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狼纵横 第二卷 猎杀战狼 第11章 人弹1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816/


短短的三百多米路程,梁爽他们走了足足二十分钟,汗湿数重衫。

萨哈几内亚热的夏季已近尾声,没有出现人们意想中的凉爽,反而变本加厉地变得异常闷热起来。

火毒的太阳一大早就高挂在空中,向着地面洒下一道道火辣而恶毒的射线。

演讲现场人山人海,当地人无视昨晚镇外发生惨烈而惊心动魄的鏖战,无惧太阳的毒辣,无畏天地的炎热,在当地小酋长竭力的安排下和防暴队员的警戒下,人群有序地席地而坐。

那个凭窗眺望的妇人在当地熟人的帮助下,坐在队伍的前列,那个奄奄一息的婴儿还抱在她的怀里。

一个防暴警察看到她怀中的婴儿可怜,连忙拿了一瓶矿泉水和一些饼干塞进这个妇人的手里,还顺势把一瓶中国特产“清凉油”悄悄地放在婴儿的身上。

我国的“清凉油”对蚊叮虫咬极有神效,虽然远涉重洋初到此地,但它的功效已被当地人津津乐道,视为珍品。

非洲的蚊虫虽然比国内的蚊虫变态,但生长原理一样,也抵挡不住中国制造。但为什么国内总是有人说外国的月亮比中国的月亮圆呢?

在这个物质极度匮乏的国度,一块几毛钱的中国“清凉油”在当地可是灼手热辣的紧俏货,来到这儿价钱翻了N倍,但即使这样,如果没有一定的势力,普通人就算有点钱,也不一定能买得到。

若果是其他人得到矿泉水、饼干和难求的“清凉油”,即使不跪下磕头谢恩,也会感激涕零。但这个妇人漠然地瞅了这个队员一眼,石化的脸庞一如既往的僵硬,就像她所有的感情,所有的爱在战火和贫穷中被磨灭得一干二净似的,剩下的只是一具没有灵魂的躯壳。

这个队员暗叹一声,退回到主席台附近,忠实地履行他的职责。

那个飞舞褂子的孩童现在却穿上宽大的白袍,如泥鳅般滑腻,左爬右钻,竟然能钻过水泄不通的人群,也坐在队伍的前列,和那个妇人遥首相望,互为犄角,呼应两和。

难道这个妇人和那个孩童真的有关联?

蜘蛛首领领导下的丝士不会是妇孺吧?

这个孩童最多也就十二岁,在国内还是在宽敞明亮的小学读六年级呢。

暗中帮助妇人的那个队员恻隐之心虽然暴涨,但望了望密密麻麻的现场人群,无可奈何地摇头叹息。只凭他个人的力量,他能帮助几个人呢?

和平,只有和平,才是在根源上帮助该国人民。

在小酋长的用广播的呼吁下,演讲现场逐渐安静下来。

参加这次集会的人是在等待战争女神安娜或者心中的救世主安利纳酋长出现,为他们建设一个安定的社会,使他们过上安宁的生活?或者他们是在等待高高在上的大酋长把他们心中的信仰那耀眼的光芒向四周狂射?抑或是最简单的原因——等待粮食的分发?

还有一个可能,就是人群中潜伏了安利纳反对派的暗杀人员,在恰当的机会,发起惊天动地的致命一击?

可能这几种原因兼而有之。

所有防暴队员穿着短袖维和警察服装,外套重型防弹衣,头戴笨重的蓝色防弹钢盔,握紧手中的钢枪在烈日的炙烤下,更加酷热难耐。

这些热血的中国男儿,没有一个喊苦叫累,坚守岗位,挺立如柱,在这块本不属于他们的土地里洒下辛劳的汗水。他们蓝色钢盔上“NU”两个夺目的大字母,把他们来这儿的目的清楚地向全世界人民展示出来——维护和平。

他们用铁的事实向全世界酷爱和平的人民自豪地宣告:世界的和平也有中国军警的一份功劳。

只要这个萨哈几内亚真的实现和平,他们留下的汗水,喷出的热血,甚至丢失生命——也就值得了。

现场忽然间轰动起来,就像平静的海面上掀起波浪。

因为安娜在梁爽他们的护卫下出现在人群的眼前。那些敬业的战地记者马上把长枪短炮对准安娜一行人。

这些记者是安娜私自通知的,她需要的就是轰动的效果。只是她和她父亲低估了反对派的能耐,在联合国维和部队还没有完全控制贝贝尔重镇之前就急着进驻贝贝尔重镇,以为单凭他们三十多人的保安卫队和当地小酋长的联手,就可以在贝贝尔重镇进行竞选演说,所以昨晚才发生差点儿要了他们性命的鏖战。

万事俱备,只欠东风,今天安利纳酋长如果不出现在现场,那么反对派就可以以此作为反击安利纳酋长的材料,对安利纳酋长的民意打击是非常大的,这是安娜坚持代父进行竞选演说的唯一原因。

现场的民众欢呼雀跃,人潮汹涌,想争相目睹安娜的风姿。

那个妇人也想挤到安娜护卫队的面前,但尝试几次都以失败告终,只得作罢。

现场秩序有点失控。

人弹攻击防不胜防,这是发生意外事件的好时机。

梁爽的精神高度集中,肌肉极度紧张。

如果现场有人冲他们拉响身上的炸药,进行人弹攻击,那么死伤绝对惨重。

梁爽通过耳麦通知所有队员进入高度实战状态,打开枪的保险,四组狙击手要密切注意人群中可疑现象。

梁爽早就通知当地小酋长派十几个高大强壮的人前来迎接安娜,梁爽命令小酋长的人手拉着手把他们围成中间,组成第一道人墙,而梁爽和战友们再构成一个圈子,把安娜护卫在核心,组成第二道人墙。

