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没钱还招妓的德国市长

印象中的日耳曼人,一向一本正经,是很严谨、刻板的民族。他们惜时如金,遵过劳动纪律,或沉湎于学术研究,或经常捧着一大杯“没你黑”啤酒,一大晌蹲在酒巴里聊天吹牛。

他们没有法兰西人的浪漫,没有意大利人的天真,比约翰牛还绅士。

他们是哲学家,有康德这样的古典唯心史观的创始人,有大名鼎鼎的乌托邦理想者卡尔.马克思(当然他是犹太人),还有总把女人踩在脚底下的尼采和叔本华。

他们是文学家和艺术家,如歌德、席勒,如贝多芬、卡拉扬,不一而足。

他们是剑与火的骁战骑士,虽然在二次世界大战中都因为不正义而惨遭失败,但德国军人的军事素养与战斗力还是让人叹为观止的。

他们是足球场上的热血健儿,德国足球队在绿茵场就象一台隆隆作响的压路机,不战斗到最后一分钟决不言败。当年的“男一号”马特乌斯,40多岁了还在场上驰骋拚杀,风头不亚于年轻的小伙子们。

上面把他们夸成人间仙和一朵花,但万万没想到的是,他们当中也有败类,也不乏好色之徒,而且是道貌岸然的社会名流。真是一个老鼠坏锅汤,一张白纸上溅了一点墨,真是让酒家(好象是洒家吧,但本人一向嗜酒如命,所以自称酒家)跌碎了眼镜,看走了眼神。细想一想,这也是见怪不怪的,孔老夫子早就说过:吾未见好德如好色者也。人的天性是相通的,小偷捉个贼,谁也别说谁,天下乌鸦一般黑。

话说(从《现代快报上》看到的),德国什未林市的现任市长,叫做安德里亚的,年仅33岁,年轻有为,政绩斐然,在民众中也一向是有口皆碑,是公认的政坛新星。据小道消息,当今德国的那个令人讨厌的女总理知道自己免子尾巴长不了,还有意把他培养为接班人(这是俺杜撰的,嘿嘿)。可知人知面不知心,这家伙原来是与登徒子一伙是一党的,暗底里总干些偷鸡摸狗的勾当。这不,在最近德国警方的一次扫黄打黑的行动中,一不小心抓到了一名妓女,从而顺手牵羊,拨出萝卜带出泥,查出了牛鼻子老道的原形。那妓女交待,自己的嫖客簿中,有一个风流唐伯虎,就是安德里亚。

消息传出,举世哗然。要说也很冤枉,安公子所钟情的这位妓女,是一位金发女郎,色、才、艺俱佳,堪比“赛金花”李师师。这赛金花原本是一良家女子,也不屑做这皮肉生意,也曾想从事一些正经职业。只是生来命苦,一无本钱,二无一技之长,三也没傍个大款。无奈之下,只好和血吞泪,做起这不要本钱的生意。自打与安公子搭上后,一来二去,日久见人心,一个有情,一个有意,二人相濡以沫,甚至于私定了终身。

令人啼笑皆非的是,这安公子虽然有权,是正经八百的国家公务员,却是没钱。那女子我们也介绍过了,不是杜十娘,枕头底下没有藏一个百宝箱。所以一对苦命人只好黄连树下尝苦胆,爱得死去活来,卿卿我我,却始终寻思不出一个解决问题的根本办法来。安公子是个老实人,与姑娘交往的时间长了,总觉得欠了人家的人情,总想报答点那女子什么。可手头吃紧,囊中空空,实在拿不出来点象样的东西。最后,就打起了歪主意,他利用手中的职权,把公家配给他自己使用的一台笔记本电脑送给了姑娘,权当是订情之物。

本来,送台笔记本也不是什么大惊小怪的事情。可安公子的做法,却犯了严重的原则性错误。原因有二,一是这台电脑是公家的,他这是揩公家的油水,假公济私;二是这台电脑是他日常工作用的,上面贮存有大量的政府信息与资料。二罪相加,就罪加一等,罪不可赦了。

东窗事发后,全民共讨之,举国共讨之。迫于社会压力,安公子只好挥一挥自己的袍袖,含泪辞职了,以谢天下。

落花流水春去也,一代希望之星,就这样殒落了。

从安公子的切身教训中,我们天下色友应该吸取两点不足:第一,色字头上一把刀,此事古难全;第二,手莫伸,伸手必被捉,什么时候都不要打公家的主意,这样晚上就不怕鬼敲门。

还要总结三点经验:

A:做人要做汉武帝,天大地大我是老大,天下美女终归我,大不了俺搞个“金屋藏娇”,走自己的路,让他们说去吧。

B:要不就当克林顿,英俊小生,风流倜傥,等着那莱温小鸡自投罗网。再说了,咱也有钱,写本自传就赚个盆满钵圆,玩个把小女子还不是小菜一碟?

C:长相对不起观众,加之还没钱的,就夹着尾巴老老实实做人,顶多看看美女们养养眼,来个“圆迹不圆心”,不违规也不违法,来个气死驴。

千万不要象安公子那样,有条件的要上,没有条件的创造条件也要上,那样做的结果只能是玩火自焚。德国佬的社会制度太严格了,让你无空子可钻,稍稍不留神就会一失足成千古恨的。

本文内容于 2007-12-22 10:52:51 被雁去衡阳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