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生·两辈子 第二部 呼啸的炮弹 第二十八章 旗正飘飘 第二十八章 旗正飘飘2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817/


另一侧。离鬼子阵地主峰不远的山峰倒是有几座,可中国军队担心鬼子的火力强大,并没有抢占到该些地点。眼看着鬼子113联队一部已经快要攻破304团的阵地。鬼子的最高的制高点山峰一侧却响起了密集的爆炸声。113联队长田中圣道大佐负责此处日军的攻防。145联队长市川洋造中佐配合之。

日军106师团一线指挥所。

“大佐阁下,小笠原少佐似乎就要得手了。”川洋造中通过炮兵观察镜看到了己方的步兵已经上了对方的山顶。他笑眯眯地对田中圣道说。

“是吗?让我来看看。” 田中圣道举起望远镜,朝西北向望去。

突然西南边的己方最高的山头处传来更猛烈的爆炸声,一瞬间便掩盖了西北方向的战斗。他马上将实现转移到了那个方向。

任江鬼使神差地出现,正好解了102师的燃眉之急。在望远镜中,田中圣道看到己方山头的部队正在与另一山头交火,而似乎山下也有人在仰攻,不少士兵正对着山下射击。

他放下望远镜,示意川洋造中也看下那面的情况。后者看了数分钟,立即转过头来。“大佐阁下。我认为此处的攻势只是中国军队声东击西之策。我们应该还是以突破西北方向的中国阵地为主要目标。如果再被围困下去,我方将士不论在士气上还是在给养的补充上,都会有影响。”他并没有想到部队有倾覆之虞,只是担心士气。

“川洋君。你我已经和中国军队有过接触。对于传统中国军人的想法应该有所了解。他们是不会采用如此大胆的战术来直接击破我们固若金汤的阵地。况且,以他们的火力也不可能。所以,我认为,他们不是在声东击西,而是在围魏救赵。让我们放弃对西北阵地的努力。在这点上,我们是英雄所见略同。哈哈……”他张口对着川洋造中大笑。

“是的,英雄所见略同!” 川洋造中附和地笑道。

“传我命令,将特种烟也调上去。”

“是!”一边的参谋马上转身去督办此事。

日军占领的无名山头下方。任江撸起袖子双手叉腰亲自督战。此次不同以往。从前都是防守或伏击,而这回需要强攻。将士只有保定必死之心,才有胜利的希望。

一连已经和狙击排已经和日军147联队的一个大队交上了火。对方组织了掷弹筒和重机枪火力压制他们的山头。片刻间,山顶马尾松林被炮弹引起的大火所覆盖。轻迫击炮排因射程不够只能挪到山背发射炮弹。这样一来,根本毫无准头可言。狙击排游动范围缩小,无处藏身,只能退下山头。一连在十分钟后,也跟着撤了下来。

三连一直等着在山上的部队佯攻后,再发动强攻,结果佯攻却已失败。任江先叫人把部队全撤到对方炮火的死角。

“队长,才10分钟!我们连就伤亡了20多人!”田丰毅衣一脸哭相,一屁股蹲了下去。

“是啊,老任。你看部队不仅上不去,而且伤亡已经产生。这可不像你一贯的风格啊。要不咱们换一路,腰斩鬼子的那路进攻部队岂不是更妙?”

“是啊,支援102师还能减少正面压力。”田大壮也过来跟着搀和道。

“是,是你个大头鬼?我们去两面夹击,鬼子也对我们两面夹击。”任江一句反诘,把田大壮连同江涛三人都给否定了。

一边的王立行马上插进来解释道:“如果我们拦腰攻击那路日军,最高制高点山上的那个日军大队可以用掷弹筒和迫击炮曲线攻击我们。使我们也处于两面受敌的处境。而且,如果他们大胆的穿插下来,很容易就能将我们包饺子。”

任江拍拍王立行的肩膀道:“果然齐大妹子没看走眼。嘿嘿。”一边的齐花瑶薄嗔一下,面皮绯红。

任江猛一握拳继续道:“我再来补充下,如今我们的炮弹和火箭弹都不充足。这样盲目的于敌人对射,只是损失我们仅有的一些炮兵。炮弹没了,我们可以抢来。炮没了我们也能夺来。熟练的炮兵没了, 一时半会哪里去找?尤其这帮兄弟都是跟了我将近一年,经过专门的炮兵科训练。鬼子占有地形优势,但是如果我们和他们拉开距离,他们的炮火便能很好的发挥出来。我们必须坚决的粘上去。这样,鬼子的炮火不可能从山头打到我们。虽然我们仰攻劣势,但机枪火力来计算,还是我们略占上风。好了,没时间多说。一连、三连担任主攻,其他部队离开鬼子的炮火封锁线后策应。取我的步枪来!”一旁的伍皆朋从一个小战士手里接过改装的毛瑟步枪交给任江。

