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幸福迟到二十年[爱情亲情友情 ]

引言:行进在漫漫的人生道上,弯弯曲曲的两旁并不总是鲜花怒放、绿草如茵,间或也有荆棘密布。可只要心中有爱,藤蔓丛横,不觉挂碍;关山阻隔,以真情相渡......


一:喜

天空还是雾霭蒙蒙,床头的闹钟就开始发出“宝宝起床”的叫声。

雪儿腾地坐起,突然间赤着双足跳下床去,一把推开窗户向下张望:外面只有几个早起的小贩。在走动初冬的空气,带来黎明前独有的寒冷和清新,身着单簿的雪儿却浑然不觉,吸入一口带着丝丝甜味的雾气,种喜悦的感觉瞬间浸透了她的全身。

雪儿转过身,三下五除二穿好衣服,环顾着昨天已清洗过三回的房间,摇了摇头,突然间想起什么,一路小跑地冲进卫生间,洗漱一番,“咚咚咚”地跑下楼去。

楼下,姨妈正在准备早点,被响声吓了一跳,抬头一看,脸上写满诧异。“今天太阳这么早就出来了?”姨妈笑到,“小懒猫也会早起,太阳看来是打西边起的。”

雪儿一把抓起油条就往嘴里塞,边嘬着滚烫的豆浆,边嘟嘟喃喃说:“我...妈...今天...回来!!!”

“傻丫头。”姨妈怜爱地摸了摸雪儿的头,“慢点,下午航班才到。”

“ 我忘了买花了。接我妈得漂亮的花,妈一定高兴。”

雪儿几口把豆浆倒进喉咙。兴冲冲跑出门去。

“可怜的孩子。”姨妈边收拾,边念叨着。“这次她妈回来,总于了了这孩子二十年的心愿了。”


二:怒


雪儿爸从浙江工地赶了回来,迈进门时,仅比雪儿妈晚到一步。

两人互相久久地注视着对方,长久都不说话。显得格外的陌生。雪儿爸的迷彩服是掖在裤子里的,黑黑的脸上挂满风尘。雪儿妈死死地盯着他,客厅里一片静默,时间似乎中止了。雪儿妈脸上一直在变换,嘴颤动了半天花板,半晌却突然冒出一句:“短命鬼...”

雪儿爸张了张嘴,却长长地叹了口气,并放下手中的行李。并慢慢地从怀里掏出一个仔细包着的纸包,递给雪儿妈。低声说道:“这是给霜儿看病的钱!”

雪儿妈却不接,脸色变得铁青,“钱!!!”她突然愤怒地挥手,打落纸包,歇斯底里喊到:“钱!你就知道钱,钱!二十年了,我看不到我的女儿。呜.....”

纸包掉在地上,大小不一的纸币散落一地。

雪儿爸涨红了脸,掏出烟点着,一声不吭。姨妈蹲下身去,一张一张拾着钱,嘴里劝到:“姐,别怪姐夫,这些年他也不容易。”

“我的命真苦,我的女儿呀,要有个三长两短,我跟你没完。呜.....”

“唉,谁让我们小时候呆的那山沟沟穷呀,男的不打工,女的不出国,连饭都吃不饱。”姨妈顾自念叨。

“二十年呀,这短命鬼。。。呜呜。”

雪儿呆呆地看着泪水横流的妈妈,满脸沮丧的爸爸,这是梦中千百次想过的大团圆吗?手中的康乃馨不知什么时候从手中滑落,梦,碎了无痕。雪儿转身从门口逃了出去,父母的呼唤声越来越淡......


三: 哀


“东方,.....”手机里传来雪儿熟悉的哽咽声。

东方一脸诧异:“哎,雪儿,你妈不是今天回来吗?没接到?”

“不是...”

“ 这样呀,我在梦巴黎等你,见面再聊吧。”

“嗯...”


-------

如述如泣的萨克斯在荡羡。乐手在自得其乐地吹着。

雪儿情绪在音乐声中慢慢地稳定下来。

“ 东方, 这两天的心情好压抑啊 好难过 。”

“你姐姐的病查出来了吗?”

“姐姐还在住院,到现在也没有查出来是什么。”雪儿泪眼婆裟。

“吉人自有天相,相信会好起来的。”东方知道这句话很苍白,可又能说什么呢?抽起一根纸巾,递给给早就是泪人儿的她。

“妈妈回来了 本来很开心的,不知道还会不会和爸爸在一起,我的心里好难过。怎么办呀?”

“你妈和你爸离婚了吗?”

“还没有,但是我不想让妈妈看不起爸爸 我知道, 那种眼神是很伤人的。”

“你爸做错了什么吗?”

“现在一个在外面辛苦的忙 这次也给姐姐送医疗费, 妈妈却有的抱怨。我真不希望一个完整的家就这样碎了,我的心理就是无法去接受这个事实。”

“不会的,如果要离也不会拖20年了。雪儿,你们姐妹的大学学费是不是一直是你妈出的?”

“我现在也在想 ,妈妈当初为什么要出国,我宁愿不要什么大学 只要大家在一起生活, 再苦一点,我也不害怕?”

“雪儿,生活没有如果呀,记得吗?那年你在上海刚上大学一年级,第一个中秋,你是怎么感觉的?”

“很寂寞,无聊。”

“那你妈呢?她过了二十个寂寞的中秋和春节。这20年来,她生病的时候谁陪她?”

“嗯......”雪儿身子一震,“我不知道...该怎么去想,该怎么重新去认识我妈妈......我想想......”

东方再不说话,静静地聆听萨克斯在流淌


四:乐


华灯初上。

雪儿和东方轻轻站在住院部的房门外,透过门上的玻璃,雪儿妈妈已略省发胖的背影映入眼帘,她正紧握着雪儿姐的手,尽力地向前倾着身子,和雪儿姐在说着什么。一直显得憔悴的姐姐却容光焕发,时不时,咯咯的笑声开心地破门而出。快乐的气息使灯光都变得蒙胧。

雪儿紧紧地抓着东方的手,怯怯地不敢推门进去,生怕一推,这幸福就没有。

东方也静静地享受这一种天伦的快乐。

“东方,你来了。雪儿,怎不请东方进去坐坐。”

雪儿爸爸快乐的声音从背后传来。

推开房门,雪儿妈妈一下转过声来“雪儿~~”

“孩他妈,霜儿是良性肿瘤。没什么大事了!”

雪儿抢过她爸的诊断书,跳了起来。

“喔~~~~~~~太好了~~~”


---------

幸福迟到了二十年,但终于来了......




本文内容于 2007-12-22 16:09:34 被东方启明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

新闻阅读排行

热门图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