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837/


第四十五节 CS大战

残阳如血,在落日的余辉中,到处是东一缕,西一缕的硝烟。炮弹爆炸后的硝烟,旧的还没有散去,新的已经升起,将整个天空,染成了铅灰色。

中国人的炮弹仿佛是打不完的,一连炮击了三个多小时,炮声才弱去,但仍未停息。日军不得不冒着中国的炮火,展开决死进攻。在这种情况下的进攻,日军伤亡很大,往往一波进攻梯队,才组织起来,就被从天而降的炮弹报销了大半,等到攻进城中,十停已经倒毙了六七停。

在城中,日军“开路”,也讨不好,他们看不到一个中国士兵,却要被不知从何处射来的子弹,要去了小命。

既便如此,日军也无人退缩,强烈的侵略欲望和疯狂的武士道精神,支撑着他们无视死亡的威胁。

为了方便观察敌情,卫华爬到了楼顶,目之所及,全是弹坑,一个接着一个的弹坑,一直连到天边,看不到尽头,犹如月球表面。这些黑色的弹坑地表,布满了日军的尸体,很多都是残缺不全的零件。那些还活着的日军,伏在弹坑内,如同撒在菜地里黄豆。

卫华笑了,

像狼一样的笑了。

哨声在空旷的“月球表面”响起,有个日军小队长,挥动着栓在刺刀上的军旗,开始集合队伍,打算发动再一次的进攻了。

卫华将日军小队长的脑袋套在捷克式轻机枪的准星里,却没有开枪,距离太远了,打不准。身上的弹药,也不多了,等到日军近了再打。

“叭嘎!”本庄繁将手中的水壶扔了下去,摔在板垣征四郎的脚下。

板垣的步兵第三联队,终于被石原莞尔救了出来。清点一下人数,一个3800人的大队伍,竟然死伤了三分之二,剩下的这一千多人。也是个个灰头土脸,样子很狼狈。

不过,板垣并不是因为伤亡很大而生气,他是因为没能找到“卫华”而生气。板垣是唯一个和卫华交过手,还活着的高级军官。板垣一冲出城区,本庄繁就给他补充了队伍,要他死咬着“杀神”不放,要不计代价的将“杀神”活捉。

板垣征四郎,发挥武士的咬住就不松口的王八精神,奋勇向前。可惜,“杀神”太狡猾了,和日军捉起了迷藏,城内四通八达的“猫洞”,随便一钻,就没影了。每当板垣气得七窍生烟之时,又指不定从哪儿响起一阵激烈的枪声,当附近的鬼子赶过去时,他们的作用是收尸。

日军呆在城,每时每刻都会有伤亡,灰头土脸的板垣,不得不撤了出来。

板垣甚至想过,用大炮将铁西区给轰平了,但日军的炮兵损失惨重,仅剩的几门大炮,面对这样庞大的任务,如同杯水车薪。

本庄繁训过了板垣,向石原莞尔问道:“板垣无能。我决定让你去,你需要多少部队?”

石原莞尔立正,回道:“天色要黑了,不便于行动,在夜间我们的伤亡会更大。”

“叭嘎,懦夫!帝国士兵,难道不能打夜战吗?”

“能!”石原莞尔脸色不变,“但是在夜间,更难以确定‘杀神’的位置。”

“既便如此,也不能成为你懦弱的借口。无论如何,你必须在今天组织一场像样的进攻,将帝国军人的威风打出来。”

“是!”

趁着黄昏余辉的最后一战,已变成了日军的面子之战了。

这一天,日军打得也确实狼狈,由于信息不畅,低估了对手,大日本帝国的精锐部队,再加上绝对的兵力优势,被一群临时武装起来的中国人,打得丢盔弃甲,损失惨重,士气低落,面子上太看不过去了,必须找回一点面子,提升一点士兵,否则的话,今后的仗就不用打了。

