倒在胜利仪式上的士兵 从大胜利到大失败 第一百零二节 鏖战 虚假的胜利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310/


我一边命令士兵们尽快吃饭,一边观察着这些日军尸体的部队识别标志,我眼睛一亮,这些日军士兵的部队识别章和宋晓鹏派人从洪堡运送伤员时一起送来的部队识别章一模一样,这些鬼子兵正是从顾城出发的日军里岛联队的士兵,看起来这些人是先头部队,急于通过麻庄增援永城的日军,如果要绕开麻庄,一会耽误增援永城的时间,二会遭到麻庄内中国军队的侧后攻击,出于以上两种考虑,日军先头部队指挥官发动了进攻,可惜他不知道后羿师的每一个士兵和军官对于日本人有多么大的仇恨,所以他的部队遭到了灭顶之灾。

后羿师是国军序列中一个比较特殊的部队,我的主力后羿装甲旅人员大部分都是开战后就跟随我一路从台儿庄,徐州等地跟鬼子边打边退,看过了多少日本人制造的惨剧,身旁倒下了多少同生共死的战友和兄弟,国仇家恨使得他们对日本鬼子恨之入骨;第一百装甲步兵旅,其成员大都是商丘附近的青年和南京、杭州、上海一带的青壮年,他们跟鬼子有血海深仇,打起鬼子来干劲十足,你就算不发给他们军饷,只要给他武器,他都愿意和鬼子血战到底;第三三五摩托化步兵旅,其成员大都是徐州、济南、菏泽一带逃过来的青壮年,他们的家园遭到了鬼子的毁灭,亲人被鬼子屠杀,都是一些已经孤身一人了无牵挂的苦命人,他们已经失去了生的希望,唯一的愿望就是能够在临死之前多杀一些鬼子兵,幸好他们加入了我的部队,在部队中感受到了家的温暖,所以为了给亲人报仇,为了周围可以互相信赖的战友,他们也会和鬼子拼命的。

日军还会再来,我站在麻庄路口,遥望着远处的道路和田野,理由很简单,无论是哪一支部队,想要用最快的速度到达永城,都必须经过麻庄,走其他道路它就会损失几个小时的宝贵时间,而且,日军这一支先头部队遭到了如此彻底的覆灭,以至于没有逃脱一个人去告诉后面的日军主力发生了什么事情,为了赶时间,日军指挥官即使得不到先头部队的情报,也指能够让他的部队冒险通过麻庄,不过,凭借我手里的陈明田这半个团想要吞下里岛这么多人,的确是个大问题,想到这里,我不由自主的骂起后方军需库里某个黑心军需官来,要不是他给我送来了这么多劣质汽油,我的装甲部队早就攻进永城了,最起码陈明田的这个机械化团也不会只来了半个团,剩余半个团和所有的重武器都留在百十公里外寸步难行,不过我也很放心,因为我的部队都擅长打防御战,徐州,商丘打了多少场防御战,日本人的损失总是要大于我们,我相信这次也不例外。

好歹陈明田他们拖过来两门37毫米反坦克炮,我命令陈明田把这两门炮部署在东面庄口两侧的房屋内,房顶都经过了特别的加固,确保它们不会遭到日军掷弹筒的攻击而倒塌,在反坦克炮的两侧,我还加强了两挺马克辛重机枪,轻重火力的搭配可以保证他们在对抗日军部队的时候固若金汤,赵明义则带领两个连的士兵离开了麻庄,埋伏在了麻庄以北的一条山沟上,这条山沟是日军进入麻庄的必经之地,两侧山峦起伏,沟底可以并排通过三辆卡车,我亲自给他下达了命令,“你们绝不能够在日军进入麻庄之前开火,而要等他们逃出麻庄的时候再开火,一旦战斗打响就不能够让一个鬼子兵逃跑,完不成任务就提头来见。”赵明义一缩脑壳,做了个鬼脸然后立正敬礼道:“师长,保证完成任务。”我拍了拍他的肩膀,真切的说道:“千万不要出事,去吧。”赵明义笑着转身离开了临时指挥部,我转头望向陈明田,说道:“村庄里面布置得怎么样了。”陈明田笑呵呵的说道:“师长,您就放心吧,没有问题,麻庄的老百姓都撤离了,庄北和庄西的房屋全都埋设了爆炸物,按照您的吩咐,每隔五间房屋就埋设一枚安置了起爆器的炸弹,每个炸弹的起爆线已经通过房屋的屋顶和其他房屋的起爆线连接在一起,只要引爆其中一枚,可以确保半个麻庄陷入火海之中,鬼子兵只要进入了麻庄,管保叫他们吃不了兜着走,我们已经打通了另外半个村庄房屋之间的墙体,随时可以从一间房屋撤到另一间房屋,师长,不是我吹牛,就凭我手里这些兵,再加上这些炸弹和完善的防御工事,顶住小鬼子一个联队的进攻不成问题。”我看着自信的陈明田,心里也十分的喜悦,暗自赞叹:好样的,我要的就是这样有霸气,有自信的军官。

