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958/

之前停战期间,日本方面就已经乘机收买汉奸,探听中国军队方面的军事布置等等,由于龙月凤和王亚樵合作无间,日方的谍报人员损失不少,相反,日方军队的一举一动都被中方得知,所以日军一进攻,就被准备充分的中国军队迎头痛击。安平又调了很大一批轻型的机关炮,迫击炮装备给十九路军,同时大量调配炮弹和换用的炮管,以保证十九路军的炮火优势,对日本方面形成压制。在城市里面打巷战,大炮简直就是毁灭性武器,加上前段时间停战期间,交战地带的老百姓已经搬迁一空,双方放起炮来一点顾忌都没有,慎昌洋行的不少武器专家也怀着一腔热血,免费指导起十九路军的炮兵来。所以由于十九路军的炮火优势陆地上面日军战绩微小,简直就是没有战绩,好几次冲锋都被十九路军打退了,自己的炮兵阵地又被压制。好不容易飞机来助阵,又被高射炮和高射机枪打走。日方的指挥官盐泽幸一一筹莫展。

上午十点,日方20余艘舰艇协助航空队进攻吴淞炮台,由于中方有了准备,提前将闸北的防务交给了一二零旅,翁照垣带着第五团增援吴淞炮台,同时带上了大量高射机枪和高射炮。何应钦拨上来的八十八师的高射炮连也早就赶到了吴淞炮台驻防,在强大的火力支援下,交战两个小时,日方被击沉三艘驱逐舰,击伤五艘,同时飞机被打下五架。这个成绩大大优于历史上面的成绩,同时吴淞炮台也只损失了两门大炮而已。

只要吴淞炮台不失,日军的军舰就不敢进入黄浦江支援陆战部队,所以对于这个方面,安平也是十分的上心,甚至于想办法搞到了几台美国美式155毫米的榴弹炮,这个东西美国刚刚有公司造出来,还是埃里克森收购的武器公司搞出来的,就马上直接送到上海慎昌的仓库放着了。这次被安平半卖半送给了十九路军,目的固然是为了打击日本人军舰的进攻,同时也是为了搜集数据,所以美国方面还派了两个武器专家到炮台上面去搜集数据,一旦有了好的结果就马上大量生产,向全世界卖。美国政府和美国驻上海领事馆也知道这件事情,但是就现在的情况而言,日本人吃亏对于他们的利益完全是有利的,所以就对这件事情不闻不问,同时私底下大开绿灯。现在是金融危机的时候,如果能够打开中国的市场,那么无论卖什么都是好的,日本人于是吃了一个大大的亏。

看到上海方面打得很热闹,得到了军火支援的十九路军打得有声有色,一扫九一八事变之后弥散在中国军队中间颓废的气息,整个国家的士气都为之一振,蒋委员长也开始上心了,上海市各国的重要的商埠,打得越凶,各国公使的调停也就越有利,何况长江中下游地区的富庶的省份都是他蒋某人的地盘,如果真的最后日本人打完十九路军出兵占了江苏,浙江这些富庶之地,对于自己是一个大大的威胁。于是当二月六号蒋委员长从洛阳飞回南京浦口接见中央陆军军官学校的教育总长张治中的时候,张治中主动请缨要带兵去上海支援十九路军。蒋先生一反平时大谈攘外必先安内的习惯,当即拍板决定由京沪和京杭上面的八十七,八十八两个教导师组成第五军,由张治中带队直接带去上海支援十九路军抗战。

当然,蒋委员长也听闻有外国洋行大量支援十九路军武器,而且听说武器的效果还很不错,蒋先生就命令张治中大量携带金条和银元,想办法多多购买十九路军购买的装备,测试性能,看看能不能也在中央军内部装备,至于那个洋行,也要拉拢,我们这边代表政府,既然你是爱国的洋行,那么便宜点武器给政府也是爱国的表现嘛!但是蒋先生心里面还是有顾虑,生怕十九路军接着这场战斗一下子成长起来尾大难掉,但是在十九路军屡次发电报说自己弹药消耗甚巨,人员伤亡惨重,同时哭穷要求拨发军饷之后,又感到有点心安,加上戴笠的情报部门也传来情报说十九路军损失确实惨重,不少地段都是用的民众义勇军充当防御,这样子就大大打消了蒋委员长的疑惑。想想十九路军还是在为自己守门户,于是大笔一挥,顺应自己小舅子宋子文的要求,把税警总团也调了上去,心想,妈的,拼光了最好!

“我不知道埃里克森先生在美国干了些什么事情,不过就现在的情况来看,他似乎干得不错的样子。”在十九路军司令部的一个角落里面,前来报告了日军面前动向的龙月凤对着安平悄声说道,“他居然把这种大军火装备都拉到上海来卖了,你们到底想干什么?”龙月凤一边说一边那眼睛瞪着安平。

“埃里克森先生和宫泽栩先生在美国干的相当的不坏,”安平看了看周围的人都在忙来忙去没有注意自己便随口说道,“实际上,他们在美国已经拥有了一家飞机制造公司,一家武器生产公司,一家农产品公司和一家汽车制造公司。除此之外他还有你能想到的二十世纪最有名的所有美国公司的股票,当然,托这个世界的福,连通用电器都才每股四元不到,发财对于我们来说根本不是梦想。”安平说着掏出一包爱美丽牌香烟,叼上了一支,以前在那个世界他可是不沾烟草的。“他们现在刚刚收购了一家石油公司,正准备进军中东去挖石油,另外埃里克森先生已经把他在美国收购的十万吨粮食送到了山东,韩主席很慷慨地出钱买下了这批粮食准备救济灾民,虽然去年是长江流域遭灾最严重,埃里克森先生和宫泽栩先生本着人道主义精神向国府表示愿意低价出售一批粮食帮助国府救灾,当然,也许现在蒋委员长和汪院长现在还没有时间理会这些事情,但是相信上海的战事一结束,马上他们就会发现我是多么的有用!”

“那么你想干什么?”龙月凤压低声音愤怒地说道,“帮助国民党反动政权吗?”

“不要这么说,小姐,”安平挥了挥手指,“在1945年以前我们可爱的国民政府是不能够倒台的,你要明白这一点,要知道后来的毛主席和周总理都知道要联蒋抗日,Sorry,是逼蒋抗日。”看到龙月凤脸色不善,安平马上改口道,“张学L最大的功劳就是帮助了你的党派,给了一个你们一个合法存在的名义,不然就他那种做派,恐怕也和阎锡山,韩复渠一样的名声,我指的是在后来的教科书上。”

“哼!”龙月凤狠狠哼了一下,知道安平的做法也是不得已的选择,毕竟这个时候不是支援自己党派的最好的时候,相反,反而是容易出乱子的时候。“你怎么对埃里克森先生在美国的事情那么清楚?”龙月凤想了想惊讶的问道。

“没什么理由,”安平摊了摊手,“你可以把它看成是一个计划的实现,或者是把我们看成是超人。”

龙月凤顿时没有话说了。

猜你感兴趣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