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可能的任务--以色列空军的“歌剧”魅影 zt

 IAF,以色列空军的英文缩写,全世界最优秀的空军之一。它诞生于以色列宣布建国的1948年,在其草创初期,面对阿拉伯人的全面优势,以色列人用自己的智慧,勇敢让IAF在强敌环伺的阿拉伯国家中间顽强的生存了下来。其后,IAF在一次次战火的淬炼中成长起来,最终成为了中东事实上的空中霸主。它拥有着众多令人目眩的辉煌纪录:六日战争中,在三个小时内,以色列空军让埃及空军得以完整的报销;1982年的黎巴嫩战争,以色列空军用了6分钟便把叙利亚人在贝卡谷地苦心经营,耗资20亿美元才建立起来的19个萨姆防空导弹连化为乌有,并在随后发生的空战中打出了九十比零的空前纪录;而后的1983年,更是有一名飞行员奇迹般的把在一次飞行训练中受到撞击,只剩下一侧机翼的F-15安全的带回了地面……

在IAF众多富有传奇色彩的行动中,歌剧行动(也被称作巴比伦行动)是尤为特殊的一次,它是以色列历史上最远的一次空袭,它的成功与否将直接关系到整个犹太民族的命运。以色列无疑是幸运的,因为执行这次任务的将是大名鼎鼎的IAF。以色列空军在这次行动中成功的炸毁了巴格达附近的奥西拉克核反应堆,让强人萨达姆的核子迷梦提前破灭。歌剧行动的成功让人们再一次把惊奇的目光投向IAF,而行动的参加者们也得以让自己留名青史。

1981年6月7日,当地时间下午4点整 耶路撒冷以色列总理官邸

时值盛夏,总理官邸附近大街上的行人逐渐多了起来,对大多数人来说下班的时间就快到了。与嘈杂的大街相比,总理官邸内有一间办公室却是静的出奇。办公室的大门敞开,一个男子身着灰黑色的西装,背对着门口,坐在办公桌旁。他正在出神地看着窗外的街景,一位工作人员轻轻地敲了敲门走了进来,他弯下身子在这人的耳边说道:总理先生,歌剧行动已经开始了。此人微微侧过脸说:我知道了。工作人员放下文件后轻轻地退了出去。

坐在这里的这个人头发稀少,戴着一副黑边眼镜,面容已略显老态,只有镜片下的刚毅的目光还在提醒着人们他年轻时的强悍。

他,就是时任以色列总理-梅纳赫姆·贝京。5分钟以前,以色列空军派出了14驾战斗机去执行一项绝密飞行任务,这就是上面提到的“歌剧行动”。这次任务的目标是位于伊拉克首都巴格达东南32公里处的奥西拉克核反应堆,行动的目的是永久的解除这座反应堆给以色列带来的安全威胁。此刻贝京正坐在自己的办公室内, 默默地注视着窗外的圣殿山。从他的镜片上的反光可以看到对面圣殿山上的人们正在做祈祷。这次行动是否会成功,贝京并不知道。他只知道他要尽一切努力来保护以色列,贝京深切地爱着自己的祖国。有时他对待自己的国家就像对待自己的孩子一样,不想让它受到任何的伤害。

多少年来,犹太民族曾经无数次面对生死存亡的考验,但它都顽强的挺了过来,那么这一次呢?

贝京年轻时是一个狂热的犹太复国主义者,曾经指挥伊尔贡(支持犹太复国运动的地下组织)制造了多起骇人听闻的恐怖事件。作为以色列国内强硬的右翼份子,贝京在以色列建国后的很长一段时间内并没有主流政治所接纳,在经历了一连串失败后,贝京终于在1977年登上总理宝座。让人们惊讶的是,作为一位来自右翼的利库德集团的领导人,他在上台后迅速同宿敌埃及和解,向埃及归还之前占领的西奈半岛,并且签订了以埃和平协议。自以色列建国以来,以色列的安全形势还从来没有这么好过。一时间贝京成了国际风云人物。然而好景不长,从最近摩萨德频频提交的报告来看,伊拉克极有可能在1981年7月14日伊拉克国庆日启动塔穆兹核反应堆。根据以色列核子专家的评估,伊拉克将在两年内制造出第一颗原子弹。

二战后,埃及一直是阿拉伯世界的盟主,埃及总统纳赛尔领导阿拉伯人和以美国,以色列为首的西方国家进行了坚决的抵抗。但是随着纳赛尔总统的逝世,阿拉伯世界群龙无首,而后纳赛尔的继任者萨达特又单独同以色列签订和平协议,这更使得阿拉伯世界四分五裂。这时,有一个人试图把阿拉伯世界重新团结起来,此人就是萨达姆·侯赛因。他认为自己是纳赛尔的当然继承人,他将带领阿拉伯世界重新崛起。1979年,萨达姆·侯赛因以艾尔巴克尔身体欠佳为由迫使其辞职,并马上继任伊拉克总统。萨达姆甫一上台,就开始大力扩张军备,并鼓吹消灭以色列。萨达姆认为要想成为阿拉伯世界的领袖,必须要有原子弹。因此核武器的制造在伊拉克政府的计划里被视为重中之重。

