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河原创】【大河征文】开创河南革命地区“我的家乡在河南系列”

“我的家乡在河南”,我们都是河南人,我们也来自河南,我们希望可以利用这个系列的文章向大家展示一个真实的河南,崭新的河南。

点击进入“我的家乡在河南”系列




1941年阳历新年过后,地委书记韩达生同志一行十几人分成几个小组,由中共豫皖苏边区党委所在地永城县(令永城市)西南的丹城集出发,按预定的路线前往睢杞太地区。当时,睢县、杞县、太康三个县都被日军占领。他们离开驻地向西北方向经过马仲桥、酂锉阳集等地,便进入了日、伪军控制地区。

出发之前,各小组负责人就叮嘱大家,要根据自己的具体情况,装扮成行旅或客商,谨慎行进。一路上,他们昼行夜宿,由熟悉路径的王荫林暗中作交通联络。遇到日、伪军岗哨盘查时,大家各自应付。有时为了避开敌人的险要据点,保证路上不出事,不惜多走弯路。

有一天,他们在鹿邑的试量集(今试量镇)住宿。碰巧,刚从睢杞太地区撤出的独立团也住在那里。韩达生与独立团团长兰桥、政委孔石泉面议之后,向这些新去的同志介绍了情况。他说,虽然我们的主力部队被迫从睢杞太地区撤出,但该地区仍有少数正规部队和地方抗日自卫队等武装,与群众的关系较好,有继续坚持抗日的条件。所以他们仍执行原计划,奔赴睢杞太。

韩达生先行进入太康境内,住在当地中共党员杨琨家里。之后,通过中共党员王法洲、张俊峰,又与独立团第一营营长王广文取得了联系。那一段时间,他们就随着王营长带领的特务连活动。

1941年1月17日,蒋介石公开宣布撤销新四军番号,日、伪、顽三股势力有合流之势,抗战形势恶化。独立团原本驻在水窝、马屯一带,后侦察得知国民党顽固派暗中调遣重兵,部署在驻地周围,企图一举歼灭独立团。独立团这才不得不急忙撤出。韩达生还介绍了睢杞太地区建立和发展的有关情况,使大家开始懂得了什么叫“敌后”,以及怎样在这日、伪、顽穿插的地区进行抗日活动,也使大家认识到这个抗日根据地是我党、我军团结广大抗日群众与日、伪军进行过许多次战斗才打拼出来的。

杞县南面的傅集(今傅集镇)是伪军的一个据点,但其西南约二十华里的国镇(今圉镇)以及镇南的一溜岗一带,便是睢杞太根据地的中心地区。根据地东至睢县的长岗集(今长岗镇),东南至太康的龙曲集(今龙曲镇),位于三县交界之处,东西、南北的距离也只有三五十华里,正是敌、伪军据点的空隙地带。圉镇西南的官庄、芝麻洼等地,自从国民党军队在郑州花园口扒了黄河堤之后,便成为荒无人烟的泽国。因此,睢杞太地区也被称为水东地区。

因地区狭小,为避免日、伪军的侵袭,游击活动不得不采取隐蔽的方式。部队的转移多在傍晚、夜间或黎明时分进行。行进到一个村庄之后,便立即封锁消息,凡过往行人只许进、不许出,同时派出侦察员化装成拾粪的农民,在村头主要路口警戒。有一次,接近一个庄子时,天还没亮,群众都未起床。为了不打扰群众睡觉,王广文便命令部队暂停在村外的空地上休息。直到群众起床后打开大门,才进入村庄。

1941年春节过后,日、伪军得知独立团撤走了,以为力量单薄,更是疯狂,竞到根据地中心区的圉镇周围活动,抢粮派款,拉夫抓丁。有时,敌人活动的村庄和驻地仅一二华里之遥,其行动清晰可见。在这种情况下,大家不得不时时刻刻作好战斗准备。

大家到睢杞太地区还不足一个月,对于一些情况还是不大了解的。灯节过后,韩达生随着王广文的营部、特务连,向东经潮庄(今潮庄镇),夜宿睢县的葛庄。这里是敌占区和我根据地的交界之处,过去不经常到此活动。这次来敌占区边沿,正如王广文所说,有两个任务:一是动员逃兵归队(部分战士跑回了敌占区的家乡,来动员其归队),二是根据地供给困难,到敌占区扩大宣传,搞点给养。

