渐近自由 回到过去1931 第八十一章 一二九(下)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958/



由于十九路军准备充分,而且加上各个方面都补充了新式的大炮和机枪,一时间日本的攻击全面受挫,并且损失惨重。本来日军想从几个方面向上海的北站这个路上交通枢纽进攻,进而占领这个交通枢纽,从而控制住整个闸北的形式的。但是由于攻击受挫,和历史上比进攻北站的日军人数相对较少,同时由于马永贞的民团和上海商团以及宪兵的一个连驻扎在北站,所以日军一开始进攻北站就大大受挫,特别是在有了美式装备(M1903的数量不是太多,主要装备还是十九路军淘汰的旧步枪)的马永贞的民团的反击之下,加上第一五六旅第六团的增援,只用了一个小时,日军就被迫退向杨柳浦。

接下来六十师的一个团开进了闸北,在各个部队的配合之下,十九路军接着在北四川路,宝山路,京沪路,天通庵路,江湾路向日军发动了反击,日军连连退却,连日军陆战队的司令部也被占领。日本指挥官盐泽幸一羞愧得想自杀。安平对龙月凤说道,“何必呢,本来就不是什么专业人士,出来丢脸是一定的了,还口吐狂言说什么四小时占领闸北,完全是一个疯子嘛!”

龙月凤没有回话,她关心自己帮里面的兄弟的伤亡去了,虽然训练了很长一段时间,马永贞和徐焕生也指挥得很努力,但是还是有三个兄弟在和日本的交战中被打死,龙月凤对于这种事情还是有点不适应。十九路军的指挥部则是一片欢腾,这次打死了日本人起码在一千以上,二十九路军的伤亡加起来还不到两百,在九一八之后实在是一场鼓舞人心的大胜。

早在二十九号凌晨,十九路军的司令部就已经以蒋蔡戴三人的名义发出了告全国同胞的通电:“特急!暴日占我东三省,版图变色,国族垂亡。最近,更在上海杀人放火,浪人四出,极世界卑劣凶暴之举动,无所不至。而炮舰纷来,陆战队竟于二十八夜12时,在上海闸北登岸袭击,公然侵我防线,向我开火,业已接火。光鼐等分属军人,惟知正当防卫。捍患守土,是其天职,尺地寸草,不能放弃。为卫国守土而抵抗,虽牺牲至一卒一弹,绝不退缩,以丧失中华民国军人之人格。此物此志,质天日而昭世界。炎黄祖宗在天之灵,实式凭之。十九路总指挥蒋光鼐、十九军军长蔡廷锴、淞沪警备司令戴戟叩。”

消息一出,全国震动,一扫九一八之后的沉闷的气氛,举国的民族精神也为之一振,上海的各种义勇军和民团都组建了起来,随时支援十九路军抗日,龙月凤的部队被直接变成了民众义勇军第一团第一营,随后就交给了在上海的黄琪翔带领。龙月凤和安平因为身份特殊,被蒋蔡两人请到了十九路军的指挥部,当起了没有军衔的高级参谋。

而日军由于攻击受挫,为了接下来积聚兵力拖时间,通过英,法,美各国驻上海领事馆领事,提出停战要求。蒋光鼐和蔡廷锴虽然知道这是日军的缓兵之计,但是也为了自己调动兵力,配置兵力的缘故,答应了对方的请求,于当天晚上九点就地停战,停止了追击日军,当时闸北地区的非租界的地盘上面已经没有日军的存在了。

同时在安平的提示只下,蒋光鼐和蔡廷锴还是向南京政府发去了请求增援的电报,同时发电请求国母宋庆龄和何香凝全权操办华侨和国人向十九路军的捐款事宜。对于安平十分看重所谓的捐款,蒋光鼐和蔡廷锴非常无奈,但是又很佩服他想得周到,因为何应钦已经拖欠十九路军半年的军饷了,这次向安平买武器的钱有一部分是陈铭枢为了加强十九路军的实力自己出钱买的,有一部分还打着白条,无怪乎安平最关心的就是捐款的事情了。

