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河传说 第一部 北凉英雄传 第八十章 天涯海角(下)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651/


雷华被眼前的景象惊呆了,他的手握着剑柄,死死的盯着眼前的两个人,秦中鹰在那一刹那也拔出了剑挡住了向自己刺来的匕首,萧紫云的匕首被挡住,另一只手上也出现了一把匕首闪电般的刺向秦中鹰,但是秦中鹰的脚下动作更快,只在对方第二次出手的一刹那已经绕到了对方的身后,宝剑架在了萧紫云的脖子上,“慕容家的人都这么喜欢随便出手伤人吗?为了我们两个的安全,麻烦你把匕首放下。”冰冷的剑锋贴紧了萧紫云的脖子,萧紫云叹了口气,两把匕首落到了地上,“为什么不叫人进来帮忙呢?”秦中鹰的剑也离开了对方的脖子,“叫人又怎样?这里的人没有一个人能是你的对手。”萧紫云无奈的说,“而且听你的口气,是秋雪叫你来的吧。”“不错,是她叫我们来的。”“失礼了,此处不是讲话的地方,请两位跟我来。”豪放的萧紫云突然向换了一个人一样,变得冷静,严肃,跟慕容秋雪有相同的气质。雷华在一旁惊呆了,不知所措的看着秦中鹰,“大哥,我们……”“跟着去。”秦中鹰面无表情的说。

“这就是寒舍。”萧紫云带着秦中鹰和雷华进入了一间简陋的房子,四处都破败不堪的样子,“大姐,你就住这里吗?”雷华有些于心不忍的说,“秋雪姑娘现在可是跟着我们秦大哥住豪宅了,你还不如搬过去和她就个伴,反正她一个人现在也很孤独的。”萧紫云忍不住笑了出来,“秦将军,你这位小兄弟太可爱了。”“他脑子少根筋,别管他。”秦中鹰无奈的说。几人面对面坐下,秦中鹰首先开口,“我是应该称呼你慕容紫云呢还是萧紫云?”“还是叫我萧紫云吧,慕容这个姓氏我已经抛弃了很久了。”萧紫云的眼睛里流露出一丝的惆怅,“现在的我只是个寡妇,是天涯村的管事的人,想当年我们慕容家驻守北凉的残部遭到北凉军追杀,我只身逃到海角村隐居,但是依然被暗骑营发现,遭到暗骑营高手的追杀,只好渡海逃跑,途中不慎落水,幸亏得到这个村子的村长邓远峰的帮助,把我从海里救了上来,为了报答他,我化名萧紫云,谎称自己是来自北凉城落魄家族的女子是企图投海自杀的,骗过了所有人,并且嫁给邓远峰为妻,从此在这里隐居了下来,后来我丈夫出海时不幸遇难,我就接管下了整个村子。”“我听不明白。”雷华小声说,“你闭嘴,详细的我日后给你解释。”秦中鹰回答,“本来以为就在这个村子永远隐居下去就好了,但是没想到有一天一个慕容家的女孩竟然翻越了大山来到这里,请我帮助她回去,本来想拒绝她,告诉她真相,但是看着她如此执意,也就帮助他返回了北凉,但是我并没有告诉她我真实的身份。”“实际上她已经猜到了,慕容秋雪跟我说过,这个封闭的村子能够知道天下事,恐怕只有慕容家的人才有这个雅兴,所以你很有可能是慕容家的人,所以我刚才故意试探你,而且你的武功也很好的说明了这点。”秦中鹰说,“看来我在慕容家所学的已经快忘记光了。”萧紫云苦笑着说,“秋雪还好吗,她了解所有的真相后还好吗?”“还好,她是个坚强的姑娘,我会保护她的。”“那我就放心了,对了,说正事,你们当真要翻越大山?”“不错,我们必须去北安府。”“那我必须告诉你们,那条山路非常难走,我知道的只有两个人曾经成功翻越过,一个是秋雪,一个就是我。”“那就劳烦大姐带路了,你们能翻过去,我们也能。”“好,我们明天动身,翻山所需要的东西我会尽快筹备齐全。”“多谢大姐了,作为回报,我会帮助大姐让这个村子繁荣起来。”秦中鹰笑着说。“好啊,我好歹在这个村子10几年了,也愿意看着这个村子繁荣起来,早听说秦中鹰将军足智多谋,不知道将军有什么办法?”“很简单,从这里把东西卖给海角村可不是唯一的途径,据我所知,还有另一条航路,可以把这里的海产品直接运到长城防线。”“长城防线是军队的地方,他们会允许我们送鱼到那里?而且那里应该不好上岸。”“这个你不用担心,长城防线南北都连山靠海,所以在那里造一个简易的码头并不困难,你们给长城防线提供新鲜的海鱼,不但是供给长城防线,更可以以那里为中转提供给北安府和扬武城市,不仅是鱼,还包括盐,虽然军队对盐的管理非常严格,但是如果你们以低价卖给军队的话他们还是可以接受的,现在长城防线已经不是军事上的最前沿了,北安府才是,所以长城防线的管理也是可以允许这种节约开支的行为。”“你说可以就可以吗?我记得你好象也只是一个将军而已,没有这么大的权利。”“我当然没有,但是有人有。”“谁?”“王爷。”“王爷会听你的吗?”“现在这个可能不会,但是下一个一定会的。”萧紫云愣着看了秦中鹰一会儿,“秋雪能够告诉你我的事情,说明她非常信任你,否则任何严刑逼供对她都没用,她信任你,我也信任你,但愿你不要让我失望。”“这你放心,只不过到时候我还会有事情麻烦你,因为过一段时间我还会回来,到时候还要你帮忙我们按照原路返回。”“你们这些人也真奇怪,明明是军队的人为什么不从长城防线走而非要从我这里冒险去北凉城呢。”“这点相信你也清楚,大姐,自己人有时候比敌人更需要防备。”萧紫云点了点头。“不过老实说,天涯村想彻底繁荣起来,只有一条路,交给北凉正式管辖才能依靠北凉的力量繁荣起来,海角村不久就会走上这样的道路。”“我知道,但是那样,这里的人就失去了自由。”萧紫云说,“你知道天涯村的来历吗,最早这里都是从夏帝国逃亡过来的人,他们因为各种原因,想躲在这里躲避大夏的管辖,近百年来,这个村子自食其力,过着自由的生活,他们不服从任何人的管辖,也不会去干涉任何人,只是想自由的生活下去,虽然贫穷,但是他们生活的很快乐。”“我知道。”秦中鹰说,“自由和繁荣如果只能选择一个的话,那么最好由他们自己来选择,你放心,我们不会强行改变什么的,你们可以按照自己的生活方式继续下去。”萧紫云点了点头,然后用一种威胁的口气说,“秦大人,我向你保证,如果你做出伤害这个村子或者任何一个村民的事情,我会杀了你,不管多难,我一定会亲手杀了你。”“慕容家要杀的人,似乎从来没有能够幸免的,这我知道。”秦中鹰笑着说,“别看我是个军人,但是通常情况武力只是不得已的选择。”萧紫云点了点头,“你们今天就在这里休息,我们明天……”“嫂子。”邓海推门走了进来,“宗镇涛那小子又去纠缠英子了,让我带几个人去教训他一下。”“算了。”萧紫云瞬间又从一个沉稳冷静的密探变成了豪放的女管事,“人家两个你情我愿的,你就别掺和了,该干什么干什么去。”“可是,嫂子,宗镇涛是海角村的……”“传我的话下去,不许和海角村的人再有冲突,反正以后咱们也不用靠他们了,海角村以后有北凉军作为后盾了,不要去惹麻烦。”“我可不怕北凉军。”邓海瞪了秦中鹰一眼,“听话,和海角村的矛盾没有意义,为那点蝇头小利争的你死我活的让人家笑话,有更大的好事等着咱们呢。”“嫂子,什么好事啊?”“到时候你就知道了。”萧紫云站起身来,“两位军爷今天就在寒舍休息吧,明日一早启程。”

