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东22名女工被迫卖淫 被救时齐下跪为老鸨求情

刚进厂的新同事笑脸如花,带工友去购物去玩,转身却把工友卖给人贩子;被骗到美容院里被迫卖淫的22名花季少女,竟对美容院老板心怀感激,更认作“老爸”。普宁警方近期破获的一宗拐骗、强奸和强逼、组织、容留妇女卖淫于一体的案件,解救出22名受害的打工妹,目前案件的追逃和深挖工作正在继续进行中。记者采访了解到,案件背后还有令人咋舌的内情。


进厂三天拐一人


在被警方捣毁的这个犯罪团伙中,被抓获的三名主犯之一,是个年仅20岁的河南籍女孩。皮肤白皙、看似娴静的刘丽,很难让人将之与“人贩子”联系在一起。被普宁警方解救的22名女工中,至少有3人是被刘丽诱骗出卖的。她与四川籍的李红、刘献勇结伙,三人分工合作,刘丽负责“骗拐”,利用的是无辜女孩们的信任。


今年年初,刘丽为李红生了个孩子。10月,由于生活的压力,刘丽和非婚同居的“老公”李红一起来到广东普宁打工。


刘丽由“打工妹”变成“人贩子”,仅仅用了三天时间。到了普宁后,李红及老乡刘献勇开始怂恿刘丽去“带”女孩子出来赚钱。“我开始不愿意,我本是想来打工帮补家用的。”刘丽招供说,但是她“老公”打她骂她,还以不让见儿子作要挟,眼见日子确实过得窘困,连房租都交不起,于是刘丽没怎么拒绝,便答应入伙。


今年10月27日,刘丽没费什么劲,便顺利将18岁的小妍(化名)骗到了李、刘二人面前。李红二人以请吃饭为由,用掺了药酒的可乐把小妍灌醉,把人带到丰顺县逼迫她卖淫。据小妍回忆:当她清醒过后,李红他们凶相毕露,告诉她“杨丽(刘丽的假名)欠了5万元,已经把你卖给我们了,你帮她还清这笔钱就放了你!”无论小妍怎么哭求,都没换得同情,李红、刘献勇二人不仅动手殴打她,最后还轮奸她。据刘丽供称,她参与假借打工名义入厂拐骗女工的案子有3宗。


据了解,被普宁警方解救的22名打工妹,系由不同的拐卖妇女团伙从粤东各地诱骗去的,其中至少有5名是被新入厂的“工友”诱骗受害的。几乎所有女孩都遭到了人贩子的殴打和强奸、甚至轮奸。这些打工妹的年龄最小只有14岁,最大的也不过20岁。


跪地求情“别抓他”


采访中,办案民警告诉记者,警方在丰顺县汤南镇解救受害女工过程中发生了令人咋舌的一幕:在警察准备逮走发廊老板时,20多名被强迫卖淫的女孩竟齐齐跪地,为发廊老板罗某求情,请警察别抓她们的“老爸”。


罗某供称,因为他平时很照顾那些女孩子,所以她们才都叫他“老爸”。记者在采访被解救的女孩子时,她们多次谈到:人贩子要打她们时,罗某一般都会制止;罗某能记住她们的生日,在生日时会带她们一起玩,给她们买蛋糕。最让她们感动的是,因为“老爸”的争取,她们“欠”人贩子的5万元被减到了3万元。


据普宁警方介绍,罗某对被拐卖打工妹们的伪善,其实是为了让那些女孩子更心甘情愿地帮他挣钱。根据审讯,罗某不仅与李红、刘献勇、刘丽这一犯罪团伙有联系,还与多个人贩子团伙勾结。为了让女孩子“安分”,他不时“善意”地提醒说,以前有女孩子不想干了想逃跑,被那些人贩子抓到后把腿都打断了。罗某借此“劝告”女孩们好好听话,好好挣钱,才可早日“赎身”。


接客记录沉甸甸


普宁、丰顺警方在联手解救行动中,从罗某的发廊中缴获了一叠厚厚的“接客记录”。当每位被拐女孩进行了一次交易,老板罗某都会在笔记本里作记录。当警方捣毁该发廊时,罗某制作的“接客记录”绝大部分已被烧毁,仅剩今年5月之后的记录。几个专案组民警用计算器花了半天工夫才清算出来,据统计,该叠“接客记录”共记录了4900多次,该发廊容留的22名受害女孩平均接客200多次。


罗某供称,根据约定,人贩子负责带女孩子来,他则提供场所、食宿。双方的收入按照三七开,即被拐女孩每进行一次交易按100元计,人贩子得七成(70元),罗某分得三成(30元)。


据犯罪嫌疑人李红供称,他从2006年开始“入行”,参与拐骗女工的罪恶勾当,经他手拐卖的女工就有7人。除了他以外,还有一些老乡也在做类似的行当。李红自称,他所认识并时有“合作”的人贩子团伙便有三伙人,这些团伙选择下手的地方主要在潮汕地区城乡结合部附近的工厂。



女人贩潜入广东工厂打工专拐女工卖淫(图)

核心提示:近日广东普宁警方破获了一个拐骗女工卖淫的团伙,解救了22名女工。这个团伙中的女贩子曾潜入工厂打工,将几名女工拐骗出去卖淫。人贩子采取毒打轮奸等方式逼女工卖淫。人贩子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很多老乡都在拐女工。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假装入厂打工拐骗女工卖淫,20岁的刘丽被警方抓获。


