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阿阮


因为自己的懒惰,近一个多月都没有打开过信箱,今天打开一看,竟看到阿阮前两天发来的圣诞问候,颇感意外。

与阿阮相识源于2001年的西藏之行,来自澳门的她,作为两岸三地的代表,加入到那次庆祝南大百年校庆的活动中。印象中的阿阮瘦小、纤弱,肤色微黑,神情有些郁郁,但一双清澈明亮的眼睛却时不时地闪动着聪慧。

一路西行,普通话不甚流利的阿阮言辞不多,主意却十分坚定。记得在珠峰一号大本营前选拔攀登队员时,虽然身体不适,但阿阮仍强烈表示要上。绒布冰川前那条冰冷刺骨的溪流,阿阮是被老韩背负过去的。看着老韩疲惫的神情,虚弱的阿阮不再接受别人的帮扶,她的顽强感动了我及每一个队员。而我们一同攀登珠峰的经历也至今难忘。

在复旦新闻系读书的阿阮此后和我们有了频繁的接触,经常相聚的还有后来远赴美国的腼腆的大男孩儿宇清、急吼吼聒噪如雀鸟的臭丫头晓璐……

再往后,毕业了的阿阮回到澳门,随后在澳门日报谋到一份做记者的工作。从往来的聊天中,感觉其似乎有几分落寞。

然后,就是工作、生活…… 渐渐的,大家就不再联系。

05年十运会时,曾臆想过阿阮是否会来南京报道,其实心里明白,她对体育的兴趣一如我对政治。

05年底的时候,有一天突然收到了阿阮寄来的圣诞贺卡,还有我们在珠峰上的合影,都是她自己亲手制作的,很精致。最惊讶的是照片背面的题字,很娟秀,看来她驾驭汉语文字的能力要比语言强。

此后,便频繁的和阿阮保持着通信联系,相互关心彼此的工作和学习。也曾问及其个人感情问题,但每逢此时,阿阮总是借故岔开话题。我知道她心境很高,内地的大学生活,所见男同学皆好学上进,这使她对澳门的男孩子几乎失去了信心。她也表示,目前还是更多考虑工作重要。最近她接受了一份新的工作,是做议员助理。以她自己的话说,这是一份极具挑战性的工作。

上个月有机会赴澳门公干,临行之前,与阿阮电话联系,相约见上一面。几年不见,不知道经历了社会磨砺的阿阮,还会是那样神情郁郁吗?

和阿阮的见面只能是匆匆一晤。由于在澳门逗留时间较短,且阿阮议员助理的工作又相当繁杂,因此,我们选择在周五她下班之后。虽然和阿阮近5年未见,但在新葡京熙熙攘攘的人群中,我还是一眼便将她人了出来。

我们从加思栏马路拐上友谊大马路,在宋玉生广场右拐上了柏林街、马济士大马路……对面就是中央政府驻澳门联络处,我们边逛边聊。眼前的阿阮比6年前健谈了许多,也开朗了许多,脸上不再只是腼腆的羞涩,更多的是成熟的大方。她那原本迷离和朦胧的眼神,在黑夜里显得深邃,线条流畅的鹅蛋脸在夜晚酒吧霓虹灯的映衬下,更平添了几分妩媚……

临分别时,阿阮送给我一张碟,告诉我那是我们01年西藏之行她随行采访的录音剪辑。很感慨阿阮的细心,她总是将生命中值得记忆的东西去细心珍藏。

我很想去拥抱她一下,轻轻地吻一下她迷人的脸颊,但我不记得有没有那样去做。

回到内地后,继续投入烦琐的日常工作中,但我的脑迹,仍时不时浮现阿阮的身影。新年快到了,阿阮,祝你圣诞快乐!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

新闻阅读排行

热门图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