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如敢對抗中國必將付出高昂的代價

日本現階段的對華戰略是,通過與其他國家結盟來構建均勢,遏製中國。具體表現是,在擴充軍力的同時,強化日美軍事同盟,幷與亞太地區的其他重要國家加強安全合作。


中國的強大使美國與日本有了強化同盟關係的動力。為了保持在亞太地區的影響力,美國將設法加強與日本的關係,鼓勵日本行使“集體自衛權”,幷不斷融入美國的全球戰略。


在美國不斷利用日本增加與中國抗衡的籌碼時,中國的對日政策又該遵循什麼原則?日本追隨美國遏製中國是否有條件和限度?日本到底願意付出多大代價,願意冒多大風險?如果中國能夠讓日本付出難以承受的代價,日本又將如何選擇?


對這些問題,人們當然無法進行確切的預測,日本自己也不一定知道答案是什麼,但肯定不想麵對這樣的選擇。也就是說,日本反而會希望中美之間不要發生對抗。


文章分析,特別是當中國的發展前景變得更加明朗,而日本又理解中國的軍事力量將僅限於防禦時更是如此。中國應不斷告訴日本,是美國而不是中國傾向於挑起中美衝突。對日本而言,最危險的做法是把自身的外交戰略變成一種單項選擇。


實力對比是關鍵因素


韓國是美國的盟友,甚至可以說是美國的受保護國。韓國與美國結盟是為了消除朝鮮的威脅,但在朝核危機中,美國對朝鮮的強硬政策卻不可避免要受到來自韓國的限製。韓國的領導者當然清楚,朝鮮半島一旦失去和平,麵對巨大災難的首先是韓國,而不是美國。


文章表示,中國的對日政策應使日本相信,與中國進行對抗,代價是非常高昂的,而兩國的相互理解與合作則是另外一幅景象。這兩種前景的反差越大,政策效果就越好。這是因為,在國際關係的競技場上,如果一個強大的國家能使侵害者付出高昂的代價,那麼,潛在的對手就不願輕易冒對抗的風險,因而更傾向於合作。


在一個國家崛起的初期,它遇到的壓力和困難最大,對手遏製它的意願也最強烈,因為此時它們所要付出的代價和風險都較低。但如果中國的強大越具有確定性,越是不可避免,日本將越傾向與中國開展合作,而不是進行對抗。


文章指出,曾經在一段時間內,中國有不少人主張應采取一些重大步驟來改善中日關係,甚至進行一次外交上的革命。這一主張一度被成為“對日關係新思維”。


根據這一主張,中國應在曆史問題、日本入常、日本軍事力量擴充等方麵表示理解或支持。中國還應該歡迎乃至邀請日本以大國身份參與東亞地區以及全球範圍內的國際事務,甚至還要在一定程度上理解日本對台海局勢的擔憂。


文章稱,還有人認為:日本不應長期生活在戰敗國的陰影下;新一代的日本人不應為前代人的錯誤承擔責任;世界上第二大經濟強國理應發揮相應的政治影響,應該成為一個正常國家。


還是要直麵現實


但是,人們也許忘了,很多問題是不能一廂情願就能解決的,而近年來的事實已經證明了這一點。“新思維”的提出者從未令人信服地論證,隻要中國對日本做出單方麵讓步,日本便會更友好。這是“新思維”理論最致命的邏輯缺陷。


文章稱,當然,日本實力的增強將使其對美國更具獨立性,但中國對日本自主性的鼓勵不應以惡化本國戰略安全為代價。在日本的長期走向仍不明朗,海外擴張的可能性仍未完全排除,曆史問題仍未徹底澄清,染指台海的意圖日趨明顯時,日本幷不必定會理解和尊重中國的利益。


不管是外交政策的決策者還是研究者,都希望能為某些外交難題找到適當的解決辦法。這種想法和努力都非常正常,也極為必要。但是,在處理國際關係方麵,與事物本身的發展動力相比,人的智慧所能起的作用其實極為有限。在製定外交政策時,人們極有必要抑製一種衝動,即寄望於智力領域的靈光乍現,為由來已久的外交僵局找到一勞永逸的解決辦法.......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