另类杀手艳福星 第三卷 星雨 第二十三章 动情歌声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955/


“真的?你也是高三的?你填的什么专业啊?”

蓝枫看到女孩被她成功地引到了别的话题上来,心里暗笑,道:“我选的是网络,”说完他像打广告一样笑道:“各位观众,现代社会是信息社会,信息靠什么传播呢?靠的是网络,所以,大家请填报F大网络学院吧。学好网络好处多,好处多得没法说,工作稳定收入高………”


蓝枫还没说完,女孩已经咯咯地笑了起来:“你这人怎么这么逗,明知道人家现在伤心着呢,你还故意逗人家笑”


蓝枫眨巴着眼道:“现在你还伤心吗?哎,可惜我刚才浪费了那么多表情,居然没起到任何效果,你还是伤心,哎,失败啊,真是失败!”蓝枫一付痛心疾首,要死要活的样子坐在地上叹息。


女孩看他痛苦的样子,忙道:“不是的,我不伤心了,不知道为什么,听你说这此话后我就已经伤心不起来了。谢谢你!”


蓝枫呼地弹了起来,变脸比变天还快。哈哈地笑道:“我就说我不会这么失败的嘛,等的就是你这句话了。”


“你,你刚才那么痛苦是骗我的?你这个骗子!”女孩举起粉拳向蓝枫捶来,蓝枫哈哈一笑,绕着枫树跑开,笑道:“我可没骗你哦,我蓝枫从来不说谎话的,就是要说,也不对美女说的,哎呀,轻点,别打我的头,别再追了,小心摔倒在地上,地上可是有我的废水的哦!”


“啊,坏蛋,你别跑,让我打一下我就放过你”


“好吧好吧,只打一下哦,轻一点哦”蓝枫还真傻傻地站住闭上了眼睛,女孩走近,轻轻的在他头上拍了一下,幽幽道:“谢谢你,蓝枫,如果不是你,我今天会伤心死的”


感觉到女孩手上传来的温度和软软滑滑的感觉,蓝枫心里莫名的嘭嘭直跳,忙睁开眼睛想近距离地看看女孩,却发现女孩低着头,留给了他一条雪白粉颈。


蓝枫心跳再次加速,忙稳了稳心神笑道:“哦,是吗?曾经有一个胖子说我活着都是为了浪费国家粮食,看来并不全是嘛,我还是有一点点用的嘛,呵呵呵呵,李白他老人家说得多好啊,天生我才必有用嘛。”


“呵呵,你真是个乐观的人,我叫李佳,我们能成为朋友吗?”女孩认真地抬头看向蓝枫。


“天啊,你居然现在才问我能不能成为你的朋友,你不觉得我已经当你是朋友了才安慰你的吗?要是别人,哼,再比你漂亮我也不安慰!”


“你——是因为我漂亮才安慰我的罗?”女孩脸上一暗问道。


“这个——你很漂亮吗?我再看看,”蓝枫说着饶着女孩转了起来。很‘仔细’地打量着女孩。


“你,你干什么这么看着我?”女孩被他看得浑身不自在。


“嗯,是很漂亮,我后悔了!”南枫答非所问地道。


“后悔什么?”女孩不解地问道。


“要是我早看出你这么漂亮,我刚才应该将我最拿手的绝活拿出来。可惜了!”蓝枫唉声叹气地道。


变相的夸奖不但让女孩心里暗喜,而且还连消带打地避开了女孩的那个‘因为我漂亮才安慰我的罗?’的问题。这被蓝枫后来的回忆中定义为最成功的一次男女交际。


蓝枫又与李佳胡扯了好久,见她完全恢复正常之后才与她挥手告别。


~~~~~~~


“哎,安慰一个受伤的女孩还真是件累人的事啊,以后上厕所一定到家里去上!……咦,不对,我今天好像去枫树林不是为了放废水而练功的嘛,哎,撒谎的本事太好了,连自己都骗了。真是高!!我真是天下第一天才啊。”


然而回到家后他又立刻将自己定义为了天下第一笨蛋,因为他忘记了问李佳的电话号码。悔恨得捶胸顿足。抓起沙发上的靠枕贴到墙上就去撞墙。


“哥哥,你这是怎么了?”参加完同学聚会回来的蓝灵看到蓝枫正对着墙上的靠枕撞个不停,忙问是怎么回事


“这个,,这个,哥哥在练铁头功呢,你一边去,别打扰我。我撞——,哎哟,死丫头,你干嘛抽掉我的靠枕啊?”一头结实地撞在了没有靠枕隔着的墙上的蓝枫摸着额头上的一大个包怒视蓝灵道。


“哼哼,本小姐是看你这样练功没什么效果,所以帮你一把,哼哼,终于解脱了,不再担心周锐那个缠人精了,本小姐受了一个多学期的气,全都要找回来”小魔女蓝灵终于等到了高考结束,不再担心再见到周锐了,以前被蓝枫要胁着按摩,捶背,受近了折磨,今天终于爆发了。


“啊,你不是吧————救命啊,小魔女杀人了,救命啊————”


楼下花园里,


“妈妈,这次的救命叫声里没有开心的语气,要不要报警啊?”


“不用,儿子,妈妈给你讲过狼来了的故事吧,你说他们叫第一次救命没死人,叫第二次救命还是没死人,第三次会不会死人呢?”


“不知道,不过我知道就算死了人也没人相信他们是真的叫救命,就像那个叫狼来了的少年一样是吗?”


“对,儿子聪明,所以呢,以后绝对不能撒谎,知道了吗?”


“知道了,妈妈”


(蓝枫:为什么我们又成了反面教材了啊?)


………………


