幻梦天涯 第五卷 事业初步 165 对簿公堂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823/


叶天涯倒是得到了宁静,可远在b市的开元集团却乱成了一团糟,集团旗下所有的办公室电脑都被连操作系统一起格式掉,一点资料也没有留下,所有工作都无法开展。可这还只是其次,接着传来的消息,好几家因为要依靠开元技术的企业都与开元中断了合作,这对开元来说可以说是雪上加霜,可再接下来霜上加冰的是,网上居然有开元集团的所有秘密技术资料,连开元集团的帐目都让人在网上公布了出去。

方华的父亲方展元此时已经将办公室里能砸的东西都给砸了,因为他刚刚接到办公大楼的网络管理员来向他辞职,辞职的原因同集团里所有电脑重装了系统之后,只能开机一次,关机后再开时,系统又一次被清了个干干净净。管理员知道所有电脑里都潜伏着一种病毒,可他却没法对付。自觉无颜面再留在公司,所以辞职。

方展元接着又接到了各部门的报告,因为公司所有的资料数据连同备份会都被清洗干净,公司所有工作都已经陷入了瘫痪。思前想后,方展元决定去找一个人,负责网络安全的网安署长,因为他知道,集团电脑出现的问题,是那一场黑客大战里被黑客做下的。

虽然开元集团名义上是方展元的妻子所创办的,可上面的人都知道,其实那是方家的产业。方展元虽然没有从政而从商,可他的父亲和兄弟姐妹没有一个不是响当当的人物,网安署长见了他,立刻客客气气地答应了他的请求,派人去开元集团帮忙解决问题。

网安署的高手到开元去忙活了半天,最后都摇头道:“方先生,我们无能为力,我想现在除了影子之外,找不到别的人能解决这个问题”

“影子?”方展元疑惑地问道。

“是的,影子,就是两次解决国外黑客攻击的网络英雄,不过,我们都不知道他是谁,可能署长知道吧。”网安署的那工作人员说完,跟着自己的离开。留下方展元和一筹莫展的集团几千员工。还有方展元的pda上,方家旗下几所有上市公司的股票一跌再跌,一落千丈的曲线。

方展元又找了网安署署长,得到他也不知道影子是谁的结果后,立刻下达了将集团内所有电脑全部换新的命令。甚至连几十上百万的服务器也给换了,这些对他方展元来说还算不了什么,如果公司再无法正常动作的话,损失的就不只是千来台电脑和服务器的问题。

可当近千台电脑装上后,他发现他又错了,新电脑刚装上接入网络后,立刻又一次出现系统被清除的情况,在他给全公司都配了新电脑后,网安署一直监视着开元集团的网络端口,却没有发现任何网络攻击,这下他完全傻了眼了。不光是他,网安署的监视人员也傻了眼了,因为他们根本就不知道那病毒到底在什么地方。

别人向网安部门报案可以不急,但方展元的报案,网安署立刻急了起来,网络犯罪一直是安全部门头痛的问题,此时受到攻击的是方家,是在军政两界都有着不可小觑势力的方家。一纸打击网络犯罪的文件很快从上到下传下到了全国,各地都立刻做出了反应,不过作出的反应只是去检查一下网吧什么的让人忍不住发笑。

方家的情况还得不到丝毫的缓解,就像开元旗下的快递公司因为电脑资料被洗掉,许多货物都不知道了发往的目的地而不得不屯留在公司仓库,可没有收到物品的顾客哪会愿意,开元立刻收到了无数顾客的律师信。公司本来就乱成了团,可律师信一封封飞来,索赔单也一张张飞到,开元集团虽然财大气粗,却也经不起这么折腾。方展元夫妇拼命的苦撑着,都没精力去关注全国人都关注着的民告官的案子——雪涯霜叶状告s市工商税务案。

民告官的案子是有一件轰动一件,雪涯霜叶向两大部门索赔一案同样也引起了全国的关注,开庭当天,法院受到舆论压力,不得不答应公开审理,不得不答应大堆的记者现场采访。对于这种现场采访的案子,胡清倒是已经习惯,林城叶昕——丁香窦娥冤一案他已经历过。

坐在原告席上的雪涯霜副总裁顾乐天平静地面对着记者的闪光灯和那幽深的摄像头,而坐在他旁边的胡清一脸的从容,翻看着自己手里的资料,听众席最前面,星夜与叶天涯相偎而坐,尹超则双手环抱在胸前盯着法庭正中那个国徽。对面坐着的则是两个部门的代表和律师。那两人也没有任何惧意,民告官从来就没有几棕是胜诉的,就算是金牌律师胡清也一样不可能奈何得了。

面对民告官的案子,遇到像胡清这个已经名气四方的律师,又遇到这么多记者的情况下,法官不得不小心谨慎地面对着,一步之差很可能会毁了自己一生前途。上面对这事的指示是‘秉公办理’,这法官一直在琢磨着这‘秉公办理’四家是什么意思。可到开庭的时候他也还没理解过来。面对着如此多的记者,他也只好决定‘秉公办理’。

