另类杀手艳福星 第三卷 星雨 第二十二章 失恋李佳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955/


而T市,枫林小区旁边的大片枫树林里,蓝枫这时正见证着一场情侣轰轰烈烈的分手。


做了一次极限练习的蓝枫从树颠上跃下后,就躺在地上喘气,这半年多来他修习逍遥神功一直没有多大进展,轻功飘缈幻影受到逍遥神功的限制,停留在第二层寸步难进,正丧气的蓝枫突然感觉到有人靠近枫林。他不想让人知道自己在这里练功,于是腾身上树,隐在了树干后面。


进来的是一男一女两个学生模样的少年男女,男的长得怎么样蓝枫没来得及看,因为他的目光在二人进来时就被那个女孩给吸引住了。风姿清雅,肌肤皎白,高挑的身材配上一身米色衬衫,淡绿短裙,美丽如舞天彩蝶,让蓝枫心底的某根神经被触动了一下。


两人进入枫林后,先是一阵让树上的蓝枫眼红的拥抱,然后才坐在蓝枫所在的大枫树下。树上的蓝枫有种跳下去将那女孩从男生身边抢走的冲动。


“振军,你还记得我们第一次在这里相遇吗?”女孩偎在男孩的怀里问道。树上的蓝枫听得出那女孩声音里甜甜的幸福。心里老大不是滋味。这个从来没恋爱过的小色狼终于第一次尝到了妒忌的感觉。


“记得,当时你正在这里拾枫叶呢,”男孩有些心不在焉,树上的蓝枫都听出来了,可下面的女孩好像没有感觉得出,人家都说,恋爱中的女人就是傻子,蓝枫这会儿信了。


“是啊,当时你从外面跑进来,手里也拿着很多枫叶,吓了我一大跳。记得那时候我突然看到了你手里有一张鲜红的枫叶,我看了就想要,你当时还真的给了我。还笑着说‘相见是种缘分,送给你作为见面礼物’,当时我都幸福死了,从那时候起,我就喜欢上你了。”女孩还在幸福地回忆。


“是啊,”


男孩好像不想再听女孩的那些回忆,扯开话题道:“佳佳,你考得怎么样?”


“还行吧,可能考得起S市F大吧。对了,你为什么一直不告诉我你填了什么大学呢?F大还是J大?”女孩问道。


男孩迟疑了一下才道:“佳佳,我没有填S市的大学,我填的是B大,我要去北京。”


“B大!”女孩惊讶地坐直了身子,难以置信地看着那个叫振军的男孩:“你骗我,我们不是说好了一起去S市的吗?你为什么,为什么填B大?”


男孩歉意地道:“佳佳,我最后几次的考试成绩都很好,我不想放弃我的前途,我能考上比J大好的B大,能走好点我就要走好点,今天我约你出来,就是为了这事,我想,我们是分手的时候了。”


“分手?你说我们分手?为什么,振军,你告诉我为什么?我做错了什么吗?你才考B大就B大吧,我不怪你………”女孩已经开始流泪了。抓住男孩的臂膀哭出着摇着问道。


“对不起,佳佳,你没做错什么,是我,我不相信天各一方的爱情,我们就要两地相隔,还有,我在你身上,找不到最初的那种爱你的感觉了,我不想耽误了你。所以,我们分手吧。”


蓝枫在树上差点没欢呼起来,“分了好,分了好,省得本少爷花时间去做那夺人之爱的卑鄙事情,虽然我也够卑鄙,但卑鄙的事做多了也对不起自己嘛。呵呵,看来老天都给我安排好了,嘿嘿,本少爷的桃花运来了”


树下女孩哭着问道:“不再爱我?你不记得曾经你在这里说过什么吗?一生一世,两年不到你就忘记了吗?”


“佳佳,面对现实好吗?那时候我们都还年轻,我们都很冲动…………”男孩不负责任地用年轻的冲动来解释。


“我不要听,我只要你别离开我,求你了,我不想分手,我真的爱你啊,”女孩哭着将男孩抱在怀里,可男孩还是推开了她,站了起来。甩开女孩死死拉着他的手,叹息道:“佳佳,对不起,希望你以后能幸福。再见了!”


