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从J一7、J一7M、“佩刀II”到SUper一7(“超7”)、JF一1 7/FC一1(“枭龙”),这些名字的更替,不仅是留在我国军机发展岁月里的故事,更反映了我国军贸事业营销观念上的转变。从“机头”进气道到“蚌”式进气道、从“传统的三片式风挡”到“玻璃座舱”,这些不仅是我国应用航空先进技术的见证,更促进了我国武器研制者在武器设计观念上的转变。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资料图:首批JF17战机抵达巴基斯坦


历史上每一次战争都会提醒人们武器的进展,战争更刺激那些有被威胁感的国家对先进武器寻购的要求。


上个世纪80年代,世界发达国家陆续完成了由第二代战斗机向第三代战斗机的更新换代。发动机、航空电子、空气动力学等技术的发展使战斗机不仅追求飞得更高、更快,而且更着眼于提高作战所需求的机动性,这使其空战效能远远高于第二代战斗机。提高战斗机的作战能力以应对现代高技术战争,成为我国军方和航空工业界急需解决的问题。由于政治、经济等诸多因素的制约,发展中国家不可能通过采购来对本国战斗机进行全面升级换代,先进的关键技术和设备也是根本买不到的。


前世篇


J-7M:我国改革开放后与西方的第一个军工合作项目


1979年1月21日,国务院批准第三机械工业部成立中国航空技术进出口总公司,专门从事中国航空工业进出口贸易工作。1979年初,航空工业部决定从西欧引进电子火控设备,在J一7飞机上进行改装以提高我国第二代飞机的性能,更希望借此来带动我国航空电子技术的发展。1980年,经过与英国马可尼公司艰难谈判后,双方终于就7项引进设备达成了一致的合同文本和技术规范。我国改革开放后与西方的第一个军工合作项目合同终于在英国签字了。




资料图:国产枭龙04号原型战机空中机动展示


1980年底,由于国民经济调整,有关部门决定撤消马可尼引进项目;据悉国内用户也表达了“改装的J一7不能全天候作战”这样的信息。“战斗机上装平视显示器是一大技术进步;是世界战机的发展趋势。先进的航空电子这条路是迟早要走的。”J一7飞机的总设计师说。最后中国航空技术进出口总公司接过了这个价值3000多万英镑的合同,决定用马可尼电子火控设备先装在J一7飞机上卖出去,“以出养进”,解决出口后继无机的困境。


从此,J-7M不再是政府投资项目,不可能再走“没钱伸手要经费,时间不够打报告的老路”,国际市场的需求牵引着产品的研发导向。关注历史,我们会发现,正是当日寸的远见成就了“枭龙模式”今天的价值。J-7M,改装的航电设备使巴基斯坦空军参谋长当场就表示了购买意向1981年初,中国航空技术进出口总公司代表团赴约旦访问,约旦国王提出购买装有平显的J一7M型飞机,但同时要完成飞机其他方面的性能改造。要救活引进合同,必须抓住眼前唯一的出口机会;而要达成出口合同,就必须满足对方提出的进度和技术要求。


1982年末,2架改型的J-7M型飞机,除装备了马可尼公司引进的7项航电设备外,还装有7项国产新设备,同日寸对飞机的11项设计进行改进。经过工厂调整试飞后,转场去中国飞行试验研究院进行全面鉴定试飞。试飞中,各项引进设备不断发生故障,在要求英方厂家解决这些引进设备故障的过程中,也逼着我国的技术人员把引进的技术研究透、往深度钻。


1983年中,J-7M在大连试飞。中国航空技术进出口总公司代表陪同巴基斯坦空军参谋长也来观看此次试飞。巴空军参谋长看到战机上改装了符合歼击机发展方向的先进航电设备,当场就表示了购买飞机的意向。2个月后还将派飞行员来中国飞这种机型,同时提出了两点要求:飞机试飞之后最终要以实弹打靶来验证火控系统水平;希望英国设备在中国有生产线,以保障产品的维修需要。


1984年中,应巴基斯坦空军的要求,2架J-7M型飞机转场到巴基斯坦白沙瓦基地,由2名上校飞行员进行实弹打靶和对抗飞行。在3个多月的日寸间里,共组织了20个飞行日,40个起落的飞行。分别进行了空中机炮、空地机炮、空地火箭和空地炸弹的实弹打靶,以及与J-6、“幻影一5”、F一16型战斗机的空中格斗飞行。这是国外飞行员第1次在J一7M型飞机上进行实弹打靶并与西方飞机进行实战模拟对抗。在双方关掉雷达的情况下,与F-16展开的飞行实战中,J一7M也曾数次咬住了F-16,这一结果验证了J-7M飞机具有良好的空中机动性能,飞机性能的潜力也大大超越了中国原有资料所述的飞行数据。


