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清两朝最牛逼的人物一瞥:辫帅张勋与方孝儒 [转] – 铁血网

明清两朝最牛逼的人物一瞥:辫帅张勋与方孝儒 [转]

一。明朝的方孝儒

方孝儒,1357--1402,方克勤之子,字希直,又字希古,号逊志,时人称"缑城先生。"又因在蜀任教时,蜀献王名其读书处为"正学,亦称“正学先生。”幼聪慧,6岁能诗,人奇其才。呼为“小韩子”15岁随父兄北上济宁,励志攻读。及长,承学于宋濂,深受器重。洪武十五年(1382),东阁大学士吴沉等起荐方孝儒,应征至京,在奉天门奉旨作《灵芝》、《甘露》二诗,甚合上意。赐宴时,太祖朱元璋有意使人欹斜几具,试其为人,方孝儒正之而后坐。朱喜其举止端庄,学问渊博,有期待日后辅佐子孙之意,厚礼遣回乡。此后十年,居家读书写作,著《周易考次》《宋吏要言》等篇。31岁时,仇家于叔争讼,词连孝儒,官府籍其家,械押至京问罪。朱元璋见孝儒名,特名释放,洪武二十五年,再次受荐,授汉中府学教授,深为蜀献王赏识,聘为世子师。洪武三十一年,朱允继位,召孝儒入京,任翰林侍讲学士,次年,值文渊阁,尊师以礼,帝读书有疑,即召讲解。凡国家大事,常命孝儒就坐前批答,时宫中纂修《太祖实录》及《类要》,孝儒任副总裁。后调文学博士,奉命与董伦、高逊志等主持京考。

建文三年(1401),燕王朱棣反。时朝廷征讨檄文,均出自孝儒之手,且为朝廷多方策划,抵御燕兵。四年,燕兵入京师,宫中大火,惠帝焚死,孝儒日夜恸哭于殿前。初,朱棣自北平起兵南下,军师姚广孝曾说:“南方有方孝儒者,素有学行,武成之日,必不降附,请勿杀,杀之则天下读书种子绝矣。"至此,朱棣命孝儒起草即位诏书,孝儒披麻带孝至,痛骂不绝,拒草诏。朱棣为孝儒设坐,并起身劝慰说:"先生何自苦,余欲学周公辅成王耳。"孝儒反问:"成王安在?"朱棣说:"渠自焚死"。再问:"保不立成王之子?"朱棣说:"国赖长君。"又问:"何不立成王之弟?"朱棣搪塞说:"此朕家事耳,先生无过劳苦。"即示左右强行授笔,并说:"诏天下,非先生不可。"孝儒执笔,疾书"燕贼篡位"数字,掷笔与地,且哭且骂:"死即死耳,诏不可草。"朱棣发怒说:'汝不顾九族乎?"孝儒奋然作答:"便十族奈我何!"骂声益厉。朱棣大怒,命人剁孝儒嘴,孝儒血涕纵横,仍喷血痛骂,朱棣厉声道:"汝焉

能遽死。:当灭十族!"于是,一面将关至狱中,一面搜捕其家属,逮解至京,当其面一一杀戮。儒强忍悲痛,始终不屈。胞弟孝友临刑时,孝儒泪如雨下,孝友从容吟诗:"阿兄何必泪潸潸,取义成仁在此间。华表柱头千载后,旅魂依旧回家山。"孝儒亦作绝命诗一首:"天将乱离兮孰知其由奸臣得计兮谋国用猷,忠臣发贲兮血泪交流,以此殉君兮抑又何求,呜乎哀哉兮庶不我尤。"最后,朱棣将孝儒处死。所灭10族(9族及学生),达873人,行刑就达7日之久。其它外亲之入狱及充军流放者高达数千人,当时称为“瓜蔓抄”。孝儒死后,其门人德庆侯廖永忠之孙庸、铭等

人捡其遗骸,葬于聚宝门山上,死于宁海县城之方氏族人,有义子马子同收其残骸,投于井中,后称此井为义井。

“株连九族”的九族为何意?是指父族四、母族三、妻族二。

父族四:指自己一族,出嫁的姑母及其儿子、出嫁的姐妹及外甥、出嫁的女儿及外孙。

母族三:是指外祖父一家、外祖母的娘家、姨母及其儿子。 妻族二:是指岳父的一家、岳母的娘家。

有趣的是,一些历史学家竟然说方孝儒愚腐,比如蔡东番老先生,这些历史学家为了给皇帝遮羞,不去谴责施暴者,却责怪坚持自己理想的受害者,所谓方孝儒说“你杀我十族又如何”,是针对朱棣威胁杀他九族而说的,中国自古以来从来没有所谓的十族之说,所以方孝儒根本不会想到朱棣真的会把他的学生算上去的。要是一个日本军官说“再不投降杀你全家”,不知道蔡东番老先生会怎么回答?真不明

白,中国的这些历史学者脑子里面到底想的什么?这样的历史学者写出的历史又是怎样的历史?中国的历史有多少是真的?