当夜进村之后,就更严密地封锁消息。不料,第二天中午过后,侦察员发现睢县县城的敌人出动汽车多辆,沿睢(县)太(康)公路,采取包围方式向葛庄袭来。王广文急忙让大家赶快出村。同时,他动员战士们修筑工事,将一把长耙靠在宅院的高墙上,掏挖枪眼以便于射击。大家出村南行,迎面很快就有敌人包围上来,汽车上架着歪把子机关枪,步兵个个荷枪实弹。顿时,枪声和逃难百姓的叫喊声响成一片。东面是敌占区,空落落的。韩达生只顾低头向东走,结果误入敌占区,不幸被俘。

王广文也于午夜时分到达秦庄。找到在附近担任秘密联络工作的孙楷堂、任晓天、秦广汉等人,围着火盆开了一个紧急会议,检讨当天的战斗经过,计划今后的行动。于是决定,立即派人和马玉堂率领的老四连取得联系。同时得知中共淮阳县委书记马一鸣和王治国、薛玉度、孙其昌、孟凡喜等人已带着能控制的淮阳县地方武装二百多人进入这一地区,急欲与他们会合,遂连夜派出少数精悍的武装工作队员前去寻找、迎接。

两天之内就找到了马一鸣、马玉堂。淮阳部队还有2挺轻机枪,是一支生力军。王广文、马一鸣、马玉堂、张剑石等人当即在申纪村王桥一带开了个小会,商议如何坚持工作和怎样营救韩达生。张剑石在会上提议:在一营特务连、老四连和淮阳部队这三股武装的基础上,仍以独立团的名义活动,以迷惑敌人。大家同意后,决定由马玉堂任团长,王广文任副团长,马一鸣任政治处主任(相当于政委)。会议还决定,让张剑石和王广文分别去苏皖边区和鲁西南分区联系。王广文去鲁西南分区的目的,主要是要求上级解决对水东地区的领导问题。结果,上级答复,除建立交通上的一般联系之外,归属问题要靖示中央后方能解决。

接着,他们又在瓦岗集东北的旧地庄召集连级以上的干部开会。杞南的李玉富、太康的贺淋民等地方武装负责同志和一些联络站的负责同志等,共三十多人参加了会议。张剑石主持会议,宣布了新独立团团部的职务分工,并征求与会同志的意见。大家畅所欲言,各抒己见。当地老党员杨宏猷、赵昶永洞悉各方情况,发言尤为踊跃,谈得有声有色,极大地鼓舞了与会同志坚持抗战的勇气。马一鸣、马玉堂、王广文等也一一发言,表示接受职务,不负委托。新的水东独立团成立后,扭转了广大官兵心理上的失败情绪,重树了抗战信心。

不久,韩达生同志从睢县获释归队。虽然重新建立了新的水东独立团,但受皖南事变的影响,抗战的形势仍十分险恶。日军、伪军天天出来“扫荡”,我抗日武装疲于日夜转移,一些新战士抗战的信心发生动摇,逃亡现象屡有发生。淮阳部队中有一位连长因请假未获批准,竟不要党籍,借故潜逃。针对这种情况,地委领导加强了政治工作,采取说服教育、宽严兼施的办法,巩固了部队。

皖南事变之后,中共豫皖苏边区党委及边区的军政领导机关,即由河南永城县境内的原驻地全盘转移,东过津浦铁路,移驻淮北江苏、安徽边境,又领导建立了苏皖地区(1941年1月4日国民党顽固派制造皖南事变后,汤恩伯部于1月中旬即准备进攻豫皖苏边区。2月12日,日军发动的豫南台战结束,汤部立即开始进攻。新四军第四师在进行反“扫荡”作战的同时,先后与顽军进行了50多次战斗,4月下旬奉命撤退到津浦铁路以东的皖东北地区,后扩大为淮北苏皖边区),中心地点是在安徽泗南县的半城集(今为泗洪县半城镇)。受客观环境影响,在反顽斗争的一段时间里,睢杞太根据地和上级领导脱节,孤军奋战,坚守水东。

事有凑巧,正在他们因找不到上级组织而发愁的时候,睢县的军属杨进田化装来给他们送信。原来,他儿子在新四军工作,他去探望儿子到了宿县,碰到了当地地委的负责同志谢邦治。谢邦治从他的谈话中得知睢杞太地区还存在,而且新四军还在该区活动,立即派他赶快转回送信,要他们迅速派人去边区汇报工作。他们当即对杨先生作了安慰,并商得他同意给带路。

张剑石到苏皖边区向党委汇报工作的目的,一是解决上级对睢杞太地区的领导问题,二是人员补充问题。出发前,他和地方老交通员王林贞以及杨进田商谈了如何化装和路途中应注意的事项。第一天晚上,他们住在睢县东面大常庄的中共党员王仰山家里。王仰山给他们介绍敌情,第二天又送行数十里。

