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天的狂想曲 梦回1910 第四十八 东线战事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702/


在东线战事进行的同时,我西线反击部队也展开了行动,各部队在清理当面的英军各个据点之后,按照西线部队总指挥,云南省军区司令员蔡松坡的部署:以云南保山军分区所属三个团的边防部队负责进攻缅甸北部重镇密之那,最主要的目的是要夺取密之那的铁路,为我军攻入缅甸后,提供较为方便的后勤补给线;以四川省军区所属的三个步兵旅和炮兵团配属云南思茅军分区三个边防团,由四川省军区司令员方红顺指挥,将从云南瑞丽出境,直插缅甸重要的矿区腊戊,围逼缅甸第二大城市曼德勒;云南省军区两个步兵旅和炮兵团,加两个山地旅由云南省军区副司令员庞国清指挥,由云南的西双版纳出境,沿着掸邦高原英军控制薄弱地带,悄无声息地向缅甸铁路的枢纽彬马那开进,夺取这座交通枢纽,堵住曼德勒守敌的退路和从仰光赶来增援的敌人。


五月二十六日,经过两天多时间的强行军,我保山军分区部队所属三个边防团翻越高黎贡山,开始在密支那上游二十多公里渡过独龙江,然后悄悄的向密支那逼近。根据当地向导提供的情报,在此地驻守的英军有一个营的兵力,另外还有印度人的一个锡克族联队,共两千五百多人。


保山军分区司令员邓少东亲自带着参谋和三个团长抵进侦察后发现,密支那除了一个火车站,就只有两条街和两座不大的兵营,面积不到五平方公里。就这么点大的地方,用三个团一万多人去攻,大才小用不说,攻击部队也不容易展开。


面对僧多粥少的局面,邓少东对着三个团长说:“你们都看到了,这么屁大点的地方,显然是不够我们三个团打的,你们自己商量出来看看谁去?”几个团长一听马上就急了,各自面对面相窥,这怎么商量呀!大家都眼睁睁地盯着这块肥肉呢!最后七团团长孔向东说:“司令员,把这次任务交给我们团吧!我保证两个小时结束战斗任务。”九团团长杨大标一看七团的人抢先了,回去可怎么跟下边的战士们交代呀!他不等孔向东把话说完,马上就说道:“啥子呀!你们七团要两个小时,这怎么得行哟!还是让给我们九团算了,我保证一个小时就完成任务。”


孔向东被气得脸色铁青,心里面直骂九团的无耻,刚想出言反驳,没想到还有更无耻的.八团团长胡平是真正的“黄雀在后”,他说道:“行了,你们两个团就不要争了,这次战斗就交给我们八团了,我敢在这里离军令状,要是我们团五十分钟之内解决不了战斗,我这个团长甘愿降职到你们两个中的任何一个团去当士兵!”胡平刚一说完,邓少东就说:“好,这一次任务就交给你们八团了。”说完他取出怀表,看了一眼后继续说道:“现在是下午三点二十三分,给你一个小时准备时间,四点三十分开始发起攻击,五点二十分以前结束战斗。好了!就这么定了。” 司令员一锤定音,其它两个团也就没什么好争的,除了怪自己沉不住起外,都不约而同地在心里骂老八的无耻。


胡平回到八团后,马上召开连以上干部开会,布置这次的作战任务。根据胡平的战斗部署,决定以一营,二营率先攻击英军的营房,三营,四营负责对付印度锡克联队,侦察连负责争夺火车站,警卫连负责控制街道上的敌人,炮兵连负责提供火力支援。


下午四点三十分,按照预先分配的任务,各营连向各自负责的目标冲了过去。但这一次的冲锋很奇观,没有枪炮声,也没有大家熟悉的纳喊声,就连指引冲锋的旗帜也看不到,除了战士们发出的脚步声外,就只剩下战士们的喘息声了。


在英军营房外用竹子搭成高十米的哨楼上,值勤的士兵背着枪,在哨楼上走来走去,消磨站岗的枯燥时间。但突然一种响动引起了他的注意,他转头一看,妈呀!漫山遍野到处都是端着枪冲锋的人,他马上取下背在身上的步枪,紧张地拉动枪栓,刚想举枪射击时,一颗子弹“蹦”地一声,从他的心脏穿过,立马结束了他的生命,手上的步枪也从十米高的哨楼落下。


枪声响起了之后,原本静悄悄的冲锋队伍终于释放出了早已憋足的气,巨大的喊杀声震耳欲聋地发出,响彻云霄。还在街头和营区内游荡的英军士兵听到枪声之后还来不及反应,我军就已经冲到了军营。面对着杀气腾腾的我军战士,毫无准备的英军只得选择投降。从发起进攻到结束战斗,我军一共只用了不到半个小时。


经过对英军的审问,得知还有一个排的英军和一个连的印度雇佣兵在离密支那二十公里远的地方看守一座玉石矿,邓少龙马上派出七团一营押着投降的英军少校前去接收。


在占领密支那后,邓少龙马上向蔡松坡报告。蔡松坡接到电报后,命令他留下一个团继续在密支那地区清剿残余武装分子,保证后方后勤物资通道的畅通;另外两个团在密支那休整一天后沿铁路线乘火车向曼德勒方向进攻,控制住沿途各个火车站。


