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我不是雄辩家,我纪念毛主席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一)

我纪念毛主席,是因为他是人,不是神。


写这篇文章,不是为了颂扬他或诋毁他。我只是试图纪念一下这个给中国带来过尊严和苦难的过世老人,没什么居心。追忆一个仙逝的老人,不过分吧。

为了客观起见,题目本来是想写毛主席的名字的,但是,##似乎忌讳用国家领导人的名字做标题,或者让它多次出现在一篇博客文章中。窃以为,这是很具有讽刺意味的:毛主席逝世30周年了,中国民众还没有言论自由。

神和人的区别在于,神是一种升华了的、脱离了肉体与世俗的人,不是肉眼凡胎;相同之处在于,凡人和神灵,都是有好坏之分的。恶贯满盈的人,在西方被喻为魔鬼撒旦,在东方被称为恶魔瘟神;救苦救难的人,在西方被称为救世主(同主耶稣的别名),在东方被称为菩萨,或救星。毛主席就曾被普通贫苦民众称为“人民的大救星”。

姑且不论他的伟大与否,他的毕生,都献给了这个伟大的国度。就凭这一点,我们就应当怀着同样的敬畏——怀着对一个宇宙生命的尊重与纪念——而不是怀着不同的居心。



(二)

我纪念毛主席,是因为他是人,不是神。

人非圣贤,孰能无过!

当我们今天以局促自私的眼光去审视历史时,不免会产生盲目的景仰或厌恶。而今在网络论坛上激烈地赞扬或诋毁他的人,大都出生在1976年以后,也就是他逝世以后的年代。谁都没有真正见识和体验过这个人在世时的国家、社会、个人、与思想之状态,却妄图以一己之私利、以一句短得不能再短的话,为九泉之下的老人的坟茔上涂抹粉灰。

有的人浅薄,有的人深沉;有的人激昂,有的人平和;有的人伟大,有的人平庸……

在这里,伟大也不是用来表达崇拜的主观感性的词语。对于伟大这个词的理解,我们多数人,尤其是中国人,有着太多的误解与偏执。万里长城叫“the Great Wall”,并非说它伟大,仅仅是说它“大”而已。

毛主席带给中国乃至世界的正面和负面影响,都是很“大”的。

“伟大”,在这里,只能作为表达个人情感与好恶的词。客观地评价一个人,用不上这个词。

当你把一己之好恶加诸于别人身上,并极力试图主宰别人的时候,灾难就来临了。

对一个人来说,如此;对一个国家,亦是如此;对一个世界,更是如此。

举例:当你总试图改变你的异性伴侣时,ta通常会很痛苦,你们会吵架,会分手,会离婚;当一个国家领导人试图把他的国家变成战争机器时,他们会疯狂侵略,会屠城灭族,会不可一世,给本国和邻国的国民带来沉重的灾难,使整块大陆陷于水深火热。上世纪的两次世界大战,由此铸成;过去,当一个超级大国为了意识形态的分歧与私利,对整个共产主义阵营宣战时,地球降温,是为冷战。而今,当他们再次为了意识形态的小小冲突向整个伊斯兰世界宣战时,21世纪的和平与发展,已提前毁于一言。

我们不得不承认承认:人是自私的,国家也是,甚至整个世界都是。

但是,世界是什么样子,我们的认识,就应该竭力还之以客观真实。



(三)

我纪念毛主席,是因为他是人,不是神。

人,具有三种属性:社会属性,自然属性,与自我属性。

毛主席,一半是作为毛泽东本人存在于中国,另一半是作为“主席”——作为中国革命、党和国家的超级领袖而存在于中国。

我们在评价他时 ,多半是从他的第一属性,亦即“主席”的身份来评价功与过的。至于他的“功-过”,有很多人都作了或客观或主观的评价,在这里我也不试图表达我个人的立场与见解,更不试图以雄辩压倒谁。

从他的自然属性与自我属性来看,他的确是一个不平凡的人,一个迥异于庸人的人。(注意咯,我依然试图避免说他“伟大”,这真的是一个容易让人误解的词语;我也没说他迥异于凡人)

把一个人的属性片面化,进而就有了滋生神化或妖魔化的土壤。而这种行为的始作俑者,不论是个人,或是团体,抑或是政党,都是居心叵测的。



(四)

我纪念毛主席,是因为他是人,不是神。

毛泽东体格健壮、健康长寿,处世大气、胸怀乾坤(在他正常而未被主客观因素蒙蔽的情况下),看事物有独到而坚定的远见。这为他在社会属性上登峰造极创造了条件。

他的一生,在事业上所承受的坎坷曲折、艰难困苦,非庸人所能承受;达成的空前成就,也盖过许多中外历史人物;在爱情、婚姻、与家庭上,也有着这样那样的悲剧与喜剧,与他的政治生涯有着千丝万缕的牵连。单就个人来说,他的奋斗经历蔚为壮观,能让多数人叹为观止。

一个完整的人诞生到这个世界上,是为内心与信仰而活的。抛开其社会性,Ta 不属于任何人,而是属于 Ta 自己,属于 Ta 所熟悉的一切,属于ta自己的完整世界。

Ta 拥有着自己的一切,Ta 是宇宙经纬中独立的、唯一的坐标。每一个人,自从诞生在这个宇宙中,都有着宇宙分配给 Ta 的唯一坐标。如同一颗永恒的星星,它就在那儿存在着,不管它是否发光发热是否耀眼,也不管它有没有自己的称谓。

任何他人妄图对 Ta 下定义,都不免偏颇。 真正透彻地知道 Ta 自己的,只有 Ta 本人。

我不是在单单说毛主席了,我是在说每一个独立的生命个体,每一个小宇宙的唯一。

我甚至觉得,我们根本没有资格去谈论他人。谈论,不免带有功利性和私利性。退一步讲,即使是“客观公正”的,那这个“客观公正”有多可靠呢?又是给讲谁听的呢?

胡适大师说,历史是任人涂抹的小姑娘。骑士窃以为,这话很对。你可以把一个小姑娘打扮成小天使,抑或是小魔鬼。但只有小姑娘内心才知道她是多么好,或是多么坏。抑或她就是她,无所谓好坏。



(五)

写下这些,初衷是纪念一个人。但是却引申出来那么多不可理喻的话,是为胡话。

人活着给自己看,说话写东西自然是给别人听给别人看。

博客者,非博得门庭若市的客人不可?

我不是雄辩家或政治家,没有满腹经纶与谋略。有的,只是草根小民的凡俗之见,固执而谨慎。既是凡夫俗子,却试图雄辩出人与神的区别,是为笑话。

博客者,博一笑耳。

此文言之无物,没有什么文采与思想以飨食众人。再罗嗦下去,恐怕要给蛇画上第二只脚,而愈发见笑了。所以打住,谨以标题作结:

我不是雄辩家,我纪念毛主席。



冰山一角dignity

2006年9月10日 于浙江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