另类杀手艳福星 第三卷 星雨 第二十四章 毁容硫酸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955/


“方静姐姐,你不认识我了吗?我是蓝枫啊,在广东斗门,你家小姐借钱给我,你送过来的,还有送我的拐杖来,记得吗?”蓝枫看到方静眼中的惊讶,以为她不记得自己了,忙将往事提了起来。


“记得,怎么不记得呢,只是你一下子变帅了,我都不认得了,当初你就是个又跛又瘸又脏又臭的小乞丐,哪想到你摇身一变,成了翩翩少年了,姐姐真的差点不敢认你了”方静脸上微微一红笑着说道。


蓝枫想到自己那个时候瘦得只剩下皮包骨头,又脏又臭,腿上还流着脓水的落迫样子,再想起方静的小姐的资助,心里酸酸的想流泪。


蓝枫感动地向方静道:“姐姐,我一直都在等着你来呢,上次我给你留的地址是枫林村,结果我回来才知道,被改成了枫林小区了,我还正担心着你会找不到,怪我骗你们的钱花呢。你是来看我的吗?走,我带你们去我家,我要好好谢谢你和你家小姐的援助之恩,哦,我都忘记了,哪位是你家小姐啊,我都没来得及向她致谢谢呢”


蓝枫激动过了头。都忘记了问真正资助自己的是哪位了。


方静笑着指着中间的那个白衣女子道:“这位就是我们家小姐,上次就是她让我去找你的”


星雨这时已经取下了墨镜,好奇地打量着蓝枫,她也没想到,在斗门遇到的那个要多丑就有多丑落迫少年居然这么英俊帅气,一身洁白的衣服与自己身上的白衣服还有交相辉映,一较高下的感觉。在方静介绍自己的时候,看到这个帅气少年看向自己时居然只是微微一呆,然后眼中就变得清澈,眼神里只有一种尊敬,一种感激。没有一丝的杂质。更让他惊讶的是,普通人在看到自己时的第一个反应就是要签名要摄影留恋,但这个少年好像根本就不认识自己一样,对自己感激又天真地笑问:“姐姐,你是观音菩萨还是仙女?”


蓝枫这小色鬼并不是转了性,对美女不屑一顾了,而是蓝枫十多年来在杀手集中营里训练自己的演技,在还没看向星雨之前他就已经将这个女孩定义成为了自己的恩人,他的那畸变了的演技潜意思的就以一个要报答恩人的角色来扮演,对自己的恩人有发自内心的尊敬,一种不容亵渎的崇敬。加上对星雨身上高雅圣洁的气质,给蓝枫的是种不可冒犯的感觉,所以,他的目光中才会那么清澈,不然,以他的性格,早就发出了邪邪的笑和色色的眼神了。


蓝枫展示出来的天真一面让众人都不由婉尔,方静和韦锐等人居然发现就算是在舞台上也不会对观众笑一笑的星雨居然笑了,很自然的笑道:“姐姐不是仙女,也不是观音菩萨,姐姐叫星雨,你好,蓝枫!”


“星雨?流星雨的星雨吗?真好听,我先许个愿!”蓝枫说着闭上眼睛双手合什虔诚地念念有词。


“喂,蓝枫,你怎么许起愿来了?”方静在后面不解地问道。


“方静姐姐,这你就不懂了,我记得小时候妈妈说,看到流星雨的时候许愿最灵的了。星雨姐姐虽然少了个流字,但也差不多,我刚才许的是好人都能发大财,由于前面差了个流字,打个八折,那好人也能发小财,再不济,也能做到好人有好报嘛,是不是?”蓝枫煞有介事地说完,在他口中,许愿都能打八折,旁边的众人都哄堂大笑起来。不过,大家都是被逗乐了而不是在嘲笑蓝枫。


星雨也笑了起来,笑道:“蓝枫,你真是个开心果,对了,你的音乐细胞过了青春期了吗?都一年了,该成熟了吧!”


