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我在老山前线“神往”越南女兵 – 铁血网

扫码订阅

十七岁那年,我穿上军装,上了老山前线蹲了三个多月的猫耳洞。提起这段往事,现在还有人用怀疑的口吻问:“你打过仗?”回答当然是肯定的:就算是吧。

其实,我的所谓的打仗,是属于一弹未发的那种,是去换防。当时,我是新兵。之前,由于是上前线,豪言壮语也说了几箩筐,最后是战战兢兢、稀里糊涂的也就上去了。其间,老兵和干部们也不失时机地给这帮新兵蛋子打打气,以至于也就不那么紧张了。

刚上去时,越军就给我们一个下马威。班长正在给我们下达任务,突然一枚炮弹“呜”的一声怪叫直奔我们而来。还来不及看清弹着点,只听班长一声“快隐蔽”,大家都抱头鼠串,只要是能算得上是洞的掩体,不管三七二十一只管往里钻。过了半天,也没有听到动静,班长才叫上几个老兵出去观察(这是个不成文的规矩),确认没有危险时,才叫我们出来。过了几分钟,正在我们惊魂未定之时,只听得从我们后方传来了隆隆的炮声。由于太远搞不清楚目标。此枚袭击我们的炮弹,事后确认,是枚被拆掉引信的炮弹,不会爆炸。我们满肚子的狐疑:为啥越军要拆掉引信?老兵们解释说,这叫震慑效应,属于心理战的一种,意思是告诉我们,知道你们来了,小心点,算是警告。虽是这样,但我们也不敢大意,还是保持随时准备战斗的紧张气氛。

就这样紧紧张张的渡过十来天,一直也没有第二次,慢慢的我们也就不那么害怕了。至于为啥没有第二次,后来知道,我们的炮兵也没有闲着,二十分钟敲定一千多发炮弹(就是我们当时过了几分钟听到的炮声,目标其中之一,就是袭击我们的那个炮阵地),把越军的两个炮阵地炸得个稀巴烂。就因为他的一发没有引信的哑炮,付出了如此巨大的代价。当然这得归功于我们的侦察兵,因为他们提供的目标太准确了。据说,有一个炮阵地全是女兵。

听说越南女兵很多,我们都很“神往”,都想亲眼看一看她们的“风采”,但是,到离开阵地时也都没有了却这个夙愿。虽然曾经有意无意的伸长脖子向传说可能有越南女兵的方向瞭望,后来大家觉得是徒劳的,慢慢的也就不“神往”了。

我们的阵地离越军的前沿阵地大概有一千米,兄弟连队要近一些。我们用肉眼没法看清对方阵地,只有借助望远镜遮遮掩掩的偷窥,可还是看不清楚,后来胆子越来越大,索性跳出堑壕去看。为此,被班长和连长狠狠地训斥了一通。以后就不敢再造次了。但还是有人前赴后继,同样也被训斥一通。

看得清楚的要算前方观察哨的弟兄们了。这也是他们只得向我们炫耀的事情。据他们说,越军男兵只穿短裤,头戴盔式帽,在猫耳洞里烧柴煮饭(我们吃罐头,不用煮饭),还会用越语唱“十五的月亮”、“血染的风采”,很滑稽的。为此,我们也“神往”了好几天。

其实,最滑稽的是我们。大家议论说,他们男兵都不穿衣服,女兵会不会也只穿短裤等等这样一些话题来打发时间。最好笑的是,正在我们挥汗如雨地讨论得异常激烈的时候,慢慢的我们也剥得只剩下短裤了。阵地上实在太热,猫耳洞里有时像蒸笼。为此,我落下一个烂裆的毛病。这么多年了,只要稍微出点汗,裆里就奇痒难忍。

就这样稀里糊涂地“战斗”了三个多月,我们又回到了原驻地。一枪未发,无伤亡,也无损失。

即使这样,可最值得一提的是:在此期间,我跟一个比我大两岁的同班同学谈了一场“恋爱”。只要是收到她的来信,连战友们都跟着我幸福半天。当时她对我那种狂热,至今想起心理都还美滋滋的。由于我的没有当成英雄,我们这段历史也就无疾而终。这也算是一件战斗损失吧!

本文内容于 2007-12-24 0:31:30 被王老兵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