早在1975年伊拉克就和法国秘密签订了一项合约,根据合约法国将为伊拉克提供一座40兆瓦的轻水式核反应堆与一座小型试验性质的反应炉,同时还将提供大约12.5公斤,浓度达93%的浓缩铀。1979年,工程在位于巴格达附近的艾尔图瓦伊塔核子中心正式开工。这座核反应堆被法国人命名为奥西拉克,伊拉克人则叫它塔穆兹1号以纪念复兴党的掌权。

这项密约刚刚签订,以色列的情报机构摩萨德就设法知道了密约的内容,摩萨德立刻把这一消息传回国内,这让以色列人寝食难安。以色列政府迅速作出反应,马上派人游说向伊拉克提供技术和原料的法意两国政府,希望两国放弃和伊拉克的核合作,但收效甚微。1977年,贝京上台,他委任与法国人有着不错交情的伊扎克·沙米尔为外交部长,希望通过他来说服法国政府。沙米尔先后同时任的德斯坦总统及后任的密特朗总统进行过多次接触,他极力阐述了萨达姆获得反应堆后必将给以色列带来严重的灾难。但是沙米尔最终失望的发现真诚地告白并不能让这些法国人回心转意,因为他还不了解萨达姆给法国人开出的条件。

作为对法国提供反应堆的回报,萨达姆同意以当时市场原油价格,在未来10年提供法国每年7千万桶原油;伊拉克将采购数十亿美圆的法国军火,包括100架幻影F1战斗机,此外还包括伊拉克将对标致与雷诺汽车提出各5万辆汽车订单等种种优厚的条件。与此同时,在意大利方面的外交尝试也宣告失败。意大利人几乎是毫不犹豫地拒绝了以色列的要求。

以色列政府只好向它最亲密的盟友美国求助,在同美国国防部长温博格和国务卿黑格会晤过几次之后,美国人倒是和以色列人达成了几点共识。美国认同伊拉克的核活动确实已经威胁到了以色列的安全,美国人甚至对当前伊拉克的核计划做了评估,结果得出了和以色列人相同的观点,即萨达姆正在获得核能力,而且将利用此种即将到来的核力量来威胁以色列甚至摧毁以色列。

但是,仅此而已。美国人拒绝采取进一步的行动,他们此刻也正在被伊朗门人质危机搞得焦头烂额,而且美国人此时正和萨达姆处于蜜月期,美国还需要伊拉克人在战场上和伊朗人拼个你死我活。

到现在为止以色列所能够尝试的外交努力已经全部失败。以色列人又在其后进行了几次暗杀活动,甚至还炸毁了在法国已经制造好的即将提供给伊拉克人的反应堆核心部件。但这一切都不能阻挡萨达姆获得核武器的决心,巴格达附近的奥西拉克核反应堆在正在火速的建造中。

以色列人所经历的无非是再一次说明了这样一个残酷的事实:当国家的命运处于生死攸关的严峻时刻,只有自己才是最可依靠的。

贝京现在每天的睡眠时间已经非常少了,他几乎每天都要被那座一千公里外的反应堆弄得心烦意乱。萨达姆誓要消灭以色列的狂言久久地在他耳边回荡,以色列再一次面对严酷的考验。

根据最新的情报,奥西拉克核反应堆的主体工程已基本完工,接下来要做的就是把它运转起来了。在一次内阁会议上,贝京终于提出了是否对奥西拉克核反应堆采取一次先发制人的打击的议题。但是让贝京意想不到的是,政府内部对此爆发了激烈的争吵。内阁对是否采用军事手段来解决反应堆的问题进行了旷日持久的辩论,议题久拖不决。以西蒙·佩雷斯为首的议会成员坚决反对采取军事手段。这些人认为:一旦以色列对伊拉克实施军事打击,必将使阿拉伯世界重新团结起来,进而威胁到不久前与埃及签订的和平协议,以色列自己的核反应堆也将受到报复性袭击,并使整个地区陷入军备竞赛,这将导致欧洲和美国对以色列实施禁运和封锁。而以司法部长墨舍·尼斯穆为代表的一班人则坚持认为:一旦那位危险的阿拉伯暴君的手里有了原子弹,他会毫不犹豫地用来对付以色列。由于佩雷斯以及以色列工党的巨大影响,差不多一半以上的人都反对对伊拉克实施军事打击。这样,用武力解决奥西拉克核反应堆的议题刚一提出,就遭到可能被否决的危险。