~~~~~~~~


和往常一样,蓝枫又到枫树林里去练功,不过他多了一个心思,就是能再看到李佳出现在枫树林里,可连续两天,他都失望了。因为李佳根本就没有出现。蓝枫惊觉自己心中的那份期盼时,自己都吓了一跳


“我喜欢上那女孩了吗?怎么可能,我原本以为自己泡女人不会动真情的,居然有这种期盼?完了,我真是个失败的杀手啊!”蓝枫还是念念不忘他是个杀手。哪怕生来就是乐观的性格不适合做杀手,但他还是自诩为杀手。可从没恋爱过的蓝枫,却对一个能对上一段感情很快就抛开和他一起嘻笑的女孩充满了期盼,真不知道是好还是坏。


第三天,蓝枫还是照往常的习惯,在枫树林里练了会儿功,然后在树林里等上一小会儿,看能不能等到李佳的出现,然而,他还是失望。坐在树丫里,蓝枫突然有种想唱哥的冲动。他最近刚刚学会一首歌,正合他现在的心情。那是永邦的《威尼斯的泪》


你将喧闹世界,按下静音


先择最激烈的,无声抗议


你比谁都清楚,真心离伤心最近,感情细腻却是命运伏笔。


你潺潺的泪水,汇成威尼斯流域


数着你的回忆,尽是繁华和美丽


看着你线条很清晰的手心,这一刻我痴了,却懂了,你对爱的坚定


威尼斯的泪,像琉璃易碎,说到感情有人懂得转环,有人太绝对


为你湿的泪,在午夜梦回……………


蓝枫一句句的唱下去,她像就看见李佳在树下流泪的样子。真感情又一点点投了进去。声音也传得很远。


枫树林外面,一群扛着摄像机正要进树林的人刚到林边,就听到里面传来幽幽的歌声。众人都被歌声里的感情所震撼了。


“是他,是蓝枫,是蓝枫在唱歌呢”人群中一个女子高兴地道。那女子扬起头四处寻找声音的来源,霍然就是那日在广东斗门借钱给蓝枫的方静。


“你是说你们说的那个少年就是现在唱歌的这个少年?”人群中一个中年妇女兴奋地问道。


“是的,罗老师,就是他,我还记得他的声音。他在广东与我们见过面的,你听听,他的歌声是不是感情很丰富?音质也不错,是不是?”方静高兴地道。


“不错,声音很好,感情也投入得恰到好处,韦助理,这少年是个唱歌的苗子,只是不知道外表怎么样,适不适合作一个公众人物?”那个罗老师向旁边的一个青年说道。


“我们可以先进去看看不就知道了吗?星雨小姐,我们现在进去吗”青年笑着向人群中间的一个戴墨镜的白衣女子说道。心里想着,既然罗老师都夸好了,只要外表看得过去,这次的差事就算搞定了。


女子淡淡地点了点头,率先迈步向里面走去,方静和另一个女保镖紧随其后。后面的人也紧跟而上。


蓝枫唱完一曲之后,从树上弹了下来,自言自语地道:“完了,我陷入爱河了,单相思?完了,想我堂堂蓝大帅哥也会为了一个女人伤感情,失败,真是失败,李佳?我喜欢她了吗?”


蓝枫正在胡思乱想,突然感觉到有不少人靠近。心里一惊,想不通这个以前很少有人来的枫树林怎么会突然来这么多人。于是他又躲到了树干后面。想瞧个明白。却在看到走进来的人群是的方静时,惊讶地叫出了声:“方静姐姐————”叫出了声的蓝枫冲出树干背后,向那群人跑去。


“蓝枫?你是蓝枫?”方静看着向自己冲过来的阳光帅气的白衣少年。惊讶地盯着,似曾相识却又有些陌生。不像是他们在斗门见过的那个落迫的蓝枫。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