J-7M飞机这次出国亮相,对阿拉伯世界的各国空军产生了良好的影响,为J-7M的继续出口提供了十分有利的前景。1985年巴基斯坦空军向成都飞机设计研究所提出,在J-7M的基础上换装先进涡扇发动机、先进航电系统、增加机内燃油、加装马丁·贝克的弹射座椅等。巴方将此定名为“佩刀II”方案。最后由巴基斯坦空军、美国格鲁曼公司、中国航空技术进出口总公司签署协议,三家在美国格鲁曼公司从飞机的技术、进度、费用3个方面对项目进行了可行性论证,得出的结果是改装J一7M的方案可行。但是,由于此时美国也开始积极向巴基斯坦空军推销F-16A/B战斗机,导致“佩刀II”项目搁浅。



“超7”:美国、英国、法国和俄罗斯都想和中国人合作的项目


1988年,开始谈判航电引进后的第10个年头,J-7M型飞机获得国家质量金奖。这是国家10年来给予全体研制人员的最高荣誉,但是更多的人却仍在为J-7M更远的发展默默地奉献。




资料图:巴基斯坦空国枭龙战机空中特技飞行表演


1989年,基于“佩刀II”项目的论证,中国航空技术进出口总公司和美国格鲁曼公司都认为,该项目的国际市场前景很好,双方签署协议,依据论证的基础共同完成飞机初步设计,并寻求新的用户。项目更名“超7”(Super一7)。在这一时期,通过合作,中方在实践中也学习了美国先进的项目管理理念和项目管理手段。


1991年中国航空技术进出口总公司开始在英国、法国和俄罗斯的发动机厂商里选择合适的发动机。英国罗·罗公司也向中国航空技术进出口总公司和军方介绍了RB199—127/128三轴军用加力式涡扇发动机,该发动机当日寸已经被“旋风”战斗机采用,但推力不够,价格偏高;苏联解体后,为了维持其庞大的国防工业体系的生存,其军工企业争相向外推销其高精军工技术。俄罗斯厂商建议“超7”飞机采用“米格-29”的RD-93发动机,该发动机由俄罗斯圣彼得堡克里莫夫公司研发,莫斯科切尔内舍夫机械制造厂仍在批量生产。 经过激烈的市场竞争,中方最终选择了俄罗斯的RD一93发动机,但是J一7机身却很难装下RD一93发动机。中国航空技术进出口总公司与俄罗斯米高扬公司签署《技术咨询合同》寻求技术支持。由于俄罗斯米高扬公司的加入,“超7”借鉴第三代战斗机的设计技术和经验,重点提高飞机大迎角的机动性能。从这个日寸期开始,“超7”正式摆脱了在J-7系列的基础上进行渐改的武器发展模式,开始走向重新设计一架新飞机的路子。


今生篇:


“超7”重生:为适应现代战争要求和军用飞机市场需求而全新研制的先进战机


巴基斯坦空军虽然得到了F一16A/B飞机,但是仍不能满足其作战规模需求,为此,巴空军与中国航空技术进出口总公司达成共识:重新启动“超7”项目。1992年,中巴双方专家小组开始项目可行性论证,首先双方开始讨论“超7”飞机的作战要求。随后,巴基斯坦国防生产部和中国航空工业部签署备忘录,双方表示愿意合作研制“超7”飞机。


1993年,双方开始就飞机的作战任务和战机的技术指标进行谈判。“仅在J-7飞机平台上进行局部改进”已经是10多年前的想法了,多年来为了赢得市场而不断进行的可行性论证和方案设计表明,“局部改进”的想法尚未得以实施就已经无法满足现代战争与市场的需要了。




资料图:巴基斯坦网友制作的JF-17战机宣传海报


巴基斯坦空军对“超7”的战术、技术指标提出了具体的要求,经双方深入讨论签署了新的战术、技术要求。“必须采用现代先进技术,全新设计,达到或接近第三代战斗机的综合作战效能,使之拥有与当今先进战斗机抗衡的能力,同时具有轻小、廉价、可大量装备的特点。”这是项目管理委员会的领导专家们经过一番详细论证与深思熟虑做出决定。从此,“超7”飞机在技术水平上同J一7飞机已无任何继承关系,成为一架为适应现代战争要求和军用飞机市场需求而全新研制的先进战斗机。


1996年,中巴双方确定了航电系统的技术要求,竞争者包括法国萨基姆公司和汤姆森公司、英国的马可尼公司。巴基斯坦空军明显倾向于购买西方国家制造的航电系统的原因不仅因为其技术的先进性,更在于其是成熟的技术和具有较高的可靠性。然而,国际政治风云的变化永远是制约军贸市场的重要因素,航电的引进一再受阻,巴基斯坦空军迟迟未能遂愿,虽然,中方已经提供了基本满足巴基斯坦空军作战要求的设计方案,同时已经采购了发动机,但是航电系统无法确定,造成整个项目久拖不决。


