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我师傅是参加越战的退伍老兵(1)

我单位的老师傅竟是抗美援越军人(1)

认识李师傅的时候是1993年,那时我毕业在单位实习,就跟着李师傅熟悉工程情况,做些工程维护工作。工作闲暇之余,常在一起闲聊,当地叫“砸蛤蟆”。这年,李师傅正年过半百。一日,闲聊之中,谈起了军人,都知道李师傅部队退伍安置的,就要他摆一摆当兵时的事,他却不过,便讲给了我们听,OH,MY GOD。我师傅居然是抗过美援过越的老兵。

话说1965年,美国在越南闹得正欢,虽然不敢越过17。线,但越南的“同志加兄弟”有些挺不住了,向我国求援。当时国家领导人决定以志愿军的名义,遣工程兵和高炮部队入越作战,入越部队不穿中国军人服装。李师傅就是在这时,告别新婚妻子,入伍走向越南战场。李师傅是炮兵,不过是高炮部队,打飞机的。在广西的一个训练基地训练了3个月,便走上了越南战场。他们在什么地方,连李师傅都不知道,只知道在山里面,架设好高炮,有雷达指引,打击美军的战机。一入战场,心里那个紧张就别提了,心咚咚的跳的特别厉害,浑身发紧,还哆嗦,新兵基本都那样,老兵就看着笑的前仰后合。 等美国的飞机投下的炸弹一响,就觉得直想尿尿,脸都白了,第一次上战场,也是有些害怕。等飞机近了,就开始打了,随着雷达指引,瞄准天空开炮。李师傅是二炮手,他说,炮兵中最累的就是二炮手了,一门炮有好几个二炮手,否则满足不了要求,随说着,还潇洒的做了个填炮弹的动作,战争是残酷的,李师傅他们的部队击落击伤了很多敌方战机,但许多战友也长眠在异乡的土地上。美国的技术很先进,能根据炮弹轨迹锁定地面阵地,有时刚没开几炮,就迎来霉菌的炸弹,一个班的战士往往随着爆炸声全部牺牲,残肢断臂散布在阵地上,惨烈震撼人心,但更激起了中华男儿战斗复仇的血性,把怒火撒在来袭的敌机身上,,李师傅命大,几乎连轻伤都没受到过(飞机的炸弹挨上估计很少有轻伤),只是被炸弹和炮弹爆炸声震的耳朵有些聋,这也是职业性的,好多年才恢复了一些,但后遗症要陪伴他一生。我们开玩笑说,李师傅是我们单位两个出过国的人之一(另一位师傅更有点传奇,以后再讲给大家),且不用办护照。

李师傅他们部队完成援越作战任务,获得军委“集体二等功”,归国后,回原驻地休整,李师傅回家探亲。师傅说,当兵三年,没结婚的光棍还不知道有老婆啥滋味,可他着结了婚的就不同了,恨不得一下子飞回家中,好好释放几年的相思之苦。在家呆了一个月,天天和师母粘在一起,更是没有一晚上闲着的(除了例外的几天),说道这里,大家哈哈大笑起来,李师傅认真地说,这是真的,那时就觉得有劲没地方使,年轻人要珍惜好时光。现在师傅一儿两女,日子还可以。

回部队后,因为当时和印度的关系紧张(那边整天叫嚣着复仇),部队移防到西藏的日喀则军用机场担负护卫机场任务。在西藏的事情以后跟大家讲。因为阿三有那个心,没那个胆(至今都45年了,难道君子报仇,50年不晚?),形势缓和,由于文化水平的关系(李师傅小学文化水平),李师傅就退伍了。李师傅说,要是自己有初中文化水平,也能留在部队弄个连长什么的干干了。我们说,你现在不是挺好么,附近乡镇有个营教导员转业的,安排工作还不如你呢,你们年龄差不了几岁。李师傅说也是。李师傅退伍安置在陕西一家著名的军工单位,叫***(数字)研究所,该单位当时正在研制远程轰炸机(林彪主持的项目),可惜后来下马了。因为文化水平低,李师傅在那里从事水暖等管道维修,应是管道工吧,可李师傅说自己是管子工。与他分到一起的还有一位同村的战友,可惜已经因不明死因亡魂异乡,每说到此时,李师傅就激动,他说,他战友的老婆有外遇,被战友发现了,后来战友就死了,也曾报案,当地公安没弄出个所以然,不了了之。师傅因此加深了回乡的意念,通过在我们单位的同乡,联系了我们单位,调了回来,成了我单位资深的工程管理人员(全局都很尊重他)。

李师傅以退休8年多了,我很想念他。


本文内容于 2007-12-23 10:21:31 被特种兵王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