一连和三连在王立行和田丰毅的带领下,立刻压到了山脚下。上头的鬼子还以为刚才攻击的部队已经撤了。停止了炮击。一时不及,便被他们顺利的冲到了眼皮底下。

“弟兄们!队长说了,死也要给我冲上去。你们光了,老子来填,老子倒了队长和参谋长来填!给我冲啊!号兵,给我吹冲锋号!”

他身侧的小号手鼓足了劲,吹响了刺耳的冲锋号。“滴滴啦滴,滴滴啦滴!”三连和一连的战士混编成若干战斗小组。凭借山形,迂回掩护上前。

任江冒着敌人的炮火,在山下距离上头不过700米的山石后打开激光发射器。双眼通过毛瑟望远镜上的望远镜缓慢移动,搜寻鬼子的重机枪火力点。

鬼子也拿出了看家本领,照着山下的中国军队拉开了长点射。最先一组的6个战士全都被扫中,顷刻丧命。后面一组有几个想回头,但见山下全是朝上冲的兄弟,也壮起胆子大吼而上。一个叫陈易挺新兵,用毛瑟步枪解决了一个正用大正十一式轻机枪疯狂扫射的日军机枪手,正喃喃自喜的时候,被突如其来的子弹打飞了帽子,吓得贴在山壁上不敢前进。同组的老兵钱富贵麻利举枪,瞄准,射击。子弹从那个打冷枪的鬼子右眼打入,后脑射出,将这个天灵盖掀飞,脑髓和脑浆热乎乎地飞溅到周围三个鬼子头上,当即将他们吓傻。钱富贵正提拎着陈易挺的后脖领子想把他揪起来时,三发子弹从左翼正中他的胸口。当即断气,倒在陈易挺的身上。陈易挺被人一压,忙回头查看。见到老钱两眼直瞪瞪的盯着自己,近在咫尺,顿时歇斯底里地又蹬又踹,想踢开老钱的尸身。“呼呼”他如同牛喘气般使劲,却手脚并不听使唤。同组的另一个老兵提开了老钱的尸体,陈易挺腾然跃起,抢过地上一具尸体边的捷克轻机枪,趴在地上扣响了扳机。“哒哒哒……”他以前使的都是步枪,现在使机枪射击,并不太适应。连续的后坐力压得肩膀机会快要碎裂。他也不会点射,一直把一个弹匣打光。虽然没杀掉鬼子,却也让几个鬼子缩了回去。另一个重机枪火力发现了他,一串子弹破空而来,“啾啾啾“,他翻身及时,连续三个翻滚,避开敌袭。连躲在一旁的那个老兵都惊叹这小家伙命大。

鬼子的九二式重机枪是哽在华中大队喉咙里的鱼刺,特点是弹响人亡。子弹只需要副手一直送上,就可连续不绝地射击。且精度比其他型号的重机枪更稳定。毙命在它底下的华中大队战士已经超过了20个,更不用说受伤的了。

下边的任江心急如焚。已经干了了三个重机枪射手,可马上就有鬼子接替过来,继续射击。他又让死亡之斑跳动在一个鬼子的脑门上,而后者显然发觉不了,除非他的眼睛长在鼻子上。“砰!”任江只能自己听到枪响。不远处的爆炸声,和山上密集的枪声,掩盖了他的枪声。那鬼子连呼叫声都没发出,就软绵绵地将脸贴在了地上。旁边没人发现他的死亡。各人都自顾不暇。

战斗变成了子弹的对决。因为双方都不便投入炮兵,于是战场上只有子弹横飞。

田丰毅见到连续三个小组的战士倒在血泊中,急红了眼。大喊一声:“跟我上!”抽出了鬼头刀,几步窜了上去。王立行眼见拉不住这二楞子,也只好扬刀而上。任江那一杆枪虽然弹无虚发,但终究压制不了敌人的攻势。而在两位连长的鼓舞下,所有战士均抄出了鬼头刀,呐喊声盖过了鬼子的枪声。