为了洗刷国民政府之前在九一八事件上面不抵抗的污点,汪精卫提出了一面抵抗,一面交涉的对日方针。“军事上要抵抗,外交上要交涉……一面抵抗,一面交涉,同时并行。”二十九号,国民政府的外交部发布了中国国民政府外交部发表《对淞沪事变宣言》,表示将维护本国主权,对日军“继续予以抵抗”。日本政府也发表《关于上海事件帝国政府声明》,颠倒是非的声称是为保护日侨而增兵上海。

接下来,刚刚回到南京主持军事的即将上任的委员长的蒋先生为了挽救形象,也发表了《为一二·八事变告全国将士电》说道:东北事变,肇始迄今,中央为避免战祸,保全国脉起见,故不惜忍辱负重,保持和平,期以公理与正义,促倭寇之觉悟。不意我愈忍让,彼愈蛮横,沪案发生,对渠要求,且已茹痛接受,而倭寇仍悍然相逼,一再向我上海防军攻击,轰炸民房,掷弹街衢,同胞惨遭蹂躏,国亡即在目前,凡有血气,宁能再忍。我十九路军将士既起而为忠勇之自卫,我全军革命将士处此国亡种灭、患迫燃眉之时,皆应为国家争人格,为民族求生存,为革命尽责任,抱宁为玉碎,毋为瓦全之决心,以与此破坏和平、蔑弃信义之暴日相周旋。中正与诸同志久共患难,今身虽在野,犹愿与诸将士誓同生死,尽我天职,特本血诚,先行电告,务各淬砺奋发,敌忾同仇,勿作虚浮之豪气,保持牺牲之精神,枕戈待命,以救危亡。

2月1日,蒋介石在徐州主持召开了军事委员会会议,商讨对日作战问题。最后议决在全国划设4个防卫区:以张学L、蒋介石、何应钦、陈济棠分任第一(黄河以北)、第二(黄河以南、长江以北)、第三(江南及浙、闽)、第四(两广)防卫区司令长官,并电令川、湘、黔、豫、赣、鄂、陕各省出兵作总预备队。同时将京沪地区的军队作了部署调整:十九路军第61师将镇江的防务交予第87师,部队开上海大场镇附近;第88师主力集结苏州,为十九路军预备队,以1个团加强江阴要塞的防守力量。另外电令驻开封的炮兵第1旅拨野炮8门、重炮4门开驻蚌埠、滁县一带待命。完全做出了一旦日本继续入侵,就准备举全国之力奋力抵抗的姿态。

这时候安平则在十九路军指挥部里面和蒋光鼐,蔡廷锴,戴戟他们吹牛,说道,“现在日本国内根本没有做到全民战争动员,东京大地震和金融危机的危害还没有消除,他们又刚刚吞了东北没有消化,东北的民间抵抗力量不可小瞧,所以上海最多是一场局部战斗,等到日本把东北占完了,把政权扶植起来了,国联的过场走过了,日本人在上海的亏他们也就吃够了。全面战争根本不可能,所以现在我们要多占点便宜,打得日本人早点不想打坐下来谈判最好,不过不能指望南京政府能够和他们谈出什么好的条件来就是了。”

听到不会和日本全面战争,十九路军的高层明显松了一口气。

“但是,”安平说道,“虽然日本人现在吃了大亏,但是他们打仗的大多是侨民,不是正规军人,一旦日本人把正规军队派上来,我们的仗就不好打了,而且到时候日本人可以无限制地增兵,我们这边虽然现在政府做出了这个姿态,但是到时候战事不利,蒋委员长可不会派他的嫡系来替我们送死。”

十九路军的高层顿时一阵沉默,大家都跟着蒋先生打了好几年的仗了,自然知道这位先生对于其他派系的军队是一个什么态度。

“所以,”安平接着说道,“大家要不要多买一点枪和炮啊,还有子弹和炮弹,我现在可以赊账的,还可以打八折。”

龙月凤这时候的想法就是找个东西把安平敲晕过去。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