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德的"后现代"解构

有两句古代谚语很有趣:一是温饱思淫欲,二是饥寒起盗心,描述了截然相反的两种思路,也引发了一个有趣的问题,道德是否需要物质基础。


传统的儒是物质否定论,孟子的名句威武不屈,富贵不淫,贫贱不移,即是士人经典品格的赞颂。


近代西方思想家持相反意见居多,如佛兰克林指出没有金钱支持的自由是伪自由,最为深入人心的是哈耶克的《通向奴役之路》。


中外对道德的认同略有差异,儒的君子的道德标本是成为众生的牧者,能够到达平天下是最高道德;而自由主义则是追求最高的个人自我实现。


有人说90%的宗教之争是名词之争,这个人的儿子说他父亲说错了,剩下的10%也是名词之争。中外道德的认同差异从某种程度也是名词之争,对所宏观化之后建立的社会体系——诸如安居乐业等等相差无几。


中国对心理学因素缺乏研究,但道德观实践的记录却保存的极为完整的,有洋洋洒洒的二十四史,三万卷的私人笔记与野史,数十万首诗歌,通过浩繁的历史典籍,后人可以仔细的研究在不同物质差异下的道德观变化,无论是宏观的政治伦理,还是微观的道德伦理。


结果是令人失望的,儒家体系从宏观而论绝不成立,除了几次著名谋反篡位之外,几乎无一例外,所有王朝的覆灭的直接原因均来自灾荒,以至于在野史小说中成为固定的范例——某某年大灾,民不聊生……


而在这种艰难的时刻,少数儒保持着道德操守,但无一例外的是全部饥寒而亡。


从现实角度而言,道德的代价是在匮乏之时放弃资源或者放弃取得资源的权力,也就是说当奴颜婢膝可以生存时,他放弃,当损人利己可以生存时,他放弃,当违背价值观原则可以生存时,他放弃。


在资源匮乏时,个体而言的儒道德可以实现,当实现的代价是个体消亡,即道德的载体消失。


儒一直在悲情的盛赞这种殉道。


生物的超越人性的部分是其埋藏于遗传信息中的终极使命——生存繁殖,尽可能的繁殖。这一使命衍生的终极规则是:个体尽可能占有繁殖资源,群体尽可能的消灭其他资源竞争者,物种消灭竞争物种。


当个体独占影响到群体竞争性时,该群落会被淘汰;当群落独占影响到物种竞争性时,群落会被淘汰。


儒的悲情,或者说道德的悲情,在于个体天性与群落天性的矛盾,严格按照道德教义,最具道德的个体将在资源匮乏时,最先选择放弃资源,如果有人替他死,那么此人更具道德性。


资源匮乏的模型下,死亡的都是最具道德的个体,而存活的全部是较不道德个体,当演化到极端情况下,最后存在的只是完全放弃道德,以本能存活的个体。


而这样的群体一定会被其他群落消灭,因此在资源极度匮乏的模型下,存在的群落注定是摇摆与人性与兽行之间的。


西方的研究方式则更有戏剧性,甚至是令国人激动的,其代表为著名的芝加哥试验:一百名受过高等教育并且道德修养良好的志愿者,进入封闭空间,每天只提供相当于人类正常数量2/3的食物。


一个星期之后,道德开始崩溃;三个星期,人们开始用野兽的方式看护食物;四个星期试验被迫终止,人群已经开始表现出极端的攻击性了。


从纳粹德国集中营中的幸存者的记录看,他们的经历的过程与这次试验完全吻合,群模式下,人类的终极使命轻易战胜了道德面具。


如非如此,那么人类在漫长的进化过程中,早已被消灭。


道德的出现是在人类的群落竞争中产生的,原始的体力竞争退居次席,能够保有知识存在的群落会击败只依赖本能竞争的群落。


有一个极其无聊的人,是一个程序员,在我的建议下,编制了一个程序替代芝加哥试验,并且引入群模式,来探求道德如何向瓦解方向的演变。


设置三种基础变量:


1万道德坚定者,在竞争中将击败随机者,败于堕落者,与坚定者交叉时取随机函数判定胜负。


1万道德堕落者,在竞争中击败坚定者与随机者,与堕落者交叉时取随机函数判定胜负。


8万随机者,失败者的模型,与随机者交叉时随机数取胜,五次失败者转变为堕落者。


共计十万数据模型,随机配对,一轮进行五次交叉,代表着升学,就业,收入,婚配,与疾病,五次胜利者将获得复制自身模型为奖励,模型寿命为十轮。


最后计算各种模型的数目显示道德变化,一种模型消失自动结束。


这个游戏预计玩十个寿命周期,做五百回合的随机交叉,结果很刺激也很有趣,堕落者在第五个寿命周期总会有一个巨大增长,必须修改规则,降低坚定者和随机者的复制条件(等于物质匮乏度降低),否则……


等过了年,再将每个模型添加一个变量,表示种群凝聚力,开两组模型群,比较一下综合竞争力。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