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儿女英雄传 五 挑拨 150、穷途末路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708/


150、穷途末路

接到肖强通知的胡明原本准备了两个旅前去龙岗山支援的,结果看到1师把黑木狠狠的打了下再赶到本溪前的平原和丘陵地带上,立即通知部队行动起来,重新布置阵地,将原有的3道防线进行强化。由于得知黑木现在还残余缺乏重武器的18000余人,比原来的小间师团要厉害的多,而且这些日军知道他们的形势非常的不妙,所谓哀兵必胜,一定会比小间师团更加的疯狂,所以安排部队梯次防御,逐渐松懈日军的士气。在第一道和第二道防线之间的3公里地段上,大量的设置地雷和各种障碍,在给予黑木沉重打击后就后撤,牢牢守住第二道防线,与肖强的1师前后夹击黑木。为防止黑木渡过太子河四处流窜,在太子河对岸也设置了防御,并通知朱道的司令部要沿岸各地民兵注意抓捕和消灭漏网的日军。

负责防守第一道防线的2师1旅得到通知后立即行动起来,所有的指战员都被告知,黑木的日军最迟会在明天早上到达阵地前,他们的任务就是在第一道防线前牢牢的将日军拦住至少2天,给肖强的1师追击和移动重武器争取时间。战士们从后勤那里领取了大量的弹药和各种障碍,并按照对付小间师团的办法,在阵地前遍布钢钉和木棒做的狼牙棒,设置铁丝网。司令部后勤处送来了朝阳研究基地最新试制成功的跳雷――踩到后一松开就从地下跳起来1米多高爆炸,基本原理和鞭炮的二踢脚差不多,这地雷里面和钢珠手榴弹一样,全是密密麻麻的钢珠,一爆炸开,8米范围内的敌军非死即伤!

黑木带着冲出龙岗山的残余人马,向本溪方向狂奔,一路上都在疑惑,怎么就没看见小间师团的人呢?难道小间师团打的顺利,已经到本溪去烧杀掳掠了?那样的话,这个小间就太不是东西了,一点都不耿直,都不通知一下,但愿他懂事些,知道给自己这个大将司令留些好东西孝敬孝敬。焦急的黑木心里面忐忑不安,七上八下的,实在心里觉得没底,就对身边的一个副官道:“你再叫人去看看,小间师团倒地在那里?自从接到他们那天晚上发回的突破中国人阵地的电报后就没了动静,我老觉得不放心。”

副官安慰到:“司令不要着急,我们从前天晚上过后,就没有开过无线电,联系不到小间中将也很正常,我已经派了通讯兵去找了,不过还没有回来。”

“那再多派些人去找!”

前出寻找小间师团的日军二个人骑马狂奔,几个小时就到了小间师团原来的临时营地,战场已经被本溪附近出来帮忙的民兵和老百姓打扫完毕,连那些被炸的扭曲变形的大炮零件、破铜烂铁都被捡的干干净净。中国老百姓可是最知道勤俭节约的,这日本人不远万里送来的破铜烂铁可不能浪费了,那些大炮的废铁,给村里的铁匠打犁头犁地可比自产的土钢结实的多,用几年都不烂,还有日本人的帐篷虽然被炸成破布片,可老百姓捡回去缝缝补补,做门帘也结实啊。结果这两个日本兵除了看见遍地的炮弹弹坑之外,什么都没见到,不过大战之后留下的萧杀气氛,这两个曾经经历过甲午战争的日军还是能感觉到。正当觉得不妙,准备回去报告的当口,从附近的树木上突然飞出两个苍鹰一样快速而凶猛的黑影!两个日军还来不及拔出腰上的刺刀,就被黑影一把捁住脖子从马背上拖到地上,重重的倒地后,两个黑影用强有力的大手狠狠的勒住日军的脖子,右膝盖抵在日军的背部,左手拧住日军的左手腕,将他们牢牢的压在地上。

从路边跑出几个身着迷彩服的战士,两人一个,将日军捂住嘴巴拖到树林里面去,日军的战马也被牵到隐蔽的地方藏起来。两个被俘虏的日军惊恐的看着着12个奇装异服、全身杀气的人,觉得心里面直发凉,这些人看起来是中国人,可脸上全是黄绿相间的油彩,身上的枪也从没看到过,带着长长的弹匣。

小队长走到两个日军前面,问道:“你们懂汉语吗?”

