渐近自由 回到过去1931 第七十四章 拜见杜月笙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958/



走进了赌场特殊布置的华丽的房间里面时,已经有人坐在里面了,大赌桌后面的沙发上坐着一个瘦瘦的四五十岁的中年人,脸上满是皱纹,笑起来一副慈祥和蔼的样子,但是从骨子里面始终透出一股不怒而威的压迫感,他的背后站着两个高高大大的彪形大汉,站的倒是规规矩矩的,但是看到安平一行人一进来就用一种满是敌意的眼光看着安平。

“杜先生,安先生和他的朋友龙小姐上来了,樊先生也来看您来了。”龙四一进门就很恭敬地向杜月笙报告道。

杜月笙点了点头,看到樊先生便已经大笑着站了起来,“哈哈,樊兄,怎么,到了上海不直接找我,反而到赌场来玩,不怕误了正事吗?”

“杜老哥,”樊先生笑着迎上去和他大大的抱了一下,“我这不是来见你了吗?”然后转过身来说到,“这位安小兄弟赌技很是了得啊!”

“哦,”杜月笙回过头来仔细打量了一下站在自己身前的安平,“这位小兄弟就是赢了龙四的那位高手了。”

“不敢,运气好而已。”安平谦虚地笑了一下,拱了拱手说道,“能够见到杜先生真是三生有幸啊,说实话,我也是想见杜先生才来赌的。”

“哦,”杜月笙很是惊奇,把目光转到站在安平身边的龙月凤身上是才有点明白似的说道,“哦,这不是龙大小姐吗?你和安先生是朋友啊!”

“杜老哥,我们还是坐下谈好了。”樊先生笑着说道,“这个小伙子是我的同乡,还要看你给点面子啊!”

“那是那是,”杜月笙应承道,“你樊哥的面子我能不给吗?看起来是赌不成了,大家坐下说话,坐下说话。”

杜月笙的保镖马上上来给几位客人拉开了椅子,大家依次坐了下来,“四哥,你也坐。”杜月笙对着站在一边的龙四招了招手,然后又对着自己的一个保镖叫道,“阿彪,去,叫他们上茶,把我的极品龙井端上来。”

樊先生哈哈大笑道,“杜老哥,你实在是太客气了!”

这时候龙月凤看了安平一眼,安平对着她使了个眼色,意思是让他放心。这一切,杜月笙都看在眼里。

“今天我的有些手下和龙小姐的手下有了一点冲突,”杜月笙抿了一口茶说道,“当然,我是事后才知道的,打伤了龙小姐的一些人手,这确实是我们的不对,都是下面的人擅自做主。本来青帮和龙小姐的红龙社一向没什么牵扯的,最近龙小姐的生意做大了,人手拉多了,就有一点过界,下面的人头脑一热也是常有的事。安先生,你是为这事来的吧?”

“杜先生太客气了,叫我安平就好了。”安平很恭敬地回答道,“本来这件事就是误会,我们这边的人和贵帮的人也有不少是朋友的。我想带着龙小姐来和杜先生见上一面,大家谈谈说不定误会就解开了,杜先生也未必会把我们这小帮派放在心上。我们也是不敢做什么和青帮为难的事情的。”

安平这番话说得也未免太直白了,杜月笙听了之后不免有点尴尬,开始的时候杜月笙确实没有把红龙社这种没钱的小势力放在心上,现在对方找上门来了,自己也不得不说点漂亮的场面话,没想到现在对方马上就服软了,还给了自己大帽子戴,这个安平看起来一点都不像是一个混江湖的嘛!

“安老弟,”旁边的樊先生觉察到了杜月笙的尴尬,咳了一下说道,“你是哪里的留学生啊?”

