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二战中鬼子先进的重型机载反舰导弹?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呵呵,其实是鬼子的“樱花”特攻机。

这是一张极其珍贵的照片,影于1945年3月。注意此陆轰1,,,编号K721-05,如果日本人自己不说谎的话正是下文中“特攻”大队队长野中一郎的座机。而在执行完那次特攻任务后,这位大佐也尸沉大海,成为靖国神社中数百万所谓二战蒙难者之一。



一下引用前线军事社区网的一段文字:

一九四五年三月,第二次世界大战已近尾声。本月下旬的一天,美国海军的一支舰队正从冲绳岛西南侧的南大东岛以西向南移动。这支舰队非常庞大,除了有十一艘重型航空母舰外,还有六艘轻型航空母舰,十八艘战舰,十六艘巡洋舰和十二艘驱逐舰,浩浩荡荡,气势汹汹。


在此行动之前,美国曾出动了上千架次的飞机,在日 本的九州、四国各航空基地,进行了猛烈的攻击,战绩卓著。仅三月十八和十九日两天,就击落了近200架日 本飞机,并使另外500架日机瘫痪在机场上。日 本海军虽也出动了大批鱼雷攻击机和岸基攻击机(以陆地机场为基地的攻击机,也称陆攻机),对敌舰队实行过多次攻击,但美国舰队并没有多大伤亡,仅一艘航空母舰受重伤,另有几艘受轻伤。


就在美国舰队出动的当天下午两点钟,美舰队司令部突然接到雷达的报告:发现一群国籍不明的飞机正向舰队飞来,方位330,距离110公里左右。美舰队司令非常警惕,立即下令由克拉克少校率领五十架F-6F舰载战斗机前往拦截。当双方相距不远时,才发现来袭的飞机是日 本的一式陆攻机,共十八架。另外还有二十来架零式战斗机护航,分两层,上层十至十二架,下层十二架。


面对这种情况,克拉克命令五十架F-6F战斗机分成两队。一队由他率领向护航的零式飞机扑去,另一队由米切尔上尉率领向一式陆攻机发起攻击。战斗一开始,日 本的下层护航战斗机由于受到美国战斗机居高临下的猛烈攻击,只好向下俯冲逃跑。处于上层的日 本护航战斗机比起下层,虽然在高度上占有一定的优势,但是由于下层的同伴已经逃跑,使双方力更加悬殊,也就无心与美国飞机周旋。抵挡一阵之后,便掉头各自逃命。两层护航战斗机一溜,笨重的十八架陆攻机便完全失去了保护。米切尔上尉率先攻入一式陆攻机群,一个人进行了十二次攻击,使四架陆攻机起火坠落。与日 本的一式陆攻机打交道,米切尔已不是第一次,可是今天的一式陆攻机与往常有些不同,显得很笨重,转弯时特别不灵活。后来美国飞行员发现每一架一式陆攻机机身下边都挂着一个象小飞机一样的东西,在被追击时,这个小东西便被抛下,掉入海中。


由克拉克少校指挥的这一场截击战,历时不到20分钟,共击落敌机二十九架,其中零式飞机十一架,十八架一式陆攻机全部被歼,而美国飞机只损失一架,另有一架受伤。


在胜利返航的途中,米切尔上尉对当天的战绩很满意,但是转而又想:今天的一式陆攻机为什么显得这样笨重呢?被抛入海中的那个东西是什么玩意儿呢?




残酷的“人弹”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在现代战略攻击武器中,有一种机载飞航式导弹,它的外形和一架小飞机一模一样,有机身、机翼、尾翼和各种操纵面,后机身内装一颗核弹头和其它设备。它被挂在战略轰炸机的机身或机翼下面,由轰炸机把它带到距轰炸目标几百甚至上千公里的距离处投下,靠其本身的动力,自动驾驶仪和导航设备飞向目标。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麻雀虽小五脏俱全。



一九四五年三月下旬,美、日在冲绳岛西南海面上空所进行的20分钟空战中,美国飞行员看到的不是用自动驾驶仪驾驶的导弹,而是由将要与目标同归于尽的敢死队员驾驶的炸弹,简称“人弹”。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人弹”是一种有人驾驶的滑翔炸弹,弹长6.07米,翼展5.12米,头部是一颗1200公斤的炸弹,中部是驾驶员座舱,尾部装一台推力为800公斤的火箭发动机,总重2140公斤。当它从载机上抛下来以后,火箭发动机点火,由驾驶员操纵飞向目标。“人弹”头部的炸弹装有碰击式和风车式两种引信,一旦触及目标,炸弹便爆炸。这种“人弹”最大速度可达876公里/小时,这在当时已是很了不起的高速度,因为当时最好的活塞式战斗机的最大速度只有700多公里/小时。“人弹”的一般投放高度是3500至4000米,飞行距离是37公里。日 本军国主 義分子给这种有人驾驶的炸弹,起了个很动听的名字,叫“樱花”(美国人则称它为“八格”,日文“混蛋”的译音)。“樱花”的驾驶员是从青年飞行员中按武士道精神选出来的愿为“大日 本”而死的敢死队员,由这些人组成的敢死队称为“空中特攻队”,又叫“神风”攻击队,一九四四年十月在菲律宾作战期间首次出现。最初的特攻队用的是普通战斗机和轰炸机满载炸弹,撞击敌军舰或机场、仓库等地面目标。一九四五年初制造了“樱花”炸弹。日 本海军曾对“樱花”这类有人驾驶炸弹寄予很大的希望(此外还生产了名为“桔花”、“飞燕”等与“樱花”同类的武器),企图利用这种残酷的“人弹”来击败盟国的舰队。可惜的是这种“人弹”并没有为日 本军国主 義挽回败局。