“……工商税务两部门对雪涯霜叶公司进行了为期五天的调查,却没有查出任何公司偷税漏税的证据,最后不给公司任何交待就不了了之,由于工商税务部门无端的调查和对雪涯霜叶公司所有帐户的冻结,影响了雪涯霜叶公司在期货市场上资金回收的时间,以及影响了雪涯霜叶公司的声誉,造成雪涯霜叶公司损失三十七亿四千七百四十万五千七百三十二元四角三分,我代表雪涯霜叶公司要求工商税务两部门赔偿雪涯霜叶公司所有损失,同时请求法庭作出公平裁决,还雪涯霜叶公司一个公道,也让s市内所有企业能得到一个安心经营的环境,因为不管是什么企业,如果经营的环境是一个随时会被无故停业调查的环境,我想任何企业也不可能安心经营……”胡清在说到公司损失三十多亿的时候,记者席上发出声声惊叹,法官急忙叫肃静。

轮到两部门的代表律师说话时,那律师站起来道:“审判长,s市工商税务部门是在接到有人举报雪涯霜叶公司偷税漏税后才进驻雪涯霜叶公司展开调查,工商税务部门也是为了营造一个公平公正的商业环境,在接到举报进行调查,这不但合法,而且合情合理,至于调查过后结果是什么情况都有可能,雪涯霜叶公司没有偷税漏税,但也有义务配合执法部门的调查,也好让执法部门尽快还雪涯霜叶公司清白。”

胡清站起来毫不客气地道:“被告律师说得不错,工商税务执法部门接到举报展开调查是合法,但合情合理四字却未必恰当,至于被告律师所说的要‘尽快’还雪涯霜叶清白的尽快二字,更是如野狗放屁一样的臭不可挡!”

胡清对面的律师更是气得脸色铁青。而听众席上的听众和记者都哄笑了起来。法官立刻敲桌子道:“请原告律师注意言辞!”

胡清微笑道:“审判长,作为一个法律工作者,在法官面前所说的每一句话都得有理有据,被告律师说话与事实不符,完全是在欺骗审判长,藐视法律!”

对面的律师忍不住站起来道:“审判长,我有话说!”

大盖帽点头后,对面律师问道:“请问原告律师,你说的每一句话都是有理有据的吗?那么请问我所说的‘尽快’二字有何不妥?”

胡清还是一脸的微笑道:“审判长,我之所以说被告律师的‘尽快’二字如狗屁,是有证据的,这是清风大厦保安部门的记录,工商税务两部门在勒令雪涯霜叶公司停业之后,每天进入清风大厦调查的时间都没有超过两个小时,这与‘尽快’还雪涯霜叶清白的话好像大相径庭。”胡清说着将一份清风大厦保安部门的记录给递给了庭警送到大盖帽前面。

被告律师被胡清给气糊涂了,未经大盖帽同意就迫不及待地辩护道:“原告律师在递交证据之前请先弄清楚,执法部门的调查程序是调查之后还得进行汇总分析,调查多长时间并不能证明执法部门没有尽心调查。请原告律师不要因为孤陋寡闻而在法律面前胡言乱语,毫无素质的流言满口。”

胡清并没有在意对方的攻击,很自然地道:“审判长,被告律师刚才的言语不知道可是经过你允许发话的?还是他是公诉律师,根本就没将审判长放在眼里,根本就没将法律放在眼里?”

“你……”实行律师词穷,说了个你字后才发现自己差点又犯了错,只得匆忙住口。很快他就发现了自己被胡清给气糊涂了,忙深呼吸了几口稳住心神。

大盖帽看了一眼被告律师道:“被告律师请注意你发言的顺序!原告律师,你所提交的证据并不能证明执法部门没有尽快恢复雪涯霜叶的清白。你还有其它证据吗?”

胡清道:“审判长,我的当事人要求被告证明确实是有人举报雪涯霜叶公司偷税漏税,在调查之前可有任何证据?”

大盖帽看向被告方道:“被告可能证明确是有人举报过雪涯霜叶公司?”

被告律师站起来道:“回审判长,执法部门接到的是匿名举报,所以证明确实有人举报这一点无法做到,至于调查之前的证据,如果有证据,执法部门就不需要再调查了。”

轮到胡清时,胡清平静地道:“审判长,还有在场的记者朋友,接到匿名举报就展开调查这一点,是执法部门认真负责的表现,但没有任何证据之前就勒令一个企业停业接受检查,那么我当事人部下人虽然不多也有几百人,如果每人每天专打匿名电话,执法部门不管有没有证据都让公司停业,那我肯定,就以雪涯霜叶几百人之力,就能一天之内将s市内大小公司都匿名举报个遍也停业个遍,当然,就算执法部门到每一个公司都只查一两个小时,我想他们也会忙到累死,既然被告无法证明确实是有人举报雪涯霜叶,那我们有理由怀疑是工商税务部门的某位领导有意为难雪涯霜叶公司,安心要将雪涯霜叶逼上绝路。”

大盖帽吓了一跳,没想到胡清这么大胆,当庭提出这些,忙道:“这里是法庭,原告律师请不要说没有证据的话?”