陈明田走后,我拔出了自己的手枪,取下弹夹看了看里面那几粒金黄的子弹,又麻利的装弹上膛对准屋梁试了一下瞄准,双双走进了房内,敬礼小声喊道:“报告薛师长,白双双前来报道。”我看了看她,她俏丽的脸庞还红通通的,看样子还是没有消气,我笑了说道:“双双,你走进一点,我有话要对你说。”双双鼓着腮帮子走进了几步,站在我的面前一言不发。“双双,你不要埋怨我,你知道,马上麻庄就要打一场打仗,你一个女孩子,必须马上离开麻庄。”“师长,我是一个女人,可我也是一个军人,军人哪有见到敌人就逃跑的,你平日不是最痛恨的就是这种军人吗?”白双双啪啪几句说的我哑口无言,过了几秒钟我又开口了:“双双,你要明白,万一打起仗来,我没有精力来照顾你,我可是答应过青琳的,”说到青琳的名字,我的心突然被针刺了一样的痛疼起来,“我要照顾好你的,你听我的,先和警卫排离开麻庄,等打完仗,我来找你。”听到了青琳的名字,白双双的漂亮的眼圈也红了,两颗晶莹剔透的泪珠沿着腮帮子动人的曲线落到了地面上,白双双并没有去擦拭泪痕,“青琳姐姐也是一个女人,她也从来也没有在战斗的时候离开你呀。”我急了:“你这个人怎么就听不进去好话呢,我不愿意你遭遇危险,难道你不明白吗?”“我只知道一件事情,”双双也急了:“我绝对不会在这种时刻离开你,青琳姐姐已经不在了,我就要代替她留在你的身边,她是被日本鬼子杀害的,我不害怕他们,我如果在这个时刻不和你待在一起,我就不配做你薛龙的女人。”我听完这几句话,半响无言,只是把她拥在自己的怀里,一句话也不说,在那一刻,我甚至还以为搂在怀里的是青琳而不是双双,我望着屋顶默默地说道:“青琳,我永远也不会忘记你,原谅我吧,双双也很需要我的照顾和爱惜。”我对怀里的柔弱副官说道:“我永远也不会让你离开我半步了,永远也不会。”双双也温柔的对我说道:“我也不会,无论发生什么事情我也不会离开你身边的。”就这样,将军与副官交换了彼此的爱情誓言,正是这一份誓言激励和鼓舞两个人渡过了人生中最艰难,最危险的一段磨难。

枪声几乎是突然间响起来了,日军大队长脑门上中了一颗子弹,脑浆从后脑勺飞到了站在他身后的里岛联队长的脸上,里岛联队长还没有意识到发生了什么事情,最容易遭到伏击的山沟都已经通过了,怎么会在进入村庄后遭到中国军队的突然袭击,难道他们都不懂的兵法和战法吗?既然已经打起来了,那就打吧,里岛临慌不乱,指挥部队占据了周围的房屋据险而守,试图一点一点的把中国军队赶出村庄去,日本士兵面对中国士兵还是有一定的心理优势的,不过后羿师的士兵面对任何日本部队都不打怵,心理上还占有上峰,因为后羿师在徐州和商丘都打败了比里岛联队战绩更好,历史更悠久的王牌部队,而且中国士兵心里有数,在自己的身旁身后有无数可以信赖的战友,无论任何时刻这些战友都不会丢下自己单独逃跑,这一点是后羿师获胜的关键所在。

