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乔治·华盛顿,弗州人。世家子,幼以敏诚闻乡里,公父奥古斯丁,亦乡中之贤达,教子甚严,尝有一事,公幼时曾不慎误伐一樱桃树,太公悉此事,以话试之,公以诚作答,乡人传为美谈。稍长,从长兄习测绘之术。年方弱冠,投身军伍,尝数战法师,屡破之,以功晋上校。战事毕,返乡,出为弗吉尼亚议会议员。方是时,英王无道,暴虐万民。乡邑父老以帅平素急公好义,且谙熟军事,群推为首,共兴义兵。自由旗举,独立钟鸣。上以一旅偏师,鹏程两万里,纵横十三州,频挫强敌。苦战经年,大功始成。然公性好淡薄,功成不居,欲退归林下。事机不密,为众人所闻,父老毕集马前,谓之曰:“明公不出,其如苍生何!”言毕,群伏马首而号啕,声达于幽谷。上不忍,遂下马,掷剑于地,长叹曰:“几可以吾一人而误天下,吾今且代行摄政,但与诸父兄约,日后必仿尧舜故事。”众人诺,公始就大位。越数年,果行禅让事,年六十有七,崩于维农行在。

乔治·华盛顿,弗州人。纨绔子,幼以诈敏闻乡里,父奥古斯丁,亦乡中豪绅。尝有一事,其幼时曾伐一樱桃树,事为其父所悉,以话试之,彼竟直答,毫无愧色。或有左右难之,其父抚掌大笑,对曰:“此吾家千里驹也。换作旁人,或巧言令色,或讳言之,然其皆非善策,终不免为吾责尔。独吾儿,杀伐决断,皆出己意。事前伐之如摧枯絮,事后言之如平常事,个中胆色,虽操莽少时,亦有所不如。”族人闻其言,莫不惊骇。稍长,好堪舆之学,从长兄习之,窥测龙脉,遂有胜广之心。年方弱冠,投身军伍,恩结士卒,密植私党。中途返乡,潜谋异志。方是时,英储初立,虽普爱黎民,然恩有未及。独夫夜呼,乱者四起,群推其为渠帅。劫城邑,掠州郡,荼毒万民。官军讨之,彼于穷途末路之际,竟效前明吴三桂之故技,引法虏入关,遂使十三州干净土,遍污膻腥。僭号登位,居然为一方之伪主。然彼虽后宫粉黛三千,竟无嗣可继。不得已,乃伪托尧舜之名,行禅让事,亦为天下万国笑。年六十有七,卒于维农。

托马斯·杰斐逊,弗州人。世家子。父彼得,母珍妮皆人中之龙凤。幼就学于威廉学院,业成,出为律师。立志为世间持公道,正人心。声望隆于国中。平日即颇愤英王之无道,待到义师纷起,遂投笔从戎,草独立宣言,传檄天下,为美洲开太平。方战事正酣,倡引友邦,广结外援,国势遂安。功成之日,历任显职,出为国相。越数年,尧终舜继,终登大宝。任上开疆扩土,并路易斯安那,宣国威于四海。禅位后,退归林下,携妻子悠游岁月。两宫嫔主本亦同胞姊妹,自是峨皇女瑛,凤凰于飞。羡煞旁人。年八十有三,正值独立宣言颁布五十年之纪,崩于乡里,人咸赞之。

托马斯·杰斐逊,弗州人。纨绔子。父彼得,本英伦之编氓,母珍妮,世属苏格兰之反叛。幼就学于威廉学院,业成,出为讼师。唯钱是命,弃公道,坏人心。劣名遍于国中。待到乱民峰起,遂草大不敬之独立宣言,传檄天下,为乱匪张目。方战事正酣,彼竟倡联法虏,通西寇,移英祚,动美本之计。彼之功成之日,即两岸英民分离之时。其后历任显职,出为伪相。越数年,莽去操来,始就伪廷。任上乘法人之危,并路易斯安那,遗患美洲。后数年,方得温饱,色心又起,淫辱妻妹,秽乱后宫。年八十,值其伪檄颁布五十年之纪,暴卒于家,岂非天哉。