胡清微笑着侧头看了一眼后面密密麻麻的摄像头后,从公文包里拿出一张光盘道:“审判长,我请求提两名证人。”

很快,两个负责调查雪涯霜叶的科长给叫进了法庭,站到证人席上,胡清这才举起一张光盘道:“审判长,我请求当庭播放这张光盘!”

法庭很快将光盘放了出来,光盘里的内容是两段,前一段是两个科长带来的人查帐时像抄家一样的将公司翻得一鸡飞狗跳的场面,屏幕上那些穿着执法制服的人到处乱翻的场面引起了那些记者的注意,记者纷纷将镜头对准了屏幕,而那两个科长在看到光盘的时候,脸色立刻变得铁青。可胡清却没有放过他们的意思,适时的问道:“两位科长,请问这些执法人员是不是你带到雪涯霜叶的?”

“……”

“两位科长,请问这些执法人员是不是你带到雪涯霜叶的?”胡清又问了一遍。那两个科长知道这是当天叶天涯所录下的,脸色惨白地道:“是!”

胡清当下道:“审判长,我想请问被告律师,这支是工商税务的执法队伍吗?还是一支土匪所组成游击队?这就是他们还雪涯霜叶清白的方式?”

实行律师道:“审判长,这与被告提出的关于工商税务部门内部有人有意为难雪涯霜叶的观点无关。”

胡清微笑道:“我没见过什么执法队伍如此查账,唯一能解释的,就是有意跟雪涯霜叶过不去,有意为难雪涯霜叶。不过既然被告律师认为这与我的观点无关,请审判长准许继续播放光盘。”

接下来播放的是那两个科长的对话,其中一句‘不管了,还是照着上面的吩咐,查上五天再说’让整个法庭轰动了起来,现场的记者立刻乱了套,听众席上雪涯霜叶的员工甚至大骂出声。而证人席上的那两个科长已经完全瘫软在了位置上,被告律师也低头无语。

大盖帽也急出了冷汗,光盘是他让放的,现在放出来的东西却让他感到收无法结局了,他急叫肃静,法庭好不容易安静下来,胡清却开口道:“审判长,录像上对话的人就是证人席上的两人,我想在场的人都能看出来,对话的两人是分别是工商和税务两个部门的科长,谁能吩咐他们呢?他们又能听从谁的吩咐?‘查上五天’又是什么意思?”

两个科长完全被他们的对话给吓软在了座位上,眼神里露出了绝望,他们做梦也没想到自己二人的对话会被人拍下,他知道做这事的都是那个叫叶天涯的人。他们算是真栽了。光盘放完,胡清要做的事也差不多结束了。接下来的事应该是市纪委的事了,然后剩下就是等判决。

审判长见事态发展脱离了他的控制,趁着判决前的休息时间,立刻向上请示如何处理。

半小时后会是什么样的结局人们在猜测着,顾乐天胡清二人立刻成为了记者采访的焦点。二人却三缄其口,什么也不说,直等到审判结局。

可最后的审判是:“关于市工商税务部门领导是否故意对付雪涯霜叶这一案情还待调查,经研究决定待市纪委调查结果,半月后再行审理。”

有这样的结果,听众席上的叶天涯只是嘴角微微翘起冷冷一笑,站起来拉着星夜随着哄乱的人流离开法庭,在停车场取来星夜的那辆双人座银白色宝马z4,刚要启动,一声‘队长’让他停了下来。

听声音,叶天涯就知道是南宫倩儿,循声望去,南宫倩儿与另外三个女孩远远的奔来。

“你们怎么会在这里?”叶天涯惊讶地看向司马如烟等四女问道。

四女还没回答,星夜却从副驾驶位上跳出出去笑道:“四位姐姐,你们是不是想哥哥了?对了,上次你们说要见雪姐和霜姐的嘛,她们也来s市了,今天跟我们一起回家吧?”

四女被星夜一句‘是不是想哥哥了’给闹了个大红脸,叶天涯自己也被闹得哭笑不得,却不忍心责怪星夜。四女在听到冰霜和冰雪也到了s市时,都齐齐向叶天涯看来。叶天涯没有说出他们想听的话,而是平淡地重新问了一遍:“你们怎么会在这里?”

四女见叶天涯如此平淡,心里忍不住暗自心痛,南宫倩儿眼中已经开始冒泪水了上前道:“队长……,你是不是还在生我们的气?”

叶天涯看到南宫倩儿这样子,又忍不住心软了下来,心里的埋怨也少了不少,可叶天涯并没有原谅她们,半开玩笑道:“倩儿,我没有怪你们,你们也是听命行事嘛,如果有一天韩老让你们杀了我的时候,可要先通知我一声哦。”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