秦中鹰和雷华看着这个四面漏风,老鼠横行的卧室,无奈的叹了口气。“我说,你跟着我们干吗?”雷华转身对邓海说,“我今天也住这里,嫂子平常一个人住,你们两个在这里我不放心。”“你把我们北凉军军官看成什么人了?”雷华恼火的说,“你们是什么人我不知道,但是如果你们敢对我嫂子做什么不好的事情我可警告你们,别怪我不客气。”“凭你?”雷华笑了出来,“就算我们真想对你嫂子不利你又能做什么?”邓海一把抓住雷华的衣领,“别看不起人。”话没说完雷华一个反手擒拿就把对方制伏了,按在地上,“是你别小看我们北凉军水师,我们也是受过严格训练的,收拾你这种水平的3,5个不成问题。”“放开他。”秦中鹰说,雷华急忙松了手,“我问你,想加入水师吗?”秦中鹰看着邓海,“水师有什么意思?我从来都是在大海上航行的。”邓海自豪的说,“将来这里会有一支专门在大海上航行的水师,你想参加吗?”“想。”邓海的话没说完声音就小了下来,“但是嫂子她……”“还是找你嫂子吃奶去吧。”雷华用嘲笑的语气说,“不许小看我,不过你们真能建立一支在大海上战斗的水师吗?”“当然能。”秦中鹰回答,“那好,等你们建立了再来找我。”邓海高傲的说,“还有,不许欺负我嫂子,否则给你们好看。”……

秦中鹰和雷华在这个破败的小屋子里度过了艰难的一夜,第2天早上,邓海的呼噜丝毫没有减小的意思,“大哥,让我把他揍起来。”雷华恼火的说。“别管他了,咱们出去。”秦中鹰和雷华蹑手蹑脚的从邓海身边走了过去,然后打开门走了出去,秦中鹰回头看了看睡的正憨的邓海,摇了摇头,保护谁不是口头说了就能做到的,口气不小,实际本事一点没有才容易坏事,现在他们就算真想对萧紫云做些不利的事情邓海也毫无办法了。两人走到大门口,萧紫云正在等着他们,“你们要的东西我都准备好了。”“多谢萧大姐。”秦中鹰急忙行礼,“谢什么的不必了,只是你答应的事情一定要兑现。”“秦中鹰说的话一定兑现,否则大姐可以来取我的项上人头。”萧紫云笑了笑,“好,就先寄存在你的脖子上,不过现在我们要走的是一条险要的山路如果你们不幸遇难了,那可别怪我。”……

