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国利剑—第512“猎虎”重驱逐坦克营战史 zt

第512重驱逐坦克营战史


(作者:Ripper Cliff)


《德国军事中心》所有,转载请保留


在写作这篇战史之前,请允许我向网友szbd表示谢意,他的一系列关于坦克歼击车的大作促使我找出了这些尘封已久的资料并加以编排。


512营的猎虎重驱逐坦克


继第653重驱逐坦克营之后,第二个装备猎虎驱逐坦克的重型驱逐营于1945年2月6日开始在德累斯海姆训练场集结。这支部队命名为第512重驱逐坦克营,最初的主要人员来自第424(原501)和第511(原502)重坦克营。上级原计划给它配备33辆猎虎:3个连各10辆加上营部班3辆,结果由于车辆不足一改再改。最后变成:每个排3辆,3个排为1个连,每个连部1辆猎虎,共30辆。而营部则没有猎虎,改为3辆指挥型装甲运兵车。


原本预订512营1连于1945年2月中旬、2连于2月下旬、3连于3月上旬编成,最初5辆猎虎也在2月12日运抵德累斯海姆,同时林茨工厂也完成了后6辆的制造。但是此时653营提交的报告中指出了诸如齿轮箱等技术上的缺陷,结果512营到手的猎虎全部被运回工厂改装,因此部队编成工作大幅度拖延。这期间全部人员转移到草原基地。


512营可以说是一支专家部队,集中了德国当时国防军众多的装甲尖子,它在1945年3月13日的编制人员如下:


营部: 营长沃尔特.谢夫上尉,原503重坦克营3连连长,后晋升少校。


营部班: 指挥型装甲运兵车2辆


装甲防空班:37毫米自行高射炮4门、20毫米自行高射炮4门


第一连: 连长阿尔伯特.恩斯特中尉,原519重自行反坦克营的犀牛王牌,人称“维德布斯克之虎”,最终战绩56辆


连部: 猎虎1辆


1排: 猎虎3辆,排长伦多夫少尉为原503营的王牌(最终战绩106辆)。


2排: 猎虎3辆


3排: 猎虎3辆


第二连: 连长奥托.卡利欧斯预备役中尉,


连部: 猎虎1辆


1排: 猎虎3辆


2排: 猎虎3辆


3排: 猎虎3辆


第三连: 未编成


补给连


整修连: 黑豹回收坦克(数量不详)


1945年3月5日,经过改装的5辆猎虎到达草原基地,7日又有5辆运抵。这10辆配给第二连并于3月8日开始训练。由于美军于3月7日发起夺取雷马根大桥的战斗,所以第二连没有经过多少训练就被派往该处。


二连连长奥托.卡利欧斯中尉(预备役)


3月14日,二连结束训练登上3辆列车开赴雷马根北部的吉克堡。18日连长卡利欧斯乘坐汽车首先抵达,但是由于火车站已经被美军炮击炸毁,结果载有5辆猎虎的列车误以为这里不是终点,他们向西北又开了100公里,下车后发现自己在杜伊斯堡!最后于19日夜间才赶回吉克堡。(我晕!)由于盟军掌握着绝对制空权,炮击也十分猛烈,因此卸车和整编工作只能在夜间进行,这花去了几天时间。而且部队所有的轮式车辆轮胎都被打破漏气(虎口脱险?)。完成编制的512营二连和第506重坦克营(虎王坦克)、第654重驱逐坦克营(黑猎豹驱逐坦克)一并归属第15集团军直属,成为“胡德尔装甲集群”(Panzergruppe Hudel)。


3月24日清晨,二连从吉克堡出发参与对雷马根美军桥头堡北侧的攻击行动,但是被强有力的防御阵地所阻挡。次日美军第9集团军投入反击,德军转入防御。二连后退至吉克河附近的交通枢纽-吉根地区。3月26日,由于经验不足的车长错误指挥致使2辆猎虎在埃森-吉亨一带抛锚,最后都被自行炸毁。


二连指挥官奥托.卡利欧斯在战后的回忆录《泥泞中的老虎》(英译“Tigers in the mud”) 一书中对这起事故作了详尽的叙述,他“痛恨”没有旋转炮塔的驱逐坦克,对当局指派年轻无经验的军官担任车长表示反对,而士兵们也多为菜鸟。


第二连的猎虎基本都不在车身上书写战术编号。


而第一连则在3月13日夜间接收了10辆猎虎并开始紧急训练。3月19日他们结束训练登上开往厄贝的列车。一路上拖拖沓沓直到26日才抵达目的地。营部可能是和一连一起行动的,因为他们后来同时到达吉根地区。3月27日第二连也败退到这里,于是营部第一次集结了2个连。


一连连长阿尔伯特.恩斯特中尉


3月28日,一连向东南方向的德累斯堡发起攻击,但是被盟军狠狠地打了回来。此役第一连共损失了4辆猎虎。不过,一连的指挥官和士兵大多是经验丰富的老手,因此也让盟军头疼不已。


1945年4月4日,512营所有的猎虎都被投入温纳地区的防御战中。二连的7辆猎虎由唐玛斯巴赫出发铁路运输于4月7日抵达温纳南方8公里处的蒙登,次日就与美军交火。温纳的德军守备司令在奥托的回忆录中被称为“少见的白痴”,4月9日美军就占领了温纳市。奥托率二连向南退却到朗施特固守,竟然打得美军直到12日都没能前进一步。