梁爽和雪狼紧挨着安娜两侧,组成第三道防线。他们手中已经拿着手枪,必要的时候雪狼会抱着安娜滚在地上,用她的身子为安娜挡子弹或者弹片。

三道人墙紧紧地护着安娜前进,如果有人进行人弹攻击,首先就会受阻于第一道人墙,而第二道戴着钢盔,穿着重型避弹衣的战士组成的人墙是阻挡弹片的最佳堡垒。核心的梁爽和雪狼是第三道人墙,在有意外事件出现时会把安娜压在身下。

现在即使有人发动人弹攻击,处于风暴中心的安娜确实安全的。

人群中有人向安娜投掷的手雷或者手榴弹的现象发生的概率很低,因为安娜护卫队附近的人稍有异动,狙击手和处在高处的防暴警察就会进行重点“照顾”。

年纪轻轻的安娜不愧是见惯风浪的人物,她神色不变,含着亲和的微笑,举起手不断挥舞,和支持者打招呼。

当地小酋长在主席台用广播不断呼吁民众让出道路来,以便安娜让安娜通过。三道人墙护卫着安娜艰难地在人海穿行,就像怒海中的一叶扁舟。

在那间小木屋中实时监视的那个女人,看到中国警方如此严密的保安措施,脸上露出骇然之色,连忙通过耳麦把这里的一切向“蜘蛛首领”汇报。

站在主席台上的安娜婀娜多姿,如欲乘风归去的女神——战争女神。

梁爽站在安娜的左方,雪狼就站在安娜的右面,时刻关注着台下的最新动态。

安利纳酋长没有到场,现场发出点不满的抗议声,可能是反对派的人发出的。

安娜的演讲技术就是一流,开场白的短短几句话,就把坏事变成好事,说她的父亲为了筹集更多的善款和粮食,只能放弃今天的演讲,委派她来进行演说,相信不久,大批的粮食就会源源不断地来到贝贝尔镇,免费送到他们的手中。

有大量粮食来赈灾,比什么虚无缥缈的政治口号都要现实。

现场顿时欢声雷动,掌声如潮。

在分发粮食前,安娜配合着肢体语言,脸部表情,滔滔不绝地为父亲进行竞选演说。

梁爽虽然听不懂安娜在说什么,但看到下面民众如痴如醉的表情和听到排山倒海般的掌声,也能猜想得道安娜的语言充满激情,充满煽情,充满极大的诱惑力。

如果梁爽面对危机,他可以做到镇定从容,若要他面对成千上万的支持者,还要保持亲和的笑容和进行激情演讲,他宁可面对敌人的狙击手。

梁爽不得不佩服安娜的定力,是难得的女中豪杰,是难得的政客。

他不禁拿安娜和雪狼解旖旎、东方婉儿、黛娜、司马菲烟对比起来。

安娜柔中带刚,刚柔相济,面对危机轻描淡写。

雪狼外冷内热,巾帼不让须眉,处处折射出男子的阳光之气。要她面临枪林弹雨就没有问题,若要她像安娜一样煽情说教,那就找错对象了。

东方婉儿时而是天使,时而是阎罗王的亲信,变幻多端,神秘莫测。

李黛娜柔情似水,智慧超群,以娇柔的外壳和温柔的手段统率了一大群男子,使无数的男子臣服在的裙下。在梁爽离开拉市回到学院后,黛娜还来学院探望梁爽几次,并且斥资两千多万人民币为学院购置国际上最新的训练器材。

一句话,黛娜小姐做事滴水不漏,没得说的。

司马菲烟是梁爽几年的恋人,但在梁爽的印象中,居然最薄弱。她的影子在梁爽的脑海中就像虚无缥缈的天庭楼阁,怎么也抓不住,怎样也看不清楚她的原貌。


高潮是在分派粮食时出现,人群你推我拥,竞相挤向前,谁都怕排在后面没有粮食了。

安娜和小酋长通过广播声嘶力竭地疾呼也不能控制现场。人群涌向主席台,冲破了由小酋长组织起来的人墙,把防暴队员架设铁丝网也冲开了一角。

那个怀抱奄奄一息婴儿妇人冲在最前面,拼命地往主席台挤。

当她想继续努力钻进人群时,她的手被人狠狠地拉住。

她回转头,她的脸色骤变,拉着她手的正是给她水和食物以及“清凉油”的那个防暴队员。

那个防暴队员看她抱着的孩子快活不成了,可怜万分,是想私自把她拉到一旁,分些粮食给她。

妇人用手使劲地挣扎,但也不能挣脱防暴队员的铁手,她身旁的人已经从她身边涌过去,想继续堵在第一的位置已经不可能了。

她抱着婴儿的手一松,婴儿向地上跌落下去。

那个防暴队员一愣,这么多人,婴儿摔在地上还不被人踩死?

他不经大脑思考地放开妇人的手,弯腰就去抱摔在地上的婴儿。

妇人的右手趁机在腰上一拉,然后扑向这个防暴队员。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

新闻阅读排行

热门图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