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核电巨头的中国棋局:总规模达4500亿!

一个“价值”80亿欧元的深深一吻。


“核电女王”罗薇中女士由衷感谢萨科齐总统带领法国核电在中国赢得胜局。


法国阿海珐集团(Areva)赢得的不仅仅是两座核电反应堆和未来的20年内提供核燃料的订单,它还意味着,法国核电正式在中国落地生根。


未来数十年,还有望获得足够的繁衍空间。


招标的核反应堆从4座增加到6座,定单也从50多亿美元增加到80亿欧元,历时四年多的马拉松式竞争,至此,中国核电自主化依托项目招标才算真正划上句号。美国西屋电气公司(Westinghouse Electric)和法国阿海珐集团各胜一局。


两大巨头短兵相接


阿海珐的当家人罗薇中女士的意志力不得不令人钦佩。她持续数年的努力换来的订单超过外界的预期。路透社甚至用“订单远远高于起初预估的数额”来作为她对总统献出深深一吻的注脚。


根据11月26日的协议,阿海珐集团将与中国广东核电集团(CGNPC,下称“中广核”)合作建造两个新一代的欧洲压水核反应堆(EPR),并提供该反应堆运行所需的一切服务与原料。双方将于近期组建合资企业,共同进行技术开发。中广核还同意购买阿海珐旗下铀矿石公司35%的产量。


这次签定的协议可以理解成“一条龙式服务”,这充分体现了阿海珐在核能供应链上覆盖范围。


作为全球最大的核能企业,阿海珐在中国的脚步显然比西屋走得更远。


不过在过去的四年多时间里,作为当今世界上仅有的掌握第三代核能技术的两家公司,阿海珐和西屋在中国的争夺战曾经是那么富有戏曲性。


2004年9月,以统一核能技术路线为最终目的,广东阳江、浙江三门的四座核电机组联合发标,中国正式启动第三代核电技术自主化依托项目公开招标。美国西屋(AP1000技术)和法国阿海珐(EPR技术)开始短兵相接。


阿海珐优势不小,二十多年来它一直参与中国的核电建设,现在中国运行的11座核电机组有4座就是从法国引进的。


西屋电器则把和中国的合作历史追溯到了19世纪20年代。不过,中国没有一座核电站用过来自美国西屋的技术,这让这个世界核电站建设的鼻祖面子上很过不去。


阿海珐扳回一局


一个第三代核反应堆等于10架波音747,“蛋糕”实在太诱人。美国总统和法国总统领衔的双方阵营谁也不肯认输。甚至媒体一度爆出阿海珐欲收购西屋,谋划把中国市场竞争变成“家务事”的消息。


与西屋获得合同后的低调不同,此次80亿欧元合同让阿海珐终于扬眉吐气,高调的宣传透露出它进一步的计划。“交易确认了阿海珐在全球核电市场上的领导地位,并增强了我们在未来数十年中在中国这一全球最有潜力的市场之一的份额”,罗薇中对法国记者强调。她表示,阿海珐要与中国发展成长期的合作伙伴。


舆论认为,阿海珐此次获得订单不排除中国补偿的因素。法国是中国的老朋友,也一直在参与中国的核电建设,给予回报是顺理成章的。另外,在中德关系出现波动的情况下,加强中法合作也是对默克尔的价值观外交政策的“有效回应”。


事实上,在第三代核电站招标结果公布时,中方已向法方承诺,不论是阿海珐还是法国电力公司(EDF),都不会被排除在中国核电计划之外。一个事实是,中国招标的核电机组后来增加到了六座,西屋得到的是山东海阳和浙江三门四座机组的合同。剩余的两座机组留给了法国。


其它的身影


中国推出了高达4500亿元人民币规模的核电建设规划,这将是两大巨头下一轮角逐的重点。而盯上它们的显然不止阿海珐和西屋。


按照中国核电发展中长期规划,到2020年,中国大陆地区核电运行装机容量争取达到4000万千瓦,其中将新投产核电装机容量约2300万千瓦,也就是说将有23个百万千瓦级核电机组投入运营,并网发电。


日本一度在中国核电招标过程中引起争议。2006年初,东芝公司宣布收购西屋电气,由于中日关系处于敏感时期,国内舆论彼此并不看好西屋。这让西屋公司方面不得不紧急致函中国表达投标诚意。然后,是三菱重工和法国阿海珐的合作,日立与美国通用的联盟。日本媒体当时认为,国际核电企业正逐渐走向以日系为中心,日本在核电技术和市场垄断雏形正在形成。


日本企业摒弃开疆拓土的传统发展模式,直接介入了核电产业的控制高端。舆论普遍认为,日方的一系列动作同样是瞄准了中国等新兴核电市场。


不甘心在中国核电市场门外徘徊的还有俄罗斯。***总理上月访问俄罗斯时,中俄两国签订田湾核电站二期投资的原则协议。俄罗斯核电建设出口股份公司1997年获得了该电站正在建设的两台机组合同,这还是中俄迄今最大的合作项目。此外加拿大已经获得在中国的两个重水反应堆合同,韩国则一直喊话要进入中国核电产业。


进入中国的不仅仅是核技术和设备,法国电力公司此次就获得了与中广核联合投资经营台山核电公司的资格。中国正在制定的《原子能法》可能会对外资及社会资本进入中国核燃料产业领域做出政策安排。


中国的长远打算


法国阿海珐的EPR技术进入中国,未来如何协调与国家核电自主化依托的西屋公司AP1000技术的关系?这个疑问还没有得到回答。


中国核学会秘书长傅满昌告诉《财经时报》,“第三代核技术开发出来后还从未商业运行过,未来能取得什么效果难以预测,AP1000和EPR都引进可备不时之需。”尽管采用单一的技术标准对于规模化生产、降低成本大有裨益,但是各家技术各有特点,不排除今后核电市场的多重技术路线并存的局面。


这将预示着,除了西屋和阿海珐等掌握第三代技术的核电巨头拥有竞争优势外,已经分别出让两台机组技术的加拿大和俄罗斯,甚至从未染指中国的日本、韩国等掌握了第二代核技术的企业,依旧有可能在未来的中国核电市场上分一杯羹。


中国关于核电建设采用第二代还是第三代技术的争论已持续多年,第三代核电技术公开招标后,被认为中国有意主攻第三代技术的自主开发。同时,中国具有自主知识产权的二代半技术CNP1000已经决定应用到辽宁红沿河核电站和广东阳江核电站,但它未来的市场前景必须面对EPR和AP1000的联合冲击。(来源:财经时报)


核技术决定竞争力。国际核电企业争取中国市场份额的计划同样受自身技术力量的限制。未来23座核电机组中,还会有多少被分配到国外企业手中?傅满昌表示,现在无法预测,这与中国自主开发技术的发展有很大关系,完整的核电产业体系才是中国最终追求的目标。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