以前在广东见过蓝枫的人都笑了起来,当时蓝枫在车上说自己的音乐细胞还在青春期时,众人就笑过一次。


蓝枫呵呵的傻笑道:“这个,,它好像还没完全成熟呢,还有几根胡子还没有长齐”


“哈哈哈哈——————”众人终于忍不住不顾形象地笑得东倒西歪起来,方静更夸张地捂着肚子蹲在地上泪花都笑了出来。


那个叫罗老师的中年妇女也被感染了,她像嫌大家笑得不够痛快,补上一句道:“蓝枫啊,你没经过专业培训,你的音乐细胞永远也长不齐胡子,不过刚才你唱的那首歌倒是看得出来,它的胡子已经长七七八八了。”


众人都笑得东倒西歪,除了蓝枫,没人注意到另外有两个人在向他们靠近,而且靠近得很快。蓝枫感觉得出这两个人身手不凡。但没有杀气。所以蓝枫也没太在意。还以为是与星雨同来的人,只是走落后了些才这么快跑来呢。


星雨一个人还有点形象,还能站着笑。其它人都蹲在了地上。


突然,就在蓝枫感到靠近的人就快出现时顿在了十来米外的林子里,蓝枫正惊讶星雨的同伴怎么不现身时,从枫树林里射出了两股股水流。目标是飞向站着的星雨面部,蓝枫只看到白光一闪,水流又快又准地就要袭向星雨的面门,从水流飞来的劲道,应该是用水枪射出来的,星雨惊呆了都忘记了闪躲。


“小心!”蓝枫没来得及多想就扑了上去,只知道这个女子是自己的恩人,他还以为是有人用水枪和星雨开玩笑,但他也不想让星雨变成落汤鸡,别说是水,哪怕就是炸弹,他也决定为女子挡上一次。欠她的人情债,总是要还的。


塑料袋来得快,但蓝枫更快,闪电般的将星雨扑倒在地上,两股水流几乎贴着蓝枫的后背划过,哧的一声射在地上,,溅了一地的水。蓝枫正想说哪个人开玩笑拿水枪来吓人时,却见溅在地上的液体所到的地方都冒起了青烟。


硫酸!毁容!两个词语立刻闪现在蓝枫的脑海里。他惊骇莫名,被压在自己身体下面的星雨推了推,他才发现自己居然还抱着星雨倒在地上,自己的整个身体都压在她软绵绵的身上,忙翻身站起来,却发现那两个突然靠近射了硫酸的高手已经逸去,来得快也走得快。


“小姐,你怎么样?”方静和另一个女保镖这才反应过来,一个冲出枫树林向外追出去,方静则紧张地冲过来查看星雨有没有受伤。


星雨心有余悸地看着地上被硫酸腐蚀得焦黄的泥土,脸色有些惨白地摇了摇头道:“我没事,蓝枫及时将我扑倒了,不然,可能现在我这张脸已经焦黄了。”星雨说着没事,但声音都有些发抖。这时其它人才醒悟过来是怎么回事,一些人追出去一些人来询问星雨的没有受伤,乱作一团。


“对不起小姐,是我们失职,请你处罚!”方静低头请罪道。


“没事了,以后小心点就是了,这次多亏了蓝枫了。”星雨说着看向怔怔地看向地上焦黄处的蓝枫。正好蓝枫也回过头来看她,四目一碰,两人都想起刚刚两人压在一起的尴尬,脸上都没来由一红,避开目光。


“对不起,星雨姐姐,刚才我多有冒犯,请你原谅”蓝枫心里也很愧疚,对恩人的冒犯是他自己都不能原谅自己的。在他自我训练出来的畸形性格下,蓝枫的心里,恩人,就是恩人,是需要无条件敬重的、报答的,冒犯了就是错,不管是不是为了救她。


星雨脸上微微一红,突然做了个亲昵的动作,轻轻地刮了一下蓝枫的鼻子,微笑道:“开心果,姐姐谢谢你都来不及能,怎么能怪你呢?”


“真的?太好了,姐姐就像是天上的观音菩萨一样宽容是吗?”蓝枫笑着问道。


“呵呵,开心果,你真逗”星雨今天一天的笑加起来可能比平时一个月的还要多。不知道为什么,天真的蓝枫给她一种莫名其妙的亲切感。而蓝枫自己也很是奇怪,他自己平时不是那么天真的,但一到了这个女子面前,自己怎么表现出来的都是那么天真。他自己都感到无奈了。想来想去也找不到原因,他哪里知道是他潜意识里一开始他就将方静和星雨定义在了姐姐的层次,更将星雨定义成为恩人,所以才会总表现出一个弟弟的样子。加上对他的那种对恩人的敬重,才会表现出这种性格来。


蓝枫并不知道,他这种遇到什么样的人表现出什么样的性格是在集中营里被训练出来的。当时他训练自己的目的也只是为了训练出一个杀手更好地接接近目标。但没想到蓝枫在这里不自学地就用上了。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