渐近自由 回到过去1931 第七十三章 上海滩赌圣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958/



安平首先到的是掷骰子的桌子,这种赌大小的玩法最简单,所以看和赌的人都是最多的,安平稍稍挤了一下就挤到了太前,主要是周围的人看他的穿着知道这是一个有钱的主,都给他让路,更何况他手上拿的都是红色的筹码。

安平刚刚挤进去,荷官就已经摇好了,把装着骰子的赌具往桌子上面一方,用清脆的声音说道,“卖大卖小,买好离手。”

安平看了一下,荷官是一个三十岁左右的中年女人,很是清秀,安平注意到对方手指修长,似乎是高手的样子。

围在赌桌周围的人纷纷下注,绿色和黄色的筹码在大和小两个桌子上面画着的方框上面堆了起来,像小山一样。安平耸了耸肩,把自己的六个红色筹码拿出五个,放到了十点的小框子里面,说道,“我买十点。”顿时围在赌桌周围的人和那个荷官都把目光投到了他的身上。

买大小赢了不过是一倍的赚头,买点数赢了就是十倍的赚头,但是虽然赚的多但是输的机会也大,一般而言是没有人买的,大家最多也就买买大小,现在安平一下注就下到了十点上,而且一下就是五百个银元,赢了就是五千,荷官马上汗就下来了。十赌九骗,虽然杜先生不会心胸狭窄到故意骗钱,但是这个荷官可是老江湖,自己摇的骰子自己多少了解一点,看这个架势,这把多半要输了。

桌子的周围也是一阵唧唧喳喳的议论声,有人叫道好大的手笔,一下子就是五百块大洋,也有人说道,看样子是高手不会是来踢场子的吧。荷官的脸青一阵白一阵,转过头对着自己旁边的的助手示意了一下,那个助手马上跑开了,看样子是去找老板去了。下面马上就有人不耐烦的叫道,“龟儿子,快点开哦,老子压的十点也等到看结果噻。”

安平顺着声音望过去,发现是站在桌子另一边的一个中年胖子在说话,这个胖子胖的出奇,腰足足有普通人三个那么粗,而且看起来胖子的身份也不低,他身边跟了三个人把他紧紧围住,看样子是他的保镖。

那个胖子意识到安平再看他,转过脸去对着安平笑了一下说道,“你这个年轻娃儿晓不晓得这是上海滩杜大哥的地盘,年轻人不要嚣张。”本来是带有警告性质的话,但是在这个笑容可掬的胖子口中说出来倒是充满了爱护之情。

安平故意也用四川话说道,“杜先生这点度量还是有的噻,我也是来碰碰运气而已嘛!”

胖子点了点头,像是承认了安平的说法,又转过身来对着荷官说道,“嘿,女娃子,你朗个还不开呢?我还等起在呢!”

在众目睽睽只下,女荷官咬了咬牙,揭开了盖子,随着盖子的一揭开,伴着的是周围的人哗的叫喊声,女荷官定睛一看,果然是三三四十点,顿时感到一阵无力。周围的人都用羡慕的眼神看着安平,女荷官虽然很是不甘,但是还是按照规矩赔了安平的筹码,马上他的面前的筹码就堆成了一座红色的小山,站在他周围的人都主动让了开去,胖子也往这边移了移,拍着安平的肩膀说道,“小老乡运气不错啊,见好就收吧。”

安平笑了笑说道,“还没有见到主人怎么能够走呢,还是接着玩好了。”说着把目光投向了女荷官,这时候女荷官脸上直冒汗,这时候一个老头子走到她的身边,拍了拍她的肩膀说道,“小玉,先下去,我来陪这位先生玩玩。”

周围的人都抽了一口凉气,这个人是以前的上海滩著名的赌王龙四,后来因为年纪大了才退出江湖,他也是青帮的长辈了,后来出来跟了比他晚一辈的杜月笙,杜月笙对他也是客客气气的,把赌场什么的都交给他打理。凡是在赌场混的,没有人不知道这位上海滩赌王的。安平虽然不知道这是谁,但是也知道这位不好惹,但是他一点都不害怕,说道,“好的,谁来都没有问题。”

龙四冷哼了一声,转过脸来对着安平身边的胖子说道,“樊先生也在这里就太好了,正好做一个公证,我们四海赌坊可是光明正大的赌钱的地方。”

“那是那是,”那位樊先生笑着说道,“不说杜先生的金字招牌,就是凭着龙四爷的名号,别人也不敢说是这里敢有出千的人,不过年轻人嘛。多少有点不知道天高地厚,看到龙四爷的功夫,那肯定是服了。”说着他还拍了拍安平的肩膀说道,“是不是,年轻人?”