按照既定的战术方案,陈明田带领的部队逐步把鬼子向村东的反坦克炮阵地,当日军士兵出现在反坦克炮小组面前的时候,两枚炮弹突然射出了炮口,炮弹打在日军进攻人群身后的墙上爆炸,四处飞溅的碎片和硝烟一下子笼罩了这些鬼子兵,声势十分的惊人,落在后面的鬼子兵不由自主地停下了脚步,当硝烟散去的时候,冲在前面的鬼子兵多数都倒在地上来回翻滚呻吟着,突如其来的变故令日军一下子不知道该怎么办了,中国军队还带了大炮过来,不过日本人也有炮,他们的掷弹筒很快就打了过来,十几颗榴弹落在了发炮的中国军队反坦克炮房屋屋顶,幸好我早就预测到了日本人会有此一招,早已经加固了他们所处的房屋屋顶,即便如此,反坦克炮组所在的房屋还是被炸塌了一半,几个炮手负了轻伤,伤势不重,还能够坚持战斗,又一群日本士兵迎头冲了上来,埋伏许久的重机枪也开火了,几个长点射如同毒蛇红色的长舌一般吞噬了这些倒霉的鬼子兵,两门反坦克炮也开始了不间断射击,一枚又一枚的炮弹不断在庄内小道拐角的房屋和地面上爆炸,烟雾弥漫了日军进攻士兵的视野,掩盖了反坦克炮的位置,趁着这个机会,炮手们还有屋里的步兵一起动手,把反坦克炮拖离了炮位,等日本人报复性的榴弹落在那几间房屋的屋顶上时,火炮早已经被拖到安全位置隐蔽起来。

我和双双还有警卫排待在庄东的预备阵地,我的前面就是陈明田的指挥位置,如果他顶不住了,我和双双就会被暴露在日本人的面前,但是战斗已经打了半个多小时,日本人根本就攻不出麻庄,陈明田也不会让日本人通过他的阵地,就算是死,他也不会把阵地交给日本人,让我替他打退鬼子的进攻,时候差不多了,看到日本人大部分都躲进了房屋内,陈明田命令起爆手按下起爆器引爆麻庄房屋内的炸弹,随着起爆手压下起爆器起爆杆的一瞬间,庄北和庄西的绝大部分房屋立刻迸发出一团团烈焰,一股股黑烟升上半空,房屋的瓦片和碎块在麻庄内四处飞溅,肆无忌惮的杀伤着房屋内和村庄街道上的日本士兵,日本人一下子就被打懵了,里岛联队长脑海里闪过的第一个念头就是遭到了无数门重炮的炮火覆盖,否则怎么会炸得这么准,里岛联队长用手帕捂着鼻子,村庄内的烟雾和尘土令他无法呼吸,迫不得已,他下达了撤退的命令,日本士兵潮水一般的退出了麻庄,把半数左右的同伴尸体留在了村庄内,带着遍体鳞伤退出了战场,里岛并不担心中国人会乘胜追击,因为半个村庄几乎变成了一片废墟,这片废墟同样会阻碍中国人的追击速度。

很显然,凭借自己手里的兵力已经无法攻破麻庄,救援永城了,里岛联队长目前的想法只是带领剩下的士兵返回顾城,不过这个想法在不到一分钟之后就被永远的破灭了。

一梭子子弹把里岛联队长打得满身弹孔的跌落马背,试图冲上了救援的日军军官脚底下被丢了几枚手榴弹,爆炸之后,他们也被碎片炸得支离破碎魂飞魄散,悲惨的死掉了。

从沟底两侧的山体上飞下来密密麻麻的长柄手榴弹,持续不断的手榴弹爆炸令日军士兵无处躲藏,到处横飞的弹片击倒了接近半数的日军士兵,从上向下的攻击优势使得中国士兵几乎可以无所顾忌的进行射击,而较高的山峰令日本士兵必须仰头射击才能够攻击中国士兵,而中国士兵则只需要把手榴弹拉掉导火索顺着山坡滚下来就可以了,当日本士兵顶不住山沟两侧埋伏的中国士兵打击时,失去了指挥的他们只能够退回到一片废墟的麻庄内,但是当他们真的试图这么做的时候,他们吃惊的发现麻庄内对他们射出了密集的弹雨,古老而有效的两面夹击和以上攻下战法使得里岛联队陷入了覆灭的境地,陈明田在命令部队投出一排手榴弹后,指挥着部队挥舞着明晃晃的刺刀扑向了敌人,在第一回合的对刺中,前排的鬼子兵就全都倒了下去,中国士兵充分发挥了人数上的优势,采取以三对一的战法,很快就在一场激烈并不惨烈的白刃战中取得了最后的胜利,里岛联队除了留在顾城的两个步兵中队全部都被歼灭于麻庄,而那两个步兵中队也会在两天后被第一百装甲步兵旅的一支部队消灭。

又牺牲了三十名忠勇的中国军人,我和陈明田为他们举行了隆重的葬礼,在麻庄旁边安葬了他们,不管怎么计划,总是避免不了牺牲,我望着那些曾经熟悉的面孔,心里十分的酸痛,他们的父母妻儿还在等待着他们回去,可是,他们永远都不可能回去了。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