在永城以南约45华里,有个石磙山,山上的石块十分坚硬,当地人多用来加工成磨盘。王林贞推着小车经过永城地界的一个伪军据点时,几个汉奸让他停车检查,并问他往哪里去,小车是推什么的。紧张之下,他把石磙山的名字忘掉了,一时答不上来。当汉奸正要进一步追问时,他忽然灵机一动,说是去“碾盘岭”,推石片的。于是,汉奸也不再追问就让他过来了。

他们冲过敌人的层层封锁线,平安到达了目的地。边区党委领导得知后,很是高兴。因为在和领导失掉联系期间,敌人造谣说水东新四军番号已不存在,领导对睢杞太地区军民的处境万分担心。他们受到了热情的接待,彭雪枫、吴芝圃还让张剑石随他们陪同陈毅在一个农村小浴池里洗了澡。彭雪枫向陈毅介绍说:张剑石是个大学生,是从睢杞太地委来的。

听取汇报情况的有陈毅、邓子恢、彭雪枫、吴芝圃、刘瑞龙等领导同志。张剑石代表水东地区向边区党委汇报了当时的情况和对今后工作的意见之后,吴芝劂作了补充。吴芝圃大约是在1937年底由豫西特委调回豫东杞县的。他是睢杞太地区的主要创始人之一,对该地区建立、发展的情况了如指掌。最后,陈毅作了重要指示,大意是:1.由于麻痹大意,致使在皖南事变中吃了大亏。现在,蒋介石消极抗日、积极反共的狰狞面目已公开暴露。2.水东地区面积狭小,蒋介石在花园口炸开黄河堤岸,洪水泛滥,致使豫东部分平原成了泽国。你们虽然人少力薄,但在泛区逐水草,觅高岗,坚持抗日,值得慰勉。3.从地理形势上看,水东地区东有商丘,西有开封,南有淮阳,是一个三角地带,正像一把钢刀插进了敌人的心脏。4.“卧榻之侧,不容鼾睡”。因而你们必须隐蔽力量,养精蓄锐,等待时机,不要在敌人头上跳舞,对伪、顽各方面也必须做好工作,提高警惕,以免被敌人吃掉……

一位秘书将陈毅的指示整理出来,并写在小纸片上交给了张剑石。他把纸片裹藏在扫帚里面,带回水东地委。

返回水东地区后,张剑石先跟王林贞到河坡他家住了一宿。第二天,他们到一溜岗寨寻找团部,碰到马守芳、王兆庆。他俩说,韩达生在获释的当天,去了杞南一溜岗联络站孟庄。当夜,他又被顽军第八十一师抓走了,一起被俘的还有郑杰、刘振邦、阎斌、刘洁民、侯杰、陈其美、吕仲等(这些同志已先后逃脱敌人的看守),王广文、马一鸣、王可均等三位同志是当时突围出来的。

太康高贤集西北数华里有个村子叫聚台岗,周围全是水,大部分村民都外出逃荒去了。当时,地委组织部的刘振邦正在那里筹办船民训练班,准备组织留下的村民练习操控船只。张剑石约马玉堂在聚台岗召集干部会,将带回来的上级指示作了传达。

睢杞太地区是随着抗战爆发,由中共地下党员吴芝圃等人潜回家乡,从教育方面入手(吴芝圃在杞县创办大同中学,韩达生曾在雎县一高当过教师),播撒革命种子,发展党员,组织抗日救亡活动而慢慢发展起来的,是豫东建立较早的一块抗日根据地。在他们缴获的日军地图上,睢杞太地区被划为“敌占区”。党组织先后派遣江朗三、杜省吾、冯胜、兰桥、王其梅、王达夫、苗泽生、盂海若、王广文、孙其昌等同志,配合当地党员,领导和组织抗日活动。后因敌情及地理变化、距上级领导组织较远、交通不便等原因,就产生了该地区在组纵上的领导归属问题。

1942年夏季,王广文到陇海路以北与冀鲁豫边区取得了联系。边区党委派张承先、李冠卿等带领工作队到水东地区视察工作并征询地委同志对本地委领导归属问题(即是归冀鲁豫边区还是归苏皖边区领导)的意见。最后,地委全体委员签名盖章,表示同意归冀鲁豫边区党委领导。在领导归属问题未经中央确定前,冀鲁豫边区党委曾先后派李中一、韩明、林耀斌、张刚剑、唐克成、苗丕一、郑华、孙卫和、复仲远等人到水东地区工作。

最后,中央决定将睢杞太地委改为冀鲁豫十二地委,并建立了十二军分区。袁振任地委书记,余克勤任军分区司令员。


本文内容于 2007-12-22 18:30:13 被河南人的讽刺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