两个日军死愣着不开口。小队长问了两遍,不耐烦起来,一脚踢到左边日军的肚子上,那个日军居然被强大的力量踢的从两个抓住他手臂的战士身边飞起几米远,落地之后像虾米一样卷缩成一团,嘴里面不断的呕出白沫,大小便也失禁,传出一阵恶臭。小队长鄙夷的看下那个脓包的日军,转头用寒彻心扉的眼神牢牢的盯住右边的日军。

右边的日军吓的全身发抖,这些人根本就是魔鬼!日军的心理防线逐渐的崩溃,半晌带着哭腔到:“我-我的懂-懂中文,在甲午年后到辽东的时候学的。”

小队长冷冷的看着日军:“那么,告诉我你所知道的一切,你们两人,我只需要一个,现在,机会在你这里。”

右边的日军嗫嚅下道:“你们真的只留下我一个?”

小队长刷的一下拔出小腿上的多功能匕首递到日军手上:“你自己搞定!”

拿到匕首的日军咬咬牙,走到还卷缩在地上发抖的同胞前面,恶狠狠的一刀捅到他心脏位置,还用力搅动两下,喷了一手的血。然后走回来对小队长道:“我和你们合作。”

随后到傍晚的几个小时,黑木派出了十几个骑兵寻找小间师团的下落,结果都是肉包子打狗,有去无回。黑木在夜晚临时宿营后越想越心惊:“这小间师团不会是没了吧?难道中国人是魔鬼,把一个师团的万多人杀的一个不剩?”心焦如焚的黑木根本没法休息,在帐篷内转圈圈。等好久之后,才看见副官急匆匆的跑进来喊到:“找到小间师团的人了!”

黑木听了,兴奋起来:“在那里?快带来我看看!”

片刻之后,两个衣衫褴褛、灰头土脸,全身伤痕的日军出现在黑木的面前。黑木倒吸半口凉气:“怎么会这样?小间中将呢?你们的一万多战友呢?”

“司令阁下,我――我们全师团就剩两个了,其余的全玉碎了!”

“什么?一个师团全都玉碎了?小间中将也捐躯了?”看着两个叫化子一样的日军肯定的神情,黑木只觉得天晕地转,身体一软,扑通一声栽倒在地!

慌神的副官立即将黑木扶到帐篷内,叫通讯官和日军总司令大山岩联系,争取能支援或者解救危机四伏的黑木第一军。不一会通讯官回来报告,无法和日军取得联系,从开机到现在,耳机里面全是嘈杂的电流声,无法发报,也接受不到任何信息。这让比黑木还悲观的副官更觉得是雪上加霜。

朱道派出支援肖强对付黑木的楚天放带着两个中队的突击队战士,一直如影随形的跟在日军左右,除观察日军动静外,也在选择重要目标给予致命的打击。至于无线电干扰,则是从李至那里学来的,现在的无线电还非常的简单,使用的频率狭窄不说,还没有跳频和编码抗干扰的功能。所以在从小间师团那里缴获了日军无线电,弄清楚日军的频率后,就使用大功率无线电台在日军电台使用的频率上进行阻塞干扰,不断的发射嘈杂的电磁波,让日军无法联系。现在黑木的无线电就是无论怎么调节,耳机里面除了嘈杂刺耳的沙沙声外,什么都听不到,发出的电报也淹没在强大的干扰电波中,远在辽东半岛和军舰上的日军除了沙沙的电流声,根本就听不到黑木发出的“滴滴答答”电报。

楚天放在一处丘陵上仔细观察着日军的营地,虽然独立的突击队还没有大规模的真正实战,但是2师在对普洛克中将的时候,牛刀小试,将俄军打的心惊胆战,几天前的2师也利用特种部队在小间的后方闹个天翻地覆,楚天放和朱全一直都在关注和了解分析这些难得的实战例子,并考虑自己的改进办法。现在楚天放面对日军,冷静的考虑采取什么样的方法进行有效的打击,现在日军像过冬的老鼠一样缩成一团,要是贸然的插进去,很难做到全身而退。那么多日军,就算排成队乖乖的等他们杀都没办法,那么就打击日军的要点和节点,最关键的是,不能让日军休息好,得让他们每时每刻就处在恐惧和紧张中。

