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据河南商报报道:2008年开始,全国范围内将开始人道屠宰培训。目前,中国的人道屠宰草案已经起草完毕。据说此举包括动物运输、装卸、停留待宰以及宰杀过程,采取合乎动物行为的方式,以尽量减少动物的紧张和恐惧。最基本的要求是在宰杀动物时,必须先将动物“致昏”、使其失去痛觉、再放血使其死亡。为了让屠宰场的猪死得更“安详”更有“尊严”,有人甚至建议在宰杀之前给他们放“安魂曲”(四川似乎有人这么干过),让他们在宁静而平和的音乐中“从容”地走向屠宰场……


这让我想起前些日子美国的一家公园里传出的新闻:公园的管理员们为了让单身的猩猩有交配的愿望,特意安排园中的猩猩们看“A”片,以刺激他们的情欲。


这两则新闻,一则在遥远的美国,一则在咫尺的河南。但这并不妨碍两则新闻中存在着的惊人相似的东西——人类至今还没有醒悟,仍然在自以为是地用自己的喜好和标准来决定动物的行为,仗着进化得最快的优势,他们仍有意无意地充当着支配动物们命运的操纵者角色。


我不知道猩猩看“A”片之后的感受如何。当然也更不知道猪们在洗完热水澡听着音乐在睡梦中变成肉排和火腿肠时是怎么样一种感受。因为我们不是猪或猩猩,我们永远不明白它们的字典(如果有的话)里欢喜哀愁是怎样读怎样写的?


越来越多的人把对待动物的态度作为一种文明的标准。这是一个了不起的进步。但这进步是以极其惨重的代价换来的。人们开始讲“动物是我们的朋友”,“动物福利”这些全新的概念也正在被更多的人认同。但值得注意的是,很多人对动物的关心和爱,至今也存在于口号阶段。而更多的,则更是把对动物的保护和爱建立在人类自身的利害关系上。“保护动物就是保护人类自己”这句口号,很大程度上便是泄露了一个人类功利性爱动物的天机——据说“人道”地杀死的猪,肉味道比传统杀法好很多。便是个很好的证明。试问,假如人类的食物链和生态链与所有动物无关,人类的存亡与动物没有任何关系时,又该是怎样一幅场面?


假如一只猪会写文章,它一定会发表它的生活意见,它会说:无论是安魂曲和摇滚乐,都不可能让我安心地去死。这就如同无论人类在吃火腿肠或炖猪手之前是焚香净手默哀三分钟还是奏哀乐替猪超度等都无法改变猪们作为食物的命运。


平淡的生活需要花絮和噱头,这也许就是猩猩看“A”片和猪的“仁道主义死法”最可说道的意义,至于想从中看出“动物福利”之类的意义,就挺玄了。


猜你感兴趣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