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最最头疼的写作》

《最最头疼的写作》


从小咱们上学就开始接受如何写作了,学习写作的基础知识,如材料、主题、结构、语言等,学习如何写记叙文、议论文、说明文、新闻及各类应用文体。什么抒情的,叙事的,多为无命题或写好后命题的,一般都可以随便的写,没有限制性,这时候,你的思维、想象都不受约束,可以想象虚构一番,可以写实,可以写属于自己的,也可以写不属于自己的,完全可以天马行空,随心所欲。也有些是受限制的,多属于命题型的,如各种报告、调查、评论,必须写你在那环境里的感受,写真实的东西,写你所体会到的东西,不能脱离现实。

经常会听到,“艺术是源于生活,又高于生活”,写作也是如此,只是有些情况下不同,即虽然来源于生活,却不能高于生活,也就是说写作来源于生活的资料必须真实,比如报告文学,经过一番文字上的修饰,就能具备一种艺术上的欣赏价值。

通常,写作时候需要一种很难用语言来形容的,摸不到,抓不着的,叫“灵感”的东西。常能听人说,现在正郁闷着,没有灵感。呵呵,其实只要学会一有灵感就记录下来,哪怕是只记录个词汇,这样就不至于总感觉没东西可写,才会使写作变得简单化,总感觉有东西可写。因为灵感只是一刹那的过程,多数只是当时的闪念,过后可能就永远想不起来了。俗话讲:“好记性,不如烂笔头”,说的就是这个理。

要想写好,首先要学会观察。鲁迅曾讲:“静观默察,烂熟于心,然后凝神结心,一挥而就。”比如要描写花草,就要观察花开的过程,花瓣、花蕊、草径枝叶的形状,观察在风、雨、阳光下形态,以及一年四季的变化等等,这样描写出来才鲜活。第二是积累。这讲的包括生活阅历、文化知识以及具体素材各方面的积累。就象论坛里组织的各种征文活动,其实就是命题作文,如果平时多接触社会、关注社会、多观察身边的大事小情,就会积累到各个方面的知识,那就可以随手拈来。以前经常有这样的情况,某个作者成名作非常的好,吸引人,而后来却少有佳作,原因是开始时是以自己的经历来写,很贴近大众,让人读了亲切,成名了,事情多了,头衔多了,反而局限了,逐渐地只好‘闭门造车’。大家都会佩服侃爷吧,其实侃爷就是经验阅历丰富,知识面广,而且善于观察与平时的积累,即使侃出了名,仍然不会离开原来的生活圈子,所以他总有侃资。第三是读书。书上有别人的经验,有大量的词汇、语法,自然是要‘拿来主义’,很省事。咱又得说俗话了:“熟读唐诗三百首,不会作诗也会吟”。光有灵感了,没有好词来描述,那也白搭工夫不是。

这如何写文章是说了半天了,其实咱也就是穷拽,比咱高的人太多太多了。现在谈谈这个名字,《最头疼的写作》。一般的写作很好'糊弄',比如写个小小说、抒情诗、散文什么的,就用平常说话的词句,再配以些华丽的修饰,多写写,肯定是会越来越好;还有报告、计划、合同什么的,那都已经八股格式化了,照猫画虎也能临摹个八九不离十。可有一种东西最难写,这就是“检讨书”。

为什么说这东西最难写呢?首先这是个命题作文,就是写出自己的错误,这就要求必须联系实际,写真实的情况,而多数情况下,谁愿意说出自己的错误呢,一般都采取“大事化小,小事化了”,还没有暴露出来的那是‘打死你咱也不能说’的,那只能招致“坦白从严”的恶果。其次是要写出犯错误的原因,或者是对错误的认识,这个最损,实际就是承认自己是“知法犯法”,那可是罪加一等的。最后,还要接受别人的审查,就相当于法庭辩论之后,等待法官的判决。