安平笑了笑,说道,“那是,杜先生的名气就是我们这些刚刚回国的人也是如雷贯耳啊,当然是听了杜先生的名气和龙四爷的威名,才敢到这里来碰碰运气啊!”

龙四听了这番话,脸色稍稍好看了一点,龙月凤挤到了赌桌的旁边,对着安平眨了眨眼,安平会意地笑了笑,对着龙四说道,“龙四爷,可以开始了。”

龙四捋了捋自己长袍的袖子,伸了伸手,他虽然年纪不小了,但是手指依然修长有力,并不枯黄干瘦,左手拿起了盅子由快到满地摇了起来,同时眼睛死死地盯着安平,想看看对方是怎样的反应。

像骰子这种赌术,想凭听声音猜中点数不是没有可能,但是绝对很难,没有三五年的功力,根本不可能,何况还要受外界的干扰,极易听不准,加上自己独门的摇盅手法,想听根本就不可能,他此刻看着安平对方居然东张西望,没有凝神听音,这让他很是奇怪,同时暗暗心惊。所谓真人不露相,但是这个小子有什么有恃无恐的地方呢,他一边这样子想,手上却不满,盅子到了最后几乎是在他的手上飞舞,骰子响声连成了一片,根本就听不清楚。

“铛!”盅子最后重重的落在桌子上面,龙四表情严肃地说道,“买好离手!”但是周围的人都没有一个人敢上前压注,大家都看着正在和樊先生说话的安平。

“兄弟,这把买几点?”樊先生忍不住问道。

安平摸了摸下巴,把自己手上大约五十的筹码拿出了三十个直接摆到了九点上,顿时周围的人又开始惊呼起来,摆好之后,安平抱着收看着龙四,“输了的话,我就换一种赌法玩。”说完转过来看着樊先生说道,“樊大哥不下注吗?”

樊先生摇了摇头,心想我这个时候下注不管输赢不都是不给人家面子吗?

龙四咬了咬牙,伸手揭开盅子的盖子,一看点数就是一呆,自己刚才为了阻止对方对方听盅,故意要的很乱,自己也不知道是几点,结果出来的居然真的是一三五九点。他看向安平的眼神马上凝重起来,马上扯过自己身边的服务员在她的耳边说了几句话,服务员马上急匆匆地走了,龙四定了定神,说道,“安先生,你的钱我们马上可以拿给你,如果你要继续玩的话,请到楼上雅间,杜先生可以陪你玩玩。上面有专用的筹码,这些筹码就不用拿上去了。”

安平一把就赢了三万,这可不是一笔小数目,周围看着的人都忍不住惊叹出声来,这时候听到说请安平上楼,大家都用一种羡慕的眼光看着他,杜先生在上海的名声还是很不错的,绝对不会因为对方赢了自己的钱和他过不去,多半是要交个朋友什么的,认识了杜先生这下子在上海就可以算是横行无忌了。

安平笑了笑,站了起来说道,“好的,我还有个同伴,不知道可不可以一起上去。”这时候龙月凤走到了他的身边站着。龙四仔细打量了一下这个女的,觉得没什么问题,就点了点头说道,“可以。”

那位樊先生也站起来说道,“我也想见一下杜老哥,我们一起上去好了。”

龙四带了一下,马上说道,“好的,好的,樊先生来了,杜先生也正想见你呢。”

于是在龙四的带路下,四个人走上了二楼,下面是一片羡慕的目光,有人恨恨不平地说道,“妈的,我怎么没有这么好的运气?刚才真应该跟两手的。”

“算了吧,那哪是运气,那个年轻人是高手啊!连龙四爷都输了。”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

新闻阅读排行

热门图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