不由得有些犹豫,“赤木君,作为一名优秀的谍报人员,我相信你对于中国人的认识一定是深刻的,我想问一个问题,你认为在今时今日的中国,武太行的影响力可以排在第几?”盛世才没有直接回答赤木川的问题而是将话题转了一个方向。

“晋庸兄,你的意思我明白,你是不想因为我们的原因得罪这个目前最有号召力的武太行将军吧?其实你大可不必担心,塔城机场虽然名义上是一个民用机场,但是我们大日本帝国几乎可以肯定武太行一直在利用这座机场从欧洲进口精密设备和武器,晋庸兄大义在手还怕什么舆论不成,再说了,武太行的机场每天都有犹太人入境,你想抓几个‘间谍’或者是‘偷渡者’还不是一件十分容易的事情嘛!”

“赤木君,我实在是搞不明白,德国人不是你们日本的盟友吗?既然德国人和国民政府之间的运输都被切断了,为什么就单单切断不了一条空中运输线呢?”盛世才自然是不希望机场被关闭,这样的话自己不但不会得罪武太行,每个月还会意外的获得一些诸如药品、武器、奢侈品之类的好处,万一得罪了武太行盛世才可不敢保证这个武太行不会和自己拼命,一想到武太行手下那几十万每每将日本人赶得到处跑的军队盛世才就感到十分的害怕。

“晋庸兄,你是知道的,武太行对于塔城机场的定位是民用机场,而且主要经营的是客运(这是事实,在欧洲的犹太人之中一张汉莎航空公司和陕甘宁边区政府联合发售的前往延安的机票已经涨到了壹万帝国马克一张。),再加上汉莎航空的后台老板的强力支持,我们根本就无法通过外交途径迫使德国人关闭这条航线,因此敌国政府十分迫切的希望晋庸兄可以帮助我们关闭这座机场。”

“赤木君,你要知道,这可不是一件轻松的事情,即便是武太行的主力部队不进入新疆他在塔城机场的五千多地精锐部队可不是白吃饭的啊!”一想到自己到塔城机场视察的时候看到的一水儿的自动武器的保卫部队盛世才就感到头皮发麻,让他那些一个连都未必有一挺机枪的部队和每个班都有一挺机枪和大量P—18的部队是跟本不可能的!

“晋庸兄,这个你不必担心,共产党八路军不是一直都在标榜他们所谓的‘抗日民族统一战线’嘛,他们绝对不会对于你先开火的,你只需要将机场包围了就好了,没有物资补给的机场和武太行的军队要不了多久就会投降的,大不了你以有叛徒破坏的名义炸了机场后再以误会为名将人员交还武太行嘛!”

“这个——”盛世才又看了看依然撰在手中的支票。

“晋庸兄,做大事的人怎么可以如此的婆婆麻麻呢!”

“好!我干了!”盛世才终于下定决心要帮助日本人对付这条对于武太行至关重要的军用机场了。

——

谢谢您对于《脊梁》一如既往地支持,欲知后事如何,且听太子下回给你继续分解!

第一百三十二节 八小时占领新疆!(2) 正在写作,一定准时奉上!!!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

新闻阅读排行

热门图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