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孔子是私生子”看中国某些知识分子的奴性

“孔子原是私生子!”17日下午,复旦大学历史学系教授、中国思想文化史研究室主任、博士生导师朱维铮在广东省档案馆的“名人名家讲堂”上语出惊人,“这点我以前就说过,也被很多人骂,但这是司马迁说的。”(12月19日《新快报》)


孔子是不是私生子只有他妈知道,甚至连他妈也未必知道——孔子那个时代没有亲子鉴定。复旦大学教授朱维铮表示“孔子原来是私生子”是司马迁说的。问题是,孔子生于公元前551年,而司马迁生于公元前145年,中间相差四百年,司马迁怎么就知道孔子是私生子呢?


孔子是不是私生子我们不得而知。但封建社会的专制者为统治需要、一些奴性十足的知识分子为了和统治阶级勾搭成奸,任意曲解孔子倒是真的。孔子活着的时候周游列国,向统治阶级推销自己的学说,没有一个国君愿意采用,为何在死后其学说被统治阶级奉为臬圭?不是因为孔子自己改变了,而是其学说的继承者为了统治阶级的需要强迫着孔子改变了。


于是,我们看到,在中国封建社会的历史长河里,不同统治阶级对孔子做出不同的解读。汉武帝时,受七国之乱刺激,“罢黜百家、独尊儒术”,将孔子作为“新圣人”,历史学家钱穆认为这是当时确立一朝新制度之需。南北朝割据时期,双方为了证明自己的正统地位,争设孔庙,寻访圣人后裔。而对于孔子的祭祀,也始终是朝廷权力控制思想的重要方式,有关孔子是“先圣”还是“先师”这一问题,被唐朝的几个皇帝翻来覆去。到了明代,朱元璋又打压被宋代抬得“过高”的孔子。到了以“异族”入主中原的清朝,为拢络人心,帝王对孔子既表示足够的尊敬,康熙晋拜孔庙用三跪九叩这一历代帝王都不曾使用过的大礼,并特书“万世师表”褒扬孔子。总之,在专制时代,孔庙香火的明灭始终与现实的政治需要相关;而以儒生为代表的知识分子始终在寻找自己与权力之间的定位,孔子因此被迫变来变去。


现在,专制的封建王朝土崩瓦解,但可怜的孔子始终没有摆脱被利用的局面。如果说在封建专制时代,掌握着儒学的知识分子为了与统治阶级合拍而曲解孔子,那么,现在一些教授、学者耐不住学术寂寞而放言“孔子身高和姚明一样”、“孔子是丧家狗”、“孔子武艺高强”等各种怪论,则是为了出名需要。在这个眼球经济时代,只有一鸣惊人、才能名利双收。


其实,一些教授、专家对孔子的解读,仍是奴性一贯使然。在封建专制时代,曲解孔子,不仅是统治阶级维护利益之需,也是知识分子通向权力之路——通过所谓发展孔子学说,让孔子及其儒学更加符合统治阶级的需要,从而讨得欢心,在帝王主子那里谋个一官半职。现在,主子消失了,一些知识分子没有了可以趋炎附势、可以勾搭成奸的对象,于是开始靠惊世怪谈、一鸣惊人,从而获得名利。这跟过去一些奴性十足的知识分子在本质上没有区别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