然而事态急转直下,一份来自摩萨德的情报显示,一艘装载着90公斤浓缩铀燃料棒的货船即将驶离法国,一旦伊拉克人将这些燃料棒装料运行,那么阿拉伯世界拥有原子弹将不再是痴人说梦。面对眼前无情的现实,梅纳赫姆·贝京一锤定音:武力解决奥西拉克核反应堆是唯一的选择。贝京表示:我绝不能在(我的)有生之年看到第二次大图沙。他把这个艰巨的任务交给了以色列空军司令艾弗里和摩萨德首脑霍菲。为了避免轰炸核反应堆所产生的核子尘埃,贝京决定:务必要在萨达姆把它投入运行以前将其摧毁。

艾弗里首先精挑细选了20名飞行员,接着他又决定使用新到的F-16来执行这次任务,而把飞行员们较为熟悉的F-15放在一旁。这无疑是一个大胆的决定。第一,以色列离巴格达有1100公里的距离,这对于F-16来说太远了,F-16在当时的标准配置下,其作战半径只有550公里。第二,飞行编队在空袭以前还要冒险飞越两个敌对国(约旦和沙特)的领空,更不用提伊拉克人在核反应堆周围布满了各式防空武器。第三,根据炸毁反应堆推算出的载弹量使F-16携带除了轰炸反应堆所需的炸弹外,不能再挂载多余的武器。这样,飞行小组将无力迎接伊拉克地面炮火和萨姆防空导弹带来的挑战。

以色列人决定拆下飞机上一切和空袭无关的设备以减轻机身重量,增加载油量。但即使这样,一旦在伊拉克境内发生空战,就算最终可以摆脱伊拉克战斗机的纠缠,F-16也会因为油料不足,在飞回以色列本土以前就摔下来。这对于IAF来说是一个不可接受的结果,因为这20名飞行员几乎是整个以色列空军的全部精华,任何人都不能承担由此带来的后果,总理也不能。

留给他们的时间已经不多了,艾弗里只能让飞行员们尽快的熟悉F-16的性能。除此之外,IAF还必须得到奥西拉克核反应堆所在地的卫星照片。以色列人再一次向美国人求助,可是美国人再一次地拒绝了以色列人。这一次,神通广大的摩萨德通过C.I.A.里面一名亲以色列的工作人员得到了一卷微型胶片,这卷胶片里就有奥西拉克核反应堆的卫星照片。

在极短的时间内,以色列人在内格夫沙漠建起了一个反应堆的同比例模型,IAF已经进行了多次模拟轰炸。但是在有关反应炉外墙的强度,以及所需要使用的弹药种类与数量的问题上,以色列人始终得不到一个准确的答案。于是摩萨德派出了两名特工人员,假扮成物理学教授前往美国与核能管理委员会的代表进行讨论。他们假意表明,为了防范日后恐怖份子对以色列的反应炉进行破坏,他们需要知道一些具体的参数。美方的代表虽然有所怀疑,但最终还是把资料提供给了他们。经过IAF对这些资料的研究,虽然激光制导炸弹的精确度很高,然而飞机需要在目标区停留一段时间,这样做风险太大,最后决定使用Mk-84炸弹,2000磅的普通铁制炸弹,每一架F-16将携带两枚这种炸弹。

最后艾弗里决定,由8驾F-16承担空袭任务,6架F-15为此次飞行担当火力支援,同时对付可能到来的空战。IAF向以往一样,也给这次行动起了一个名字-歌剧行动。贝京总理立刻签署了对此次空袭的授权令。

继恩德培营救人质行动以来,IAF最大胆的一次飞行任务即将开始,一幕巴比伦上空的“歌剧”就要上演了。

1981年6月7日(星期日) 当地时间下午3点55分 内格夫沙漠 埃其翁空军基地

随着控制塔台的一声令下,歌剧行动小组的第一架F-16呼啸着飞上了天,在阳光的照射下,F-16的机身发出耀眼的光芒,犹如一把利剑直插云霄。接着,第二架,第三架……

按照计划,行动小组首先飞过本土城市爱拉特,在飞出以色列领空后,开始实行无线电静默,机群迅速降低至离地面120米的高度,以躲避约旦和沙特的雷达系统。当天恰好约旦国王侯赛因正在度假,当机群呼啸着掠过侯赛因国王的头顶时,国王立刻警觉到应该马上通知伊拉克人(值得一提的是,这是歌剧小组全程中除了投弹以外唯一被发现的一次)。但是令人觉得奇怪的是,伊拉克人最终没有收到这个消息。