雷华发誓再也不爬山了,自己明明是水师,干吗非得在山上爬山?崎岖的山路,实际不能叫路,完全是人为的路,一会儿在半山腰,一会儿几乎完全悬空,“大哥,我们能不能想别的办法?”雷华用发颤的声音问。“现在只有两条路,要么走过去,要么死在这里,你自己选吧。”萧紫云不屑的说,“继续前进。”秦中鹰有曾经在山地驻扎的经验应付这些稍微好一点,但是走了一天,总算在山上找了个平坦点的地方休息,两人都有些叫苦不迭了。“明天就能够翻过去了。”萧紫云安慰他们,秦中鹰则在一路都做下了记号……

等3人终于从险峻的山上进入了草原的时候,雷华已经迫不及待的趴在地上亲吻大地了。“秦将军,我就送到这里了。”萧紫云一行礼,“接下来要靠你们自己去北安府,我就要原路返回了。”“你还要走一次山路啊。”雷华站起来说,“还不如跟我们去北安府,然后我们派人送你去海角村在渡海,这样比走山路安全的多。”“多谢你关心,小兄弟,但是我不会绕那么远的路的,这座山对我来说已经是驾轻就熟了,平常经常上来采点草药什么的,所以回去并不难,到是你们在草原上起码还有3天的路程要走,千万小心啊,草原上,狼比较多,如果有一匹马的话应该好点,但是可惜我这里没有马。”“没关系,我曾经跟一头狼一起生活训练了几年,习惯了。”秦中鹰回答。“和狼做同伴。”萧紫云不可思议的看了看他,摇了摇头,无法理解,“总之你们好自为之,秦大人,咱们后会有期了,不要忘记你说过的话。”萧紫云转身消失在茫茫的大山中。秦中鹰看着她远去的背影不禁愣了,“大哥,你已经有秋雪姑娘了,还会喜欢紫云姑娘,不怕她们吃醋吗?”雷华笑着拍了拍他,“别把我想的跟你一样,我是在想如果在这里建造一座驿站,以后就方便了。”“这里?”“不错,山路虽然难走,但是并不是不能走,如果修建一条简易的栈道,通过还是不成问题的,这就等于找到了去北凉的另一条路。”“大哥,去北凉城最近的是从长城防线经过扬武城,一路平坦又都是有人烟的地方,谁会考虑走这种山路啊?”“平常的走当然是不会考虑山路,但是如果我要攻打北凉城,从这里抵达天涯村,然后从水路直扑海角村,以精兵突然杀入北凉城,大局已定。”“大哥。”雷华恐惧的看着他,这是他第一次看到秦中鹰如此狰狞的笑容,“你不是真想进军北凉城吧。”“我不想,但是必须要做好准备,敌人有可能是这么想的。”听了秦中鹰的解释雷华总算松了口气,“那我们应该立即上报兵部,提醒他们注意。”“现在不是时候。”秦中鹰命令,“忘记你这一路经历的事情,回去后不许跟别人提起。”“为什么?”“因为在兵部正式注意之前,我还要用一次,而不能让别人发现。”秦中鹰冷冷的说,“现在咱们上路。”“是。”雷华立即整理好行囊,跟着秦中鹰向草原深处走去。

夜晚很快到来,两人升起篝火,坐在火旁休息,这段距离其实骑马的话一天也就到了,但是可惜偏偏现在就在草原上,就是没有马,秦中鹰有些恼火,这一路真是吃尽了苦头,长途跋涉的行走,自从长城决战后就再没有过。“大哥,那边似乎有东西。”雷华的手按住了剑柄,秦中鹰回头一看,只见几点绿光正在黑暗中闪耀着,“那是狼,别怕,狼怕火光,我们这里生着火,他们不敢靠近。”他从包袱中拿出几个馒头,放在火上烤,雷华松了口气,刚想拿干粮出来,但是整个人却僵住了,他看见一个黑色身影正从秦中鹰的身后走了过来,越来越近,那分明是一个人,一个穿着老式北凉军甲胄的人,“鬼。”雷华想叫,但是却叫不出声来,浑身仿佛都动不了了,那种恐惧感是自从出生以来从没有过的。秦中鹰注意到了雷华的窘像,但是他没有动,直到人影走到了自己的旁边,从自己的手上拿过那个烤热的馒头大口吃了起来,秦中鹰笑了起来,笑得十分放肆,“你怀念这种烤馒头就回来好了,为什么一直都不回来在外面漂泊?”人影在他身边坐了下来,发出冰冷的声音,“是一些你无法理解的原因。”“那么你告诉我都发生了什么?为什么抛下弟兄们。”秦中鹰猛的拔出剑,一招一剑晴天猛的向黑影刺去,“韩冷夜。”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