密支那被我军占领后,云南省政府立即组织边境地区的数十万各族群众,抢修通向密支那的马路,经过十五天时间的抢修,从边境到密支那的马路贯通了,各种弹药,药品,和军需物资开始通过马背,源源不断地从昆明运来。


四川省军区的作战部队,在司令员方红顺的指挥下,在缅甸北部的汤彭山区原始森林艰难地穿行。一路上披荆斩棘,架桥修路。沿途蚂蝗,毒蛇密布,道路陡峭,很多地方战马都过不了。


这一次入缅作战,因为补给不便,每一位战士都携带了三百发子弹,五枚手榴弹,二十斤的干粮,再加上枪支装备和一些其它物资,平均每人负重都在四十公斤以上,就连司令员方红顺等部队高级指挥员也都负重二十多公斤在森林中艰难地前行。


相比步兵兄弟,炮兵的负担就更加的重了。因为没有路,炮兵团的大炮只得拆成零件,靠战士们抬着和背着行军,在有的悬崖绝壁上,抬着不方便,只得用绳子一点一点的往上拉,无时无刻不在考验着战士们的毅力和体力。但战士们始终以高昂的革命斗志和打击英国殖民主义,保家卫国的决心,克服了常人难以克服的困难,经过在密林中十三天的艰难爬涉,于六月七日穿出汤彭山区原始森林,抵达到了缅甸的包德温矿区周围。


包德温矿区是缅甸重要有色金属产地。在掸邦北部,腊戌西北60公里。附近蕴藏有银、铅、锌、镍和金等。早在十五世纪时即已发现并少量开采,现代化开采始于1891年。有铁路支线同曼德勒—腊戍铁路相接。


六月七日晚,四川省军区步兵一旅在当地向导的带领下,利用夜色的掩护,翻山越岭,昼停夜行,于六月九日早上,全旅到达了腊戊郊外集结待命。在接到步兵一旅到达指定位置后,方红顺立即下令步兵二旅,对包德温的矿区进行占领,但部队动作不宜过快过猛,要给敌人留足足够的时间进行增援;步兵三旅在包德温到腊戊的铁路二十公里的星星峡谷预设埋伏,打击从腊戊赶来支援的英军;步兵一旅在三旅同敌增援部队战斗打响之后,立即占领腊戊,并派出部队抢占腊戊通外曼德勒的密埃河铁路桥。


六月九日上午九点,太阳闪耀着白色的亮光,把整个大地烤得火辣辣地,被阳光蒸发的水气汇集在空中,把天气裹得格外闷热。包德温矿区的采矿工人正顶着太阳干得热火朝天,沉重的体力劳动再加上闷热的天气,矿工们全都干得汗流浃背,挥汗如雨。看守矿区的印度廓尔特联队的士兵和往常一样端着枪,警惕地盯住正在进行繁重体力劳动的矿工,身怕这群被殖民当局强征而来的缅甸民工逃跑。几个监工的英国人也同往常一样,在搭建的工棚下面半躺在椅子上,看着书,品着茶,一边指挥着工人劳动。


就在这时,突然的一阵枪响打破了矿区周围的平静,躺在椅子上的一个英国人马上站起身来,对着离他最近的一个印度士兵喊道:“吉姆,你快去看一看,是那里在打枪。”叫吉姆的印度士兵马上向他立正敬礼答道:“是,长官。”说完马上跑向打枪的地方前去查看情况。


过了半个小时,吉姆气喘嘘嘘地跑回来,指着东南方向报告说:“长官,是那边的一座铅矿遭到了攻击。”英国人马上问道:“是什么人?人数有多少?”吉姆说道:“是一群穿着破烂的黄种人,人数大慨有几百人,而且好想是人人都有枪。”英国人说道:“你马上去让你们队长集合,派人前去增援。


一个廓尔特中队的两百多名士兵马上集合,前往铅矿支援。但刚一出发,就遇到了从铅矿败退下来的二十多个廓尔特士兵。退回来的廓尔特士兵说,这群衣着破烂的强盗打仗很有章法,枪打得特别的准,驻守铅矿的一百多个士兵除了这些逃回来的,其它的都被打死了,而且这群强盗马上就会打到这一个矿区来。


这一个廓尔特中队听了之后,马上返回矿区,就地组织防御。不到五分钟,我军占领铅矿后,赶来追踪的逃敌的队伍就与这支廓尔特中队接上了火。在遇到廓尔特人开枪阻击后,带队的步兵二旅三营副营长曲国屏马上命令部队就地掩护。在查看地形后,他指着矿区左侧的一座废矿石码成的乱石堆对跟在身后的九连副连长张玉泉说道:“张副连长,你带两个班,从左边的树丛中绕到那座乱石堆上去给我打,其余的人就留在原地掩护。记住了,这一次咱们主要的任务是调动敌人的援兵,不是去与敌人拼命,没有我的命令,谁他妈的也不许给老子往外冲锋。另外,咱们的子弹来得不容易,要瞄准敌人再打,谁也不许给我放空枪。大家明白了没有?”在他身边的战士都小声回答:“明白了。”