“我是瑞典斯德哥尔摩大学毕业,”安平毫不客气地吹牛道,心想,“反正二十一世纪的南华大学和现在的斯德哥尔摩大学比也不差,也不算吹牛。”

樊先生摸了摸头,不知道该说什么,因为这个大学听都没有听过,恐怕连瑞典都没有听过。

“对,没错,都是误会。”反应过来的杜月笙连声说道,同时招了招手,旁边上的保镖马上递上来一张支票,杜月笙转手递给了安平说道,“安老弟拿着吧,这是你赢的,多余的算是给龙小姐住院的兄弟的一点心意,今后说不定大家还有合作的时候。”

龙月凤看到安平不客气的收下了支票,心里面想:我们有什么和你这个鸦片贩子和赌场贩子。但是嘴巴上面还是说道,“月凤是很敬佩杜先生了,当然会澄清误会,约束手下的。”她是一个现代的政府工作人员,不明白黑社会的规矩什么的,不觉得向杜月笙和解有什么不对,何况对方也赔了钱了,现在杜月笙,黄金荣,张啸林三个人都是少将参议,同时挂着国府的虚衔职务,算是政府的人,和当前的政府作对是很不明智的行为。所以她也同意安平的处理方法。

安平接过支票,看也不看就往兜里一塞,说道,“杜先生,我的一个瑞典朋友现在在慎昌洋行里面做事,不知道杜先生有没有兴趣卖卖军火?”

听到安平的提议,杜月笙明显呆了一下,不赌了,也不提过节的事情,反而提起了军火生意,这家伙到底是什么身份,想干什么?

倒是樊先生听到军火两个字,马上眼睛亮了起来,说道,“军火我是有兴趣的,小兄弟有路子吗?”

杜月笙的手在桌子上面敲了敲说道,“军火我还是有兴趣的,安先生的朋友在洋行里是干什么的?”

“我不是你们想的二手商,”安平看到在座的人脸色不对了,急忙摆手说道,“他们公司在中国的业务不是太好,囤积了一些东西,我看着现在国家北方有比较乱,日本人说不定就在南方也动上手。杜先生是家大业大的人,买点武器防身或者是送给朋友也是好的,我也只是提一下,我的朋友就在慎昌的上海办事处,叫埃里克森,现在负责慎昌在上海的业务,我也只是随便提提,杜先生没有兴趣就算了,而且我也不接生意的,大家可以去找他谈就是了,肯定比同类的代理商便宜就是了。”

“哦,是这样,”杜月笙摸了摸下巴说道,同时转过身来对着樊先生说道,“鹏举兄,你如果想买装备还是我来帮你联系好了,你本人就不要出面了,那些人喜欢杀生人,多少还是买我点面子的。”

樊鹏举点了点头,有叹息着说道,“今晚上还想见识见识这位小兄弟的赌技的,看来也只有算了。”

听到这番话,龙四的眼睛也亮了起来,接着说道,“安先生,那个点数你是听出来的吗?”

“这怎么可能,”安平笑了笑说道,“真的是猜的。”

就在安平,龙月凤和杜月笙,樊鹏举他们好好聊天的时候,上海滩上发生了一件大事,继好几家日本的商铺洋行被盗之后,上海滩三雄之一的张啸林在自己的别墅里面被打晕,保险箱里面的十多万美元,二十多根金条,不翼而飞。张啸林醒来之后大骂自己的保镖是废物,同时不知道上海滩还有谁有这么大的胆量居然敢动自己。怀疑来怀疑去,怀疑到了斧头帮主王亚樵的头上,但是王亚樵是不可能为了钱干这种事情的。

最后上海滩上不少小帮派都倒了霉,被青帮张啸林的手下清理了个遍。本来红龙社也在被清理的名单上面的,但是案发的当天晚上,他们的帮里面的两大得力的助手就已经进了医院。他们的美女帮主一直和一个小白脸在一起,还拜访了杜月笙大哥,聊到很晚,还是杜月笙派人送他们回去的,还有袍哥大哥樊鹏举大哥作证,所以红龙社就被排除掉了。上海滩鸡飞狗跳了一段时间,日本人联系张啸林说愿意提供力量帮助破案,同时查查是谁在盗窃日侨的财产。这才引发了杜月笙,张啸林的警惕,认为可能是日本人接着这个机会准备搞鬼,趁着政府广东和南京内部掐架的时候占便宜,说不定是贼喊捉贼,才把局势稳定下来,免得被日本人所乘。张啸林虽然自认倒霉,但是还是对于这件事情耿耿于怀,以至于身边带着的保镖数量翻了好几倍。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