总之,方孝孺所处的时代,“杀身取义”和“忠君爱国”是最高的信条,方孝孺的所为,让人震撼和感动,他是明朝最强的人,当之无愧。这里明确一下,800多人的惨死不是方孝儒的错,而是皇帝的错,这800多人不是方孝儒请求朱棣杀的,是朱棣自己要杀的。

孟子曰:“鱼,我所欲也;熊掌,亦我所欲也,二者不可得兼,舍鱼而取熊掌者也.生,亦我所欲也;义,亦我所欲也,二者不可得兼,舍生而取义者也.生亦我所欲,所欲有甚于生者,故不为苟得也;死亦我所恶,所恶有甚于死者,故患有所不辟也.如使人之所欲莫甚于生,则凡可以得生者,何不用也?使人之所恶莫甚于死者,则凡可以辟患者,何不为也?由是则生而有不用也,由是则可以辟患而有不为也.是故所欲有甚于生者,所恶有甚于死者,非独贤者有是心也,人皆有之,贤者能勿丧耳. 一箪食,一豆羹,得之则生,弗得则死.呼尔而与之,行道之人弗受;蹴尔而与之,乞人不屑也.万钟则不辨礼义而受之.万钟于我何加焉?为宫室之美、妻妾之奉、所识穷乏者得我与?乡为身死而不受,今为宫室之美为之;乡为身死而不受,今为妻妾之奉为之;乡为身死而不受,今为所识穷乏者得我而为之,是亦不可以已乎?此之谓失其本心.”

方孝孺体现了一个中国人的精神,遗憾的是,这种精神被明朝皇帝扼杀了,此外,还有文字狱,廷杖,东场和西场等特务组织,结局是,明朝崇贞在一个太监的陪伴下,孤独的上吊,东林党的头领冒雨带头投降清朝,气节连妓女柳如是都不如。

二。清朝的张勋

(一)府院之争

府院之争指1916年至1917年(民国五至六年)中华民国总统府与国务院之间的权力斗争。1916年6月袁世凯死后,原第一任副总统黎元洪依法继任大总统,段祺瑞任国务总理,段以北洋正统派首领自居,依附日本军阀,掌握军政大权,与黎元洪分庭抗礼。先是在国务院秘书长人选问题上,黎元洪和段祺瑞发生了争执,最后由徐世昌出面了结。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在要不要参加第一次世界大战对德国宣战这个问题上,双方斗争更趋激烈。为了达到主战的目的,段祺瑞将其手下的十几个督军叫到北京,组成「督军团」,对黎元洪施加压力,但未获成功;后来段祺瑞又叫人写了对德宣战书要总统盖印,黎元洪为了平息风波,勉强在文件上盖了章。即使这样,段祺瑞仍不满足,在国会开会讨论时,又大肆干涉,终于触动了众怒。恰在这时,段祺瑞私自向日本借款一事被揭露。1917年5月21日,黎元洪瞅准时机在这时下令撤销了他的总理职务,段祺瑞愤然离京去津,并且指根据《中华民国临时约法》,总统无权撤销总理职务,不承认黎的免职令。因一方为总统府,一方为国务院,所以它们间的争斗被称为「府院之争」。

(二)。张勋复辟(丁巳复辟)

张勋,1854年─1923年,字少轩,号松寿老人,中国军事家,江西省人。清朝时,他于1884年在长沙参加军队,1895年入袁世凯新建陆军,任管带,1899年升至总兵。1911年(宣统三年)任江南提督,率巡防营驻南京。他参与镇压义和团运动,得到皇家的恩宠,逐步升官,在军中的声望也上升。民国后,他仍忠于前清王朝,军队保留发辫,俗称辫子军。他帮助时任中华民国总统的袁世凯镇压孙中山二次革命,被袁提拔。他拥护袁世凯称帝。1917年6月,以调解府院之争为名,张勋率兵入京,解散国会,赶走黎元洪。7月1日与康有为拥溥仪复辟。至12日为皖系军阀段棋瑞击败,逃入荷兰使馆,被通缉。后病死天津。张勋复辟是由张勋一手策划,于1917年(民国六年)7月拥护清朝废帝溥仪在中国北京复辟的政变,前后历时共十二天。因发生在丁巳年,亦称丁巳复辟。

1917年5月,黎元洪总统府与主战的段祺瑞国务院针对是否参加第一次世界大战发生「府院之争」。日本表示支持段祺瑞,英、美等支持黎元洪、冯国璋。黎元洪将段祺瑞免职,段祺瑞则令属下各省督军宣布独立。黎元洪乃电召安徽督军张勋入京调停。1917年6月,张勋率五千辫子军北上。密谋复辟,段祺瑞则欲利用他对黎元洪而支持其入京。7月1日,正式让溥仪登基后召致全国反对,段祺瑞于是组成讨逆军讨伐,7月12日即结束。