亚伯拉罕·林肯,肯州人。贫家子,幼失学,曾为生计故,遍尝艰辛,然亦由此得知民间之疾苦。稍长,历多职,由邮丞而至律师,并出为伊利诺伊州议员。后由众人所推,出继大位。任上悯万民之所苦,急万民之所急,力行变法。南方叛,讨平之,黑奴苦,解放之。美洲臻于大治。不意竟为一南方伶人刺于座中。正所谓:悠悠上心忧,苍天不见怜。茫茫众生氓,前路失迷航。悲我国邦,丧此元良,哀我兆民,顿失慈航。年仅五十有四。

亚伯拉罕·林肯,肯州人。农家子,幼失教,终日奔走于穷巷,专为稻粱谋。稍长,历多职,由邮丞而至讼师,并出为伊利诺伊州议员。后由乱党所推,伪继国统。南方志士,不忍视此僭越之事,纷起讨贼。彼竟驱黑隶以残同种,媚异族,而泯种姓。堕名城,杀豪杰,仅以亚特兰大一城,只逃出一户,余者悉屠之。内中详情可寻一郝姓女子,即可得知其事之酷。幸有一志士,肃将天讨,弹丸一击,元凶授首。庆我国邦,诛此豺狼,贺我兆民,正义得张。

西奥多·罗斯福,纽约人。父为城中巨贾。幼即以聪敏闻于四乡。稍长,就读于哈佛,继入哥伦比亚大学。业成,入纽约州议会,领袖群伦。曾任纽约警署署长,海军部长多职。美西战起,投笔从戎。曾领数千弱卒战于古巴,时敌众我寡,语与众人以励士气,曰:“夫西虏者何物,非他,比利牛斯之贱种,伊比利亚之岛夷,犬养成性,罔通人礼。今吾与诸君置此死地,成则,昔之华盛顿,败则,田横五百人”众人感奋,遂克大敌。战后,以功继大位。 年六十,崩于纽约。

西奥多·罗斯福,纽约人。父为城中巨贾。幼即以贪诈闻于四乡。稍长,就读于哈佛,继入哥伦比亚大学。业成,曾任纽约警署署长,任上缇骑四出,道路以目。后任海军部长,挟其船坚炮利,犯我西朝。夫西朝者,加泰罗尼亚之贵胄,欧罗巴之神族。彼竟来犯,屡为王师所破。然其招募西部之亡命多年,经营印第鬼种有日,以吾三千年文明之邦,四百载民主之国,断不予之同沦。王师返,彼竟谬之大捷,以谎功报与伪廷,竟登大宝。亦可笑哉。越数年,恋栈不去,谋组前进党,事泄,年六十,卒于纽约

乔治·沃克·布什,马萨诸塞人。父乔治,即前朝太阁。幼以聪慧闻,稍长,入耶鲁,习历史科,业成,愤交趾无状,慷慨从军,自是虎威鹰扬,扬名军中。瓜期两届,功成还乡,续入哈佛,习工商,通测绘,福荫桑梓。众人以其贤,举为得克萨斯州州长。其后,克氏篡政,荼毒万民。故老贤臣,三请之,遂出,逐伪主,即大宝,国朝得保。并折三矢,誓告太庙。一矢曰:讨大食,不先下此地,中东不可图也。一矢曰:击波斯,当年缚使之恨,不能忘也,。一矢曰:灭高丽,此事成,红朝日不久矣!一人呼,三军和。挥兵东向,当者披靡,长刀所指,虏主成擒。今者,大食束手,波斯胆寒,其势已成。独高丽未下,北韩庶民之盼王师,如大旱之望云霓。至若吾辈,亦望王师速来,伐无道,诛暴秦,三辅亦必有壶浆之献矣!

乔治 ·沃克·布什,马萨诸塞人。父乔治,即前朝伪主。幼以狡讦闻乡里,稍长,入耶鲁,习历史科,续入哈佛,习工商,业成,操商贾之术,盘剥百姓,由是而富,并以其家世故,窃得克萨斯州州长之位。其后,有德者,名克氏,吊民伐罪,驱其父于穷荒,彼不思己过,反密结朋党,谋复辟之事。天不佑贤,其谋竟成。伪即大位,穷兵黩武,并折三矢,告于太庙。一矢曰:讨大食,一矢曰:击波斯,一矢曰:灭高丽!以一己之私,遂使数万士卒埋骨域外,楼头少妇白首空闺。噫,近日闻其又有犯吾红朝之意,彼不来则矣,若敢来犯,则吾辈男儿,誓以血肉冒矢石兮,筑新一之长城;以忠义排万难兮,塑兰芳之伟像。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