“手榴弹掩护!”王立行一声大吼,才让战士们想起了自己还有手榴弹未用。于是纷纷解下手榴弹,使劲朝山上甩。

147联队在山上的那个大队从没见过如此集中的成批投掷手榴弹。成片的爆炸让他们慌了神。十多个鬼子被弹片击中,惨叫不止,令他们的同伴更加恐慌。有一枚就在一个鬼子的头边爆炸,硝烟过后,只剩下了躯干。创口部血淋淋的让人作呕。几个鬼子趴在地上瑟瑟发抖。这些家伙是预备役的新兵,由于武汉作战临时被抽调过来。谁知刚上战场就遇到了中国军队如此犀利的攻击。当手榴弹像蚂蝗一样从下面被扔到了山头时,最前沿的鬼子轻机枪射手连逃跑的机会都把握不到,就被炸得四分五裂。边上持步枪的鬼子眼见中国军队趁着烟幕已经涌到左近,连忙退子弹上刺刀。可还没来得及,一个鬼子就被最先冲上山头的田丰毅随手一劈,斩进了脑袋,直入颈部。

田丰毅扯了几下都拉不出刀来,只得用有脚蹬住死鬼子的肩膀,猛一用力才拔将出来。那个鬼子的脑袋瓜也分成了两爿。对着边上看得惊呆的鬼子兵,他也没手软,手起刀落结果了他。那家伙的脑袋骨碌碌地滚到边上,让另一名鬼子曹长不小心踩到,滑到在地。后者情急之下,来不及用武器反抗,拾起地上的东西就砸,殊不知当时他拿在手里的就是同伴的首级。一个三连的战士闪开他的掷来的“武器”,马上用九六式轻机枪还以颜色。那名曹长被十数发子弹穿胸而过,坐着死去。死像诡异。

任江已经停止狙击,他通过望远镜发现王立行他们已经得手。忙传令在山下剩下的人立刻跟进,突破该阵地。尤其命令迫击炮排一旦到达山顶,既对西北方向进攻的日军部队进行火力急袭。

106师团组建地在南九州,预备役士兵大部都是市井商贩。眼见自己所属的基层指挥官纷纷阵亡,后面的士兵便寻摸着慢慢朝后退却。这样一来,你成我的榜样,我成你的榜样。溃退的速度越来越快。他们心里并没像那些老军人一样打定主意效忠天皇。关键时刻还是保住小命来的实际。

一连的战士索性抛弃了步枪,全副大刀上阵与鬼子拼起了白刃。恰巧一连正好收了一名湖北武当八卦门叫张量海的新兵。这家伙在本门第三代弟子中就是佼佼者。八卦门是武当的分支。按照太极生两仪,两仪生四象,四象生八卦而得名,尤其对步法有独特的讲究。招式上也已模仿动物和自然为主。此间他便展开八卦六合刀,与鬼子对敌。一招六式“白鹤亮翅”,刷刷连环六刀,端的是迅疾无比,如同白鹤展翅腾空。将三名鬼子杀退数步。接着腾空横滚,双臂收紧,鬼头刀随着身体旋转。中间那名鬼子横举步枪拆挡,却因为对方身体的重量加上旋转的力量,将他压得跪倒。自天灵盖到鼻尖,一道绽开的血痕异常明显。他瞳孔放大,就这般死了。

张量海跟着一着“鹤立孤行”,一刀挑开左首鬼子的突刺,身体下倾,右脚撩右首鬼子的下阴。随即又左腿独立,第二式打出,左踢,右挡。与上一式正好截然相反。此招共三式,前两式相若,最后一式迥异。张量海右手刀顺势斩下,沿着鬼子突刺上来步枪的边沿,将那名鬼子的手掌齐腕削去。后者左手捂着伤口,哇哇乱叫着跑开。被三连其他的战士机枪扫倒。另一个鬼子见情况不妙,退了三步,正想逃开。张量海脸左首颔额,刀锋即既至,斜划即止。鬼子额头上隐约可见一丝赤纹,眨巴两下眼睛,轰然扑地。此招全然是模仿白鹤在水中捕食嬉戏而成。鹤类捕食时,经常单腿而立,故名“鹤立孤行”。

鬼子对张量海有些招架不住,便一窝蜂的四散逃开。众人收不住腿,纷纷去追杀逃散鬼子。任江上来的稍晚,正逮住一名鬼子准备大展地堂刀法。一刀还没砍完,那个鬼子下等兵就慌不择路的朝另一面的山下狂奔。不甚被树根一绊,滚下山去。照时间掐算,反倒比那别他先逃的鬼子更快。可否能留得性命,就不得而知了。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