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装”中国-请欧洲理解对华军售解禁的意义

这件事情的的发生来自一个模糊而并不遥远的时代,这件事情导致的影响关系着中欧关系的未来。欧洲的上层建筑,古往今来几乎总是不敢于抛弃旧有的思维,偶尔出现那么几个敢于变革环境的人,又是那么的稀有,这比起于他的远亲美国人简直是有着不知道多宽的差距。


对华军售问题,长久一直影响着中欧的双边关系更好的发展。欧洲人以为一个与其意识形态和问题相悖的大国之崛起,或许不是利空,但绝对也不是利好。需要一些手段牵制这个大国的崛起,对华军售问题或许便是其中最为核心的问题。


欧洲人认为是核心的问题,未必就是中国人认为是核心的问题。欧洲人以为他那些军事技术成果加之中国的雄厚的经济实力可以将中国“一夜间”武装成苏联式的军事强国。笔者看,那只是一相情愿的结果罢了(欧洲的军事实力无法在冷战期间抗衡苏联,欧洲的军事技术也无法在多极化潮流的今天帮助中国成为军事强国)。其结果也未必如此,一则中国历来认为对华武器军售的解禁是一个多边关系中平等性的问题,影响着双边的长远发展与合作;二则欧洲的军事技术成果未必符合中国的胃口,中国人向来不缺乏智慧,在短短十多年时间内,特别是近几年,其军队现代化、正规化和革命化建设成绩斐然,难道这些都是依靠欧洲的结果?


我们不否则中国希望借鉴欧洲军事技术的心理,多一条接触先进技术的渠道,又有谁会去拒绝?但是,笔者以为中国的武器系统借鉴的更多的是苏俄的经验。伴随1950年《中苏友好互助同盟条约》的签署和1990年代起俄罗斯对华的大量军售,中国国防建设的各个领域多的是苏俄的影响,而绝非是美欧的影响。这从最早仿制米格、图波列夫等型号的机型到现在051C、052B和052C型导弹驱逐舰的成军。几乎整个武器系统里,都是或都有苏俄武器中国化的成果和因素,而051B型导弹驱逐舰这样深受美欧影响的武器平台可以成军的则是少之又少的。


技术方面的习惯性和兼容性问题只是其中之一,比这个更为突现出价值的,乃是伴随欧洲对华武器禁运可能导致的地缘政治版图变迁(地缘政治目的性是笔者认为的加强中欧双边关系的最大追器)。


没人会否认技术革命会影响一个时代,蒸汽机时代、内燃机时代、电气时代、核工业时代和信息化时代都是技术革命带来的,这一切深刻影响着人类文明的过去、现在和未来。可以说,在近两百多年历史中,谁只要占领技术革命的高地,谁就可以独霸世界。


当然,我们论述的并不是技术革命,而只是技术。技术革命的影响是立竿见影的,技术的影响可能是需要时间才能洗刷而来的,特别是现在这个技术多元化的时代,很多国家都有自己海量的技术储备,多有自己的独霸的技术领域、方面和环节。


这就启示了一个信息,如果若干大国在技术领域可以进行互补,那结果难道不是互利与共赢的吗?的确如此,中欧便是其中一对可以成为这种伙伴的样板(军事技术或许习惯性和兼容性不够达标,非军事技术难道也如此吗?)。


在当今世界最大的政治实体中,可以说惟有中欧这对双边关系才是利益交集最大的大国关系。


为什么这么说呢?——还是回到了地缘政治问题。


虽然当今世界影响大国关系的早已不是地缘政治关系一个,虽然影响当今世界大国的地缘政治利益,早已不是海权、陆权和空权那么简单。但是相比美俄日印这些超级大国、大国和准大国,中欧之间的摩擦显然会小得多,利益空间显然也会随此增加。


作为政治实体,中国周边不仅有日本这样的经济和军事强国;也有俄罗斯这样的志在复兴的大国;同样也有印度这种不甘落后于中国的发展中大国;也不会少掉那如影相随的超级大国——美国;中国的地缘政治环境毫无例外地成为了大国中最恶劣的一个,况且还是一个未统一的中国。


欧洲的环境也好不到哪去,政治、军事和经济上时时刻刻要受到美国的制约;军事上重新复兴的俄罗斯挑起那紧绷的神经;经济上日本是除美国之外最大的竞争对手,金融领域特别是这样;印度可能是一个利害关系相对微弱的国家,但是比起中国,一弱了许多、二是地缘空间不合格,无法将价值发挥到最大程度。如果欧洲立志“武装”印度,最多影响到俄中美,无法直接影响到日本。除此之外,还需面对比中国更严重的“分裂”。


目前为止,中国在经贸上与欧洲是有互补性的,在金融上肯定没有日本对欧洲的威胁那么大,在实力上正处于上升期,在地缘空间上需要应对除欧洲以外所有的政治实体。


以上便是中欧合作的前提,可以说没有这个地缘政治的前提,就没有下面地缘政治的目的。


双方的目的性应是很明确的——追求地缘政治版图的大地震,即统一与一体化、崛起与振兴。所以,今天欧洲的军售解禁可以为中国的统一和崛起撑上一把,明天中国的帮助或许就成为欧洲一体化和重新振兴的重要因素。具体体现在,一欧洲不会,也能漠视,技术成果是中国崛起的体现。现在中国需要一些欧洲的军事技术(或技术),未来欧洲难道不会需要来自中国的技术吗?千万别忘记没有火药和指南针,也就没有欧洲的今天!二军事解禁和技术合作开的是先河,此后政治和经济上中欧同样进行许多双边合作,完善双边关系的可塑性,追求双边利益的最大化。


当然,就技而言,笔者前面说过了。中国未必那么看重欧洲的军事技术,中国关心的欧洲上层建筑对华的一个态度。而对华军售解禁就是一个最大的特征,这个特征比起对人权问题的放宽来的更为现实。


我们常说,做人要拿的起放的下,一个政治实体同样也不能缺少这种特质。欧洲眼下缺少的便是这种特质,拿起的时候他在和盟国一起颠覆和灭亡社会主义国家,缔造资本主义的完胜。现在的环境,需要他放下了。无论是姓资还是姓社,如今面对的都是最为现实的问题,为了意识形态和传统道德的暂时束缚,葬送欧洲的明年,合算吗?


“武装”中国并不意味简单的军事武装,而是一种最大程度的支持、合作与帮助。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