石原莞尔总结了板垣失败的教训,采取了兵贵精,而不贵多的政策,挑选了三个精锐小队,扑了过去。

在越过炮击区时,由于人少,散得又开,竟是无一人伤亡。

卫华一直在祈祷着能有几发炮弹,落到鬼子中间,结果却一发都没有。只得连连摇头,待鬼子进了,就用轻机枪问候他们。一个日军小队长,和他身边的二个鬼子,被扫倒于地。日军听到枪声,全都趴了下来,一齐向卫华打去,子弹密得如同瓢泼大雨。

在这名小队长的身后,就是没有配戴军衔,也没有拿指挥刀的石原莞尔。他看到小队长惨叫着倒地,想到死神离自己擦肩而过,惊出一射冷汗。但马上又是一喜,隔着这么远,还能精确的扫射,多发命中,除了那个杀神,还有谁?

鬼子在机枪手的掩护下,将卫华所在的楼房团团围住,然后派了三个步兵班的鬼子冲了进去,逐层搜索。当然,这儿已经空无一人了。

卫华的头脑中,有板垣的照片,但这种黑白照,与本人相差太远,想要凭此分辨出918事变的主谋,显然是不可能的。要不然,为了那十分的大奖,说什么也要先干掉他。日军一开枪还击,他就收枪走了。

这是卫华在玩CS时养成的习惯,楼顶虽好,视野开阔能够狙击敌人,但同时也是一个孤岛,一但被敌人发现,就只有死路一条。所以,打了一枪之后,必须马上离开,寻找新的狙击位置。卫华不但自己是这样做的,他还命令突击队员们也这样做。这便是突击队,直到现在还能打击日军的原因。

卫华看到日军猫着腰,小心翼翼的靠近楼房,嘴角挂起了一丝冷笑,心中在喊,你爷爷在这呢!

等鬼子大部份进了楼房,只剩十几个还在外面时,卫华手中的捷克轻机枪响了,二十发7.92毫米子弹,仅用二秒钟就打空了。这么短的时间,日军根本来不及反应,这十多个鬼子,全都上了西天。

里面的鬼子,忽然听到外面枪声大作,惨叫声爆起,又冲了出来,但外面那还有人影?

石原莞尔看到门口的这十几俱尸体,心惊不已,好厉害的对手啊。此必是杀神无疑。这“杀神”迟不开枪,早不开枪,等到多数人进了楼房,在外面的“尾巴”,由于放松,而拥挤在门口时突然开枪,一击即走。里面的日军士兵,由于被墙所阻,无法立即还击,等到能够还击时,他已经远遁了。无论时机把握和战术素养都到了登峰造极的地步。这样的“杀神”难对付啊。

石原莞尔太高看了卫华了,这不过是玩CS的经验,从背后射击,总是要强于从正面。像门之类的必经之路,便是“得分”的守株待兔之地。交战双方都要特别的注意。但现在的日本连电脑都没有见过到,哪晓得什么CS?时代的差距,让卫华与日军的交战,占尽了便宜。

石原莞尔的目标就是卫华,哪怕将整个队伍,还有自己的命都填上,也要干掉卫华。虽说现在的卫华已失去了踪影,但鬼子还是不顾一切的冲了出去,展开搜索。

卫华转过一个墙角,换上一个新的弹夹。然后将轻机枪交于左手,右手捏了二枚从日军尸体上摸来的手雷,用牙咬掉保险,侧耳细听日军的脚步声,估算着距离。还没有等日军转过墙角,手一扬,两枚手雷就扔了出去,撞到墙上,然后弹跳着落在日军队伍中,轰隆二声巨响,一个班的鬼子,全无防备,全都被炸飞了去。

这又是一个CS手雷经典使用技巧,利用墙壁的反弹,攻击巷道拐脚处的敌人。卫华力大,手掌也大,一次扔两枚,轻轻松松,就报销了一个班的鬼子。后世的中国游戏玩家,人人都会。而鬼子从来没有想到可以这样做,还以为在拐角处是安全的。结果队伍过于密集,吃了大亏。

卫华双手抱着枪,枪口指着拐角处,只等鬼子一露头,就收点利息。等了几秒,未见有鬼子出现,想必是全挂了,露出了一个冷笑,将枪往肩上一扛,转身消失在“猫洞”之中。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