渐近自由 回到过去1931 第七十八章 愈演愈烈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958/



二十号凌晨两点多钟的时候,大约有七十几个日本浪人在一个宪兵大尉的带领下冲进了三友实业社毛巾厂,从火焚烧了厂房六间,但是厂房里面的纱布因为事先转移了,所以损失不大,不过捣毁了几台旧的织布机。这群人正在洋洋得意大肆破坏的时候一群黑衣人从他们后面包了过来,人人手持木棍,钢管,一言不发,上去对着日本人的脑袋就是一阵猛敲,个个身后了得,行动迅速。日本人措不及防之下,大大的吃亏,不少人只是一个照面就被打昏了过去。

带头的宪兵大尉一看势头不好,连忙带着人撤退,同时心里面疑惑怎么会有埋伏。看到日本人退走,黑衣人也不追赶,只是在后面大骂,“操你妈,敢来老子们斧头帮的地盘闹事,不想活了!”日本人刚刚从工厂里面退了出来结果就遇见了公共租界的巡捕,如果是华人巡捕也就算了,杀出去就是了,但是偏偏来的人里面夹杂着不少英租界的印度巡捕,扶着自己被打伤的同胞的日本人没什么战斗力了,最后还是田中隆吉咬着牙,带着接应的人从后面又冲出来才把人接应出来,但是还是不小心打伤了几个印度阿三和几个中国巡捕,同时日本人方面也被抓了几个人。天一亮,英国领事馆就像日本领事馆抗议日本侨民在公共租界的“不名誉的活动”影响到了大英帝国的利益。

日本人此时无暇理会英国人的愤怒,只是派了个二级秘书去表达了一下歉意,同时表示愿意为自己的国民出于义愤的行为买单,愿意为受伤的印度巡捕出医药费,同时请求将被捕的日本侨民保释。转过来,日本人又向上海政府提出严正抗议,自己的侨民在夜晚被中国黑社会偷袭,强烈要求中国上海政府赔偿医药费,约束黑社会行动,同时就日僧事件尽快表态。上海市长吴铁成此时已经焦头烂额,不断地向中央打电话,发电报请示。另一边,蒋光鼐和蔡廷锴不动声色地开始部署部队,同时打电报给六十师和六十一师,电令他们向上海靠拢,以便开战之后随时增援。

二十号下午,已经吃了亏得日本人还是不甘心,在虹口日本俱乐部召开日本居留民大会,要求日本领事馆对上海政府采用强硬手段,要求本国政府派遣更多军队保护侨民,会后还举行了六百多人参加的大游行。当这群游行队伍开始打砸中国商店,围殴巡捕的时候,街上突然出现大批身穿黑色短褂,手持斧头的一看就是帮派人士的人,这些人三五一群地站在一起,拦住了日本人前进的道路,叫喊着,“哪个王八蛋敢到我们斧头帮的地盘闹事?”

日本的侨民们在对方压倒性的气势下败下阵来,同时现场赶到了大批的中国的或者是国外的记者,有不少外国的巡捕为了保护这些记者赶了过来,日本人只好草草收场。

安平和龙月凤,以及王亚樵在对面街上的茶楼上面看到这一幕,感到非常的有趣。

“妈的,这些小日本这些天实在是太嚣张了,”王亚樵恨恨地骂道,“现在上海的帮派都不敢出头,只有我们斧头帮的出来给中国人争一口气了。”

“王大哥,”龙月凤在安平的示意下说道,“过几天可能打起来,到时候还要王大哥多多帮忙啊!”

王亚樵拍着胸口说道,“没有问题,我王亚樵也是一条汉子,日本人在北边动手占我们的地,杀我们的人,我早就想跟他们干上一场了。”

安平笑了笑说道,“王先生,那些盒子炮,我们已经送到您的兄弟那里了,到时候您多多帮忙,等仗打完了我们可以安排您和您的兄弟去香港,恐怕到时候政府方面会容不下你。”

“没关系,”王亚樵摆了摆手,“我是明白事理的人,为国家没得说的,南京的人要是敢来惹我,我叫他们没有好果子吃。”

安平看向龙月凤,很是无奈地耸了耸肩,摊了摊手。

----------------分割线--------------------

日本侨民的游行虽然虎头蛇尾,但是日本领事馆还是接着这次机会向上海市政府提出了五项要求:一上海市政府必须道歉;二赔偿被害者(包括二十日凌晨被中国黑帮袭击的日本侨民);三取缔一切抗日团体和活动;四搜捕抗日团体(明确提出了斧头帮的名字);五中国军队从上海地区撤退30华里。这份公告一发出,全国哗然,报纸评论纷纷议论这是屈辱条约,万万不可答应。这时候蒋先生出山,逼走孙科,拉拢汪兆铭让他做了行政院长,宋子文为副院长,对日强硬的外交部长陈友仁辞职,成立了以亲日派蒋作宾为首的外交委员会。汪兆铭电告上海市长吴铁成叫他接受日本人的条件,以求尽大可能地避免上海开战。

一月二十三日,蒋光鼐和蔡廷锴发布《告十九路军全体官兵通知书》,声明宁为玉碎不为瓦全,号召军民共同抗日,同时申明一旦日军进攻将奋起抵抗。态度比张学L去年的时候鲜明多了,全军士气上升,全国民众也士气鼓舞,又有不少报纸号召全国人民为十九路军捐款捐物,安平看到这些报纸感到很幸福。

但是蒋先生很不希望十九路军和日本开战,先是派张静江到上海来见蒋光鼐和蔡廷锴,要求他们为了党国大业力避冲突,结果被蔡廷锴断然拒绝。然后又指示军政部长何应钦和参谋总长朱培德电令十九路军不得冲突,同时派遣宪兵第六团到闸北接防。一心一意准备稳住日本人,保持和平,继续自己的剿共大业。

龙月凤在上海市政府答应日方条件的当天,也就是二十八号的时候,就去见蔡廷锴说根据情报日本人极有可能今天晚上动手,这也是日本人的惯例了,而且方向就是闸北。蔡廷锴将信将疑,但是还是电令翁照垣让他加强防卫,同时让龙月凤带着几门迫击炮过去加强火力。对于这段时间频频出现在自己指挥部,同时表现出巫术一样预测能力的龙小姐说的话,他还是很重视的。果然当天晚上日军的以海军第一外遣舰队司令盐泽信一少将的名义提出了更为无理的要求,要求闸北一带的中国军队撤防以及拆除敌对设施。同时日本的陆战队已经登陆准备进攻闸北。等到晚上十一点二十五分上海政府才收到日本的最后通牒,五分钟之后日军陆战队一小队在便衣的带领下,强占了与日本陆军司令部紧靠的中国军队的防区闸北天通庵车站,并向十九路军进攻,一二八事变正式爆发。

而带着兄弟守在商务印书馆附近的龙月凤作为预备队被放在了后面暂时保卫团部,安平打着哈欠问坐在旁边的龙月凤,“平射跑都装上去了吗?”

龙月凤肯定的点了点头,满脸的兴奋。马永贞和徐焕生坐在不远处,擦着自己的手枪,也是满脸的兴奋。他们手下的弟兄们也都睡不着,一脸兴奋地擦着枪,美国的产的M1903自动步枪现在人手一支,子弹每个人发了一百多发,安平看到这些装备那就是三个字:心痛啊!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