呵呵,于是就想着法儿的遮掩,轻描淡写,可这也不成,人家会说你逃避错误,认识肤浅。怎么办呢?话说,在那大字报漫天飞舞的时代,就开始了如何让人感觉检讨深刻,又轻描淡写的研究,大家相互传授、相互切磋,最终将这检讨书搞成了个格式化的八股作文:前面必要写段语录,什么‘要斗资批修’啊,什么‘犯错误就要改,改了就是好同志’之类。正文开头首先写国际形式如何,国内形势如何的好,再写省市、区县、系统、单位,甚至班组,罗哩罗嗦,反正就是一派大好的一塌糊涂。然后用“在这大好的形势下”做为转折,将已经被人指出的错误,用‘委婉的措辞’将犯错误的过程‘详细’写上。后面就是谈认识,为什么会犯这样的错误;其实有些错误没那么复杂,可要是俱实写,人家要说认识不深刻,只好耍开架式,上纲上线;真正严重的错误可不能如实的认识,一定要轻描淡写,小错误扣上无数个挨不着边的大小帽子,大写特写平时的成绩,这叫“避实就虚,避大就小”转移视线。然后,表达对领导的恭敬,夸耀领导的伟大,越肉麻越好。最后就是长篇大论地表决心。

好了,这下简单了,只要望格式里一套,一篇洋洋洒洒几千字的大作就出世了,肯定过关,还可能受到好评。

说得这么热闹,不是很简单吗,怎么说难写呢?

别急!这是给自己写检讨,难就难在给领导写检讨书。那些个做秘书、助理的,可能都遇到过这样头疼的事,但凡是个领导,什么汇报、报告、发言都会让下面的给写个稿子,他一般是照本宣科。开始您可能觉得那可是个美差,平时把好话望领导身上堆,让人觉得那叫肉麻不是?这会儿给头儿说好话那是您的工作了,以工作名义拍马屁,名正言顺,那可是天下一顶一的大好事。

嘿嘿,小心着点吧!这里头可是有个大大的陷阱哦。因为这类新的老八股里,有那么一股是写“问题和认识”的。你要是如实写了,领导一看:哦,你小子就是这么看咱的啊,先给你个小鞋穿!就是给您紧紧鞋带都够您受的。反过来,如果不写呢,别的领导或者你的领导的对头一看:这小子肯定是那边一条线的,很有可能是一根绳子上的蚂蚱。一定要打倒,再踏上亿万只脚。完喽,别想有好果子吃了。

难啊,头疼的很呢。这事可是老祖宗那会儿就有。不信,您就翻看下历史书,能让您目瞪口呆,因为这种事只有教训,没有经验的。

曾看过这么个故事:说是明朝天顺年间,有天呢,承天门突然之间着了把火,一下子把个大门给烧哗啦了。这私下里就嘀咕开了,是不是老天爷不准皇上承天了?这看家的护院的都整天提心吊胆的,那可是掉脑袋的罪过。还是英宗胆量过人,一下就把这责任给揽了过来,发布“罪己诏”,勇敢地向老天爷全国人民道歉。起草任务就落在皇上的秘书岳正身上,要说这岳正那可是有才,文笔好,经常给领导写材料,文章写得精细,有层次,分析问题透彻。接到任务,岳秘书是一气呵成,写完了那叫得意:“敬天事神,有未尽钦?祖宗成宪,有不遵钦?曲直不辩,刑狱冤钦?”句式排比,问题清楚。英宗一看勃然大怒:你这是诽谤!来啊,大刑伺候。结果一百杀威棒后,把岳正下放到甘肃劳改去了。岳正是一脑门子的冤枉。

其实,这事就怪他岳秘书把事情搞拧了,当头儿的要是犯这么大的错误,那还了得,绝对是就地免职了。这检讨应该比照咱前面讲的格式套一篇:咱做皇帝很多天了,虽然做了不少的工作,但离人民的期望还差得很远,特别是沉溺于事物性的日常工作中不能自拔,挤占了学习的时间,所以,学习不够;还经常下基层,为了能与社会融合,和下属以及百姓打成一片,请吃和吃请那是必须的,礼尚往来嘛;正因为存在这些问题,所以导致了火烧承天门这样重大的安全事故.....

咱先两天才写了个范本《咱的检讨》,叫yehe666的朋友回帖时一针见血的指出:这好像不是检讨,是给自己脸上贴金呢!看来这位朋友深知其中滋味,肯定是个高人啊。

本文内容于 2007-12-22 18:04:17 被亚军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