之后,九连副连长张玉泉躬着腰,向着后面的战士把手一招,小声喊道:“一班,二班,跟我来。”说完带着两个班的二十几名战士,钻进了左侧的树丛中。副营长曲国屏则指挥其余的战士对准矿区的印度兵狠狠地打击,吸引印度兵的注意力,为张玉泉的小分队提供掩护。


张玉泉的小分队成功地占领了乱石堆,控制住了矿区左侧的制高点。利用乱石堆和上面杂草的掩护,小分队在上面对准矿区内一切露头的印度士兵进行精确的打击。印度廓尔特士兵虽然作战非常的勇猛,但耐何训练太差,又是属于雇佣军,面对我军的精确打击,伤亡数字直线上升,十几分钟的作战时间,不但连我军的汗毛都没伤到一根,自身的伤亡更是达到了五十多人,几乎一半的人都快打没了。这群印度雇佣军见到伤亡太大,马上选择了后撤。面对撤退的印军,我军也不追赶,只是瞄准了逃跑的印度兵后背,开枪射击,这一下子就报销了四十多个印度兵。


逃回矿区营地的印度雇佣军对英国主子说这群强盗太厉害了,个个枪法都特别准,他们更本就抵不住。面对着伤亡惨重的印度兵,英国人也慌了,普通的强盗可是从来都没有这么厉害过的角色呀!联想到近来与中国南方军紧张的关系,和中国南方军曾经在三天时间内吃掉包括驻缅甸两个步兵团在内的英军远东舰队的实力推断,这无疑就是中国南方军队了。


负责整个包德温矿区事务的英国人马上向腊戊的英国驻军发出求援电报,一面又向曼德勒的地方长官报告情况。英军驻腊戊的军事长官发电问:“袭击包德温矿区的中国军队有多少人?”包德温的英军负责人根据印度兵传回来的信息分析,大慨有一千五百人左右,但为了保险起见,他回答说道:“有两千五百人左右。”英军驻腊戊的军事长官一听,马上命令驻扎在腊戊的英军第二十二步兵团和印度的一个雇佣军联队集合,分乘两列火车,火速向包德温矿区增援。


上午十一点多钟,英军增援部队的两列火车一前一后驶到离包德温矿区二十多公里处的星星峡谷,打头的火车车头刚转过一个湾,司机往前面一看,天啦!前面一百米的地方铁轨被人给拆了,铁轨路径直接指向了悬崖边上。司机吓得脸色变得铁青,冷汗直往上冒,他马上用双手使劲地把刹车板手往下搬,想刹住奔驰的火车。但火车就是刹不住,搬了几秒钟了都还是未见到速度有丝毫的衰减,原来他情急之下,只想着刹车,却忘记了关闭火车上的蒸汽阀门,当火车离悬崖还有五十米时才想起时,时间已经来不及了。司机马上放弃了刹车的努力,他对着还在往锅炉里面加煤的两名同伴大喊道:“快跳车,火车要出轨了。”喊完之后,也不管同伴是否明白,马上就往悬崖里边的那一面跳。另外的两名司机一听,见到开车同伴往火车下面跳,也来不及细想,丢下铲子,也顺着悬崖里边的方向就跳了下去。


装载着英军第二十二步兵团近四千多人的火车,就这样被不可避免地沿着改变的轨道,向着深达两百米高的悬崖往下冲,一辆接一辆的就像下饺子一样。火车上面的英军士兵,除了后面几节货车车箱中靠近车门位置少数的士兵得以跳车生还外,其余的全部连同火车车箱一起,摔得粉身碎骨。


面对着刚从车箱中跳车逃身,还未从惊魂中安定下来的英军士兵,埋伏在铁路悬崖里边山林中的战士,以猛虎扑羊之势,一拥而上,死死的按住英军,往隐蔽的地点拖。十分钟后,满载着印度一个联队五千多人的火车,再一次来到了这个弯角。由于铁轨被前面的火车出轨时破坏了一大截,导致后面几百米内的铁轨轨距不齐,第二列火车还未转过弯,机车就从轨道不齐整的铁轨上掉了下来,巨大的惯性作用直接把火车往前有推动了十几米,中间的几节车箱更是被连环的撞击,挤成了一团,其中有两节车箱直接被挤落到了悬崖下,还拖下了另外的两节车箱一齐往下落。


敌人火车刚一出轨,埋伏在此的步兵三旅立即对敌人展开了攻击。距离敌人火车出轨地点最近的五营,对着还未来得及从火车出轨事故中反应过来的印度联队猛地冲了上去,控制住车箱中的各个出口位置,几颗手榴弹往车箱里面一扔,炸得印度阿三是鬼哭狼嚎。这群印度士兵并不经打,只步枪一阵乱打,几颗手榴弹一炸,马上就举手投降。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