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958/



十九路军的准备工作做得很不错,本来不愿意拨重武器的何应钦在陈铭枢的特务委员会的威胁之下,准确点讲是蒋先生在特务委员会的威胁之下,不得不做出让步,将十九路军缺少的重装备补齐,蒋先生亲自到了上海拉拢汪兆铭先生之后,陈院长就做不成院长了,行政院长变成了孙科。

东北方面张学L根本就没把安平说的话听进去,锦州只比历史上多守了三天就彻底放弃了,带着自己的部队退到了热河,把那些民众组成的治安总队和义勇军放在后面阻击日本军队的前进,结果是他报告上面所说,“我军奋勇应敌,激战十昼夜之久,前仆后继,死伤蔽野。”他的参谋长荣臻也说,“我军损失极大,弹药无继,死亡约5000余名。”

当然,这些都是表面上的话,一旦承认自己为了保存实力出了错的话,难保不会被人民骂死。所以要死鸭子嘴硬坚决不承认说自己是错的,不然就完了。私底下张学L还是很后悔,起码锦州这个战略要地是不能丢的,现在他的部队就在日本人的眼皮子底下,所以他只好把热河丢给汤玉麟,自己带着部队回到了华北。离得日本人远远的,同时还要防备阎锡山,韩复渠和西北军挖他的墙角。现在全国人民走在骂他,连他的大哥蒋委员长都发电报来数落他不该连锦州都丢了。

张学L自己很苦闷,想起了安平说的话又感到很后悔,于是只有埋头于毒品和女人,东北军在华北人心涣散,加上何应钦,汪兆铭火上浇油,他现在的名声可是人人喊打的角色,不得不辞掉了全国海陆空三军副司令的职务。张学L多次在公开场合抱怨说国府没有下定决心和日本开战的准备和决心,自己抱着一隅之地实在是不能和日本开战。这时候他最后悔的就是当时没有留下安平一伙人,反而把对方放到了上海去了。

“怎么样,看见了没有?”安平站在离三友实业社正门不远的巷子里面看着不远处几个日本和尚在三友实业门口晃来晃去的。

“看见了,”龙月凤站在他的身边说道,“没想到能够被记录在历史上面的人是这么几个小角色,天崎启升是哪一个?”

“我怎么知道,这种马上就会挂掉的小角色记他的名字干什么?”安平笑着说道,“现场观看后来导致一二八事变的日僧事件就在自己的眼前发生,简直有点奇妙呢!”

“你不想办法阻止吗?”龙月凤说道。

“完全没有用的。”安平说道,“日军已经攻占了锦州,博仪已经到了东北了,日本既然已经准备在东北扶植伪政权,那么肯定要在上海搞事转移国际视线的,无论怎么说,这一仗都是不可避免的。”安平一边说一边拿眼看龙月凤,“你可不要因为你的小弟现在当兵了就不想打仗了!”

马永贞和徐焕生带队组成了的一个营被编进了龙月凤绞尽脑汁想出来的所谓的上海商务保护团,现在每天就是带着自己帮里面的弟兄在郊外练习打枪,当然这个团只是有个名号而已,其他两个营都是空壳子,挂在戴戟的淞沪警备司令部的下面,算是蒋总指挥和蔡军长给龙月凤的面子。

“当然不是,说实话,帮里面的弟兄倒是有不少有想当兵的打算,不过我倒还不想送他们上战场,这次抽调的两百来号人大多数都是自愿的,听说有可能和日本人打起来他们倒是兴奋得很,不过山东人嘛,也难怪。”龙月凤颇有感慨地说道。

“你手下的两员大将怎么想,但愿这几天给他们上的军事课没有白上。”安平皱了皱眉毛,“不过也不要担心,主力也不是我们,我们在闸北一带好好干就是了,你那边的布置怎么样?”