1895年(清光绪二十一年)投靠袁世凯,任管带,1899年升至总兵。1911年(宣统三年)任江南提督,率巡防营驻南京。武昌起义后,顽抗革命军,败后退驻徐州一带。为表示忠于清廷,本人及所部均留发辫,人称"辫帅",所部称"辫子军"。1913年奉袁世凯命,率部往南京镇压讨袁军,纵兵抢掠。旋调往徐州,任长江巡阅使。1916年袁死后,在徐州成立北洋七省同盟,不久任安徽督军,扩充至十三省同盟,阴谋策划清室复辟。1917年6月,以调解府院之争为名,率兵入京,解散国会,赶走黎元洪。7月1日与康有为拥溥仪复辟。至12日为皖系军阀段棋瑞击败,逃入荷兰使馆,被通缉。后病死天津。

(三)。如何评价张勋

这要从政治和人格两方面来说,先说人格。辫帅张勋是个悲剧人物,但却成就了段琪瑞。段琪瑞设下了这个局,让张辨帅跳了进去,赶走了黎元洪,他再来个马厂誓师,俨然再造共和了。林纾给张勋的挽联说:“朱成功在,明在,凛然生气;张世杰亡,宋亡,悠悠苍天”,把他比作郑成功和张世杰!伟哉,辫帅!壮哉,辫帅!

对于张勋的“孤忠”、“报德”、“丹心”人格,以中华文化来衡量,他无疑是个大忠臣和真英雄。

张勋死后,亲友敌仇都送来挽联,比如:章士钊的“民主竟如何?世论渐回公已殁;斯人今宛在,党碑虽异我同悲。”;还有,欧阳武的“无言不仇,无德不报;丹心照千古,其生也荣,其死也哀。”;最后是王雨辰的“江西只有两个人:不幸李烈钧败亡!更不幸这位大帅亡矣!这怎么得了啊;在下要问一椿事:是从前清朝好呢?倒还是活在民国好呢?伊恐怕难说吧? ”

章士钊和欧阳武都是辛亥革命的参与者和干将,都对近代中国的西式民主是否合乎国情发出疑问。清朝时期,日本的GDP

是清朝的1/6,而民国时期,民国的GDP 是日本的1/2,这说明了问题。

以当时的教育水平和传统儒家观念,孙中山的美国式民主,无疑是不适合当时的国情,这个在慈禧时代的学者已经论证过了,于是,清朝最后选择的是君主立宪制。但因为清朝和平退位而使中国的第一次君主立宪制流产。

袁世凯几乎一统天下的时候,孙中山放不下权力,搞了个对人不对事的议会制,而孙中山在南京当临时大总统时是总统制。这样,袁世凯成了有名的“橡皮图章”,于是,袁世凯为了权力也为了国家而再次搞起了君主立宪制,当时有美国和日本等著名学者论证是可行的,但却被诬蔑为“称帝”,日本等洋人积极破坏中国的统一和民主机会,蔡愕和孙文等搞起了“护宪运动”,北洋内部更是被洋人分裂瓦解,

这样,中国的第二次君主立宪制也彻底失败。

1917年张勋奏请溥仪复辟帝制的奏折中说:“乃共和实行以后,上下皆以党贿为争端,各便私图,以贪济暴。道德沦丧,民怨沸腾凡在位者侵吞贿赂,交济其私。名为民国,而不知有民;称为国民,而不知有国”。张勋的话是当时国情的真实情况,民国是比五代十国还黑暗的时代,有两亿以上的人非正常死亡,除了上面的挽联外,还有其他人物和张勋观点类同。比如,周总理曾说:“清代以前,不管是明、宋、唐、汉各朝,都没有清朝那样统一。”(周恩来《关于我国民族政策的几个问题》);孙中山曾说:“夫去一满洲之专制,转生出无数强盗之专制,其为毒之烈,较前尤甚!”

(《建国方略序》,《总理全集》第一集)。

日本君主立宪的成功,是在推翻中央集权后进行的,而张勋复辟和日本的情况类似,当时的溥仪没有多大的实力和影响,正可以搞“君主立宪”或者说“虚君共和”,如果当时的人们以国家利益为重,不那么注重个人的政治权力,中国就可以君主立宪了,如此,外蒙没有独立的理由,也不会有藏南的丢失,不会有后来的几十年的内战,等等。遗憾的是,中国的野心家太多了,张勋这样真正的爱国之仕太少了,于是,中国的外蒙等土地丢失了,中国的版图由桑叶变成了今天的公鸡,公鸡的屁股还被印度咬了一口,中国的第三次君主立宪也与中国擦肩而过。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