定下注意的楚天放叫两个带着60迫击炮的火力组围着日军的外围转,发现比较重要的目标就轰几炮,狙击手则自行选择目标打击,再选择三个小队趁日军混乱的当口,到日军的腹地搅个天昏地暗,目的就是制造混乱。

杜黑带着一个火力小组,抗着3门迫击炮围着日军转圈,小心翼翼的躲过日军的警戒后,负责为火力组提供掩护的小队静悄悄的分散在周围。没多久,就选择了一个较大的帐篷,那里隐隐约约有烛光,黑木在龙岗山被打的狼狈不堪,物资损失严重,能用这些东西的肯定是大官。火力组迅速展开迫击炮,几秒就调整好射界,杜黑低声到:“每门炮二发,速射!预备――放!”6发炮弹带着尖啸准确的落在帐篷上,转眼间就将日军的帐篷撕成燃烧着的破布。完成射击的火力组迅速收拾好装备,转身就消失在夜色中,向潜行于非洲草原的狮子,冷静的选择自己的猎物。

被突然袭击的日军顿时慌乱起来,爬起来四处躲避,军官则不断的招呼自己的部下,收拢部队,准备迎战。在外围警戒的日军听到迫击炮射击的声音,很快就向射击点奔了过来,突然间一个日军仿佛感觉到自己踩到什么东西,正疑惑的时候,从脚下跳起一个黑乎乎的圆柱形物体,随即发生剧烈的爆炸,这个日军直接被跳到脖子处的地雷炸断脖子,横飞的钢珠将头颅和胸部打的像马蜂窝,周围的几个日军也被冲击波掀翻,每人身上多了几十个不大的汩汩冒血的伤口。

另一个火力组则很幸运的发现了日军残余的大炮堆放地,先发射一发炮弹,接着闪光准确找到了日军的炮弹堆放位置,随后就是8发炮弹落到日军的炮弹上,引爆的炮弹发出惊天动地的爆炸,巨大的火光冲起100多米高,强大的冲击波将周围奔跑躲避的日军像纸片一样吹的飞起来,出现了一个以爆炸点为中心的放射形区域,所有周围的东西都被吹的向远离爆炸点的方向栽倒。

在龙岗山就被包围伏击的日军早成了惊弓之鸟,听到周围到处都是爆炸和枪声,全都紧张起来,端着金钩步枪,四处张望,不知道敌人在那里。趁乱利用夜色掩护突进日军腹部的3个突击队小队突然发难,四处开枪,丢手榴弹,打的日军人人自危。特别是不同日军部队聚集的区域,突击队的战士是两边打,引日军射击,这些突击队战士里面有很多都向楚天放学过些简单的日语,边打还边用日语高呼:“支那人来了!在这边!大家快开枪啊!”被搅的昏头昏脑的日军也弄不清楚真实情况,听到喊声就开枪,顿时黑木的营地内像炸了窝的马蜂,打成一团。等日军打一会后发现情况不对,互相高声用日语确认,突击队的战士也浑水摸鱼,边用日语回答边开枪丢手榴弹,让日军很是郁闷。这些突击队战士到后来干脆放开嗓子吼:“这里面有会讲日本话的支那人啊!大家不要上当,打啊!”这下日军再不敢轻易相信任何人了,全都向靠近自己的任何身影开枪,所有的日军军官都放弃了整理部队结束混乱的想法,老老实实的趴在地上等天亮。

在日军的营地内闹了3小时的突击队战士趁乱跑了出来,到脱离日军的范围后,都哈哈大笑起来:“这些傻瓜,宿营也不知道设置口令,还想用日语来确认目标,不知道你爷爷们会你们的鸟语吗?”

楚天放看着热闹非凡的黑木营地,自己的战士早撤出来完了,那些倭寇还“乒乒乓乓”打个没完,看来不到天亮他们是停不下来了。嘴角露出丝丝笑意:“小日本,虽然爷也是你们的陆军士官学习毕业的,不过你们那点伎俩还不够玩!天亮咱们玩下去!”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