4月12日,二连败退到加尔斯霍夫镇。13日,东侧8公里处的蒙登向美军投降,盟军部队推进到加尔斯霍夫时被二连数次打退。但是战斗到这里已经没有什么意义了,德国已经灭亡,而加尔斯霍夫的医院里收容着众多难民和伤兵,镇长拒绝再进行抵抗。奥托.卡利欧斯和美军进行了谈判,最后决定开城投降。美军占领加尔斯霍夫之后,二连后退到西侧数公里外的埃克斯特。


4月15日,美军接近埃克斯特,卡利欧斯命令炸毁了最后6辆猎虎,向美军投降。他被逮捕以战俘收监。


一连走的是另一条路线:他们经过厄贝北上于4月8日抵达埃德纳,9日经过哈根抵达埃克斯特。4月11日,连长恩斯特将剩余的4辆猎虎和4辆突击炮、3辆四号坦克、4辆自行高射炮编成一个小型战斗群,从朗施特地区向温纳发起反突击。恩斯特战斗群在卑斯麦纪念碑附近的高地布下阵型以远距离射击摧毁了包括11辆谢尔曼在内的50辆盟军装甲战斗车,盟军的空中支援击毁了1辆猎虎和若干自行高射炮。


4月12日,一连受命前往保护塔林霍芬机场,在击毁了1辆谢尔曼坦克之后阻滞了盟军的推进。4月13日,一连所在地埃梅尔北部数公里处的蒙登被美军占领,恩斯特和卡利欧斯一样决定开城。在与美军谈判后,埃梅尔全城投降,一连后退到伊泽霍恩市。


一连的猎虎正在伊泽霍恩市区整备


4月15日,一连最后的3辆猎虎在伊泽霍恩市郊击毁了3辆谢尔曼坦克,这也是他们在战争中最后一次战斗。


4月16日,一连连长恩斯特中尉率领3辆猎虎在伊泽霍恩中心广场列队,向美军投降(我倒,投降还要排场)。美军保管了这3辆完好的猎虎,但是没有一辆留存至今。


一连猎虎的战术编号是以字母X开头,为X1~X10。投降的3辆之中,可以看到X1号和X2号,另一辆挂满了伪装网而无法确认。X2号是一排排长伦多夫少尉座车,炮身上画有5个战绩标志,加上他在503营的虎式坦克上取得的101个,共105个装甲目标击毁战绩。


在广场列队投降的3辆猎虎旁边还有1辆黑豹回收坦克,是以G型底盘制造的,从后部消音器上的消焰器可以看出是1945年2~3月生产的最终型。战术编号“4”。


一连投降后,美军开着猎虎在伊泽霍恩市兜风,注意近处的和上图是同一辆车


而512营第三连于3月13日开始集结,人员都是511重坦克营重新整编后富余的(有种捡剩饭的感觉 ^o^)。在3月25日才得到仅有的5辆猎虎,因此第3排没有车辆。而另有2辆猎虎没有运抵。3连只进行了5天训练就于4月1日出发迎击逼近草原基地的美军部队。


“草原基地”位于帕特波恩市附近,这里是德国重型坦克部队的训练基地,如今它也要为自己的命运而战了。这时集结在草原基地的坦克部队有:


第507重坦克营:虎王坦克21辆、黑猎豹驱逐坦克3辆


第508重坦克营:虎式坦克1辆、黑豹坦克6辆


第424重坦克营第三连:虎式坦克2辆、黑豹坦克1辆、4号坦克1辆(由第500装甲训练团的资深教官指挥)


库麦斯道夫装甲连:波尔舍型猎虎1辆、虎王坦克2辆、黑豹坦克4辆、二号坦克1辆!(由教官指挥)


后来507营和SS预备役部队混编成为“SS威斯特法兰装甲旅”,其余部队以小型战斗群的规模在帕特波恩和草原基地一带转战。


512营第三连在帕特波恩市区炸毁了2辆被击伤的猎虎之后于4月7日渡过魏泽河。8日来到奥芬瑟市郊,在那里损失了1辆猎虎。4月8日夜间,三连仅剩的2辆猎虎经铁路从比艾里豪森运往尼瓦登-哈登堡并于9日抵达。4月10日,他们和507营的2辆虎王坦克一起来到汉特山附近的奥斯特洛德市郊。在这里德军临时编成了第11集团军,但是这时美军已经迂回汉特山抵达前方的艾瑟利,第一集团军实际上已经处于美军的后方。


4月11日,三连的猎虎共击毁了10辆以上的谢尔曼坦克。但是他们也在15日损失了最后的猎虎。4月24日,512营第三连和汉特山区其余德军一起向美军投降。


512营第三连在1945年3月25日的编制如下:


连长:施雷特中校


一排:猎虎3辆


二排:猎虎2辆


三排:没有车辆


三连的战术编号十分混乱,在帕特波恩炸毁的1辆上写有“Y”,最后剩余的二排的2辆猎虎编号却是“321”和“322”!这原本应是第三排的编号。


另外,库麦斯道夫装甲连的那辆波尔舍型猎虎后来于4月5日在草原基地附近的森林中被美军俘获,现在在英国伯明顿皇家坦克博物馆展出,底盘流水号“305004”。而原本要交付512营第三连的2辆猎虎由于铁路运输途中遭到盟军轰炸而折返,最后它们被SS第501重坦克营征用并参加了林茨工厂附近的战斗,这是后话了。


库麦斯道夫装甲连抛弃的波尔舍型猎虎,现存于英国鲍宾顿战车博物馆


第512重驱逐坦克营的三个连从未一起作战,它的历史过于短暂,而对战局也起不到任何作用。不过,该部在防御战中的出色表现足以证明猎虎驱逐坦克作为一种防御性武器也不无成功之处。512营最终的战果是摧毁了150辆左右的盟军装甲目标。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