“枭龙”:不但满足需要,而且赢取市场 J-7时代我们关心“钱从哪里来,到哪里去赚钱”,“超7”时代我们开始关心“产品从哪里来,产品到哪里去?”自从上个世纪80年代以来,战机研制成本这个问题就越来越突出,它沉重得连世界头号发达国家美国都难以承受。如何使战机不仅要性能达到先进,还得让客户买得起、用得起,这已经是各国普遍面临的难题。逐步建立的市场与客户观念,培养了我国战机研发人员成本目标控制能力,促使“超7”加速度腾飞。




经过坚持不懈的努力,1999年6月28日,中国航空工业进出口总公司与巴基斯坦空军签署中巴合作研制“超7”/FC一1飞机的机体合同。随后,国防科工委正式批复同意开展“超7”项目的研制工作。该项目是在中国航空工业总公司的组织管理下,并与中国航空技术进出口公司、中国成都飞机工业公司、中国成都飞机设计研究所共同作为主要投资方,有国内多家机载生产单位参与研制的国际合作项目。这是我国第一个以市场和用户为牵引,按照市场经济规律运作,按照项目管理模式进行研制的飞机研制项目。其中巴基斯坦空军参与投资、参与开发并作为项目起始用户,开创了我国航空工业在国际合作方面的新思路一中外双方共同投资研制飞机。




资料图:中国JF-17/FC-1枭龙战机三视图


“为国家荣誉而战”,无论多少次站在历史的选择点上,这始终是航空人的坚定选择。此时,一航成都所承担的国家重点型号工程正处在重要阶段,是国防建设的重中之重;“超7”又是中国航空工业总公司首次引进外资的外贸型项目,严格的战技指标和短暂的研制周期,都是从未面对的全新课题,它的成败不仅关系到集团公司的荣誉,更关系到国际信誉。中国一航、中国航空技术进出口总公司、一航成都所、一航成飞等数十个单位和部门组成的项目管理委员会按照“共同投资、共同开发、共担风险、共享利益”的“四共”原则,与巴基斯坦空军一起,共同确定了JF一17/FC-1(枭龙)飞机的研制目标。


基于巴基斯坦空军的历史经验,加之对中国国防工业发展现状不甚了解,仍不相信中国的航电系统与武器系统,但因为欧盟的制裁,巴基斯坦又始终拿不到西方航电生产厂家的销售许可证。面对现实,2002年中巴双方经过协商确定了“两步走”的方案:先发展飞机平台,同时寻求相应的航电系统与武器系统。2003年8月25日,01架原型机在成都首飞成功。9月2日,巴基斯坦空军高层参加了飞行仪式。


首飞成功后,中国航空技术进出口公司积极向巴基斯坦推荐中国的航电系统。中巴双方开展采用中国航电系统的可行性论证,事实胜于雄辩,成都飞机设计研究所在航电系统研制实力上突飞猛进的表现很快引起了巴方专家的注意,积极的市场开拓和技术的实力最终赢得了巴方专家的信任和认可,说服巴基斯坦空军采用中国产航电系统。2004年6月,中国航空技术进出口总公司与巴基斯坦空军签订JF-17全状态航电开发及技术转让合同,标志着中国获得了自主研制航电系统的权利,就是从这一刻起,JF一17/FC-1(枭龙)04架研制工作正式启动。


JF-17:“国家的梦想和骄傲”


2004年4月9日,03架首飞成功。中国航空技术进出口总公司与巴基斯坦空军签订JF-1 7合作生产主合同和技术改建生产线合同。“超7”正式更名JF一17/FC-1(枭龙),意即FighterChinaNo 1。“以科技为推动,充分发展产品的价值,使飞机能够成系列的发展;以项目为牵引,积极拓展新的合作项目,寻求新的经济增长点,带动相关产业的发展”,技术与观念的更新,催生出更具有生命力的商业创新模式。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资料图:中国空军涂装枭龙战机双机编队想像图


2005年,中国航空技术进出口总公司与俄罗斯国防出口公司在莫斯科签署了批量采购RD-93动力装置总合同。4月5日,巴基斯坦总统穆沙拉夫亲自出席在巴基斯坦航空联合体举行的JF-17生产项目开工仪式。


在巴基斯坦空军参谋长的办公室里,挂着世界上各种先进飞机的挂图,表达了一名军事指挥官对先进武器的渴求。在美国F-16战斗机图片的下面,参谋长亲笔写着“一个优秀的平台”,而JF一17下面则写着“国家的梦想和骄傲”。巴基斯坦空军希望借助JF-17飞机使空军再振雄风。


2006年4月28日,加装了武器系统与航电系统的全状态04架“枭龙”飞机首飞成功。2006年9月10日,“枭龙”06架首飞成功。古希腊阿基米德留说过.给我一个支点,我可以将地球撬动。JF-17/FC一1(枭龙)也许就是撬动国际市场的一个有力支点。



猜你感兴趣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