可悲的“神雷”


日 本海军司令部设在南九州鹿屋基地的日 本第五航空舰队,是在三月十七日发现美国舰队的。十八日,美国的舰载飞机开始对九州、四国的日 本各航空基地进行攻击。当时日 本舰队命令各地面防空部队组织火力网拼命抵抗,并起飞战斗机去迎击来袭的美国飞机,同时还派出鱼雷攻击机和岸基攻击机对美舰队进行反复攻击。经过三天的激烈战斗,虽然日 本方面损失了700多架飞机,但是日 本人根据侦察情况估计,美国舰队的损失也不小。日 本第五舰队司令宇恒断定美国已有五艘航空母舰、两艘战列舰和三艘巡洋舰被击沉了。实际上这是一个错误的判断。上边已说过,在这几天的战斗中,美国十七艘航空母舰中只有一艘受重伤,两艘中伤,另有两艘轻伤。三月二十日,日 本的夜间侦察机报告说,美国的海军舰队开始南撤,移动速度缓慢,只有10至12节(每节为1海里/小时),舰队上空没有飞机保护。宇恒司令官认为:这一侦察报告证明他的“敌舰队已受到重大损伤”的判断是正确的。在这样的情况下,如果再给美国一个出其不意的打击,就好象一个受了重伤的人,再重重地给他一拳,可以置他于死地。于是宇恒司令官决心使用他的“空中特攻队”。


第五舰队利用“樱花”组织了一个专门的空中特攻队,代号“神雷”。这支部队有五十架以岸上机场为基地的一式陆攻机,一百名愿意献身的“樱花”驾驶员,以及九十架护航用的普通战斗机。空中特攻队的队员们必须进行专门的特攻训练。训练方法是每个队员都乘坐一次不载炸药的“樱花”,从飞行高度3000米的运载母机上抛下来,然后操纵这架小飞机滑翔下降。另外,还为“神雷”部队编制了专门的作战方案,除了专门的联络通讯暗号和先头侦察之外,还确定了不同于寻常的陆攻机出击时的双重护航法。如以十八架一式陆攻机运载十八架“樱花”出击,则必须有七十二架战斗机护航。其中三十六架在前开道,在陆攻机到达目标区上空之前就把敌方的战斗机赶走;另外三十六架作“随身保镖”,与陆攻机编队一起飞行。


打定主意要使用“神雷”部队的宇恒司令官,命令驻地在鹿屋基地的“神雷”部队连夜作好出击准备。三月二十一日上午他把“神雷”部队的指挥官岗村大校和一队队长野中少校召到地下作战室,准备下达最后出击的命令。但没想到,过去一向提倡空中特攻的岗村大校此时却向他进言:“停止这次出击。”理由是“神雷”部队的九十架护航战斗机在美机进攻时被抽调去参加截击作战,伤亡很惨重,目前只剩下三十二架;即使舰队参谋长横井少将为他从别处拼凑来的二十三架,也只有五十五架,仍不足作战方案所要求的七十二架;另外,敌舰队距离太远,即使“樱花”攻击成功,载机一式陆攻机也难于返航。横井参谋长也在旁帮腔说:“是否请司令官另寻良机使用‘樱花’特攻队。”宇恒听了把脸一绷说:“不行!现在不使用,以后就没有机会了!”宇恒素有“刚愎自用的黄面将军”之称,几位部下见他此种脸色均不敢再谏。宇恒下令把双重掩护改成单重随机掩护,岗村和野中只得强打精神,立正喊“是”,转身去执行命令。野中队长奔出地下作战室,跑向集合待合的“神雷”一队,大声命令:“登机!出发!”他率先驾驶一架一式陆攻机起飞,接着其他悬挂“樱花”的一式飞机也一架跟一架地迅速起飞,护航战斗机也随后起飞跟上。在野中少校率队飞向美国舰队途中,那些昨天晚上拼凑起来的护航战斗机,由于准备时间仓促,在路上接二连三地向他报告,不是这架油路不通,就是那架什么地方出故障,他不得不命令这些有故障的飞机返航。这样在出击途中,他的护航战斗机就减少了一半。


在野中的“神雷”一队出发之后,宇恒就亲自坐在通讯官的旁边等候消息,但他听到的不是令人兴奋的进展顺利报告,而是护航机不断出故障的不妙消息。但他仍绷着脸命令:“继续按原计划执行。”当他接到野中机队在距敌舰队约110公里处受到五十架敌战斗机的截击,战斗结果是“樱花”全被抛入海中,十八架陆攻机无一幸存,只有部分护航战斗机返航的报告时,他的本来就很长的黄脸,拉得更长了,象一个输得精光的赌徒一样,无精打彩地离开了地下作战室……

=========================================================================================================================================================



这里有一段MV,大家可以去看看。http://v.youku.com/v_show/id_ch00XODMyMjEwMA==.html


我看了之后,感慨万千。虽然我们和日本的世仇不共戴天。但是,如果我们抛开感情色彩,客观的看待日本这个民族的精神,确实也有可敬之处,这也是为什么美国人钦佩日本,但不钦佩中国的原因。日本帝国主义确实是邪恶之极,但当强敌打到家门口来,已显亡国之迹时,居然也能透出几丝民族精神。


但到今天似乎日本国民只记得1944年以后的历史,1944年之前的都忘了,这倒有点像当年的突厥。都是从强大中孳生出无赖,当他们发现自己已经身居屋檐之下时,乌龟之举也是人之常情了。这是历史的轮回,而推动这一轮回的重任就交给各位有志之士了,让我们强大起来吧,重现昔日盛唐长歌之景。


本文内容于 2007-12-22 11:13:10 被七号情报员编辑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