男孩头也不回地离开了枫林。绝情得都没回头看一眼树下伤心欲绝的女孩。女孩坐在地上将头埋在双膝之间呜呜地痛哭。


蓝枫在树上看着这一切,虽然心里暗暗高兴,但看到前一刻还相拥着的一对鸳鸯,却在一刻时间不到,就这么成了悲剧,也不由大叹世事无常,又幸灾乐祸地在心里数落起那个绝情的男生来:


“真是个笨蛋啊,要分手也不要急着高考完了就分啊,离大学开学还有两三个月,再玩这两三个月再分手岂不是能大赚特赚吗?这下好了,现在分了这三个月看你小子怎么孤独法。不过这倒好,本少爷有机会了。”骂完之后蓝枫心里又高兴了起来。


“哎,现在的年轻人啊,就是冲动……”蓝枫的口头禅又冒了出来。


从树上悄悄地飘落下来,在树后面叹了口气道:“何必呢?你应该高兴才是嘛!”


蓝枫的声音让女孩吓了一大跳,几乎从地上用弹的跳了起来。蓝枫心里道:“嗯,这起身的身手还不错,够快!”


“你是谁?你怎么会在这里?”女孩一脸的泪水,却被吓得忘记了哭。


蓝枫露了个自认为迷死人不要命的笑容道:“你好,我先回答你第一个问题,我叫蓝枫,蓝天的蓝,对了,就是今天这种天空,多蓝啊,你看,在那几朵白云后面的天是不是很蓝啊?这样的天气怎么能不配合点笑容呢?是不是,至于枫嘛,就是这枫叶的枫,对了,你不是喜欢拾枫叶吗?应该知道那个枫字的吧。”


蓝枫胡搅一通,两个字也要说一大堆话。接着又道:“据我父亲说,我的名字可是大有来头,他说我出生的时候正好是秋天,满树的枫叶都是红的,但我父亲却发现了树下有一片落地的枫叶是蓝色的,他将枫叶拾回家时,我母亲正好将我生了下来,正好我家姓蓝,于是乎,我就叫蓝枫了。”


“至于小姐你的第二个问题呢?是这样的,我刚刚突然尿急,,,呵呵,不太雅,但事实确实是如此,谁知道这刚进来还没将废水放完,你们就进来了……”


“废水?”女孩惊讶地看着蓝枫,没有理解他的那个废水是什么意思。


蓝枫笑道:“这个,废水嘛,就是要排出来的没用了的水,用通俗的话来说呢?叫做尿!”


女孩被蓝枫一会儿说个名字的来历所吸引,一会儿又被他的‘废水’所迷惑,一时间都忘记了自己刚刚被抛弃过。泪也忘记了流了。听到蓝枫将尿说成是废水,愣了愣羞红了脸低下头去。


蓝枫发现自己劝人的计谋初见成效,于是学着说书人地样子门直身子,清了清喉咙道:“你先别打岔,上回我们说到,蓝枫正排着废水,却被两个少男少女所打扰,惊吓之下,废水害羞不出,于是蓝枫只好强忍。躲到树后去。”


“且说那——少男为了前程似锦绣,不懂世间爱情最珍贵,害得痴情少女空落泪,我蓝枫看不下去有话说,废水不排站出来。劝那少女不该哭来反该笑,佳佳同学你听好,听我蓝枫慢慢道,此男不惜真情女,人生最贵损失掉,你当问,为何我说你当笑,那只因,早日得识真面目,总比晚识来得好。”


女孩被蓝枫搞怪的样子给逗笑了起来,才想起自己刚刚才被人甩过。脸色又阴了下来。但她却发现,自己好像找不到刚才那种伤心的感觉了。


“是啊,早点认识他的真面目,长痛不如短痛。”女孩在心里想到。


蓝枫忙趁热打铁道:“笑起来多好看啊,干嘛要流泪呢?为那样一个绝情之人落泪,你的泪水也太便宜了点,还想哭吗,既然你的眼泪这么便宜,不如卖两斤给我如何,我拿回家去浇花”


“你——你这个人怎么这样,谁拿眼泪浇花啊?”女孩似笑似嗔地看向蓝枫。


蓝枫叹了口气,道:“浇花他还能开出一两朵来让我们欣赏,总比你将泪水掉在地上被阳光蒸发来得好吧。是不是?哦,对了,刚才听你说你填的是F大?正好我也填的F大呢,说不定,我们还能成为校友哦。”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