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琴弦断了。。。(一)



这是一个听来的故事,是讲述京剧名琴师陈彦衡与萧承先二位先生的生平之事,觉的很有意思!所以就整理了一下写成贴子发上来给朋友们看看,希望大家多提意件。。。



清代,唱戏的也能当官,也能封内廷供奉,食君禄赏顶戴。当然有了品级后就不能称戏子啦!但好像这样的好事儿也只有打从陈彦衡才开始的,这位琴王可真不简单!


据说满清王朝在北京盖了三座名震梨园,驰誉全国的大戏园子:一座是在故宫的畅音阁,一座是在承德避暑山庄的清音阁,最大的一座是在颐和园内,德和园的大戏楼,专供老太后呀皇帝嫔妃以及王公大臣看戏所用的。晚清,有一年酷暑。西太后风闻北京广和园戏院有个唱生角的谭鑫培,唱旦角的王瑶卿,还有个不搭班拉胡琴的陈彦衡很有名气,便把他们传进宫来消夏,点了出《南天门》。


这德和园的大戏楼高21米宽17米,上中下三层,从光绪十七年就开始修一直到二十一年才完成,耗银71万多两,也最适合演《南天门》。这出戏唱的是刘家被奸臣所害,春花小姐逃出来,老家奴曹埔同她翻大雪山,解衣救主人而他却冻死在雪地里却成了神仙。演唱走雪在中舞台,诸神下界接他是从上舞台下去,他的阴魂是从下舞台出来。名琴师陈彦衡和名角谭鑫培,王瑶卿应点之时,广和园戏院的门口出了通告,添了光彩:奉诏进宫,今晚停演。全班戏子文武场面提前到颐和园,都在东宫门外候戏,而且还要先孝敬宫太监,才能够得一条板凳坐和一怀水喝,倘若太后忘记了赏赐夜宵,那就只能自己吃带去的私藏吃的,但也得走到通门路那儿才准吃进嘴巴。



开戏啦,大家在太后敬前献唱,都很紧张,特别是夏天的傍晚尚未退凉而德和园里的树木又稀少,不像万寿山或者昆明湖有凉风悠悠。所以不仅唱戏的流得满头大汗,场面上也都在大汗如淋,可唯独坐在小台上乐队里琴师椅内的陈彦衡比较潇洒哈!为什么呢?因为他可以私下擦汗,也可以背地喝水,尚无穿宫太监来禁止他,而且他还可以偷看正殿上的西太后!而西太后身边有两名宫娥掌扇,仿佛也听见她(西太后)说:今儿真热呀!



谭鑫培扮曹埔,王瑶卿扮刘春花,倒板一过,同出马门亮相,曹埔一个抢背,跌倒雪地,放了一腔:虎口内逃出了两只羊!这个时候西太后微微点了点头,轻轻叫了声好。而那些王公贝勒都是看太后脸色行事的人,也全都随著叫起好来,因为倘若太后不叫,谁也不敢乱叫。据说这个北京听戏呀,有个规矩,大凡胡琴拉得好,观众还要叫:弦儿好!外行不懂的就会想:怎么演员不唱,中途也在喝彩?而今夜呢,西太后特别欣赏陈彦衡的操琴,当然啦众人也陪著太后连连点头叫好。陈彦衡也更加特别卖力,拉到曹埔升天,观唱八洞神仙,简直是丝丝入扣弦弦传神,所以处处获彩响遏行云!


而谭王两位的演技也是很棒的,演到主仆二人翻越寒山风雪交加,又冷又饿完全就是寸步不离呀!而在听戏的西太后由于太入迷竟然忘记了夏夜酷热还情不自禁地打了一个寒颤。这时身旁有位贵妃为了讨好太后,错认为她感冒啦,趋前轻声问安:老佛爷要加添衣服么?我叫奴婢取披风来。此时,西太后摇头说了声不,微微笑道:戏上冷!我心头热。


戏完之后,太后不仅给了赏钱赐了夜宵,还特别召见了陈彦衡,谭鑫培,王瑶卿到颐乐殿外来叩头谢恩,问了几句闲话他们三个也答对得都很惬意。太后一时高兴,赏了他们三个内廷供奉,有职无权有名无实,只不过显示了皇家的权威。呵呵,太后老佛爷看中的戏子也当上官儿啦!



这一下可真帅呀!第二天在广和园戏院门口就贴了大红金字的三张喜报,恩赐(内廷供奉)的梨园三大名流,在敲锣打鼓放炮后大摆酒席,他们三人也就马上名满北京驰誉全国啦,一时之间琴王陈彦衡的名气甚至于高出名琴师徐南园等人之上。从此,陈彦衡他到各地演出戏园都要贴上大海报:特邀名琴师,内廷供奉陈彦衡先生操琴,而票价也都要高涨几倍。而到了民国时代有了电气之后,他的大海报还用五彩电灯珠围玉绕其名字还用霓虹灯绣出,只是不再用内廷供奉四字罢了。后来,陈彦衡给四大名旦也都拉过戏,他们都以师礼待之,而陈彦衡也一直风光到19世纪未20世纪!呵呵。。。。


关于琴弦断了的故事先讲到这里,请听下回慢慢讲来,谢谢大家的光临!!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