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發動伊朗戰爭要解決的問題

2007年,世界媒體多次爆料“伊朗戰爭”即將爆發,甚至某個具體的日子都說得清清楚楚,但最終白宮那裏沒有動靜,伊朗那邊也沒有傳出爆炸聲。美國政府要發動一場戰爭,除了需要一個響當當的理由外,還需要一個相對適宜的天時地利人和的條件。

目前,美國大量軍隊仍然陷於伊拉克的泥潭之中;美國國內反戰的呼聲十分強烈;美國即將麵臨政府改選,兩屆將滿的布什政府不得不麵臨離開白宮;更為重要的是,美國石油和軍火兩大集團是否已經感到需要發動一場戰爭?現在是否適宜發動一場戰爭?畢竟當今的伊朗與2003年的伊拉克有著天然的差別,這些是美國不可忽視的問題。

伊朗是一個統一的國家,而當年的伊拉克是一個事實上分裂多年的國家。1991年海灣戰爭後,以美國為首的西方盟國在伊拉克南北設立了所謂禁飛區,其結果導致伊拉克北緯36度以北的庫爾德人實現自治,南部北緯32度以南的什葉派阿拉伯人也實現了半自治狀態。從政治和軍事上來說,薩達姆在2003年的伊拉克戰爭之前實際上控製的僅是北緯32度和36度之間的狹窄區域,其中還包括西部廣闊的沙漠地帶。而伊朗不僅不存在國土分裂問題,長期以來還一直處於統一狀態,支持西方的反對派和持不同政見者多流落國外,不能對伊朗政權構成直接的威脅。

另一個更為敏感而又現實的問題是,伊朗是一個實行政教合一體製的國家。不像伊拉克由於曆史原因,占人口少數的遜尼派阿拉伯人處於統治地位,長期以來什葉派阿拉伯人和庫爾德人一直從事反對巴格達政權的鬥爭,民族矛盾和教派矛盾交織在一起,大大削弱了其國力。伊朗從人口上來說,起主導作用的波斯人和阿塞拜疆人占人口的絕對多數;從教派上來說,什葉派穆斯林占總人口的90%以上。這種民族和教派的分布大大減少了國內的矛盾,使伊朗經常出現麵臨外敵入侵時擱置內部矛盾一致對外的情況。

而伊朗的政教合一體製使得伊朗政權得到宗教方麵的大力支持,宗教勢力在政治領域的影響力使得“伊朗戰爭”有著轉為“宗教戰爭”的危險。

重複伊拉克之道?

回顧從1991年海灣戰爭到2003年伊拉克戰爭的曆程,不難看出,伴隨著聯合國和美國不斷加強的政治和經濟製裁,伊拉克從一個石油強國走向弱國,走向四分五裂。顯然,美國今年來三番五次的軍事威脅,不斷傳出五角大樓擬定“伊朗戰爭”計劃,做好戰爭準備,所謂“不排除戰爭手段”,這種“狼來了”的信號無非是為未來的“伊朗戰爭”進行鋪墊。

但美國要發動伊朗戰爭,必須還要解決幾個重要問題:

一、大幅削弱伊朗國力。孤立、製裁伊朗是削弱伊朗綜合國力的一把軟刀子,20多年來美國單方麵的製裁已經阻礙了伊朗的發展,近年來美國推動聯合國對伊朗進行製裁,必然能夠進一步大幅削弱伊朗的國力,尤其是將伊朗革命衛隊等宣布為“恐怖組織”,有助於美國進一步遏製伊朗。

二、擾亂伊朗國內穩定。伊朗目前的政權基本上是穩定的,雖然伊朗政壇之中長期以來存在派別之爭,美國也曾經寄希望於某個派別來攪亂伊朗政壇的基礎,但為了發動戰爭,最終推翻伊朗現政權,美國仍需要進一步激化伊朗內部矛盾,甚至推動伊朗國內曆史上已存在的民族、教派矛盾,以使伊朗陷入四分五裂的狀況。

三、尋找最低損失之路。伊朗畢竟扼守世界能源的咽喉霍爾木茲海峽,如果在伊朗戰爭爆發之前控製這個石油通道,確保美國乃至世界能源供應不受太大影響,確保世界經濟不受重挫,必然是美國所需要考慮的問題。

可以預見,2007年未結的“伊朗戰爭”大戲在2008年仍將繼續進行。盡管美國情報已經確認伊朗已停止核武研發計劃,但美國仍將繼續推動國際社會對伊朗實施更嚴厲的製裁,並將不斷製造“伊朗戰爭即將爆發”之類的新聞。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