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战先锋 第二十五章挺进太平洋 第十四节马来虎的爪牙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604/


日军非专业的狙击手喜欢坐在树上打黑枪,陆战连的一排指挥官端着M-1卡宾枪对着树梢连续开火,他也不相信自己可以打中,无非是给全排指示目标而已,排里的勃郎宁机枪立即对大树进行疯狂的扫射,各班的半自动步枪和冲锋枪也胡乱打起来,就见一个人形的物体从树上掉落下来,张学义举着望远镜看到鬼子被打死后掉了下来,立即喊口令,“停止射击,节约弹药。”

伯特看着被狙击手打死的陆战队员,他从死去的士兵手里拿过BAR班用机枪,“看来这个山头不好上,一切险要的地形日本人都喜欢修很完备的掩体,他们拿刺刀威胁当地人来修这破东西,该死的,看来树木和山头会给我们造成不小的,麻烦。”

“就地隐蔽,修筑可以过夜的掩体,机枪放在各个方向,日本人曾经很重视夜战,而你们没有戴着墨镜在白天进行过夜战训练。”张学义说先就进了火力排的阵地,他把迫击炮、机枪、无坐力炮都亲自做了部署,夜班安排成三小时换一班岗,每班可以休息六小时。

张顺挨着张学义坐下,从口袋里摸出烟盒,在天没黑的时候他把烟点上,晚上抽烟点火会被发现,现在先过过烟瘾在说吧,钱瑞拿出水壶,大伙折腾了一天了可算是能休息了,钱瑞还以为自己的兄弟要打下山头再过夜呢,士兵们挖好掩体以后纷纷拿出水壶和饭盒吃晚饭,卡特也没参加战斗,他多数时间是藏起来躲字,根据以前岛屿争夺战的经验,日军会在夜间攻击,除非他们的军官发狂或者补给不足才大白天向防御最严密的阵地进攻,结果就是被美军的火力杀伤大半人马然后败回去。


登陆日当天没发生激烈的战斗,二十一日这天鬼子的航空兵开始局部反击,投弹和扫射都很少,真正的成批的飞机才刚刚开始臭名远扬神风攻击。

凌晨,陆战连的阵地上戒备程度已经达到全团最高,美军也很熟悉日军的夜间攻击和拂晓攻击,所以人人心里都很紧张,可到太阳升起来的时候依然没有鬼子的动静,伯特吃过早饭披挂整齐的站在掩体里看正前方的山头,“该死的山下奉文忙什么,他不是战斗前在岛上有一个师团么,后来又增加了不少人,这些人都带那去?”

“或许本岛的指挥官感觉大鱼还没来,所以懒的钓我们,今天我们攻占这个山头然后休息,我们每天可以推进五公里就可以。”张学义拿望远镜四处观察,他看见临时码头已经修好,船上的车辆被卸下来,大多数是工兵装备,榴弹炮阵地已经向前推进,几辆谢尔曼坦克向前开着,后边还跟了不少的步兵,一辆吉普车飞快的超坦克颠簸的向陆战连的阵地开来。

吉普车上架着轻机枪,车的副驾驶座上有个戴钢盔的军官,张学义没下任何命令,他估计吉普车上是传令官,看看有什么变化,吉普车停下来,军官叼着烟从车上下来,打开文件夹拿出份命令,军官开始宣读,“我认为你们的推进速度非常快,走在所有部队的最前边,不过我们有十万部队上岸,急需要更开阔的地带修建五个野战机场,我希望你们尽快推进,火力支援时间延长为十分钟,祝你们早日占领岛的中心。”

传令官读完以后说:“这不是命令,他没用公文格式些,是麦克阿瑟将军以朋友的身份给你写的信,他很欣赏你的能力,他给任何的作战命令都是公文格式,单独给你的是私人信件,他把你当成可以信赖的朋友,希望你可以做的到。”

“我可以做到,只要后续部队可以占领我们经过的地方,我可不希望自己是战线的突出部,更不喜欢我推进太快。”张学义说完美国军官再微笑,似乎是不大相信自己的话。

“你可以或去了,陆战队永远不会落在陆军的后边。”伯特说完吹了声口哨,全连的部队开始准备进攻,他扭头对卡特说:“你呆着别动,需要支援我会派人告诉你。”

“一排跟我向山顶进发,做好战斗准备。”张学义提着BAR班用机枪带着少了几个人的一排向树木茂密的山顶走去。

“我们不要急于靠前,引出鬼子我们就叫火力支援。”伯特边走边叮嘱士兵,他的部队在明处敌人在暗处,他说完了士兵们也加着小心。

鬼子的阵地修在半山腰上的灌木丛后边,他们挖了很多坑道,他们把一式重机枪从山洞里抬到坑道口,十二挺重机枪架好以后还有许多步兵中队的轻机枪手也提着九九式轻机枪从坑道口探出脑袋,美军今天进入他们的防区他们的指挥官决定击退美军,现在还没得到师团指挥部的命令,各基层军官依然是以保存实力为主,等美军松懈了他们才会在炮火掩护下打击美军阵地。