南方网12月19日报道 人贩盯上了工厂女工。他们利用女工心理弱点,派人入厂以打工为名,结识年轻女工后骗其出厂强迫卖淫。普宁一带的工厂频繁出现女工失踪,普宁警方顺藤摸瓜,捣毁了一个集拐骗、强奸和强逼、组织、容留妇女卖淫于一体的犯罪团伙,解救了22名女工。报道在潮汕地区、尤其外来女工中引起极大的震动。近日本报又陆续接到报料说一些女工的失踪线索,记者连续几天在普宁等地深入调查,从被解救的女工、工厂及人贩子处寻求外来女工失踪的深层原因。


作案打工妹被逼成“人贩子”


名为打工实为拐人


在看守所里,刘丽说起自己年仅9个月的孩子无人照顾时,忍不住眼泪直流,她已经忘记了她把工厂女工拐去卖淫时的残忍。


被警方解救的22名女工中,有至少3名女孩是被她骗出去拐卖的。她与老公李红以及老乡刘献勇组成了“人贩三人组”,三人分工合作,刘丽负责了其中最为重要的“骗拐”一环。


今年20岁的刘丽几年前在广州一间工厂打工,在那里她认识了李红。17岁时她和李红开始同居,今年初,她在李红的老家四川古蔺县生下了一个孩子。10月初,由于生活的压力,她来普宁准备打工帮补家用。


刘丽到普宁后,李红和刘献勇开始怂恿她带女孩子出来赚钱。具体的做法就是要刘丽进工厂,然后利用同事身份取得女工的信任,再借外出购物或者外出玩乐为由带女工出厂。出来后,刘丽则以身上没有钱,要到哥哥或亲戚手上拿钱为由,把骗出的女工交给李红和刘献勇。


“我开始不愿意,老公就打我骂我。当时我们身上也的确没什么钱,连房租都交不起,我就答应了他们。”


“后来,我通过贴着墙上的招工启事试着进厂。因为现在熟练工很难招,我以前又做过几年,很快进了一个工厂。”刘丽说:“进工厂之前,刘献勇还叮嘱我,要找那些年轻漂亮点的女孩子,因为那容易卖钱”。


骗出灌醉轮奸暴打


进厂第二天下午6点,刘丽就物色到阿妍(化名)。她按照此前约定,顺利地把毫无戒心的阿妍带给了李红和刘献勇。李红则以请阿妍吃饭为由,用药酒加可乐把阿妍灌醉,然后将她带到丰顺,逼迫卖淫。


阿妍说,她清醒之后,刘献勇和李红就恶狠狠地说:“你以为她(刘丽)真的是我的妹妹?你错了,她欠我们5万元,已经把你卖给我们了,你得帮她还这笔钱。”阿妍跪在地上表示愿叫家人还那5万元。但刘等不为所动,并动手打她,掐住她的脖子强迫她脱掉衣服,然后轮奸了她。事后,他们说要带阿妍到发廊上班,还警告她要好好伺候客人,不能拿客人的东西,也不要想着偷跑,否则下场会更惨。


警方说,这些人贩子为了逼迫被拐卖的女孩卖淫,对她们实施了惨无人道的毒打,甚至用火烧女孩的手臂。为了从心理上摧毁她们的意志,他们通过轮奸的方式,来教其“陪客”技术。


在被解救出来的22名工厂女工,最小的只有15岁,最大的也不过20岁。


落网进厂当天消失引怀疑


入厂当天骗走同事


小燕(化名)也是被刘丽团伙拐卖的,她的被拐直接促使了这22名被拐女孩的获救。


小燕是贵州人,初三毕业后,跟随姐姐小云(化名)到普宁一家服装厂打工。11月9日,她被当天进厂的刘丽(在工厂用的名字叫杨丽)蛊惑,跟着她出了工厂,结果被李红和刘献勇控制。由于她酒量太好,李红和刘献勇无法灌醉她,又以去玩为由把她带到附近的山上。


“他们灌我酒的时候,我就觉得我是被骗了,但是我不敢走,我怕走不掉,到了山上我就彻底知道自己完了”。小燕回忆说:“李红和刘献勇就说杨丽已经把我5万元卖给了他们,要我到发廊去上班,我不同意,他们就对我拳打脚踢,在山上把我强奸了。”


小燕离奇失踪后,与小燕同在一个工厂的姐姐小云慌了神,她把情况告诉了老板,然后在普宁各个网吧寻找。她感觉到妹妹的失踪与刘丽有很大的关系。首先,刘丽进厂的第一天就有失踪,让人怀疑;此外,刘丽进工厂后,曾多次向她表示亲近,还说要和她一起出去买东西,而她因为工作紧张,加上对陌生人防范心理较重,没怎么搭理。于是她与老板带着妹妹的照片到普宁城北派出所报案。


一人失踪牵出大案


城北派出所所长方南伟说,现在许多工厂都有女工不告而别的记录,一般工厂或者同事都不会当回事,但是失踪后连亲人都不联系的情况却是很少的。此外,当时潮汕地区还流传着有人开面包车用布袋套女孩子的说法,他觉得有必要深入了解这个事情背后的情况。调查发现近期周边地区也存在类似女工失踪事件,他感觉到事情的重要性,于是向公安局长王少鸿汇报。


“我感觉到这个事情的背后肯定有人贩子集团在操作,尽管在普宁只有一宗报案(另外两单均未报案)。”普宁公安局局长王少鸿说,警方立即成立专案组,并向普宁各个工厂老板提请注意刘丽这个人的样貌特点。


一个星期后,刘丽出现在另外一间制衣厂。极富戏剧色彩的是,这个工厂也是小燕所在那间服装厂的老板开的。这名老板说,警方提醒后,他就留意工厂女工的情况,结果在另外一间制衣厂的监视器中,他发现了刘丽的身影。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