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狼原创]《血色湘西》--硬扎龙耀武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在所有的人物中,我最喜欢的不是石三怒,而是龙耀武。个人认为,最能代表湖南人性格特征人,就属他了。如果说湖南人霸蛮的特征是特有的话,那么石三怒身上体现的是蛮,龙耀武体现的则是霸气。在选择演员上,导演应该是花了一定的心思。龙耀武的扮演者是来自东北的高梓淇,其文静而清秀的外表,充满大男子主义但不乏柔情的内心,这种矛盾的结合,正好诠全面释了素有南方人中的北方人之称的湖南人。

做为龙家的大少爷,竿子营中头号俊后生。无论在处理家族宗庙大事,还是在处理营里百姓生活上的小事情上。分寸都捏拿得十分恰当,该狠的时候狠,该免租的时候就免租。也奠定了龙家大少爷的威信,以至于瘫痪后,没有一个人敢轻视他,忽视他的存在,就连他的接班人,亲亲的弟弟,都需要在他的亲口授权下,做事才真正有了执行力度,而不是龙太爷的话产生的效力。

剧中多次提到硬扎两个字,这个台词确实来自湘西的一些方言中,只是发音不是普通话的发音。多用来评价某个人做事,某个人的性格,有坚强,能忍耐,也能做的一面。不是完全的褒义词,但是中性和褒义之间。当两个旗鼓相当的人,说彼此硬扎的时候,带有惺惺相惜的意味。当一个长辈对晚辈这么说的时候,多带有一种褒奖的意思。而当同辈间,能力差的人对能力好的人这么评价的时候,就多了些许酸溜溜的味道。之所以在这里具体解释这个字词,是为了让大家更好地了解台词的语言环境,从而更好了解这么人。其次是因为,当日本鬼子杀进龙家大院的时候,月月充满怜惜和敬佩,因为以前发生的一些事情, 在临死前和他抱在一起,说了这么句话,大意是:这么硬扎的龙耀武,如果不瘫痪,该杀多少鬼子啊。看到这一幕的时候,眼泪再也忍不住,是啊,这么硬扎的一个后生,如果腿好的话,容得鬼子这么嚣张么?这么具有家族意识,具有责任感的一个男人,会让自己的女人受委屈么?如果不瘫痪,尽管喜欢穗穗,但是从他听从太爷的安排开始,从把穗穗让给弟弟开始,他已经在做出了一个男人应该理性去做的一切事情,而且很好地解决了家族内部的矛盾冲突。从他娶进月月的时候充满幸福地笑的时候,注定了月月将是他生命中的主角。他分的清白。然而剧情的发展,总是出乎人的意料。也许他太在乎男人和家族的面子问题,也许他太爱护他的弟弟,或者说仍旧是为了在另一种形式上和情敌一争高低来获得自我价值的认同,在追杀石三怒的时候,追入了排帮的地盘,明知道有危险,仍旧充满霸气地说:老子怕个卵子啊!被排帮的麻大扛把子打黑枪而遗憾终身。这一切,他仅仅是为了弟弟的幸福。其实月月是一个比穗穗更值得娶做老婆的人,至少在当时的社会观念下,以及他所作出的选择后,他已经决定了,自己不再在穗穗的事情上纠缠太多。作为家里的长孙,他更清楚一种责任和使命,更能体味太爷寄予他的希望,心里也很清白该作出什么样的选择。在这样的情况下,仅仅是为了性格懦弱的弟弟的幸福,就敢独闯排帮,打破了多年外人不敢在排帮的地盘上做事的惯例,更何况是追杀排帮的少扛把子,他清楚这样做的后果。这不仅仅是一种亲情使然,更是一种与生俱来的霸气使然!

瘫痪后的耀武,很清楚自己的处境。这个结局对于每个人来说,都是难以接受。说到这里,倒要埋怨编剧,为什么对他这么不公呢?这个时候,没有一个人能平静下来,更不用说作为龙家大少爷的耀武了。从前一呼百应,人前人后,受人尊敬。而现在,却成了一个废物。自己的婆娘也不能给予基本的生理需求,自己内心的尊严也得不到足够的维护。就算人家再怎么小心翼翼帮他维护,但是对于耀武这样大男子主义的人来说,这样的维护比戳穿他还难受。他不是一个需要保护的人,而是一个天生要去保护别人的人。可惜剧情这样安排了,让他这么矛盾地悲剧下去,心有余而力不足。瘫痪后,他并没有因为弟弟顶替了他的位置而有什么不愉快的想法,只是在太阳下轻轻叹了口气,默认了这么个残酷的事实后,就口头授权把所有的一切交付给他最亲爱的弟弟,毫无怨言。但是人总归是敏感的,当耀武真正意识到弟弟已经成长起来了,竿子营里二少爷说了算的时候,他开始,寻找自己价值的体现点。很遗憾,编剧只让他从他自己的女人身上来获得一种自我价值的认同。他的每一鞭子,抽打在月月的身上,还不如说抽打在自己的心里,否则没有必要要月月来承认他是男人。耀武在受到心理上的折磨,生理上的无奈,身体上的悲哀,月月同样也是在承受着相应的痛苦。作为这么硬扎的一个男人,是不太会让自己的女人去受这样的折磨,但是他也是无奈之举。因自己受到的教育,地方风俗的影响,自我性格上的决定,让他就是觉得:自己的男人都伺候不好,就不是好婆娘。其实他自己何尝不清楚呢?所以当月月不再承认他是男人的时候,并和他的亲弟弟发生了关系,用活生生而残酷的事实,来证明是他不行而不是月月自己不行的时候,他几乎绝望了。从此,他心已死,并视其为最大的耻辱,必杀月月和孩子。其实,这些都是一种表面现象,他仍旧明白,弟弟的种就是龙家的种,在自己瘫痪下的情况,这也是唯一的希望,虽然是家丑。耀武的性格,也为后面和虎崽重建父子之情,和月月在临死前相拥战死,并原谅她的过错埋下了伏笔。