忽然二十挺机枪对着美军的散兵线扫射,机枪打的并不是很准,有三名陆战队员在突然打击下丧命,全排其他二十几个人急忙趴下隐蔽,三挺班用机枪立即对一切发出火光的地方扫射,树木影响士兵的视线只能对着火光射击,张学义趴在地上扣动扳机,BAR班用机枪的二十发子弹迅速的打向一个坑道口,鬼子的重机枪手和副射手倒在坑道里,机枪中队的的其他士兵把死去的射手拉到后边又有人的射手顶上来,张学义边换弹匣边跟身边一个士兵说:“命令无坐力炮和重机枪到这来,把各班排的BAR机枪和勃郎宁机枪全拿到这来。

士兵拿着像暖壶一样大小的无线电对讲机喊:“连部命令所有的机枪到前边来,拿上弹药,还有无坐力炮,快点,这里很需要这些。”

阵地里的指挥军士立即回答:“收到,我们马上就来。”

三个抬着勃郎宁机枪三脚架的士兵跑在最前边,迫击炮排的炮手发射烟幕弹掩护机枪手上火线,三个机枪手扛着笨重的机枪,身后是脖子上挂着弹链手里提着弹药箱的弹药手,无坐力炮班也全部出动,抬着自己的家当往前跑,57毫米无坐力炮跟在机枪后边到达。

火线上双方还在激烈对射,伯特中尉的耳朵都被枪声吵的有点听不清楚说话声,他拿着的BAR机枪连续打空十个弹匣,现在弹药包里的子弹全用完,他正等着有人送子弹,他看着发热的枪管扭头看看张学义,张学义知道BAR机枪容易发热,而且射素太快,他尽量让自己打点射,现在手边只有一个弹匣,排里的勃郎宁机枪哒哒的响个不停,子弹链快速的进到枪里然后抛出一大堆子弹壳,三班的机枪手被对面底一式机枪击中脑袋死去,现在一排的班用机枪手是缺编的。

“该死的鬼子,三班,找人接过BAR机枪继续打,对着坑道口打。”张学义把没子弹的BAR机枪丢在一边,从一个新兵手里拿各国M1半自动步枪,他依仗自己的枪法好开始挨个像每一个坑道口射击,他希望自己可以压制住敌人的机枪。


双方开始都是君子战,机枪对机枪,谁也不跑谁也不冲,可时间不大两挺M-2重机枪抵达战场,十二点七毫米的子弹飞快的射向鬼子的战壕,打偏的子弹削在坑道口上方坑道口直往下落泥土,打中鬼子的子弹从鬼子前心进去后心就出来,张顺和钱瑞知道一排有三支狙击步枪,可他们懒的跟训练有素的枪手争,他们把自己的冲锋枪扔给枪法不好的新兵,自己拿着M1半自动步枪压制鬼子的机枪,他们俩跟比赛似的弹无虚发的向坑道口射击,现在死去鬼子流出来的血都把机枪染红,发热的一式机枪烤着枪上残留的血直冒热气。

两门架好以后炮班班长问:“长官先打谁?”

“两门炮一左一右先从最边缘的坑道打,我不希望你们能击毙多少人,因为我们打死不少,我要那该死的机枪永远不能开火。”张学义下完命令跑到刚建立的机枪阵地上,两挺M-2和三挺M1919勃郎宁机枪正打的热闹,张学义拍着机枪手肩膀趴在他们身边,M-2重机枪压制我对面的往左数第一个坑道,勃郎宁机枪向我正前方右边的三个坑道口打,压制住他们,让他们的新补充的机枪手没来得及开火就倒下去。“

“明白。”五挺机枪分好目标后各打各的,没有选最远的打,只管打离自己最进的那个坑道,全连九个班的班用机枪全集中起来,弹药匀兑开以后张学义告诉他们,“们瞄准被无坐力炮炸坏的那个坑道口旁边的打,炮弹装好以后会轰掉你们正在射击的目标,然后你们先于火炮向相邻的坑道打,好好干。”

安排完重武器以后张学义扫了一眼全连的十个狙击手,他们各自寻找可打的目标打,钱瑞张顺心里佩服张学义,他用一个连挡住鬼子一个机枪中队和一个步兵中队,可真有能力,鬼子减少阵地的暴露面,他就集中火力挨个打,重机枪所在的十二个坑道口先后被无坐力炮炸成废墟,每门炮只开了六炮,一式重机枪全部哑了。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