现在,行动小组机群正紧贴着地面以750公里的时速疾速地掠过约旦南部的沙漠。在同样没有被发现的情况下,机群很快的飞越了沙特的领空进入了伊拉克的领空。为了做到万无一失,以色列人在进入了伊拉克境内后,把飞行高度疯狂地降低到离地面只有30米。

很快,奥西拉克核反应堆就已经能用肉眼分辨了,在落日余晖的照耀下,反应堆的银色圆顶显得十分显眼。一位飞行员后来回忆道:这是我一生中第一次意识到我对整个国家的命运负有责任。

5点35分 巴格达防空司令部 雷达监控室

随着一个人的大叫,大家都紧张地发现雷达上突然出现了一大群亮点,雷达坐标显示亮点出现的方位正是位于巴格达东南的奥西拉克核反应堆,巴格达防空司令部雷达室顿时陷入恐慌之中。雷达室的工作人员立即把情况向上级部门汇报,并向飞行调度查询当天是否有特殊飞行任务。就在得到否定的回答同时,离巴格达东南32公里的奥西拉克核反应堆传出了震耳欲聋的爆炸声。这是一次剧烈的爆炸,爆炸产生的滚滚浓烟即使从巴格达也能看见。这时候伊拉克人意识到,他们的塔穆兹1号完蛋了。

根据行动小组随后向IAF高层提供的任务报告,我们得以重现当时的场景:

在机群编队距离反应堆20公里的时候,编队内的8架F-16同时打开了加力,投弹机群爬升至2130米时作出侧滚,并调整飞机在35度进入攻击角度,同时以超音速向目标做俯冲飞行。机舱内的飞行员看到大地飞速地向自己涌来,高度表读数也在急剧的下降。这时,伊拉克的防空炮火已经发现了他们,伊拉克人拼命的向机群开火。行动小组有4架F-15展开了对地面的火力压制。F-16的飞行员们看到核反应堆周围的高射火炮不断的喷出火光,密集的炮弹擦着机身飞过。当高度表读数显示为1070米时,第一架F-16投下了两枚Mk-84炸弹。炸弹准确的击中了目标,并带着巨大的动能穿透了数层楼板。所有的炸弹都使用了延时熔丝,以防立即爆炸冒出的浓烟使后面的飞行员无法命中目标。其后,每隔5秒就有一架F-16在同一高度投下炸弹,全部16枚Mk-84有14枚命中目标。随着随后一架F-16投弹完毕,奥西拉克核反应堆发出了震撼大地的爆炸声,一个巨大的火球冲天而起,反应堆被炸成了一片废墟。而此时,全部的14架飞机已经迅速地爬升至12190米,歌剧行动小组开始了回家的旅程。

在此次空袭中共有11人死亡,其中10名伊拉克人,一名值班的法国人。这也是为什么以色列人选择6月7日进行空袭的原因,因为那天是星期天。而以色列方面没有一人损失,甚至没有人受伤,歌剧行动小组毫发无损的回到了埃其翁空军基地。第二天,世界各大媒体均在头版报道了这次空袭,BBC:“惊天大爆炸”;纽约时报:“以色列奇袭伊拉克核反应堆”……

以色列的这次空袭在当时受到了国际社会的广泛批评,法国人尤其愤怒,自从这次事件,法国人和以色列人的关系一直很紧张。在国际社会同声谴责下,联合国马上通过了487号决议案。决议谴责以色列这次行动,并呼吁以色列把自己的核反应堆置于国际原子能委员的监督之下,同时要求以色列对伊拉克人的损失进行赔偿。不过以色列人拒绝了联合国的所有要求。在这次决议案里,就连美国人也破天荒的投了赞成票,并暂时扣下了国会已经批准出售给以色列的战机。据说,当埃及总统萨达特听到这件事时说:贝京疯了。接着又补充到:也许他像狐狸一样疯了。里根也在私下表示:(这次空袭)我不知道以色列人是怎样做到的。

在这个弱肉强食的世界里,以色列人深刻地明白自己所处的恶劣环境,为了生存下去,他们懂得不择手段达到目的的必要性,他们对此有自己的理解。就像梅纳赫姆·贝京在第二天的记者招待会上所说:在昨天,我们轰炸了伊拉克的奥西拉克核反应堆……以色列不会对此作出任何道歉。我们收到可靠的情报,在今年的7月,最迟9月,反应堆会正式装料运行。一个简单的逻辑,我们要用一切可能的方法来保护人民,如果我们现在不行动,那么以后就太迟了。

无论如何,以色列的IAF再一次让世界震惊。歌剧行动的大胆,疯狂,以及完美的成功让人们知道以色列人决不会听凭自己的命运由别人来摆布。IAF又在自己本已光辉灿烂的徽章上增添了一丝耀眼的亮色。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

新闻阅读排行

热门图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