如果前面都是体现耀武的霸气以及家族观念的深厚,那么后面对待虎崽的态度,和对待月月的态度,则充满了柔情。其实在对待弟弟上,也充分体现了他豁达而温柔的心态。对于龙耀武这样的男人来说,女人背叛自己是不可能饶恕的。但是最终还是原谅了,并接受了小虎,仍旧是他的性格所决定,骨子里就有那中强烈的家族观念和柔情。其家族观念的体现,从让穗穗给弟弟,以及到后面弟弟和自己的女人发生苟且之事,他都会想办法不去记恨弟弟。还有后来对待小虎的态度,也体现了家族观念,但更体现了柔情。

也是一个太阳快下山的下午,太爷和保姆都睡着了,而虎崽却毫无睡意。鬼使神差被一只小蚱蜢引到了耀武的房间,这个房间,是太爷不规定的一个禁区。而这次,这个小家伙却去了,面对危险,毫不知情,还把睡觉的耀武弄醒了。看到这里,每个观众的心都悬着,耀武也把那把随身不离的枪,对准了小虎的脑门。然而,虎崽知道他的名字后,立即叫他爹的时候,这个内心孤寂,一直被他人漠视的男人,无法再硬下心肠。尽管他明白,这只是他的小侄子,而且是偷情,也可以说是乱伦的产生怪胎。但是从那一句爹中,他觉得,他并没有被忽视,就算他瘫痪了,他在小黑屋里,就算他不再管事,他还是龙家无可替代的大少爷,一个硬扎的男人。并从此一扫心中的阴霾,终于走出了心理阴影,快乐地享受着阳光和当“爹”的快乐。而后来抗日的时候,在弟弟牺牲,竿子营没有人带兵的情况下,毅然把自己身份的象征,那把从不离身的枪,交给了给他家族带来深重灾难,给他带来无限痛苦的穗穗手中,并宣告:见枪如见人,任何人都得听从穗穗的指挥。在民族大义前,在转交权利时,依然是那么霸气十足!抗日终究是残酷的,当战火烧到自家门前时,没有人来推他那自制的轮椅,也没有人来照顾他。但是看到日本禽兽在亵渎先人灵位,竿兵的英灵时,龙家的大少爷,又一次站出来,孤身奋战。而月月的到来,也激发起他作为男人的保护天性。虽然指挥她做这做那,却是一丝不苟,沉着冷静。对她的称呼仍旧是骚货二字,但已经变为一个纯粹称呼,他坐在轮椅上喊骚货快跑的时候,又有多少人能明白他殷切关怀之情呢?

最后的归宿,迟早是要降临。在双腿无法动弹的前提下, 仍旧杀了十个左右的鬼子。饶是日本军人骁勇,在龙家大门前,仍旧无法迈进一步。日本军官不得不用机枪扫射,然后浇上汽油放火烧了房间。但龙大少爷仍旧是龙大少爷,在滚滚的烟尘中,和他曾经的妻子,相拥相偎,回味着新婚时的幸福时光,回味着给月月唱情歌的浪漫情怀,还有月月给他的绣花荷包,其实他一直就保留在身边,从没有忘记过:她是他的妻子!就这样,与龙家大院,成为了永恒,也成为电视剧里几乎最催人泪下的一个场景。

高梓淇在此电视剧中,我个人认为,是表演最为到位的一位演员。而且其特有的声音,和他外表所形成的反差,从头到尾,把一个硬扎的龙耀武,演绎得有血有肉,十分丰满。对湖南文化,风土人情方面的知识,肯定是下了功夫,否则,不会这么到位,成为年轻而受大家欢迎的一个演员。

本文内容于 2007-12-22 7:29:12 被yiyunxuan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