“都很好啊!”龙月凤说道,“向你交代的一样,药材,纱布什么的都囤积起来了,我也找了一些人教我帮里面的姐妹一些救助的常识,真的打起来的话,帮助应该还是挺大的。不过,你怎么想着把药材卖出去呢?直接捐给十九路军不好吗?我们现在又不缺钱。”

“错了!”安平看到一个和尚向三友实业的门里面扔石头,“我们现在很缺钱,国军德械化才刚刚开始,军队还没有整装,我目前的启动资金只有这么一点点,虽然说埃里克森和宫泽栩先生到美国去圈钱去了,但是等到他们拿钱来是什么时候的事情了,我们要做的事情还很多,所以钱这个东西能赚一点就赚一点,我在卖的时候是打折卖给他们的。而且你认为我如果免费送给他们他们会相信我是一个高尚的人,从而一点顾忌都没有的收下吗?”

“我会啊!为什么不收呢?”龙月凤笑吟吟地说道。

安平无可奈何的耸了耸肩,说道,“那几个和尚要跑了,跟上去吧。”

几个和尚跑到马玉山路的时候,跟着他们的三友实业的工人义勇军的人上去盘问他们,这时候,从另一个方向的一条小巷子里面钻出来一些打扮成工人模样的一群人,叫着打死小日本,便一哄而上,对着那几个日本僧人拳脚相加。这反而让那几个工人义勇军呆了下来。安平站在旁边看得津津有味,对龙月凤说道,“这些家伙不会是张啸林的手下出来赚外快的吧?”龙月凤狠狠瞪了他一眼。

看到打得差不多了,围上去的那伙工人一哄而散,安平看到一个像是头头的家伙向自己这边走过来,也不说话,上去就是一拳敲晕了这小子,然后拖到了巷子里面,在他身上摸出好几块大洋出来。安平觉得还不解恨,顺便踢了几脚,在龙月凤的惊诧的目光中说道,“妈的,敢到我们的地盘来搞风搞雨的,交过保护费没有?”

龙月凤顿时感到一阵恶寒。

----------------分割线--------------------

站在不远处观察事情进展的川岛芳子和日本驻上海领事馆武官田中隆吉看到事情已经如同计划中一样发生了,大感兴奋。很快警察就赶到了,在不少热心的日本侨民的围观和关心下,受伤的和尚被送到了医院,当天晚上就传来了有一个僧人重伤死亡的消息。

在田中隆吉的安排之下,首先是一月十九日下午,几千日本侨民在虹口日侨俱乐部集会,要求中国政府向日本侨民道歉,承办凶手,赔偿损失。同时间,十九路军在上海闸北当地帮派老大龙月凤的提醒下,敏感的察觉到这可能是日本人准备动手的前兆。主要原因是围殴的“工人”里面有一个人被红龙社抓了起来送到了十九路军的司令部,该人老老实实地交代说有人给他钱要他出来打指定的人,异常爽快,甚至于说出了找他的人带有日本口音和日本人特征这种话,所以十九号晚上,十九路军的驻上海的部队所有营级以上的军官都被集中起来开会。托龙月凤的福,安平也捞了一个位子听蒋总指挥和蔡军长发表了一段短小但是激情澎湃的演讲。最后大家决定说是下定决心和日本人死战,同时开始着手准备战前准备,这又比历史上面的准备提前了好几天。

也许是因为龙月凤这段时间的行为过于耀眼,蒋总指挥和蔡军长觉得很有必要好好用用这个闸北地区的地头蛇,便把马永贞和徐焕生的一个营调到闸北地区驻防,同时任命龙月凤为情报官,收集日军的动向情报。本来他们还想任命安平一个职务的,但是安平在会后和龙月凤一起见到蒋先生和蔡先生的时候,第一句话就是他现在手上还有一些大炮和机枪,问两位先生要不要,他可以在目前行情的最低价上面打九折出售。这让蒋先生和蔡先生哭笑不得,但是还是委派他帮忙采购军需。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